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风云乍起人世间7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天纨低声唱诵着无憾法的口诀,一手执法器,一手轻轻转动了那个圆环。

    “阴阳流旋,鸿蒙化气。

    凝神注物,神气虚寂。

    天地无别,妙合太一。

    应如是住,降伏其心。

    奉以无双,所求必达。

    甚深精妙,无憾之法。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命运之轮从上至下缓缓转动,中间的圆镜左右旋转,这件宝器通体发出奇异的七彩流光,将天纨与宛娘笼在其中。

    宛娘瞬间便歪在一旁,似进入了梦乡。

    天纨只觉天灵似遭一击,周身陷入一片亮且白的虚无之中。就如同太阳的最中心,那份亮光刺得他什么都看不见,更别说直视其中。

    接着,仿佛火焰最深处的极热之焰,迅速侵染了天纨的四肢百骸,如同炼狱一般。

    他眉头深锁,深深呼吸。

    口诀重复三遍,天纨只觉得周身又似立刻陷入极寒之地。

    就如同千年的冰川将他紧紧凝固住,连呼吸都带了割裂般的痛楚。

    之后,周身不断遭受这两种感觉的侵袭,令人乏力难耐,几欲死去。

    但他仍坚持念着口诀,手上更加快速地拨动命运之轮。

    丹田深处涌上一丝特殊的感觉,酥酥麻麻的,带了微微的一点刺痛。

    接着,自脚底起,一股寒中带暖的气息盘桓而上,驱散了炽热与寒凉,全身逐渐恢复正常的感觉。

    这便是天云子愿意传授给他无憾法的原因。

    只有这样异秉的天赋,才可以抵挡住无憾法对施法者的侵蚀。

    绝大部分人,连命运之轮都无法碰触。

    一旦碰触,接触到的部位变回瞬间溃烂乌黑,再长不出新的皮肉来。

    当他可以感受到凡世间的空气时,那团亮白也逐渐淡褪,最终,在天纨眼前,缓缓出现了一个古体字。

    他微微一笑,知道便是此时。

    “梵天之器,置则寂然,奏则亮尔。

    奉以无双,予尔无憾。

    启!”

    在外间的任汝默只觉得大地猛地一震,可身边桌上的东西却未动。

    接着,耳畔传来震耳欲聋的隆隆声,挟杂着树木随狂风摆动的刷刷声,巨浪的轰轰声,鸟兽的奔袭声……

    世间万物之声一股脑儿涌进他的耳中,还有不知名的声音,非金非玉,非风催动,非水驱动,非人力,非一切。

    就像空无一物的大地发出的寂寞之声,有些刺耳,有些让人心生恐惧,却直抵灵魂深处,令人感觉自身的渺小与生命的短暂。

    但这些声音来得快,去得快,在落入耳中的同时,他以为自己看的了无数的奇景,难以用言语描述。又归于一片包容万物的白。

    这一切,只有一瞬,却又似用尽了一生。

    接着,如海潮咻地退去,那些声音顷刻间消失,只留下寂静的农舍里,风吹过窗棱的扑簌声。

    任汝默摇摇自己的头,又用手揉一揉脸,眨眨眼,深深呼吸几口气,这才将自己从一种莫名的情绪里拉出来。

    他素来冷静,任何事都能带着置身事外的眼光看待,而此时不过是那些声音,已经扰乱了他的心绪。

    心中惊诧之际,也更生出了对寐宗这至秘之术的好奇来。

    那边屋子里静悄悄,似无人般。只有一点碎光,悄悄褪去。

    于是他站起身,轻轻走到天纨与宛娘所在的那间屋子门外。

    他的眼前是一道青花布帘,虽然外间的风轻柔地吹进来,然而那布帘却纹丝不动。

    “是任兄吗?请进。”

    随着这句话,那布帘随风微微荡起褶皱来,如同恢复了生命一般。

    任汝默掀帘而入,天纨倚在墙上,微微气短,眼睛里是掩不住的疲惫之色。而宛娘斜靠在椅子上,双目紧闭,面色惨白,似被抽去了生命之气。

    任汝默心中一惊,这样子看起来,似乎不怎么好啊。

    然而天纨的目光中却毫无遗憾之色,只有平和,与一点点欣慰。

    任汝默看向他,他点了点头。

    任汝默没来由地一喜,扶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身体。

    他们带宛娘回去村庄,稍稍休息后,天纨便开始收拾行李。

    “大法已成,宛娘三日后就能如愿,我们也可以走啦。”天纨语气轻快愉悦,他稍稍休息了几个时辰,便恢复了一些。

    任汝默微微皱着眉不动。

    “任兄若是一定要拿到赤炎红莲才回去,我修书一封给师傅,看能否送来一些,就要烦你等几日。”

    天纨拿起客栈房间的钥匙,又看了看手边锦囊中的几颗莹石,思忖了下,自己还得去释心堂请当家的送信,那就还是回去客栈,亲自把留下的东西取了吧。

    他的房费是结到月底,掌柜估计也不会租给别人。

    他这样想着,没有注意到任汝默跟自己说话。

    直到对方轻咳了几声引回他注意,这次不好意思笑笑,面向任汝默。

    任汝默的声音稍稍沙哑:“谢弟,你是说,三日内就能成?”

    天纨点点头:“无憾法施展的最后,施法的人会看到达成的时间。我看到的便是三日。”

    “也就是,大后天,宛娘就能见到儿子?”任汝默的声音有点怪异。

    天纨理所当然地点点头:“是啊。”

    “一定?”

    天纨微微一笑:“任兄,我虽然是第一次施展,但既然能够完成,就一定会让宛娘如愿。”

    任汝默思索了下:“那我们不如等到宛娘的儿子回来。也不急于这两三天。”

    天纨一愣,以为任汝默不相信,心中多少有点不快。然而转念一想,这也正常。

    “这法术太过神奇,我……”任汝默见天纨脸色变了变,忙解释道。

    天纨点点头:“好的,就依你。”

    毕竟,自己晚两三天去云照国,并不影响大局。任汝默父亲重病都愿意等,自己还有什么不能的呢?

    而他自己,其实也很好奇,无憾法如何让宛娘的儿子回家。

    以及,他将得到怎样的,属于宛娘的“无双”。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