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自此故国是他乡6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云映国都城门外,两列骁骑整齐得排列在大道两边,正午明媚的日光洒落,给那些簇新的银白色的铠甲罩上一层耀目的光晕,反光处明晃晃一片,照得人睁不开眼睛。

    一匹匹健硕的高头大马,披挂都是精品,更是增添了这些精兵强将的气势。

    暮云臻身着最隆重的礼服,由夏蔷和夏薇两位侍女搀扶着,站在城门前。

    她身后,是云映国近百年的高大巍峨的城墙,墙面上略有斑驳,那是岁月遗留下的痕迹,印证着这座王都数百年的历史。

    而城墙虽旧,却无遭受外力的痕迹,也说明着这里的长久的安定。

    如今,这份安定,就要靠这位公主,延续下去。

    暮云昌站在正中,穿着着帝王衮服,透过眼前珠帘看向爱女,他长长叹了一口气。

    身后,暮云臻与花蕊夫人相拥而泣,按照云映国的习俗,女儿上花轿前,要痛哭并唱诵民谣,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亲人的关怀之情,还要眷恋。

    同时,这首“哭嫁歌”,也是衡量女子才智贤德的标准,哭得越好,也意味着以后越幸福美满。

    然而,她作为公主和亲,却不能大哭,以免伤了体统尊贵,只能低声悲泣。

    花蕊夫人一面对着她流泪,一面絮絮地说着叮嘱的话,只怕交待的还不够清楚,令女儿委屈了自己。

    而暮云昌,只是默然得看着爱女美丽的面庞,内心哀伤,却不能表现出来,只能摆出身为国君的威仪,以及有时不近人情的冷漠来。

    终于到了该走的时刻,内侍官小声提醒。

    暮云昌看着眼前旌旗猎猎,护送的军队安静得如无人一般。众人,都在等待着他的一声令下。

    暮云臻也终于松开了紧握着花蕊夫人的手,缓缓走到他的身边。

    “父王,女儿这一去,不知何时能再见了。望您保重身体”

    迟疑了片刻,暮云臻压低了声音说道:“女儿定不辱使命,尽力保得我云映国安定。”

    说罢屈身施礼,风仪无双。

    暮云昌的声音略有哽咽,却极力得装出镇定与威严:“惟愿百花公主能够为两国带来和平,无论何时,都要谨记自己的使命。”

    暮云臻郑重再施一礼,强忍住泪水不要滑落。

    “臻儿!”是花蕊夫人一声惊呼,她越众走到夏丽雅身边,用力抱紧她,毕竟,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见到女儿了。

    暮云臻被她的拥抱惹出泪水来,正要安慰母亲,却突然觉得手中多了样东西。

    母亲的声音仿若天边传来:“你随行的侍卫中有个人,找个机会,除掉他。”

    说罢,她握住暮云臻的手,换上悲伤表情,哀泣道:“臻儿,保重好自己,保重啊……”

    “花蕊,让孩子走吧。”暮云昌也忍不住心中哀恸。

    毕竟,暮云臻这一走,若非大错被遣返,是不可能再回来了。

    而她若真回来,那带回的,就一定是哀鸿遍野,生灵涂炭,就一定是与云照国的关系破裂再无转圜。

    所以,这一别,便真的再也见不到了。

    暮云臻怔怔看着面前的父王母妃,脑中突然有一刹那的空白。

    夏蔷轻轻碰了碰她,暮云臻深深呼吸,忍住胸中的剧痛,对着父王母妃认真拜了三拜,之后,毅然转身,登上车辇。

    仿佛再迟一瞬,她便会后悔逃跑,又或者就地自戕。

    当那抹翩跹的象征着喜事的大红色消失在华丽马车的堆金绣帐之后,声音嘹亮的侍者朗声道:“启驾。”

    那尾音拖得长而久,仿佛明净蓝天上一道淡薄的流云,看不见首尾。

    暮云臻呆呆坐在辇驾中,目光空洞,她内心多想掀开窗帘,再回头望一望父王母妃,可是她不能,她必须保持着公主的威仪,带着和平的祈愿,踏上这条不归路。

    车架如一条蜿蜒的长龙,走过云映国的土地,沿途百姓争相一睹云映之宝的风采,认为能见到百花公主一眼,便会带来好运。

    所以,暮云臻没空伤感自己的不幸,也无暇消化花蕊夫人给她的任务。

    她只能摆出最端庄美丽的姿势,接受云映国百姓的朝拜。

    待到了云映境内的吉央山下,往前的路,就多在山中,直到两国交界之处。

    这一日,大部队驻扎在山间行宫中,次第点亮的烛火将行宫照的通明。

    夏蔷放下窗上的纱帐,回头对坐在床上打哈欠的暮云臻道:“公主这几日真是辛苦,好在明日进入山中,就不用再梳大妆端坐了。”

    说罢想了想,又担忧道:“奴婢听护卫长说,这进山以后可没什么好地方落脚,山里至少要走五六日呢。公主千金贵体,可怎么好。”

    暮云臻倒不在意:“无妨的,总不需要自己爬山,已经很好了。”

    夏蔷见她并不抱怨,多少放心下来。

    “奴婢将帐子放下,还请公主早点安置。”

    帐里暮云臻已躺下,夏蔷吹熄了蜡烛正要退下,忽听见暮云臻说道:

    “孤的手袋中,有一块粉色的丝帕,你帮孤拿过来。留着灯。”

    夏蔷依言取了给她,悄悄看了一眼,那粉色丝帕上没有绣花,却是有字。

    她正要退下,暮云臻将那丝帕反复看了两遍,悻悻丢在一边。

    “母妃真是奇怪,也不说清楚。”暮云臻嘟起嘴抱怨了句。

    夏蔷与另一位侍女夏薇,幼时由花蕊夫人在众多侍女中选出,安排贴身服侍暮云臻。

    这么多年三个年龄相仿的女孩一同长大,虽有主仆尊贵之分,但私下里,暮云臻对这两位宫女少了颇多规矩,多了些须感情。

    如今她们作为陪嫁,对于暮云臻而言,更如姊妹亲人一般,十分信任,也就没什么不可说了。

    “这帕子上写的这几句,莫名其妙,也不知是什么,母妃也是,直说是谁不就好了。这下,让我怎么找这个人嘛。”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