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自此故国是他乡4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随着天云子进入“寐境之地”,天纨便开始打点行装,打算前往云照国。

    因他忙于寻找救师傅的方法,忽略了带上山的任汝默。

    寐宗遭此巨创,上下俱悲,他也不好久留。

    两次相见天纨却不得之后,拿了黄姒给他的赤炎红莲,便下山归家了。

    而天纨,将一切准备好,又去寐境之地陪了天云子一天后,准备独自踏上征途。

    天枢的死皮赖脸不依不饶,令他动摇了不牵扯他人的想法。

    而一个准确消息的到来,也令他改变了如何前往云照国的计划。

    暮云昌的无功而返,带来的结果,便是将另一件国宝,献给云照国皇帝楚天曜。

    根据云映国到云照国的路程,结合推算出的吉日,以及沿途行宫、驿站的准备,随嫁物品的准备等到,都是大工程。

    然而,云照国给出的时限很短,暮云昌返回都城后,倾一国之力急急筹备,终于在一个月后,准备妥当。

    既然要去云照国,没有比跟着公主和亲的队伍更快更安全了。

    于是,天纨与天枢,提前半月到达都城,天纨又私会了暮云忠,请他将自己与天枢,安排到和亲卫队之中。

    虽然暮云昌极力隐瞒了寐宗一战,但暮云忠毕竟是国叔,内宫中耳目探子不少,在朝中极具威望。连暮云昌晚膳用了什么,宠幸了哪个宫女都能第一时间知道,更何况这样的大事。

    然而他没有阻止,抱着作壁上观的态度,等着结果。

    无论输赢,于他,都无任何影响。

    但是,当天纨来求他时,他却犹豫了。

    “你身上背负的,你知道。你这一去,天长路远,难道你就愿意……”

    天纨坐在他对面,帷帽垂下落地的黑纱,遮盖了他的全身,掩去了他的表情。

    “这世间,没有任何一样东西,一件事,能比救师傅更重要。”

    天纨的语气十分坚决:“我宁可不要自己的性命,也要救醒师傅。所以,在师傅苏醒前,其他如我,不过浮云。”

    暮云忠皱起了眉头。

    天纨执起茶壶为他斟满茶水。

    “师傅只有三年,我也只要三年。”天纨的语气带了十分的狠厉:“若是三年里我没能救醒师傅,那他,暮云昌,就必须为自己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

    暮云忠点了点头:“我也只能给你三年。到当年我答应姐姐的期限,恰好就剩三年了。到时候,即使你不想,也由不得的。”

    他是用长辈的威严向天纨要求,天纨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深深呼吸了一口气,郑重地点了点头。

    两人端起茶盏,一饮而尽,算作立下诺言。

    无论成败,三年为期。

    有暮云忠的安排,天纨与天枢十分顺利地进入了百花公主的亲卫队中,与其他十六人一起,负责贡品中最珍贵的一批的运送。

    这十六人,皆来自暮云忠的亲兵,事先得了交待,除了守护贡品,也要保证他二人的安全。

    原本暮云昌希望由逐月将军暮云焕作为送亲使,为防止节外生枝,被暮云忠随便找了个理由拒绝了。

    天纨与天枢的十八人小队,紧跟在公主仪驾之后,配有骏马篷车,这一路也不会太过辛苦。

    转眼启程之日将至,天纨与天枢也做好了准备。

    “宗内现由玄滨、地襄与黄姒三位门主共掌,原本宗内事务他们便各有分工,师尊定夺。如今也不会乱到哪儿去。加上玄滨门主修为最高、资历最久,威望最大,为人又公正,我们不用担心。还有苍羽,守着天门与师傅,你还有什么不放心么?”

    启程的前一夜,天纨劝天枢回去,毕竟他是大弟子,留在山上最好。

    天枢却不这么认为,他与天纨都是天云子的弟子,救师傅是他应尽的职责。更何况他对天云子的感情早已超越师徒之情,在他心里,天云子就像他的父亲一样,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再加上,他多少有些不放心天纨一人,纵然“无憾法”他一点也不懂,可此行将会遇到多少艰难困苦,他心中有数,如果有他在旁边助力,哪怕只是搜集消息,也好过天纨一人辛苦。

    至于什么大弟子,宗内权柄,他全不在乎。

    若是师傅和师弟都没了,他这一生,还有什么意义?

    所以,天枢想了一大段说辞,打消了天纨最后的坚持。

    这一夜,云映皇宫中,也十分热闹。

    层层叠叠的大红蛟纱帐后,通臂巨烛如同夏日里最耀目的太阳,照得琉璃阁中亮如同白昼。

    屋内四处的金色“喜”字更是耀人眼目,尤其正中一对赤金饰彩宝鸳鸯并蒂莲花的喜字,更是给这里添了吉祥。

    屋外,身着华衣美服的朝中贵女,一个个手捧了描金红木托盘,内里端正摆着一件件精美的首饰,即使在夜色下,也熠熠生辉。

    她们只等吉时一到,便会按云映的礼法,依身份贵重的次序,鱼贯进入百花公主的寝宫内,为她的添衣、簪发。

    此时,距离吉时,还剩不到半个时辰。

    自幼服侍暮云臻的宫女叶馨,仔细将她鬓边的几绺碎发轻轻别好,细细端详了一下,又拿沾了蔷薇香油的小梳子,在已梳好的发髻上抿了抿。

    “公主殿下,您要不要先歇一下?等会儿吉时一到,直到明天大典结束后启程,您可都休息不了了啊。”

    她说着蹲下身,理了理暮云臻罗袜上一点褶皱,笑道:“公主这袜上的蔷薇花绣得真漂亮啊。这双金铃真精致,竟也做成了蔷薇的样子,公主喜欢么。”

    半晌却不见暮云臻说话,叶馨一抬头,看到暮云臻目光直直看着她身前巨大铜镜中的美人,却毫无焦点。神色虽平静,却安静得令人心伤。

    一滴泪从她的美目中淌出,顺着鹅蛋般娇美的脸颊滑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