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金风玉露一相逢7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普惠大师赞许一笑。

    那边任汝默落了座,指指那花:“大师院中的黑松十分珍奇,这么高的树,想来已有千年吧。树下却是普通的小花,也是别有禅意。”

    “在云映国,掌中雪虽然不起眼,也十分弱小,但因为它永远带着美好的愿望在空中自由的飞翔,被人们所喜爱。”

    天纨接话道,他的眼帘低垂:“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自由的追逐愿望。”

    “可有时,拼尽了全力,愿望也不一定会实现啊。”普惠大师摸摸下颌上的长须,别有深意地看着天纨道。

    天纨抿了抿唇:“不拼力试过,怎知不能达到呢?就算拼尽了全力也无法达到,但至少试过,努力过,争取过,总是问心无憾了。”

    “施主说到‘无憾’,人人皆追求此生无憾,可能达到者寥寥。施主怎么看?”普惠大师追问道。

    天纨却摇摇头:“我只觉得,主要努力过,无论是否达成,都是无憾。”

    普惠大师却转向任汝默:“这位施主,你怎么看?”

    任汝默想了想,却微微一笑:“在下觉得,比起追求无憾却达不到的,世人能清楚明白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的,才是寥寥。”

    普惠大师为他二人添了茶水,没有应和,却道:“终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归来偶把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世人中,有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朝思暮想,用尽手段方法,可得到后人生确实‘无憾’,这是最好的。”

    任汝默看了看天纨。

    普惠大师似有了兴致,“哦”了一声,看向他。

    “有的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仿佛一生寻常而碌碌,可在最后,发现此生其实也无遗憾。”任汝默继续道。

    天纨的笑容略带了讽刺,他轻轻摇了摇头:“可还有的人,为了心中的‘无憾’,无所不用其极,宁愿放弃一切,到头来,是否值得,还在两说。”

    任汝默听他这么说,反而有些诧异。毕竟他们一同经历了宛娘的故事,他以为,天纨会跟他有同样的想法。

    普惠大师的笑容十分慈悲:“一样米养百种人,或雄心壮志,或苟且一生,皆是自己的选择。”

    他转向天纨,问道:“施主前来云照国,可是为无憾而来?”

    天纨一愣,却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普惠大师的眼神带了禅意:“人生熙熙,皆为无憾,施主不远千里而来,眉间又有心事,想必你的‘无憾’,你已清楚了。”

    天纨听他这话却是一怔,自己一心是为了救师傅而来,哪怕知道将要面对的艰难险阻非同寻常,但他终归是要去搏一把的。

    可是……

    真的救醒了师傅,他的这一生便“无憾”了吗?

    一时间,前尘往事扑面而来,无论是幼年那短暂的快乐,还是黑暗牢底数年的颇人发疯,又或者在山中无欲无求的简单岁月,他以为自己忘记了,可是,普惠大师的一个简单的问题,却令他又想起来了。

    那么,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呢?

    天纨紧紧皱起眉头,他发现,他也不知道。

    可这份不知道,令他产生了深深的不安。

    他觉得这份迷茫,带了对师傅的不敬与不孝,也带了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但是,他真的不知道。

    任汝默见他神色变了又变,充满了痛苦与迷茫,不知为何却有点心疼起来。

    “人生的不同阶段,也许追求的‘无憾’是不同的吧。”他呵呵一笑,将话题从天纨身上岔开。

    普惠大师微微一笑,指了指眼前茶盏:“尝一尝。”

    任汝默拿起一杯递给天纨:“谢弟,你先请。”

    天纨还未从那情绪中完全挣脱出,没有注意到普惠大师与任汝默带了些须顽皮的笑意,接过他手中的茶,直接饮了一口。

    茶一入口,天纨的眉头顿时如层峦的山峰般皱起,一双眼睛诧异地看向任汝默,艰难地咽下后才道:“任兄,这这茶好苦。”

    任汝默看他的眉间皆是郁闷之色,哈哈一笑。

    普惠大师指指他手中的:“施主不尝一尝?每个人,对酸甜苦辣的理解,可是不同。”

    任汝默其实问道茶香,便知这是什么茶了,只是既然普惠大师都劝茶了,他不喝也是不好。

    只好苦着脸饮了一口。

    “是苦丁?”任汝默似不能确定,又饮了一口,方笑起来:“只是别有香气。”

    又咂咂嘴品味:“嗯,入口清苦,下咽清甜,甘洌爽口,沁人心脾。是苦丁中的佳品。”

    普惠赞许地点点头:“苦丁可清肺脾,清头目,且先苦后甜,如同人生。”

    他说这句话时,一直看着天纨,含了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复又看着任汝默道:“若是喻为人,虽面目丑陋伤痕无数,品格性情却耐人思寻值得追究。”

    天纨只盯着眼前的茶水:“先苦后甜,苦尽甘来”若有所思。

    任汝默微眯了眼,目光落在天纨身上:“确实耐人思寻,值得追究。”

    普惠不再说话,只是将二人手中的茶盏再次斟满,亦端起了自己的茶盏。

    他们又闲谈了片刻,为怕打扰大师休息,便要告辞。

    临行前,普惠大师却递给天纨一把佛家用的金刚铃,十分小巧精美,作为礼物。

    天纨谢过,细细看去,那金刚铃上镂刻了四句诗:

    “来时无迹去无踪,

    去与来时事一同。

    何须更问浮生事,

    只此浮生在梦中。”(唐鸟巢禅师)

    任汝默看着金刚铃,想到佛教在云映国并不兴盛,怕天纨不懂普惠大师深意,便解释道:“这金刚铃是一种法具。是为督励众生精进与唤起佛、菩萨之惊觉所振摇之铃。即于修法中,为惊觉、劝请诸尊,令彼等欢喜而振摇之。”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