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绝地初展神仙术5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天纨睁开眼,任汝默就在他眼前,朝他微微一笑,声音略带了沙哑:“搞定了。”

    天纨诧异他竟未被醉梦影响,看来自己学的还不精。

    不过他一旦停止施法,这些人就会在一弹指(10秒)内醒来。

    他只有一弹指的时间。

    天纨走到任汝默身前,面对那些还在幻象里如痴如醉的是人们,他拿出那把凝练扇,咬牙忍下胸口翻涌的血气,大喝一声“启”,同时双手打开扇子向前一推,一道肉眼不可见的光屏迅速掠过众人,化作星点微光,消散在夜色之中。

    同时,他拉住任汝默,急速后退,远离那微光,继续朝前逃去。

    天微亮,清早树林里浮起淡淡的薄雾,身后有哒哒的马蹄声。

    而暮云焕气急败坏的声音也在后面响起。

    “给我追,不抓到他们,都不要回去!”

    天纨与任汝默压下眼底的烦躁,一路狂奔。

    天纨一边跑一边对任汝默道:“任兄,我们得找地方躲起来。”

    他神色凝重:“那个暮云焕,看来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家伙。”

    “好的,听你的。”任汝默的声音略带了异样。

    前方树木逐渐稀少,视线渐渐开阔起来,天纨心中一凛停了下来。

    “怎么了?”任汝默紧随其后,不解的问道。

    “前方,似乎是悬崖。”白鸿轩说着放慢脚步向前走去。

    果然,十几步之外,视野豁然开朗,只见一碧如洗的晴空下是绝崖百尺,似刀削锯截,陡峭巍峨。

    任汝默见此,面色带了苍白,语气中却带了玩笑之意:“无妨,大不了拼一场,对付那几人,也还是有些胜算。”

    天纨见他如此说,然而心中沉重,因为自己,连累了朋友,他很过意不去。

    但他此时只能咬牙:“不管怎样,拼命一战便是了。”

    说话间暮云焕已到近前,看到他二人身处悬崖边,不由大笑起来,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我看你们还能往哪儿跑!”

    同时,他带领的侍卫们迅速散开将二人包围,亮出刀剑弓弩。

    任汝默靠近天纨一眼:“还有弩箭,对我们不利。要小心应对。”

    天纨点点头,此时他离任汝默近了,余光所及发现其面色有不正常的苍白,心中疑惑起来。

    “放箭!”暮云焕大喝一声:“留活口。”

    天纨迅速打开凝练扇,虽不能驱动功法,而这扇子也不亚于一副盾牌。

    他上前一步,挡在任汝默身前。凭借手中扇子阻挡迎面而来的弩箭。

    任汝默的武器都没有了,只能在天纨身后,盘算着如何抢来一件兵器。

    突然,天纨脚下一滞,手上慢了半拍,眼看一支弩箭直直袭来,直朝任汝默而去。

    天纨推开任汝默,那弩箭就险险擦着天纨的衣袖,直直射进天纨的左臂上。

    天纨闷哼一声,与此同他也发现,在任汝默的后背上,赫然插着一把羽箭,殷红的血迹染湿了大半衣衫。

    他突然明白为何任汝默没有被醉梦大法影响,而他还跟着自己支撑了这么久。

    他眼底一热,几乎要流下泪来。

    此时他二人皆不同程度的受伤,天纨倒还好,可是眼见任汝默面色越来越苍白,必是打斗中牵扯伤口,血越流越多,在这样下去,两人必会葬身于此。

    天纨此时靠近悬崖边,他向下看去,只见悬崖下有腾腾水汽,且悬崖并不是极高,若跳入河中,也许还有生还的希望。

    “你二人皆已受伤,何不束手就擒?”暮云焕向他俩喊到:“性命重要。”

    任汝默与白鸿轩同时对他报以一个嗤鼻的笑容。

    他们知道,若是落在暮云焕手里,只会遭到凌辱。

    更何况以他二人的身份,又如何能甘于坐以待毙,束手就擒?

    “我们跳下去。”天纨对任汝默道:“也许还有希望。”

    任汝默侧头看了看,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

    “看来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来人,给我放箭,不留活口!”暮云焕喝道。

    弓箭手拉满弓弩,那明晃晃的箭尖直对二人。

    “放!”

    “跳!”

    “不好!拦住他们!”

    但为时已晚,伴随着数十支利箭破空而来,几名侍卫直奔向前,天纨拉住任汝默,从悬崖上飞身跃下,直落河中。

    河水湍急,天纨在水中竭力寻找,终于抓住了任汝默的胳膊,但随即发现任汝默的情况并不好,似乎失去了知觉。

    他蕴了口气,凭借肺里最后一丝空气奋力一蹬跃出水面,一手拖住任汝默,努力向岸边游去。

    “总算是没有葬身于此。”天纨心中自嘲道:“看来自己还算是命大。”

    从悬崖上跳下来,虽说知道下面是河流,但也是兵行险招,万一撞上河中巨石,或者计算错误,此时怕是一命呜呼了。

    只是,他怎能这样死去,那不是太对不起师傅,对不起母亲,也太便宜了某些人?

    天纨深吸一口气,看向身边的任汝默,只见其面色苍白呼吸微弱,想是从那么高落下,在水中待的时间不短,一个正常人遭遇这般境况都不一定有命,更何况他还身负重伤。

    天纨叹了口气,任汝默不如自己身赋异秉,又为保护自己受伤,此时看起来是不太好了。

    而令他不好的,就是那把箭。

    天纨挣扎了一瞬,天纨迅速将插在任汝默背心的羽箭拔出,任汝默微微一动,许是十分疼痛。

    天纨接着俯下身,口对口为任汝默渡起气来,同时双手按压他的胸口。

    半晌,只见任汝默“哇”的一声呕出水来,又咳嗽连连,却总算是醒过来了。

    任汝默虽醒了,但连串的咳嗽牵动了背部的伤,不过他定力过人,只是闭了眼,缓了片刻遍睁开,四下看看已明白是天纨救了自己,随即朝其报以淡淡微笑。

    “总算是没被捉住……”话还未完,人便一头栽倒,昏死过去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