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金风玉露一相逢3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仆役笑眯眯道:“那天,闺阁中的小姐们也可以上街游玩,一个个打扮得十分美丽,城中公子们自然更不必说,所以十分热闹。”

    这下大家更加有了兴致,又打听了附近有什么地方可去。

    “安阳城附近最有名的,当然是落霞山。山中的朝天寺与我云照国寺近乎齐名,十分灵验。两位大人可以去拜一拜,会有心想事成的效果呢。”仆役十分殷勤。

    天纨与天枢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白忱虽有心,可他毕竟肩负保卫公主的重责,只能留在府中。但也请天纨二人代他点一盏长明灯,为家中长辈祈福。

    落霞山离安阳城很近,素来去游玩一日即可返回。

    趁着还是上午,天枢与天纨决定立刻出发。

    一路上花木扶苏,绿荫如盖,鸟语花香。

    上山的小道以青石铺地,曲曲折折,沿路也有些当地人摆了贩卖瓜果香烛的小摊子,往来游人虽不多,但也不时能见到三两人携行,宁谧中自由一种热闹之感。

    他们一路行了约莫两个时辰,依旧在山中,不见朝天寺。而山路逐渐狭窄,所见游人也逐渐稀少。

    天纨走着走着,不由问道:“天枢,我们行的路没有错吧?”

    天枢看看四周,又抬头看看天,也露出担忧之色:“按常理,走了这么久不该还没有见到朝天寺的。”

    他想了想不由一惊:“不会方才在那三岔路上,选错了路?”

    天纨捶了他一拳:“刚刚你不是很肯定吗?”

    天枢龇着牙,细细回忆,挠挠头道:“可是咱们那个时候遇到的老者说,确实是走这一条的。”

    “难道那人也不清楚如何前往朝天寺?”天纨有点担心

    天枢摇摇头:“不会,我们再走走,若是翻过这座山头还不见,就下山去吧。”

    天纨看看逐渐偏西的日头,轻轻点了点头。

    他们二人又走了半个时辰,在日落西山之时,听到远处传来悠悠钟鼓之声,令人心境平和。转个弯,眼前豁然开朗。

    只见朝天寺矗立在面前的峭壁之上,整个庙宇凌空欲飞,亭台楼阁鳞次栉比,在被夕阳染了金色的缭绕云雾中时隐时现,仿若仙境。

    落霞山属恒山一脉,以势雄、景秀、境幽、文丰为最大特色。

    其山脉横亘八百里,有峰七十二,荡雁峰为首,回雁山为足,最高者为祝融峰。

    而那朝天寺便坐落在祝融峰上,面对楚江,背依翠屏,上载危岩,下临深谷。

    整座寺庙依崖壁凹凸,审形度势,顺其自然,凌空而构,以楼阁悬空,结构巧奇闻名于世。

    远望朝天寺,像一付玲珑剔透的浮雕,镶嵌在万仞峭壁间,近看朝天寺,大有凌空欲飞之势。

    他二人过了又行了半个时辰方才来到朝天寺正门前,此时天色渐沉,过了拜佛的定时,天枢与天纨商议后,请求在寺中借宿一宿。

    朝天寺的僧人见他二人风尘仆仆,神色间颇多疲惫,又看天色已晚,实在不宜下山,便收拾出两间禅房,又请他二人洗漱后去用斋饭。

    朝天寺的斋饭十分有名,尤其一道罗汉斋。

    这罗汉斋是用花菇、口蘑、香菇、鲜磨、草菇、发菜、银杏、素鸡、素肠、土豆、胡萝卜、川竹笋、冬笋、竹笋尖、油面筋、黑木耳、金针菜加调料做成,外形丰肥,吃口清鲜,可以与鸡鸭鱼肉之味相媲美。也是朝天寺一道闻名天下的菜式。

    只可惜,这样的菜式自然不是随便可以吃到,他二人又过了用饭的时间,故菜色十分简单,只是一道清炒枸杞芽,一道莲叶豆腐,和一份粳米粥,另有一碟花生米和一样黄瓜条,都是极清淡却爽口的东西。

    天纨到的早,便坐在门下,听门外夜风呼啸,惊起寺后满山的松涛一片沙沙之声。

    此夜月色清朗,月光如水,四下里一片宁静,好似又回到了他在天云山中的日子,什么都不去记挂。什么都不去介怀。

    唯一要做的,只是一心专注于功法的修习,偶尔担忧一下天枢是否闯了祸,怎么在师尊面前为他开脱。

    前尘过往皆忘怀,包吃内心的平静祥和。

    他一直以为,这一生,便能这样过了。

    任汝默走进斋堂,只见一个熟悉的背影静静坐在那里,月光透过洞开的门轻笼在他身上,竟生出此人只应天上有之感。

    他一路行来,闻得松涛阵阵,月光皎洁,此刻乍见故人,心中诗兴突发,朗声道:“白金换得青松树,君既先栽我不栽。”

    天纨闻声一愣,惊讶地回头,只见那个不可能的人就站在眼前,带着朗朗笑意,温柔地看着自己。

    只是,那人在看到自己的脸时一愣,稍稍露出尴尬的表情。

    天纨这才想起,自己带着新的面具,而任汝默并未见过自己的样子。

    他心中大喜,朝任汝默一笑,接道:“幸有西风易凭仗,夜深偷送好声来。”

    任汝默愣了愣,才点了点头。

    天纨站起身:“一别数月,任兄可还好?”

    眼前人未带面障,脸上也没有烧伤的疤痕,可是声音身形却实实在在是谢弘纨无疑。

    此时骤闻他叫出自己的名字,任汝默便知自己没认错了。

    “真的是你,谢弟!”他十分惊喜,上前就要拉住天纨的手。

    不想,有人横里斜插进来,挡住了任汝默的手。

    任汝默诧异地抬头,只见眼前人姿容不凡,带着一脸嬉笑看着自己,眼神却冷冰冰的。

    “这位是?”天枢警惕地看着眼前俊俏得过分的男子,问天纨。

    天纨忙上前一步,站在他二人中间。生怕万一一个误会,任汝默被天枢误伤,那就不好了。

    “这位是任公子,之前我下山历练,多亏有任公子相助。”

    又指指天枢:“任兄,这位便是我的师兄,天枢。”

    又小声对天枢补充道:“先前我下山时,任兄救我于危难,我们已拜了把子,当日也带他上山了,跟你提过,你忘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