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风云乍起人世间9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入夜后下起雨来,淅淅沥沥,打在屋后芭蕉叶上。

    天纨睡不着,索性坐在窗下望着外面风飘雨潇,听着雨打芭蕉。

    他这第一次施展失败了,是否意味着自己其实还没有达到师傅的要求,可师傅却急急命他下山,如今细细想来,十分蹊跷。

    他内心深处的不安逐渐涌上,一颗心惶惶然没有着落,可却不知道到底是哪里不对,反而更加无措起来。

    “这么晚,还不睡?”任汝默拿了盏油灯过来,坐在他对面。

    天纨摇摇头,也不说话。

    两人静默了半晌,风一扑一扑地,那如豆的火苗吹得摇摇摆摆,眼看就要熄灭了。

    “我小时候,特别喜欢把东西拆了,再拼回去。”任汝默突然开口,也不管天纨是否在听,自顾自说下去。

    “我总觉得那些家什儿笨重,摆在屋子里自然是富贵堂皇,可对于普通百姓的小小的屋舍,又或者外出游玩,却是华而不实。于是不知费了多少个日夜,失败了无数次,终于制成了可以折叠收纳的家具。”

    任汝默顿了顿:“我原以为,这些东西一定会帮到很多有需要的人,却忘了,很多事情,不是我们可以掌控的。”

    天纨终于抬起头看他。

    “这么好的东西,最后,除了我私下赠予了几位朋友之外,全部收进了库房,还被长辈们规劝了很久,说我不该费那么多精力在这些奇巧之物上。”任汝默无奈地笑笑。

    “可我并不后悔。”他的目光投向窗外:“我尽力了,赠予朋友的,他们悄悄寻了工匠制造,如今百姓家中也能用上,虽然不是全部,但是,聊胜于无。”

    “所以,纵使让宛娘失去唯一的希望,也没有错吗?”天纨反问道。

    “你已经尽力了,谢弟。”任汝默将手搭在他的手上:“至于宛娘,她并不像你想的那般脆弱。也许,她会开始新的生活。”

    任汝默指一指村庄的位置:“至少她可以搬下去跟村民们同住,相互照应,好过在此孤苦无依。”

    天纨不动声色地将手抽回,垂下眼帘:“是吗?”

    他的声音仿若天边传来:“我却觉得,心存希望,才是人生最美的事啊。”

    任汝默正要宽慰,忽然,他脸色一变,“噗”地吹灭那盏油灯。

    雨声外,似乎还有脚步声。

    宛娘突然睁开双眼,从床上坐起,不可置信地望向外面。

    同时,远在归心堂的天云子,也猛地一震,之后,露出无可奈何的笑容。

    “这孩子,还真是不听话。”可言语里,却有着说不清的得意。

    风雨声中,脚步声越来越近,只有一人,踉踉跄跄却急不可待,朝这间小院奔袭而来。

    与这脚步声一同传来的,还有那一声声呼唤。

    “娘,娘!”

    “娘,娘!”

    宛娘迅速起身,鞋都来不及穿,推开门就朝外跑去。

    天纨与任汝默对视一眼,紧随其后。

    一片漆黑中,风雨愈急,看不清前方。

    树林中终于出现了一个身影,一身破烂衣衫随风飘着,脚下不稳,看去已经脱了力,却还坚持朝这边走来。

    “娘!”那人几乎用尽全力呼唤了一声。

    “哎。”宛娘大声应道:“阿牛啊,我的阿牛!”

    “娘啊!娘!”那人得到回应,似生了力气,全力朝这边跑来。

    宛娘虽然身体虚弱,此时却仿佛年轻了十岁,脚下生风,迎着来人而去。

    “轰隆隆”,天上一道闪电伴随着雷声照亮夜空,眼看宛娘就要与儿子相拥,却脚下一滑,摔倒在地。

    “娘,你没事吧?娘。”阿牛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将宛娘抱起,天纨与任汝默也赶紧上前查看。

    宛娘的双目紧闭,脸色苍白,天纨一惊,难道宛娘要付出的“无双”就是她的生命?但若真是如此,这一场“无憾”又有何意义呢?

    还是任汝默冷静,凝神搭脉,然后对满脸紧张的二人道:“宛娘只是晕过去了,也许是喜极导致气血攻心,加上她身子不太好,这才……”

    天纨与阿牛这才舒了一口气。

    阿牛正欲将宛娘抱起,却见宛娘悠悠吐出一口气,眼睛睁开了。

    这一睁,却令天纨一惊。

    只见那原本璀璨夺目不受时间侵袭的一双美妙的双眸,此时却布满皱纹,眼睑上蒙了一层灰白,毫无神采。

    而同时,他手腕处一热,一点浅白的亮光一闪,又隐了去,而天云子所赠的那串不知什么材质的手串,稍稍重了一点。

    “阿牛!”宛娘的目光没有着落,手在空中胡乱挥舞着:“阿牛,你在哪儿?”

    “娘,我在这儿呀,娘!”阿牛捉住宛娘的手,急急道:“娘,你怎么了?”

    “阿牛!”宛娘一颤,随即意识到了什么:“我……我看不见了……”

    天纨微微低下头,这就是宛娘付出的“无憾”的代价,她的“无双”,就是她的眼睛。

    宛娘却似乎并不多么悲哀,当她意识到自己正躺在儿子的怀里,脸上全是欣慰的笑容。

    “阿牛,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她伸出双手,在儿子的脸上轻轻抚摸,似乎这样就可以在脑海中想象着儿子如今的模样,满脸的慈爱与欣慰,丝毫未受失明的影响。

    天纨虽不忍打扰这母子团圆的美好时刻,可眼看雨越下越大,还是轻声提醒大家先进屋。

    灯下,宛娘躺在床上,阿牛坐在她身边,认真地将一碗粥吹凉,一勺一勺喂进宛娘的嘴里。

    宛娘虽然双眼看不见,但还是望着儿子的方向,面带微笑。

    “阿牛,你长大了,长高了,跟你父亲一个样。”

    她抹抹眼角:“借那道闪电,我看清楚了,足够了,老婆子心满意足了。”

    天纨细细打量阿牛,只见其皮肤黝黑,五官棱角分明,虽不十分英俊,但也有坚毅果敢。身姿挺拔,一身腱子肉,瘦而不弱,但露出的胳膊、手掌、小腿皆有新旧的伤痕,有些看似鞭打所致,有些又像动物噬咬而成。总之,他这些年,一定过得很不好。

    任汝默也在悄悄观察阿牛的长相,稍稍舒了一口气。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