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风云乍起人世间8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两日后的傍晚,天纨与任汝默并肩在田埂上散步。

    这两日他们不约而同未提起任何关于寐宗或者法术之事,却是学着村民的样子耕作,为宛娘新居的屋前屋后,犁出一片菜地,还种下了当季的菜籽。

    宛娘醒来后,身体依旧孱弱,他二人尝试着煮饭烧菜,连任汝默这样的贵公子,都烧出了人生第一道白菜炖土豆来。

    虽然,盐放多了……

    但天纨与宛娘,还是很给面子的吃完了,只是之后喝了很多水。

    他二人是从山中宛娘的新居过来,毕竟明日就是“无憾之日”,便又去归置了一下。

    此时夕阳西下,东边天际升起颗颗星子。不远处的农家炊烟袅袅,鸦雀归巢,几头晚归的耕牛缓缓走着。好一派闲适的田园晚景图。

    任汝默兴致大好,一边走一边吟诗,心情十分好。

    “水满田畴稻叶齐,日光穿树晓烟低。

    黄莺也爱新凉好,飞过青山影里啼。”

    (宋徐玑《新凉》)

    一首不尽兴,又来一首。

    “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相携及田家,童稚开荆扉。

    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

    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

    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

    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

    (唐李白《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

    他朗声吟诵着,脸上满是自得的模样,看去意气风发,在富贵之外,别有一种洒脱自如的风流韵致。

    天纨凝眸看着他,唇边带着淡淡微笑,眼里不由流露出温柔与欣赏。

    任汝默素来喜欢与人一同吟诗作对,此时自己已经连做两首,自然看向天纨,期待他的应和。

    不想却看到天纨的目光,他知道那是倾慕的目光。

    这世上大多数人见到自己,都带着崇拜的眼光,他早已习以为常。可看到天纨,却不知为何,令他心底没来由涌上一阵欢喜。

    “谢弟,这一番闲适风光,不如你也吟诗一首啊。”

    他有一股迫切的冲动,希望天纨能在诗文上,也与自己心意相通。

    然而,天纨却微微垂下眼帘,摇摇头。

    “任兄,抱歉,我于诗文一项,实在不通。”他的语气带了些自卑来,眼神也有躲闪。

    任汝默多少有些失望,可毕竟他俩出身迥异,所受教养也千差万别,天纨不懂作诗,也正常。

    他收起一点遗憾,揽住天纨肩膀:“无碍,能一起欣赏这样的风景,已经足够了。”

    多年后,当天纨忆起此日此时,提笔写下了眼前的景色:

    “夕照红于烧,晴空碧胜蓝。

    反照纵横水,斜空断续云。

    碧枝网夕阳,雅雀赴林稍。

    樵人归白屋,流水绕孤村。”

    次日天还未亮,宛娘便起床梳妆,穿上了一身簇新衣裳,

    这是一套自上而下,次第由松花、灰绿、松绿、褐色拼缀而成的襦裙,衣襟上用丝线绣出山水相依。

    她还请村里最爱打扮的媳妇儿给自己描眉点唇,那原本布满皱纹的脸,也因此变得光洁年轻。

    天纨看着她将一头花白的头发仔细梳成圆髻,巧妙地留大部分黑发在外,看去神采奕奕,仿佛年轻了十岁。

    她穿着这样一身精心准备的衣服,站在新居门前,微微佝偻的身躯竟挺直了,一张脸上满是期盼,遥遥望向那条通往小屋的唯一的山路上。

    朝阳升起,一时间,她那深绿相间的衣服,与山光、水影、泉林融为一体,浓似春云淡似烟。

    天纨与任汝默并肩站在她身后不远处,一同望向那浓绿的深处。

    太阳渐升渐高,宛娘脸上的期盼之色逐渐被失望替代。

    她的身姿由挺拔慢慢弯曲下去,然而眼睛始终看向前方。

    他们站了一整天,从朝阳初起到夕阳西下,那条小路上,连只兔子都没有出现。

    宛娘执拗地站着,林间的风将她的头发吹得稍稍凌乱,天纨拿了水与糕饼给她,又搬了椅子过来,她却只是摇摇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天纨与任汝默拿她没办法,只好站在她身后,生怕她体力不支倒下。

    等到月上枝头,眼前黑压压得,林子里树影斑驳,一片寂静中,大家都在凝神听着,渴望在树木摆动的声音中,听到脚步声。

    然而,什么也没有……

    天纨看着宛娘眼中的光一点点褪去,一行清泪滚落脸颊。

    天纨的心被揪紧。是他给了宛娘希望,可如今……

    “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任汝默疑惑道。

    “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天纨摇着头,不相信这法术没有效果。

    “可是……我们等了这么久。不是说或三天嘛。”任汝默是此刻唯一还保持冷静的人。

    “明明大法已成……”天纨皱着眉头回忆着当时的每一个步骤,没有一点问题,也没受一点干扰,甚至他也在命运之轮上看到了达成之日的时间,怎么会呢?

    “不如还是请宛娘先回屋里休息休息。”任汝默担忧地看了一眼宛娘:“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阿牛已经死了,不然……”

    “不会的,‘无憾法’既然完成,他就一定会回来!”天纨斩钉截铁道。

    任汝默看着执拗的两个人,无奈地摇摇头,却还是和她们站在一起等待。

    宛娘身体摇了摇,天纨忙扶住她。

    “宛娘,不如先回去休息吧。”他虽然不愿承认法术失败,可也不愿看着宛娘这样。

    宛娘确实撑不住了,点点头,由着他们搀扶回去。

    一进屋,宛娘便脱力地瘫坐在椅子上,然而眼睛还不甘地透过窗户望向外面的山路。

    “对不住了,宛娘。”天纨低下头。

    “不怪你,孩子。你也是为了老婆子好。这样神奇的法术,他都回不来,看来,是真的不在了。”

    宛娘十分平静,只是那对无论何时都熠熠生辉的眸子,此刻死气沉沉,毫无一丝光亮。

    天纨与任汝默对视一眼,不知如何安慰。

    天纨也十分后悔,如果他没有给宛娘希望,宛娘就会带着那一份期待一直活下去,可如今……怕是……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