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绝地初展神仙术7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宛娘指指自己的眼睛,也不隐瞒:“平常人,只能看到皮相,老婆子却能看到血肉。”

    天纨吃惊地长大嘴巴,民间有各类异人他不是没听说过,可真的见到一位,还是很震惊的。

    “你那位朋友,伤的虽然深,但是不在要害,你放心吧。”宛娘从锅里捡出个芋头递给天纨:“不早了,年轻人,吃完了,去好好的睡一会儿吧。”

    天纨点点头,见宛娘去了另一边的屋子里休息,他放心不下任汝默,便回去挨着他,细细思索着这几日发生的事。

    “来人??”微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天纨回头,只见任汝默双眸紧闭,眉头皱起,他喃喃着什么,却因声音中的无力而难以分辨。

    天纨细听之下,依稀是在“来人”之后唤出一个带“安”字的名字。

    他扶起任汝默靠在自己身上:“任兄,你要什么?”

    “水??水??”任汝默的嘴唇干裂,天纨只觉触手滚烫,看来是伤痛牵出了高热。

    喂了任汝默一些水后,他又沉沉睡去,天纨见任汝默面色愈发难看,知道此时其最需要的是退烧。

    他本不愿惊醒宛娘,不过她也醒了,匆匆打了水,又找来布巾。

    天纨毫不犹豫地解开任汝默的衣衫,为他细细擦起身来。又绞了块布巾敷在任汝默额上,希望能有些效果。

    天黑透时,任汝默虽仍在发热,却不若之前那般烫得厉害。

    天纨心中轻松一些,只盼望天明雨停,他可以出去寻找大夫。

    宛娘年迈,天纨见她一脸倦容,请她回去睡了。

    他其实也很疲惫,然而又担心暮云焕会找来,便不敢阖眼。

    他一边注意周围动静,一边为任汝默更换额上布巾。

    他听着沙沙雨声与灶间柴火的噼啪燃烧之声,不由想起在寐宗时的生活,这也算是此刻唯一能够慰藉心灵的东西了。

    无论是师傅如父亲般的呵护教导,还是天枢如兄长般的维护与照顾,又或者山中一花一木,一泉一瀑……

    天纨唇角浮上淡淡笑意。

    “冷??”天纨闻声望去,只见任汝默双目紧闭,身子却微微发抖。

    天纨心中一惊,又很快镇定下来,朝任汝默额间探去,果然烫得骇人。

    他将屋内所有的被子都盖在任汝默身上,然而无事无补。他不断嚷着冷,甚至牙关打颤。

    天纨有点束手无策,在这寂寂深夜,无医无药,若是任他这般下去,不死也成废人。

    天纨想起当年自己年幼重病,高烧不退,浑身发冷,大夫却久久未至。母亲无可奈何,而那扇铜门怎么也打不开。母亲只能紧紧抱住自己,以一己体温暖之,终是度过一劫。

    此时,也许这是唯一的方法了??

    任汝默醒来时,只闻松涛阵阵,山雨淋淋。屋内有清幽不知名的香气寂然,那香味似竹又如兰,令人心静。

    猛然间他几乎要以为先前种种不过一场惊梦,梦醒时分,依旧身处熟悉的寝室之中。

    不过,胸口的疼痛提醒他,这不是梦。

    任汝默四下看了看,他身下硬邦邦,是个简陋的木床,身上盖着一床蓝底白花的土布被子,触手略略粗砺,但也柔软温暖。

    床边有个老旧的衣橱,可以看出原本是暗红的颜色,只是如今填漆斑驳。窗下是一张四方木桌,有岁月的痕迹,上面搁着一个白色的小花瓶,插着几朵田间常见的黄色雏菊,发出微微清苦的气息。

    整个屋子虽然十分简陋,但也十分整洁干净,看得出主人的细致来。

    一道蓝色的布帘隔绝了外间,不过说话声却从那里传来,一个声音慈祥,一个声音清朗。

    “宛娘,火候够吗?”

    “再添点柴,多炖一会儿,炖的稠稠的,等你哥哥醒了就可以喝了。”

    “好的。”

    任汝默闻着空气里的食物的甜香,露出了自己都未察觉的满足的笑容。

    他勉强半坐起来,不想抽到伤口,“嘶”了一声。

    天纨耳朵尖,听到这边动静,忙掀了帘子走进来。

    任汝默见他穿了件农家的粗布衫子,脸上只戴了半幅铁面具,露出部分烧伤的痕迹,然而不知为何,在他眼中,却是一等一的舒心。

    “任兄醒了。”天纨的语气里充满惊喜:“饿不饿,我盛碗粥给你。”

    任汝默微笑着点了点头。

    说话间宛娘端了盆清水进来,任汝默见她半百年纪,满脸风霜,唯有一双眼眸令人过目难忘。

    他见过那么多美女佳人,没有一双眼睛,能比得过眼前老妇人的纯净美丽。

    “粥还要煮一下,先来擦擦身,换了药再说。”她的笑容十分和蔼,让人想起母亲。

    任汝默乖乖点头,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由着她为自己清洁。

    然而天纨却眼一垂,退了出去。

    宛娘手脚麻利,任汝默也看到自己的伤口不小,整个胸前都青紫肿胀,好在宛娘手法轻柔,只有一点疼。

    “还是要找大夫。”宛娘皱着眉:“昨晚还好有你兄弟抱着你,不然怕是得烧坏了。”

    她用手探探任汝默额头,摇摇头:“还是有点热。”

    天纨捣好了伤药进来,宛娘刚把药敷在任汝默伤口上,只见其猛地皱眉,一滴汗珠无端落下,看起来是痛极了。

    宛娘十分心疼,手上动作放得更轻,又用嘴吹着,等缠上绷带,她背过身,抹了抹眼睛。

    任汝默经了这一遭痛,又生出倦意,在天纨与宛娘的劝说下,好歹进了半碗粥,又阖眼睡下了。

    宛娘将天纨拉到外间,神色凝重道:“小兄弟,你哥哥的伤,怕是中毒了。”

    天纨一凛。

    宛娘点点头:“我方才看了,内里也有溃烂,那草药不行啊。”

    天纨心往下坠:“可有大夫?”

    宛娘想了想,稍有犹豫,还是点点头:“不远处村里有个大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