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绝地初展神仙术8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天纨披上衣服就要出门,被宛娘拉住。

    毕竟天纨是陌生人,加上容貌骇人,决计是请不来大夫的。

    “你看着火,我去。”宛娘朝床上的任汝默看了一眼,穿上蓑衣冒雨出去了。

    天纨陪着任汝默,中间又扶他起来几次,只是任汝默有点昏昏沉沉,脸色越发不好看。

    天纨心下着急,而宛娘却迟迟未归。他深恐任汝默睡下就醒不来,而这个念头一出现就越发挥之不去。

    天纨强拉着任汝默与自己聊天,天南海北,逸闻趣事,可大多数时候,都是天纨在说,任汝默带着苍白的笑容看着他。

    终于等回了宛娘和大夫,天纨心还是稍稍揪着。

    好在任汝默中的毒是常见的兵器上涂的寻常毒药,并不致命,也不难解,就是需要调理的时间久一点。

    “我开个方子,每日三次,十日就能好了。这期间尽量不要动,也不要使劲。”大夫擦擦汗,又细细叮嘱了宛娘煎药的办法。

    “要十日这么久吗?”任汝默皱起眉头。

    大夫认真地点点头。

    “若是有乌头参,三日就好。只是那药名贵,寻常百姓见都见不到。”

    大夫收拾药箱,呵呵一笑:“年轻人,忍耐几日就好了。千万别心急,落下一辈子的病根,可就得不偿失了。”

    任汝默叹了口气,无奈地点点头。

    宛娘送完大夫,两人似乎很熟,还说了会儿话。回来后开始煎药,屋里都是草药的苦涩气味,有点冲鼻。

    天纨很后悔出来时,没有随便带一点天枢给的各种灵丹。

    “要不,我去城里买吧。”宛娘看出任汝默心急,主动道:“你们怕是有要事,耽误不得。”

    “那就多谢宛娘了。”天纨没有拒绝,又想到那乌头参怕是又贵又少见,城里药材最全的,就是释心堂了。

    于是将随身的剑递给宛娘:“宛娘,您去释心堂,把这把剑给当家的看,跟他说明情况,他会安排的。”

    那把剑,正是天枢的承影剑。

    而承影剑,寐宗弟子皆知,乃是师尊天云子座下大弟子天枢的佩剑。

    宛娘没多问,这二人气质不凡,定不是寻常人。

    她带着剑走了,天纨喂任汝默吃了药,又熬起一锅鱼汤,那鱼是他不久前去河里打来的。

    一切妥当,这才坐在任汝默身边,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瞎聊。

    任汝默多说的是云照国国都的景象,那万邦来朝的盛况,人世间一等一的繁华胜地,轻描淡写仿佛全不在意,可听的人却生出无尽憧憬。

    天纨说的,只有天云山上的风光、寐宗弟子的轶事,浅尝辄止,倒也颇有趣味。

    然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宛娘几乎是撞开了门。

    “快,快藏起来!”她神色惊恐,指着屋后:“快,躲出去。”

    随着她的声音,院外有马蹄的哒哒声。

    “有人吗?”

    天纨与任汝默对视一眼,在宛娘的指引下,躲到了屋后岩壁的夹缝里。

    从那缝隙看去,正好可以看到屋外的景象。

    天纨见宛娘咬咬牙,朝自己的臂上拉了一刀,鲜血淋漓,再简单包扎了,才去开门。

    可没等她走到院门,那破旧的小木门就被撞开,接着,一群官兵跑了进来,将她团团围住。

    “可见过可疑的人?”高头大马上,是暮云焕。

    宛娘一脸茫然摇摇头。

    “胡说!村里人说你请了大夫。”

    宛娘指指自己的胳膊:“回这位官人,老妇人砍柴伤了自己,这才找了大夫。”

    暮云焕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喝道:“带上来!”

    先前的大夫被推了进来。

    “你说!”

    “是,是宛娘受了伤,草民来为她医治的。”

    “是吗?”暮云焕一万个不相信。

    两人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求大官人饶命。”

    “搜。”暮云焕朝身边人使了眼色:“把他们给我绑起来。”

    一小队侍卫进了屋里,接着,乒乒乓乓的声音传来。

    “你一个老婆子,为何不跟大伙儿住在村里,一个人在此,有古怪。”暮云焕四下望了望,又指挥人去后院搜查。

    天纨看那些士兵在小小的菜园子里胡乱践踏,用刀剑砍断了果树,愤怒得想冲出去。

    任汝默拉住他的袖子,摇摇头。

    毕竟,他们真的出去,估计大家都没命了。

    “原来村子是在这边,后来迁移到了前面。”宛娘的语气充满凄婉:“我一直在等儿子,不肯迁走,怕他回来找不到家。这才一人住在这里的。”

    暮云焕挑挑眉:“是么?”

    宛娘连连点头,眼泪流了满面。

    暮云焕正要多问,只见先前进屋的士兵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件血衣。

    天纨心头一颤。任汝默的拳头也握紧了。

    那是任汝默换下的,还未来得及处理的外衣。

    “回将军,搜到这个。”

    暮云焕用剑挑起衣服,冷哼一声,丢到宛娘面前:“说,这是什么?”

    他冷冷一笑:“别告诉我,这是你穿的。”

    那明显是成年男子的衣服。

    宛娘头垂得更低了,她一介村妇,如何应对的了这样的情况。

    “这是我儿子的衣服。”宛娘急中生智:“他被带走的那天,跟那些人打斗,受了伤。”

    她捧起那衣服,紧紧抱在怀里,仿佛抱着自己的儿子:“他们只给我留下了这衣服。”

    暮云焕却冷冷一笑,呵斥道:“胡说八道!”

    他身边的侍卫从宛娘怀里夺过衣服,抖开。

    “你一个小小村妇,儿子穿得起丝竹棉袍子?”

    宛娘身体微微抖起来,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回道:“老婆子就这一个儿子,当然是什么都愿意给他最好的。”

    她抬起头看向暮云焕:“这是我年轻时在成立大户人家浆洗衣服,主家见破了,随手赏给我了。当然是要给儿子穿了。”

    她目光灼灼,暮云焕微微一愣。周围士兵不由点了点头。

    天纨低声赞叹了句:“漂亮。”

    任汝默却叹了口气:“那不是丝竹棉,宛娘上当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