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绿水青山谢有君10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喝口茶。”任汝默递过去:“你已经潜入了两次,肯定成了重点追捕对象。如今,不能急于一时,咱们得好好商量商量,要有个万全之策。”

    天纨点点头,任汝默说的很对,他三番两次把皇宫当做自家花园随意进出,每次还不空手走,至少已经是大大的挑衅了暮云焕。

    所以……

    天纨叹了口气,暮云焕一定会加强防备,四处搜捕,不可能再给自己得逞的机会。

    从长计议,可他多么希望现在就立刻前往,管他什么逐月将军,什么云映皇宫,甚至国君,他只想要回寐宗,见到师傅,一步也不离开。

    “天快亮了,要不你休息一下。”任汝默指指身后的床:“白天我去打探打探消息。”

    天纨“哦”了一声,就要和衣躺下。

    “你不洗漱更衣吗?”任汝默仿佛不能接受有人不沐浴更衣就睡觉。

    “不用了吧。”天纨低头看看自己,又抬起胳膊闻了闻:“不脏啊。”

    任汝默……

    以及彻底打消了心底的一个萦绕自己多时的念头。

    谢弘纨,绝不可能是那个神秘美人!

    天纨刚躺下,就见任汝默打着呵欠朝床边走来。

    他瞪大眼睛:“你这是要做什么?”

    话还没说完,任汝默已经大喇喇躺到他身边,还伸了个懒腰,又打了个呵欠,理直气壮道:“睡觉啊!”

    天纨腾地坐起身。

    “干嘛啊,兄弟睡一张床很正常啊。”任汝默说着,还拉过被子盖在自己身上,又拍拍旁边的枕头,邪魅一笑:“谢弟,良宵苦短,快睡吧。”

    天纨只觉得身上一阵恶寒,朝里缩了缩:“我……我……其实我不困的……我去……”

    “来吧,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呀?”任汝默嘿嘿一笑,故意逗天纨。

    不想天纨被他那三声干笑吓得彻底从床位逃了下去。

    “我睡这里就好。”他指一指外间的长榻:“这个也舒服的。呵呵。”

    任汝默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点点头:“也好。”

    天纨以为他会客气让一让,结果人家竟毫不客气。这可是他的房间啊,但是……

    好像房费是人家任公子付的,所以自己不过是个借住……

    这样一想,天纨心态平和多了,他本身并非计较之人,睡着长榻也不觉得又窄又硬了。

    夜很短,两个时辰后,天已大亮,上房前厅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仿佛还在夜晚。

    天纨揉着眼睛坐起身,若不是肚子饿,估计他还能再睡一个时辰。

    屋里很安静,透着刚刚撒扫过的清洁气息,令人精神一振,又好似昨天不过做了一场梦,梦里那位新结交的兄弟已经归来。

    天纨脑子突然清醒,忙跑去里间,床铺整整齐齐,桌山的匣子原封不动放着,就像从未打开过一样。

    天纨叹了口气,难道真的是自己的梦?

    他正想着,门“吱呀”一声打开,任汝默一身苍色棉质长袍,袖口领边是蟹壳青的镶边,上面有缟色丝线疏疏绣出细叶。

    这一身素朴至极的衣服穿在他身上,却显出君子温润如玉之态,更有丝丝谪仙之色。

    好在天纨在天云山上日日对着的是天枢与天云子,以及此前相处了一段时日。所以,骤见之下,倒还没有被这男色引得失了态。

    “任……任兄。”但他还是结巴了。

    “起来了。”任汝默踱步进来,闲庭散步一般闲适:“那正好,你洗漱一下就去吃早饭吧。”

    天纨“哦”一声,却定在原地。

    毕竟,洗漱,他得摘掉面具,而且其实他很想沐浴一番。

    那么,他的真容不就得暴露在任汝默面前了?

    “那个……任兄,外面天色正好,你要不要去院中散散步?”

    “我刚散步回来,休息一下。”任汝默无情拒绝。

    “那……我这会儿饿的厉害,要不劳烦你帮我去看看饭菜?”

    他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外传来三声叩门声,接着,店家呆着三个店小二鱼贯进入,在天纨目瞪口呆之中,不一会儿就布置出了一桌色香味俱全的早饭。

    是的,只是早饭,整整一大桌,还占了旁边几个小几。

    “那你赶紧洗漱,趁热用吧。”任汝默走进里间,找了本书翻起来。

    天纨“哦”一声,还是不动。

    “怎么?”任汝默抬头看了他一眼,语气虽然随意,可却充满威仪,那两个字也不是疑惑,而是不满的催促。

    天纨蹭地蹿进后间,心一横,小心布置了紧闭术,这才快速洗漱起来。

    等他换了衣服,又以防万一带上了天云子给的“烧伤款”人皮面具,再带上银色面具,内心为自己真实皮肤默哀了一刹那,这才出去了。

    任汝默见他换上了蟹壳青的长褂,衬以浅银绣就的兰花纹,不由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二人一边用早饭,任汝默一边将自己早上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了天纨。

    几桩大事。

    首一件,当然是云照与云映的冲突。

    一个月前云映国边军醉酒,在云照国边城滋扰百姓,与人口角后动武,导致一名百姓身亡,三人重伤。据说是输急眼了。

    云照皇帝是什么人啊?怎么可能任人欺负到头上?他不欺负邻国,就已经很不错了。

    于是云照国大兵压境,要求云映国给个交代。

    交代什么?事发当日云映边将就把那几人绑去了云照,任听处置。次日就挂在了城头。

    这样就完了?那怎么可能是暴虐成性、恨不得将天下都收入囊中的嗜战的云照皇帝的风格呢?

    据说多年前有一邻境小国独有的黑白双色野狼咬死了云照国一名农夫,三日后,这个小国的国君成了城主,百姓成了云照子民。

    从此以后,其他邻国都恨不得在边境修筑高大的篱笆墙,防止野兽过境……

    可是篱笆墙云照国军十分不喜,为此又收了第一个修墙的国家……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