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第七章金风玉露一相逢1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暮云臻的鸾驾及近身护卫,被安排在郡守府下榻,其他人等则住在官驿。

    安阳作为边境重镇,郡守也是朝廷从五品官员,但郡守府却无多少雕梁画栋,满眼皆见歇山顶高高的正脊,十分朴实而充满男子之气。

    毕竟此地为兵家必争之地,多为驻防的守军,郡守一职百年来均为武将,自然少了春花秋月的柔婉。

    暮云臻下了辇轿后看到的便是这样一番景象。

    云映国的王宫以精巧雅致著称于世,处处都是垂着金铃的飞檐斗拱,在明媚阳光里的微风下,发出清脆而欢快的声响。

    她所居的琉璃宫苑,更是碧玉为窗,五彩琉璃为顶,屋内器物皆是黄金白银打造,十分奢靡,即使在旅途中,那车辇里也布置得极舒适,一如在自己寝宫中惬意。

    此时见到这完全不同于云映的建筑风格,眼前除了夏薇,只剩下陌生的几个男子,心中不由生出了背井离乡的忧愁来。

    刘轶山将这三日的安排说与白忱,天纨与天枢也在旁侧,知道大典时所用的楼阁尚在完善,这几日要委屈暮云臻住在郡守女儿的绣楼中。

    这估计也是整个安阳城中,最适合百花公主的居所了。

    即到了云照国,他们没什么选择,只能看重公主的安全与舒适。

    刘大人十分诚恳,连连致歉,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当下回禀了暮云忠,再随刘大人及夫人前往绣楼。

    刘大人女儿的绣楼在郡守府后花园中,绣楼名为“芳菲”,取自刘小姐闺名。

    穿过一条丁香长廊,绣楼便在眼前了。

    这是一栋两层的木制建筑,走近一看,只见其小巧玲拢,飞檐上翘,二楼有面朝花园的平台,栏杆上系着五彩丝绦编成的如意结,十分精美。

    入得绣楼内,一层分东西两间,以衔厅隔开。东为绣房,刘家小姐虽已入宫三年,但当年的绣架仍在,是一幅未完的蔷薇盛放图,深浅红色错落有致,却少了几分神韵。

    沿墙一溜古玩架子,高低有致地放了西洋描花小钟,十二扇百花争艳涂金小画屏,青花蔷薇缠枝纹四棱大瓶等女孩子家喜爱的小物。

    西边是会客之所,闺阁中的女儿,左不过几个同龄的大家闺秀,故也就是置了精巧的柚木茶几矮座,用了莲青色缀浅一色流苏的背褡,十分雅致。

    再上二楼便是闺房,刘轶山及其夫人张氏引暮云臻他们进去,只见靠墙一张雕花牙床,两边湖绿色幔帐以粉色丝绦系起,床上铺了烟霞色五彩锦衾,西边放两个衣箱并一口大橱,里面夏薇早带人将暮云臻携带的部分衣物归置整齐。

    东边粉墙下摆了一张宽木几,一只青瓷美人觚里插了几枝欺香吐艳的蔷薇。旁一个梳妆台,铜镜下整齐地摆着胭脂水粉,金钗银钿。

    推开窗,只见一倾丁香花海,此时正是花季,浓淡错落的紫色间杂绿色潮水般扑面而来,十分壮观。

    暮云臻四下看了看,甚是满意,却好奇道:“怎么这样多蔷薇?”

    的确,这刘小姐的闺阁中到处都是蔷薇,窗下摆的,墙上贴的,架上搁的,床上绣的,甚至绣架上未完成的,都是各色蔷薇,真真假假,全在盛开之时,十分瑰丽多彩。

    张氏听她这样问,以为这位公主不爱,福了福身忙解释道:“小女爱花成痴,尤爱蔷薇,我们膝下就这一个女儿,难免宠爱了些,故她还在闺中时就任她栽植了许多。本来这廊下院里也都是,只因她三年前入宫去了,花无人悉心护理,便多挪走了。”

    又道:“若是公主不喜,我这就让人撤了去。”

    暮云臻转了个圈,回头朝张氏微微笑道:“不,本公主很喜欢这些花。在云映国时,我母妃花蕊夫人独爱蔷薇,故父王在母妃的宫里也栽植了许多。”

    暮云臻说着闭上眼睛,从前在父母身边承欢膝下的美好日子一去不返,她难免感伤。

    有大颗的泪水缓缓滑落,夏薇见此,知公主伤怀往事,忙在一旁劝慰。

    天纨见此,唇角闪过一丝冷笑。天枢善解人意,转身对刘轶山夫妇道:“公主旅途劳顿,需歇息片刻。有劳郡守大人及夫人了。”

    他一番话彬彬有礼,又恰到好处解了眼前尴尬,刘轶山求之不得,向他们行了个礼遍慌忙离去了。

    走至丁香长廊,闻得天纨的声音,却是唤住了张氏。

    “夫人,公主一路上风尘仆仆,并未好好用饭,今夜还需借用厨房,由我们带来的厨子,为公主准备家乡风味的饭食。”

    张氏连连点头:“随大人吩咐,只要公主舒心就好。”

    说罢交待府中管家听从天纨吩咐。

    天纨朝她拱手道谢,天枢和白忱走过来,要带他一起去看他们的居所。

    天纨回头看了看那座绣楼,铺天盖地的紫色后,可见随行侍从来来往往的衣袍流动,为了暮云臻的舒心惬意。

    他心中多少有点酸涩,但面色并无改变,随着天枢他们去了。

    刘轶山为他们准备的房间也在郡守府内,离暮云臻的居所不远。

    他们三人住在一座小院里,三间两进的屋子,正好一人一间。

    正中自然是白忱所住。天纨选了西面,天枢选了东面。

    内里布置并无多少区别,想来是郡守府的客房。

    天纨一进屋,只见前间依墙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桌案,案上摞着些书帖并几方宝砚和一个青石笔筒,里面插着寥寥几支毛笔,仿佛冬日里的枝杈横斜。

    窗下的木几上设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般的白蔷薇。

    里间一张大床,悬青色幔帐,碧色垂绦,铺豆绿色如意纹棉被。

    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烟雨图》,一只衣橱敞着门,里面搁了一床薄棉被,一个大枕头,还有浆洗得干净的睡袍。

    沿窗依旧是一套桌椅,置了天青色茶奁茶杯一套,便无他物了。

    ps:开学第一天忘了更新,今天补上哈同时更2章,希望大家喜欢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