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自此故国是他乡8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暮云臻从梦中惊醒。

    其实这梦很甜蜜,明媚的春光下,父王与母妃含笑站在锦幛下,看自己在花丛中与世家女孩儿们嬉戏玩乐。

    那是她的五岁生日,为庆祝这天,云映国都里处处挂起彩旗经幡,处处都是喜庆的气息。

    而她,穿着最喜欢的五彩霞飞锦衣,那衣上以珍珠连缀成珍奇图样。

    彼时她虽年少,但早已懂得什么叫做美。

    她知道自己娇美可爱,任谁见了都爱不释手,要把自己捧在掌心。

    就仿佛夏日里最盛的一片阳光,是云映国最珍贵的宝贝。

    那天,她见到了大她三岁的暮云焕,少年英气勃勃,陪她一起嬉戏,在每项比赛中都拔得头筹,引来女伴们羡慕的目光与私语。

    她当然听见了,深宫中的女孩早熟,已明白嫁人是什么意思。

    所以那天,她以为自己一定会嫁给一个英雄,厮守相伴,幸福永远。

    可在这个梦中,天依旧明媚,花已经绚烂,女伴们也依旧欢悦,可暮云臻总觉得哪里不对,好像有一双眼睛,带了恨意与怨气,凝视着自己,十分危险。

    她猛然惊醒,只见床幔后有一个影子。不是夏薇或夏蔷窈窕的身影,而是一个男子,举起了手中的刀刃。

    她骇得捂住嘴巴朝后退,床幔被拉开,那人一袭黑色劲装,匕首闪着寒光朝她刺来。

    “啊!来人呐!”暮云臻惊叫道。

    门被撞开,睡在旁屋的夏薇第一个赶到,死死抱住刺客的腰拼命向后拖。

    刺客反手将匕首插进夏薇臂上,她吃痛松开,但借着此当儿,暮云臻已抽出枕下银刀,翻身下床朝外跑去。

    刺客紧追,几步便要捉住她。

    暮云臻惊慌中踩到寝衣下摆摔倒在地,只能眼睁睁看着刺客举刀刺向自己。

    她绝望的闭上眼睛,等待那致命的一袭。

    却听觉耳边“嗖”地一声,一道劲风掠过,之后“砰”的一声,睁开眼,只见刺客已直愣愣栽倒在地,胸口处一把钢刀贯穿,顷刻没了气息。

    暮云臻惊魂未定,那边夏薇忍住伤痛跑到她身边,关切道:“公主没事吧。”

    暮云臻摇摇头,回头看门外,只见一人一袭深碧服饰,静静站在门口。

    他容貌并不俊美,身形也不高大,然而却透出不凡的气质来。

    白忱也赶到了,头上冒着汗,惊异地看了一眼天纨。

    “参见公主,”白忱跪倒地道:“微臣救驾来迟,还请公主恕罪。”

    天纨也简单行了一礼,看了一眼暮云臻,转头对白忱道:“公主寝室外的守卫呢?”

    说话间其他侍卫也闻讯赶来,立刻检查了四处,摇摇头。

    本来暮云臻寝殿外,应有四名会功夫的内监,但此时已全无踪影。

    暮云臻此刻从惊魂中回缓过来,只觉得背后冷风森森,心底里涌起恐惧来。

    她从来都是暮云昌的掌心珍宝,何曾受过半点委屈,更何况此日的危险。

    幼时最不愉快的记忆,也不过是在内库里看中的镂金象牙嵌海螺珠发簪没有得到而已。

    此时后怕涌上来,她有些脚软,不由倚在了身侧的夏薇身上。

    天纨刚升起的一点对她的好感,瞬间消失了。

    “多谢这位兄弟。”白忱望向天纨,心中满是惊叹。

    那片竹林在撷英殿后院,与寝殿还隔着一泓碧水。

    白忱跑进来后,不得不绕着小池塘兜半圈,而他紧随在天纨后面,却不知他是怎么瞬间就能赶到寝殿前。

    白忱估算着地形,似乎唯有越过池水,才能达到。

    然而这片池子很宽阔,普通轻功根本做不到。

    不过眼下还是公主安危要紧,当下便先朝暮云臻建议,盘问一下今夜寝殿的职守。

    “你们重新为公主准备一间卧房,夜晚加强守卫。多几个侍女在公主身边。”白忱连忙吩咐着众人:“你去请医官,你们几个在宫中搜索,还有你们几个,随我查看刺客。”

    暮云臻被宫女们扶着往外走,她看着负伤的夏薇满是心疼,还好只是伤在手臂,皮肉伤倒没有大碍。

    待她行至月门前,突然脑中一乍,回头看了看天纨,微微一笑:“这位侍卫,你叫什么名字?孤赐你嘉奖。”

    天纨并未被那柔美绝尘的笑容打动丝毫,冷冷道:“在下谢弘纨,这是在下分内之事,无需公主嘉奖。”

    暮云臻只是笑一笑:“救了孤的命,当然要嘉奖,想要什么,允你想好了告诉孤。”

    “谢大人真是好身手!”屋内,白忱吩咐手下验看尸首,对那精准而致命的一刀佩服不已,对天纨赞道。

    “白大人过誉了。”天纨拱拱手,仔细搜寻了屋内可疑之处,又查验了从刺客身上搜出的物件,除了一副细针外,再没其他。

    天纨迎着光看那一包排列整齐的牛毛细针,针呈乌色,唯针尖微微泛蓝,看起来十分危险。

    “查一查这针的产地。这般细又坚硬,想来不是寻常用来暗杀的毒针。”

    他轻轻嘘了一口气:“还好公主醒的及时,不然……”

    白忱连连点头,又仔细看了看手中的针,不由奇:“这样细的针,素来是出自冶炼术极佳的云晓国。这种乌色,是他们独有的一种晶石,很贵重。”

    他这番话,将刺杀之人直指云晓国。

    天纨数了数,共有十八枚,便交给了白忱作为证物。

    “至于那四个内监,”天纨走到水池边的木栏杆旁,道:“不用找了,尽快着人打捞吧。”

    白忱仔细看了,这才发现青玉方砖上有水渍,以及淡淡得,未被冲净的血丝。

    不久果然从池塘里捞出四个内监,身上并无伤痕,然而面色青紫,再经验查,是中毒身亡。

    而搜查行宫的侍卫们也来回报,并未发现任何可疑人物。

    “刺客应是单独行动。”天纨判断道:“至于目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