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绿水青山谢有君9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他将自己如何得到消息,如何潜入宫中,如何根据门上法术猜到那师伯名字,以及如何在屋里发现匣子,还有遇到百花公主与逐月将军等等,一股脑告诉了任汝默。

    不知为何,天纨对任汝默有种天生的信任感。除了跟自己身世有关的,他都愿意告诉他。

    “所以,这里面,可能是?”任汝默看向那匣子,人一下子精神了。

    天纨郑重地点点头:“如果是的话,我就能回去啦。”

    他的语气里充满期待,那是游子对家的渴盼,尤其眼睛里的光芒,让任汝默觉得,照亮了这间上房。

    “那我们打开吧。”任汝默被天纨感染,也期待起来。

    天纨点点头,想了想,郑重地净了手,又检点门窗。这才与任汝默对坐在窗下,带着虔诚的心,小心翼翼打开了匣子。

    出乎意料,匣子没有任何机关,也没有任何禁术,只有一方精巧黄金搭扣,他们轻轻一碰,就开了。

    天纨与任汝默相互看了看,深吸一口气,缓缓打开了匣盖。

    这个用紫檀制成的匣子,扁扁宽宽,除了正好是一本书的大小外,也是一封信笺展开的大小。

    “师兄,展笺如晤……”

    “捧读师兄惠书,音容笑颜,历历在目,回首往事,不啻依稀如昨……”

    “别亦良久,甚以为怀,何日重逢,登高延企。”

    “谨凭鸿雁之传,伫望白云之信。”

    更有一首诗词,表明二人关系。

    “泮池记得初相遇。便只合、长相聚。何期小会幽欢,变作离情别绪。况值阑珊春色暮。对满目、乱花狂絮。直恐好风光,尽随伊归去。

    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早知恁地难拼,悔不当时留住。其奈风流端正外,更别有、系人心处。一日不思量,也攒眉千度。”(北宋柳永《昼夜乐?洞房记得初相遇》,略做改动。)

    天纨与任汝默面面相觑,这绝不可能是寐宗《释梦法》上卷,而是一男一女的互诉衷肠。

    “呵呵,还是不要看了。”天纨尴尬地将散落的信笺收好:“毕竟是人家的私信。”

    任汝默却看得津津有味:“这女子文采了得啊,你看这一手纂花小楷,没个十几年功底可写不出。”他啧啧称赞:“看起来是你们寐宗的女弟子哦。”

    “不过……”任汝默细细摸索着信纸,若有所思。

    “怎么啦?”天纨从他手中拿过信笺,小心原样放了回去:“看来这不是我要的。”

    他叹了口气:“还得尽快放回去。”

    “放回去干嘛,那人都走了十几年了。”任汝默突然一愣:“你两次进入皇宫,估计现在防守更加严格,你去就是自投罗网啊。”

    “但是,这不是我们的,也许那位师伯还要回来取,不然他为何要藏起来,还要把那屋子设了法术关闭。”

    “你说,他会去哪儿呢?”天纨将手里的信纸一搁,好不容易得到的线索断,他回不去天云山了,十分郁闷。

    “会不会他去找她了?”任汝默望向天纨。

    天纨正要点头,又摇摇头:“不会啊,他找她,那不是又要回天云山了?”

    “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回山呢?她也可能不在寐宗总宗啊。”任汝默指着匣子:“刚刚我看那信纸,是我们云照国特有的兰萱草纸,淡淡蓝色,闻起来有兰花香气,而且可以数十年不腐不蛀,是上等佳品。”

    “其他地方也可能有啊。”天纨不以为然。

    “你不知道,这兰萱草纸,只送呈皇族使用,想买,是买不到的。”

    任汝默微微一笑:“除非皇族,官员百姓得到,也多为赏赐,不是供奉起来便是小心保管,绝不可能拿来书信这般随意。”

    “所以,这位女师伯,是在云照国都了?”天纨眼睛一亮:“如果玄淂师伯真的去找她,那他就是去了云照国都!”

    “按照这个推断,应该是的。”任汝默帮天纨收拾那些信笺。

    “这是什么?”任汝默从那一堆书信中拿出一封:“这是一张画。”

    是一幅牡丹凌霜图。

    墨分五彩,焦浓重淡清勾勒出牡丹的端雅与不屈。实为一幅上品。虽然,牡丹绽放的时节,似乎不会出现清霜。

    天纨皱了皱眉,目光落在右上角的三个字上。“待重头”

    不是之前信笺的婉转柔美,却是笔走龙蛇,显出题字人的桀骜来。

    天纨凝眄,眼珠显出淡淡金色一轮。因是低头,所以任汝默并未察觉有异。

    于是,在天纨的眼中,这幅牡丹图出现了其他模样。

    那其中以淡墨法勾填的位置,稍稍旋转位置,便成了一幅地图。

    这幅地图中,最特别的地方,正好也是花心所在,一点金色上,有一处微不可查的冰蓝圈点。

    而那“待重头”三个字下,也有淡淡的蓝色字浮上。

    “葬心处”。

    “这是云映皇宫的地图。”他平复目光,将图画朝任汝默面前一推,在对方诧异的目光中,指点给他看。

    “所以,我断定,这个位置,就是他藏《释梦法》的位置。”

    “那这里是?”任汝默虽然半信半疑,但看天纨的认真与笃定,便也愿意信了。

    “这里……”天纨思索这云映皇宫的布局,心中一凛:“这里是定坤宫后花园。”

    任汝默看向他:“定坤宫,那不是传说中……”

    天纨点点头,心中五味陈杂。

    按照他的心意,是能不进入皇宫就不去的。但拿不回《释梦法》上卷,他就真的是孑然一身漂泊在外了。

    所以,为了再见到师父,再回到能让自己平静的天云山,他一定要拿到那本功法。

    任汝默见他陷入了沉思,也知道那份功法对他十分重要,但此时自己似乎帮不上什么忙,便默默在一边煮茶。

    其实他生来富贵,还真从未服侍过谁,可是对着眼前这位有救命之恩的兄弟那些骄傲也就很自然的放下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