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绝地初展神仙术9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天纨惊愕地看着他。

    他点点头:“这是天蚕丝做的,看着像棉袍,其实不是。而且也不是外袍。天蚕丝轻薄凉爽,又贴身吸汗,最适合做内袍。”

    天纨呆呆地看着他:“任兄,你真讲究。”

    “是没想到暮云焕这么识货。”

    果然,那边暮云焕毫不留情地指出了自己设的圈套。

    “你告诉我,哪个大户人家,会有钱到用这千金一帛的天蚕丝做内袍?”暮云焕冷冷一笑:“还能随手赏给一个浆洗衣服的下人?”

    天纨疑心自己听错了,看向任汝默。

    任汝默点点头。

    天皖抽抽嘴角:“任兄,你真有钱。”

    那边宛娘瑟瑟发抖,再不敢说话。

    “这老婆子太古怪了。”暮云焕身边的亲信低声道:“可屋里屋外我们都搜过了,什么都没有。”

    “快说!那两个人藏到哪里了?”暮云焕呵斥道。

    宛娘只是趴在地上,连连摇头,不说话。

    暮云焕气急,命人将宛娘吊在树上,又用手中的鞭子抽打。

    可宛娘不知为何,咬紧牙关,怎么都不肯说出来。

    天纨几乎急红了眼睛,愤怒到了极点,恨不得立刻把暮云焕碎尸万段。

    任汝默关节咔咔作响,额上青筋暴起,是愤怒到了极点的样子。

    “将军,怎么办?”亲信看看天色:“我们晚上还要赶回宫中。”

    “那两人跑了。”大夫在门外看着,终于忍不住喊道:“我看着他们从村外经过,朝东边去了。”

    暮云焕看向他。

    “官爷,宛娘真的是在等儿子。”大夫膝行上前:“您说的两人,是不是一个带了面具,一个受了伤?”

    暮云焕点点头。

    “他们顺着河朝东边去了。小民早上采药的时候看的。”

    “怎么不早说?”侍卫斥责道。

    大夫一脸无辜:“草民不知道官爷们是要找什么人。”

    “给我追!”暮云焕恨得牙痒痒。

    “那这二人怎么办?”亲信问道。

    “这老婆子一定跟他们有牵扯。”亲信看了看手中的衣服:“不过他们跑也是正常。那箭上有毒,他们一定会找市镇医治的。”

    暮云焕却若有所思。

    “再给你一次机会,说,那两人在不在这里?”

    宛娘拼命摇头。

    暮云焕见她的目光不住地投向屋子,冷哼一声。

    “冥顽不灵,给我烧了她的房子。”暮云焕控了控马:“我们走。”

    熊熊的大火烧起来,映亮了一片天空。

    “你俩在这里等着,如果明早没有异常,你们直接回营。”暮云焕突然调转马头,对两个侍卫吩咐道。

    他的目光看向那屋子,目光冰冷如刀,这才一甩马鞭,带着其他人离开了。

    宛娘瞪着眼睛看向屋里,呜呜嚷着,满眼都是泪水。

    大夫被捆着,束手无策,跪坐在地上。两人只能看着那小小的三间茅屋,在大火中挣扎。

    “轰”地一声,屋子坍塌下去,两个士兵也不走,靠着树坐着,盯着院里的动静。

    天纨与任汝默不能轻举妄动。虽然干掉这两个人轻而易举,可他们知道,如果这两人没有回去复命,牵连的,恐怕就不只是宛娘和大夫,还有那一个村庄的未曾谋面的百姓。

    两人纵使心中再愤慨,也只能坐在那夹缝中,沉默。

    天色越来越深,夜晚寒凉,冷风中,只有宛娘哀哀的哭泣声,大夫的叹息声,士兵呵斥声。

    还有风声,扑梭梭。

    也有雨声,哗啦啦。

    夹缝中的两人无力地靠坐着。

    “谢弟,如果这次能够平安出去,我们结拜吧。”任汝默一手护着伤处,他方才出来时又崩开了伤口,血一直不止。

    天纨这才发现他的异样,心中焦急却不能有任何动作。

    他悲愤地看着身边又开始发热的任汝默,看着不远处被吊在树上奄奄一息的宛娘,还有颓然坐在地上的大夫,心底深处有一点灼热蠢蠢欲动。

    天纨深深呼吸,默念心决平复心绪。

    终有一天,暮云焕,你要为今日的所为付出代价。

    天纨咬紧牙关,将开始昏迷出现痛苦神色的任汝默抱在怀中,他摘去面上所有的伪装,仿照当年师尊救自己时的方法,将心决渡进他的天灵,令他镇定下来。

    任汝默仿佛身陷炼狱,浑身忽冷忽热,烦躁不已。那些他不愿意去想的情景一个个出现在眼前。

    突然,仿若花瓣的温柔贴在他额上,接着,似清泉一般,什么东西在周身游走,孟经理出现了春日艳阳,无数只七彩的风筝随风而起,十分好看。

    多么令人愉悦舒心。

    他陷入最深沉的黑暗前,微微笑了起来。

    终于等到天亮,那两个侍卫早就熬不住了,一晚上一点动静都无,他们商量了下,便回去复命。

    宛娘在树上已经昏死过去。

    大夫被清晨的露水刺激得醒来,大声呼救,然而茫茫深山中,还能有谁来救他们?

    天纨醒了,连忙为大夫解开绳子,又小心把宛娘放下来。

    宛娘身上都是伤,竟爬着也要去那一堆废墟中寻找什么。

    天纨欲拦,可大夫却无力地摆摆手。

    宛娘哭喊着扒拉着,不顾浑身伤痛,也不管那一堆灰尘。终于,在残砖碎瓦中,她翻出一个被烧得只剩小半的盒子。

    可幸好,盒子里的一把小小的匕首还完好无损。

    宛娘抱着那把匕首,嚎啕大哭。

    天纨搀扶着任汝默,踉踉跄跄地走过来,两人见此场景,也都鼻尖发酸。

    宛娘的哭声在清晨的林间缭绕不散,她哭着哭着,终于再也不支,一头栽倒在地。

    大夫也有些摇摇欲坠:“得找个地方。”

    可他们已无安身之所。

    好在村民们赶来,将四人连抬带扶地带去了村里,安顿在一件空屋舍中。

    大夫姓张,虽受了惊吓,但医者仁心,还是迅速给宛娘和任汝默重新上药包扎。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