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绿水青山谢有君6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天纨被他的疑问一僵,倒还真说不出一二三来,一时怔住了。

    “王爷,我看此人可疑,要不要?”那车夫低声道。

    暮云忠微微眯起眼睛,这可是云映都城,任对方是谁他都不怕。只是……

    车夫似又想起什么事,仔细看了看天纨,骇道:“王爷,此人与公子的画像一样啊!”

    他此言一出,三人皆是一愣。

    毕竟皇宫失窃之事暮云忠作为国叔不可能不知道,而当日负责追捕的,又正是他的儿子。

    因此,本着宁抓错不放过的道理,他也不能让天纨走了。

    天纨自然从暮云忠的眼神里看出了他的想法,他不能被抓,也不愿伤人,片刻的思考,他决定赌一把,赌慕云忠的王族骄傲,赌暮云忠对血统的忠心。

    “万艳开放竟华芳,含蕊独倩自然香。”天纨轻轻念道。

    暮云忠一愣,看向天纨。

    “你……你是……”

    天纨看了看车夫,并未回答。

    “你先退下。”暮云忠严肃道。

    车夫不敢违抗,退到远处巷口。

    “你是……皖儿?”暮云忠的声音带了微微颤抖,连带着身体都轻颤起来。

    天纨抿了抿唇,深呼吸一口气,揭开了面具。

    暮云忠倒抽一口冷气,连连后退三步,他似受了极大的震慑,可眼泪却忍不住流了下来。

    “好孩子……”他哽咽道:“我还以为……还以为……”

    “师傅救了我。”天纨垂下眼帘:“我也无法面对当年的事。”

    “那不怪你,好孩子,那不怪你啊!”

    暮云忠老泪纵横,终于还是忍不住走上前来,将天纨抱在怀中。

    天纨虽有点抗拒,然而这陌生的温暖,令他内心深处生出无尽的渴求。

    “孩子,你怎么回来了?”暮云忠很快冷静下来,四下看了看:“此地不宜说话,先上车吧。”

    天纨点点头,随他上了马车。

    “我就说,你怎么可能死了呢?”暮云忠打量着天纨,不住点头:“也不枉我这么多年的坚持。”

    天纨内心不无动容,但他情感轻易不外露,也只是垂下眼帘。

    “你去哪里了?”暮云忠追问道:“当年他说你和你母亲一起身亡,我就不信,可是找了多年也没有你的消息。”

    天纨抿了抿唇:“我在金乌江底的水牢里待了几年,后蒙师尊相救又上山学艺,这才捡回一条性命。”

    “你说的师尊,可是?”暮云忠面朝西方,微微拱手道。

    天纨点点头。

    世人若提“师尊”二字,基本指的是寐宗宗主天云子了。

    “这也算因祸得福,因祸得福。”暮云忠欣慰道。

    天云子收徒之事十分低调,除了寐宗内部知晓外,并未外传。然而他一直不收徒却是世人皆知。

    所以暮云忠并未多问天纨从师何人,所学何法。

    只是笑道:“我的儿子从小也在修习《观心》,如今已到了二阶,你倒是可以给他指点指点。”

    天纨轻轻点点头,算是应了。

    “那你这次下山,是为了?”

    天纨将师尊交代的下山寻典之事简单说了,末了无奈地摇摇头:““我已下山近一个月,除了知道是当年的一位师伯盗走外,再无头绪。”

    “这么一说……”暮云忠微微拧起眉头。

    天纨直觉感到暮云忠也许知道什么。不由巴巴望向他。

    暮云忠却不再说什么,只是沉思。

    “你现在住在哪里?”暮云忠换了话题:“要不要住在我那里,还安全。”

    天纨摇摇头:“我在客栈住,这样也不引人注意。”

    “你所说的我倒是有点印象,等我查到消息再派人告诉你。”暮云忠想了想:“也对,王府周围各方眼线众多,你随我回去,也不一定是好事。”

    两人又聊了几句,暮云忠惦记着晨起收到的消息,急需进宫商量对策。

    天纨毕竟对暮云忠尚未放下戒心,也不想逗留太久。

    临行前,暮云忠给了天纨一个腰牌,叮嘱他,若有任何事,皆可凭此腰牌,随时进入端重王府找他。

    自己若有相关的消息,也会派人去找他。

    两人商议了暗号,没再多说,便分别了。

    两人一别之后,又有一个多月毫无消息,天纨心下着急,却也只能通过释心堂的弟子们查探,竟也查到点枝末的消息。

    这日,天纨正在客栈整理手头的消息,那些零碎的片段拼凑起来,将目标隐隐指向云映皇宫。

    难道,要想办法潜入皇宫查找吗?还是……

    他正犹豫要不要今晚再来一次夜探皇宫,门外响起三短一长的扣门声,接着传来一声布谷鸟叫声。

    只是那叫声太假,没人怀疑都会引来怀疑。

    天纨无奈一笑,这是他与暮云忠的暗号,却不知他派来何人。

    天纨迅速将面具带好,这才开了门。

    出乎意料,门外竟是一身便装的暮云焕。

    天纨一愣,怎么是他?

    暮云焕看到天纨也吃了一惊,眼前人太像那夜潜入皇宫的盗贼了!

    若不是父亲让自己送封信来,他可能会立刻将此人带回监牢审问。

    这也不怪暮云焕,毕竟天纨此时穿的衣服,就是那晚进入皇宫时所穿的黑衣。

    “这是家父命我送来的。”暮云焕怎么看天纨怎么觉得怪,然而父王要求他一定要谦逊客气,他不敢违抗。

    “多谢。”天纨接过,再不说话。

    “敢问这位兄台,是家父的朋友?”暮云焕开口,希望能缓解心情,也消除屋内的尴尬气氛。

    天纨“嗯”一声,坐着不动。

    倒不是他不懂礼貌,而是……

    天纨低头看看自己藏在身下的鎏金七宝匣子,那里面装着他至珍至贵之物,也正是暮云焕一直查找的那枚舍利。

    暮云焕压住心中的火气,眼前人也太不懂规矩了。既然是父王认识的,自然也知道父王的身份,更加可以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啊!却还这般倨傲,比自己还有资本一般,令人可气。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