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金风玉露一相逢6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那你怎么知道落霞山上还有更好的?”小僧似不服气。

    任汝默饶有兴致地看着天纨。

    只见他拈起一块绿豆酥,轻轻掰开递给自己一块,又对小僧问道:“那白龙瀑一日里有多少人去?”

    小僧想了想道:“总也有百来人。”

    天纨点点头,又问:“百来人中,都是青壮年么?”

    小僧摇摇头:“朝天寺香火鼎盛,妇孺老幼每日来得也不少,都会去看那白龙瀑的。”

    天纨又问:“原先的道路险吗?你们修那石板路,修了多久?”

    小僧如实道:“原先的道路并不十分险峻,合寺之力,修了三月。”

    天纨终于笑起来:“是啊,这落霞山上山势并不十分险峻,而山上多参天巨木,地上又草木茂盛,若是没有石板路,走起来拔草分道,确实不易。而你们只修了三月,证明本身道路并非险阻,只是铺起来要先除去草木,故费些日子。”

    “那也不能说明,这白龙瀑不是最好的啊?”小僧高声道,似辩解般:“我去过白龙瀑,古人云‘飞流直下三千尺’一点不为过,又日日在山中打柴挑水,没有见过其他更美的景致。”

    天纨摇摇头,还未说话,身旁的任汝默接道:“真正的奇秀景致,一定是在人难以到达的地方。越是艰难险阻,越是景色绝佳。”

    “二位说得对。”一个沉稳雄浑的声音自门外传来,他三人纷纷回望,只见一位老僧,穿一件黄色僧袍,满面慈悲之色。

    那小僧恭敬起来,低低道了一声:“师傅。”

    那老僧双手合十微微低头道一声:“阿弥陀佛。”

    那小僧介绍到:“这是我寺方丈,普惠法师。”

    天纨与任汝默也起身,双手合十,微微低头道:“见过方丈。”

    “两位不必多礼。”普惠法师一脸和蔼的笑意,目光在任汝默身上淡淡扫过,微微颔首致意,却不留声色。

    再落到天纨身上,本来波澜不惊的眼神里突然涌起波涛,面上闪过一层讶色。

    普惠大师乃是云照国寺释源寺住持普明大师的同门师弟,在天云大陆众僧人中也属于翘楚,是为人所共知的名僧。

    今日任汝默之所以逗留,也是为了见其一面。

    天纨再度拱手询道:“方才听方丈之言,看来在下猜得不错,这山中还另有佳处。不知大师可否指点一二。”

    普惠的目光深深落在天纨身上,慢慢道:“朝天寺后便有一佳处,只因奇险而甚少人知。若是二位施主有兴趣,倒是可以前往。”

    天纨眼前一亮,但看了看任汝默,对方朝自己点了点头,便朗声道:“请大师指教。”

    普惠微笑道:“朝天寺后有一处江天一览亭,是为落霞山第一的美景。”

    小僧人在一边,听了方丈的话却一愣,低声道:“师傅,那里不是禁地么。”

    普惠大师没有看他,却补充道:“此时节去最佳,亭子附近的香蜜树正是结果的时候,气味最是芬芳。每年也只有这短短十天。”

    普惠大师所说的香蜜树,是落霞山独有的一种树木,其果实具有很强的药用价值,从皮到籽皆有不同功效。

    而最珍贵的,确实香蜜树的树脂。有如百花般的浓郁香气,提神醒脑,驱逐虫蛇,也做药用。

    但只有百年老树从树干中自然淌出的才有此效,每年便是结果的十日里,才有渗出,便是落霞山独产的只供云照皇室的“香珠”。

    小僧十分不解,往日那里便是禁地,这最重要的十日更是由寺中武僧严格把守,寻常人连那后山的半山腰都进入不得。

    怎么师傅竟然允许眼前这二人去观景呢?

    可是,普惠大师似乎忘记了那里多么重要一般,仔细向天纨与任汝默说明了如何前去,又给了两块木牌,作为进入后山的通行。

    之后,见任汝默的画还未完成,便先离开了

    任汝默画完画后,那小僧过来收拾,一边收拾一边道:“你们真是好运气,普惠方丈平日都不见香客的,刚才却嘱咐我,若是你们不愿早歇,他请你们二位过去喝茶呢。”

    普惠大师乃是名僧,见其一面确实不易,更不用说主动相邀。天纨十分意外,任汝默却神色如常。

    于是两人整理了下衣着,便偕同相去了。

    普惠大师的禅房设在朝天寺的后院之中,青砖路两边皆植了高松翠柏,一路行来,但见长松落落,卉木蒙蒙,一轮明月高挂树梢,洒下清辉无限。

    他二人由那小僧带着缓缓走来,草木清香之气令人神清气爽,任汝默不由轻轻笑道:“果然是福地。”

    远远地一盏灯笼在微风中摇曳,天纨深深吸一口气,朝任汝默道:“看来我这次是不枉此行了。”

    他说着,眉眼间皆是笑意:“也许,常说的缘,便是如此吧。”

    任汝默看着那一盏风灯,心中忽地一震,却没有再说话。

    那小僧带了他二人轻叩门扉,里面传来一声“请进”。

    之后,只听“吱呀”,那门自己开了。

    小僧却不奇怪,双手合十朝他二人躬了身:“两位施主,请。”

    任汝默当先跨进禅房内,脸上露出惊疑的神色,天纨随他进入,只见普惠方丈的禅房内十分简朴,却有十分多的典籍堆在屋内。

    此时屋内不见一人,只闻窗前一盏风铃清脆的清响。

    “二位施主,请到后面来。”

    普惠方丈的声音再次传来。

    原来禅房后还有一道木廊,普惠席地而坐,面前的矮几上一套茶具,茶香袅袅。

    木廊下以碎沙石铺地,此时十分平整,稍远点便有扶疏花木与几竿修竹,零星几点如雾般的白花点缀。

    “花罢成絮,因风飞扬,落湿地即生。这是掌中雪。”天纨对普惠大师施了一礼:“不想在此也能看到家乡的野花。”

    普惠大师微微一笑:“施主从天云山来?”

    天纨点点头,在大师面前,已被看破,无需隐瞒。

    ps:紧张的学习终于结束了,很有感触!

    回深后遭遇台风山竹……啥都不说了……见过的最大的风,第一次被风吓到……

    即日起恢复更新,由于存稿问题,欠稿只能慢慢补上了。

    对不住大家!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