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绿水青山谢有君7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多谢世子。”天纨凭借《心法》看出暮云焕此时的心绪。

    为了不激怒他引来麻烦,只好找个理由了。

    “在下腿脚略有不便,不能迎接世子,还请见谅。”

    “哦,公子客气了。”暮云焕语气还是有点不悦

    之后,屋内又陷入了蜜汁沉默。

    没办法,谁让天纨不是个善于交际的人呢?

    没办法,谁让暮云焕不是个愿意低姿态的人呢?

    所以……

    “我宫中还有要务,就先告辞了。”暮云焕实在别扭,这几日确又有要事处理,恨不得立刻就走。

    天纨长舒一口气,总算这位大神愿意主动离开。

    暮云焕前脚刚出门,天纨立刻在门上施了法术,迫不及待地打开了暮云焕送来的消息。

    看完之后,他微微皱眉,将那团素帛在手心化去,不留一点痕迹。

    看来,夜探皇宫,势在必行了。

    夜色沉沉,一丝月牙挂在天际,洒下暗淡清辉。

    天纨一身夜行衣,轻松躲过了巡查的侍卫,据暮云忠的消息,当年那位寐宗的弟子确实频繁出入云映皇宫,还有一段时间住在竹枝堂里,教宗室子弟观心之法和武学。

    这位寐宗弟子的名字,据暮云忠回忆,似有一个“得”字,却不知是哪个“得”。

    而竹枝堂的门,自那人离开后,一直无法开启。

    好在皇宫之大,不差一个小院,久而久之,周围也荒废了。

    天纨断定,那位师伯是在门上下了法术,目的,一定是为了保存什么重要又秘密的东西。

    竹枝堂在一处偏僻角落,位于御花园西边一道清渠之后,是个单进的小院子,胜在清净优雅。

    天纨倒是没费多少工夫便找到了,由于常年荒废,侍卫巡逻也鲜少至此,更是便于行事。

    天纨从房檐上轻轻落下,门上无锁,却推不开。

    他微微一笑,确实是寐宗的“禁闭决”,素来是关押犯错的弟子所用,但也说明,这位师伯的功力不低,毕竟“禁闭决”除了掌管惩戒的弟子,可是长老以上才能修习与施展的。

    不过天纨也判定,这位师伯怕是玄门弟子,玄门除了修习剑法与内养之道,也担负着规范宗法之任。

    所以,这位师伯,名字应该是“玄淂(de)”。

    好在身为天门弟子,又是天云子爱徒,寐宗里的功法,没有天纨不会的。

    此时他认真观察了一番,随即摘下手套,将左手按在门扉上,闭上眼睛默念口诀。

    只见他掌中出现一团如水般的蓝色光晕,随着他轻吒一声“开”,只听“吱呀”一声,这扇关闭多年的门,打开了。

    天纨一扭身钻了进去。

    屋内陈设简单,也并未因多年未洒扫而落了灰尘,一切栩栩如新,桌上一幅泼墨山水,行云流水,潇洒大气,右上角题诗:

    “映头照尾路如何?烟雨秋深暗白波。晚趁寒潮渡江去……”

    (《江上》王士禛,略有改动,最后一句是“满林黄叶雁声多”)

    这首诗没有写完,一边的毛笔还随意撂在笔架上,仿佛主人刚刚离开,不久便会返回,写完这首诗。

    天纨若有所思,这间屋子不大,用屏风隔出三个区域,家具简洁。

    不过一个衣柜,一张床榻,一个博古架,还有一张书桌。墙上悬了一把古琴,南窗下有两张木椅和一个小几。

    用材都很普通,整个房间没有一丝奢华富贵之气,杯盏画缸一水儿的素雅青花。倒是有点像在天云山中的感觉。

    天纨打开衣柜,里面空空如也,他伸手摸了摸,也没什么机关暗柜。

    再在博古架上找,架子上就几个普通的摆件,在往上,因为屋内晦暗,他看不清。

    天纨掏出一颗莹石,念了口诀,那石头发出亮光,照亮身前半步区域。

    天纨举起来,架子上再没其他东西,他失望地正要收起莹石,突然,方才一闪而过的异象仿佛火石在他脑中一亮。

    原本应该笔直的屋梁投影,却在被莹石照射时,凸起了一块。

    天纨福至心灵,这房梁上藏有东西。

    他欢欣一笑,能放在这样的位置,一定是好东西。说不定,就是……

    天纨正要查看,不想,门外响起脚步声。

    他一愣,连忙熄去莹石光芒,匿身在屋角。

    好在脚步声在屋外不远处停下,两个人的对话传进天纨耳朵里。

    “焕哥哥,你也知道了,是么?”是个女声,婉转动听,此时带了戚戚之情,令人闻之动容。

    “是的,云照国真是太过分了!不过几个边将喝醉了砸了他们一座食肆,何必这么大动静,派出大兵压境!欺我云映无人?”是个威武的男声,义愤填膺,天纨怎么听怎么觉得耳熟。

    “可是我们已经败了三场,他们派来使者,要……要我和亲……父王……父王也没有办法啊!”

    “放心吧,臻儿,我是不会让你去和亲的!明日我就请命带兵出征,不信打不过!”

    “真的么?焕哥哥真的愿意为了臻儿奔赴沙场?”

    “那还用说,我从小就喜欢你,自从得知陛下有意让你嫁给我,我不知多欢喜。”

    偷听的天纨撇撇嘴,他知道外面这两人是谁了。

    “焕哥哥,你真好。”暮云臻的声音低婉娇媚,听得天纨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臻儿,你一定要信我……”暮云焕情深意切,十分温柔。

    天纨估摸着八成外面要亲上了,可惜自己没带瓜子花生之类,不然也是一场好戏啊。

    不过也不怪暮云臻不愿远嫁,毕竟那云照国皇帝在传说中身高八尺,体格壮硕,豹头环眼,燕颔虎须,为人残酷嗜杀,无情无心。

    相比之下,暮云焕虽有些纨绔脾气,可也是正经皇族,博学多闻,少年有成。又仪表堂堂,温柔多情,被多少青春少艾的贵族少女视为心上人。

    暮云臻与他自幼一起长大,青梅竹马自不必说,两情相悦也不是不可能的。

    天纨突然明白,为何端重王不争王位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