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风云乍起人世间10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阿牛陪宛娘说了会儿话,等宛娘睡下,才去洗漱更衣,他风尘仆仆,也需要好好休息。

    任汝默见他与自己身量相当,便找了一身自己的衣服给他替换,阿牛刚接过,只见天纨却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大大的包袱来。

    阿牛疑惑地接过,触手柔软却重,打开一看,是一叠叠整整齐齐的衣服。

    这么些年,宛娘每年为阿牛做一套四季服饰,都是她亲手养蚕,亲手抽丝剥茧,亲手织就,亲手裁剪,亲手缝纳的。带着皂角和阳光的香气,干燥柔软,温暖舒适。

    阿牛捧着那包衣服,眼泪决堤,止也止不住。

    他哭得委屈,哭得彻底,像个孩子一般。

    仿佛忍耐了这么多年的颠沛流离与苦难艰辛,终于在这些代表了母亲的衣服前崩塌。

    天纨不知如何安慰,能让堂堂七尺男儿落泪,想来也只有他自己可以纾解。

    他与任汝默悄悄退了出去。

    宛娘的新屋与原来一般,除了厨房,只有两间屋子。如今阿牛一间,她一间,天纨与任汝默突然无处可去了。

    也许,他们也确实应该离开了。于是二人商定,待次日宛娘醒来,他们就告别。

    在宛娘小小的厨间,他二人各占着桌子的一角,支着肘打盹。不多时,原本应该休息的阿牛却进了来,请他们去里间休息。

    “不瞒两位,这一路风餐露宿,如今有了温暖的床铺,反而睡不着了。”阿牛挠挠头:“你们去那边将就一下吧。”

    任汝默却摇摇头:“我们也睡不着。”

    他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阿牛,语气却凛凛:“这么多年,你去找父亲,却将孤母留在家中,可曾想过她的感受?”

    阿牛脸一红:“我并非不孝之人。”

    “那又是为何呢?”任汝默追问道。

    阿牛长长叹了一口气,摇摇头,似有千万的话要说,却又不想再提。

    任汝默似对他十分有兴趣,故意激道:“听闻你父亲多年前被人送回骸骨,你的母亲一直不相信你也身亡,苦苦等待,不知吃尽多少苦头。”

    他指一指窗外:“几年前村子搬迁,你母亲为了你,一个人留守在此。”

    他摇摇头:“如今,只能说,你那任性的行为,没有带来一点好处。”

    阿牛涨红了脸:“你懂什么,难道我不想回家吗?可我回不来啊!”

    任汝默看着他,阿牛“唉”了一声,小心地看了一眼宛娘的屋子,压低了声音。

    “听母亲说,二位是因落难才在此休养,既然我母亲对二位有救命之恩,我也不怕教你们知道,我是逃奴,一旦被发现,只有死路一条。”

    天纨一愣,正要说什么,却见任汝默做了个制止的手势。

    “宛娘说,你们祖籍云照,你父亲也是被云照国的黑衣人抓走的。”

    他想了想:“能千里迢迢到邻国抓人,可见你父母当时要么犯了重罪,要么就是怀揣巨大的秘密。”

    他看了一眼阿牛,只见其脸色微微发白,继续道:“所以你去找父亲,应该是去了云照国。不瞒你说,我也是云照国人,在国中倒还有些关系,若你肯如实相告,我能保你在此无忧一生。”

    “你?”阿牛狐疑地看了看任汝默,这一看不要紧,似窥到什么秘密一般,他的脸色大变,有发白变成青白,那是受了巨大的惊吓所致。

    “你……你和那位……”他喃喃道。

    天纨将手搭在他肩上,令其镇定下来:“阿牛哥,这么多年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不妨说给我们听听,也许我们能帮上你。”

    他的声音温柔,虽然带着面具,却并不令人防备怀疑,阿牛抿着嘴,皱着眉,想了半天,终于点了点头。

    “我离家后,确实是去了云照国的……”

    阿牛七年前离家,确实直接去了云照国,无奈他并无通关文书,在边境便被抓住,先在牢狱里待了一年,后与一群犯人被派往深山之中。

    “我们这一群人被蒙着眼押送了很久,重见天日的时候,是在一座深山之中。”

    那段回忆应该很苦痛,阿牛紧紧闭眼,摇着头:“他们一直在山中寻找什么东西,有一个天师谋算,我们只负责挖掘。中间还辗转多处,可一无所获。”

    阿牛因为能识文断字,又救过几次遇险的同伴,一次机缘与那位天师有了交集,被安排在了主帐负责守卫。

    “我曾以为我们是入了哪个军队,却发现并不是,应该是某位贵人的私兵,为贵人寻找一样至宝。”

    任汝默眉毛一挑:“哦?”

    阿牛点点头:“我总听他们说什么鼎,每次得了信,天师就十分焦躁。终于有一天,在山中挖出一尊来。”

    任汝默眉心一跳,却依旧不动声色等着阿牛说下去。

    “那鼎通体乌黑,半人高,却十分重,用了数十人也没抬出来。又天降暴雨,挖出的泥土随着雨水倒灌回来,又四五人为此溺亡。”

    “然后呢?”天纨在一边听得心惊:“那鼎挖出来了吗?”

    阿牛喝了口水,继续讲下去。

    “总之我们怎么挖,那鼎就是不出来,后来有一天,营帐里来看一位贵人。”

    他说到此,小心地看了一眼任汝默。

    “我在帐外守着,听天师称他为王爷,两人说了许久,那位贵人便带着一群人去看鼎。天师安排我在营地看守,不让跟去,也不知他们是否挖出。但是三日之后,他们回来了。”

    阿牛说到此,眼睛却红了:“只有贵人、天师和贵人带来的亲卫,其他人,都没有回来。”

    天纨心抽紧了。

    “怕是祭了那鼎。”任汝默的语气不带一丝情感。

    阿牛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是他们也没有带回那尊鼎。”

    ps:昨天设置时间有误,没更新。现在补上。晚上还有一更算今天的哈,谢谢大家支持哈。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