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自此故国是他乡7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夏蔷捡起帕子,细细读了一遍,也是皱起眉。

    “这上面说面异常人,眸中聚星,雌雄难辨,出于天云。”

    夏蔷捏着帕子:“这是谁啊?”

    暮云臻摇摇头:“我要知道就好了。母妃只说在护卫队里。”

    “护卫队里可有好几百人啊!”夏蔷讶道:“就算近卫也有近百人。再说,”她看了看帕子:“这也不算特征啊。”

    暮云臻烦躁地摆摆手:“来日方长,何必急于一时。母妃真的着急,肯定自己也有安排的。”

    她打了个呵欠,嘱咐夏蔷没事留意一下即可,不用多费心思,便沉沉睡去了。

    天枢性子开朗,善于交际,这段时日里,除了和自己小队的十六人混得十分熟稔外,与邻近的几个小队也打成一片。

    他素来开朗,又有才华武艺,纵使隐瞒了寐宗弟子身份,也在几桩小事里建立起了自己的威望。

    天纨性子冷清,不喜言谈,每日只做好自己份例之事,不过有天枢在,别人也不会轻慢他。

    下山前,三门门主给了他们诸多宝贝,以备路上不时之需。其中最令天纨爱不释手的,是三张面具。

    原本天云子给他的,被黄姒拿了回去,稍加改动之后,又还给了他。

    改动之后的脸,看上去让人舒服,纵使天纨没表情,也不会让其他人厌恶。所以比起之前那张太过寻常的面容,这张“新面孔”,带了一丝讨喜的效果。

    而且,更轻薄透气,与他的脸的大小更加贴合,显露出的表情也更加自然。

    而且,相比之前每晚要摘下来,还要用清水浸泡,新的面具,一张可以戴三天,无须取下。又有三张,足够他换替。

    同时,因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也知道是秘密,为了不被周围男子发现,黄姒还贴心地为他准备了几件贴身小衣,吸汗易干,又足以遮掩曲线,还显得稍稍壮实一些,更像个男子汉。

    由此,天纨的变装更加成功,在数百人的队伍里,也没有露出半点破绽。

    这天晚上,众人都打算早早安歇,为了次日进山以及之后几日的辛苦养精蓄锐。

    屋舍条件有限,他们小队六人一屋,天枢不知上哪儿串门去了,其他人知道他不善言语,除了日常照顾之外,很少主动找他说话。

    此时大家纷纷去澡堂洗漱,青壮的汉子们光着上身进进出出,天纨多少有些不自在,便披衣出门躲一躲。

    还没走两步,已经遇到好几个去洗澡的士兵,腰上围着一块白巾,赤裸上身,有说有笑往澡堂子走。

    只有他一个人,穿戴整齐,显得格格不入。

    天枢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兴奋道:“听说这边澡堂子里是天然温泉水,最能舒缓疲劳强身健体,咱们一起去泡吧。”

    他说着就要拉天纨过去。

    天纨急忙挣开:“你要洗你去洗,我不用了。”

    “哎呀呀,天纨,你这就不知道了吧。咱们明日进山,之后哪里有行宫这样的好条件?大家都得睡帐篷了,别说温泉澡堂子给你洗了,能用河水冲一冲,就不错了。”

    他拦在天纨身前:“走吧,享受一下,之后可要忍耐好几天呢。”

    “我说了我不洗。”天纨有点不悦,打开天枢拦在自己身前的手。

    天枢挠挠头:“你素来爱干净,这是怎么了?”

    天纨没理他,转身捡了条小道走开了。

    天枢不知自己怎么把他惹生气了,不过他素来乐天派,眼看着天色将晚,再不洗就来不及了,便呼朋唤友前去泡澡。

    天纨顺着那小道走着走着,发觉自己似乎迷了路。

    他们驻扎的地方,在行宫内墙的四周,一来不惊扰公主休息,二来也起到守护的作用。

    然而这座行宫很大,却长久无人居住,只有数名洒扫宫人。

    此时,除了暮云臻下榻的撷英殿,他处皆是一片寂静。

    天纨走着走着,便发现周围漆黑一片,连宫灯都没点,夜虫鸣叫声也无,树影婆娑之下,令人生出些恐怖来。

    他倒不怕,只是发愁自己没注意来时路,此刻面前好几条弯曲的小路,可令他犯了难。

    闭着眼睛原地转三圈,停下来脚尖朝哪儿,就走哪条。

    总不过就在这行宫里,总是能回去的。

    他这样一想,便朝着老天指引的路上,走了去。

    天纨一路走着,不时环顾四周企图找到跟来时路有关的熟悉的景色。然而却越走越觉得陌生。

    前方是一片竹林,似乎无路可走了。

    他正要悻悻返回,忽闻一声呵斥。

    “何人在此?”

    与此同时,竹林后转出一个人来。

    天纨见他身着银甲,腰悬佩剑,剑套上镂刻蔷薇花纹,便知这是百花公主的近身护卫。

    他连忙停下脚步,朝来人施了一礼,递上自己的腰牌,表明身份。

    来人也按礼数与他互递了腰牌,名为白忱。

    白忱面露疑惑:“你是珍宝队的,怎么来这里了?”

    天纨不好意思地解释了自己散步后迷了路,不小心走到了这条道上。

    白忱点点头,叮嘱道:“你从这里往回走,遇到三岔路,走中间那条,再朝前看到一座亭子,右手边那条路下去就到了。”

    天纨抱拳正要感谢,忽闻行宫上空有异常之声。

    天云山上他与天枢的居所十分僻静,故而他对风吹草动也十分敏感。

    “那边是?”他指着竹林后面问道。

    白忱虽对他有些无礼的举动感到些须不悦,但还是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

    “那边是公主的寝宫。”白忱答道:“所以你创了禁地,赶紧回去,小心受罚。”

    天纨却微微皱眉,侧耳凝听,然后不管白忱的阻拦,疾步朝竹林里走去。

    “站住,你不能过去,你……”白忱话音未落,只闻竹林后的院中传来一声尖叫,心中一惊,也顾不上天纨,朝那边跑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