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自此故国是他乡5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夏蔷叹了口气,忙抽出丝帕为暮云臻拭去眼泪。

    张了张口,却又忍住了劝解。毕竟,说什么,也无用了。

    不想,她这一擦拭,暮云臻的眼泪更是止不住,连带着整个人都微微颤抖起来。

    “公主,您别哭了。您都哭了三天了,眼睛都肿了,也不吉利啊,这可是您的大日子啊。”夏蔷轻声说着,自己内心也是很不好过。

    暮云臻却不管,一边哭一边道:“肿就肿了,又能如何?他们谁能理解孤的悲伤!”

    “奴婢还是给您拧个热帕子敷一敷吧。”夏蔷说完,却不动,自有其他随侍宫女手脚麻利地送来。

    “公主,就让奴婢给您擦一擦吧。”面对暮云臻的躲避,夏蔷哀求道:“吉时马上就到,误了可不好啊。”

    暮云臻眉心一跳,声音尖利:“那最好,拖过了吉时,孤就不用走了。”

    她说着激动起来:“为什么是孤?明明还有云康,还有云英,为什么是孤?孤才不要嫁去彰轩,不要和父王母妃分开,我要留在云映国,哪里都不去!”

    她说着,一边就要扯下身上已穿戴整齐的雾紫色的中衣。

    夏蔷死死抱住她,脸上已是泪流横斜。

    一众宫女吓得跪在地上,连连哀求道:“公主息怒,公主息怒。”

    门被两名内监打开,一位宫装丽人背光站在门前。暮云臻一见她,顿时停止挣扎,跪坐在地上哀哀哭起来。

    这位丽人走进室内,一挥手,众宫女忙退下。

    “母妃。”夏丽雅轻唤了声,十分委屈。

    来人正是暮云臻的生母,云映国的花蕊夫人。

    她没有说话,只是扶起暮云臻,又理了理她的领口。

    “母妃”暮云臻又轻轻唤了声,声音里多了怯意。

    “啪”的一巴掌,花蕊夫人的手落在她脸上,虽不重,却也打骇了她。

    “臻儿,你可知,我为何打你?”花蕊夫人眼圈红红的,声音带了哽咽,却强作严肃。

    暮云臻低下头,半晌点了点头。

    “我知道你不愿和亲。”花蕊夫人叹了口气:“可是云康才十岁,云英更小。”

    “十岁为何不能?前朝安顺公主八岁就和亲云晓国,嫁的还是四十岁的汗王。如今那楚天曜还未到二十岁,云康如何嫁不了?”

    暮云臻气极道:“父王总说最是疼爱母妃和我,如今看来,还有两说。”

    花蕊夫人气道:“先不说云照国指了名要你,你父王为了你得罪了寐宗。就说云康的母亲白淼,是云映三大世家之一白家的长女。”

    她说着,自嘲地笑笑:“你母亲我呢?不过是个无依无靠的农家女,与你父王在民间相识。今天就算云照国没有指名道姓,你父王就算一万个愿意云康和亲,也敌不过她白家的一个不愿意。”

    暮云臻跺跺脚:“父王身为国君,连个妃子都要忌惮,这算什么!”

    花蕊夫人叹了口气:“臻儿,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即使身为国君,也有许多无可奈何。”

    她顿了顿,似在犹豫堵在心底的那个秘密是否要告诉暮云臻:“再说,你父王他也不是……”

    “不是什么?”暮云臻十分敏锐地捕捉到了花蕊夫人的表情,生出疑惑。

    “也罢,叫你知道也好。”花蕊夫人叹了口气,屏退众人,将暮云昌如何由大将军成为国君,大略地告诉了暮云臻。

    “所以,再过三年,便是女王给你父王代掌的最后期限。这之后,自有云映正统收回王位。”

    暮云臻闻言后如遭雷击,她一直自以为身份贵重,身上是云映皇室数百年的高贵血统。

    如今,真论起出身,恐怕还不如门外那些贵女,不过算是个将军之女罢了。

    “所以你现在明白了?”花蕊夫人正色道:“当年安顺和亲云晓国,虽然年幼,但正经是汉王大妃,汗王去世她才不满二十,又下嫁新王,为两国带来近五十年的和平。最重要的是,她的母亲即不是王后,也出身微寒,但何人敢小觑了她?”

    “你父王其实一心都是为了你。”花蕊夫人见暮云臻脸色苍白,知道她一时难以接受,还是劝道:“之前为何要你嫁给暮云焕,那是因为他才是真正的王室正统。你嫁了他,以后即使不是金尊玉贵的公主,也是母仪天下的王后啊。”

    想到此,花蕊夫人近乎认命地叹气:“只可惜,云照皇帝看中了你,你父王与我,如何敢不从?如今,就指望你能获得隆宠,将来也没人敢欺负我们啊。”

    “母亲,女儿明白了。”暮云臻深深叹了口气,她已明白此遭只能是自己和亲,无奈痛心之下,也瞬间成熟许多。

    “所以女儿要去彰轩,哪怕那楚天曜是个魔鬼,女儿也要献身。”

    她伸出手,纤长的手指划过母亲的面颊,擦去那颗泪珠。“我不再闹了,乖乖去就是了。”

    花蕊夫人怜爱地看着女儿,稍稍展颜,又唤来夏蔷为暮云臻重新允面梳妆。

    之后的时间里,暮云臻便如一尊精美的木偶一般,由着那一位位命妇贵女,唱诵着祝福的歌谣,将华丽精致的六层吉服为她穿上,再将繁复沉重的首饰,一一加戴在她的发髻上。

    当衣服一层层裹紧,头饰一件件戴满,暮云臻只觉得不堪重负,疲惫至极,完全没有心情去欣赏那华美的刺绣,闪耀的珠玉,巧夺天工的造型,珍贵难得的面料……

    她觉得眼前那个笼在一片金灿灿的华光里的美丽的女子,那么遥远,那么陌生,纵然是她曾经一直追求的完美得无可挑剔的容颜与仿若天人的装扮,然而,此时此刻,她突然生出了厌倦的心情。

    眼前人朝她微微一笑,令暮云臻几乎汗毛倒竖。

    那不是她熟悉的,自己惯有的灿烂、明亮、毫无遮掩的如孩童般的纯真的笑容。

    那个笑容,如同缓缓绽放的蔷薇花朵,带着娇媚与深意,在她的脸上满满呈现出来。

    镜子里的暮云臻,瞬间褪去了少女的如水晶般的纯净,端庄雅丽,添了成长的矜持、内敛与神秘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