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绿水青山谢有君5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两人对饮一杯酒,便挥手告别了。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天纨目送任汝默离开,抬头望见亭檐下斑驳半旧的牌匾,摘下障面,微微笑了起来。

    任汝默从马上回首,只见晨曦下一道身影逐渐走进那夺目的光晕中,说不尽的曼妙风流,他疑心自己看错,竟揉了揉眼睛,而那人却已不见了。

    之后几天里,天纨还住在宝相居。毕竟他荷包有限,识时务者为俊杰,该放下身段的时候,还是要放下啊。

    宝相居食宿都不错,老板更是对他这位寐宗弟子恭敬有加。不过天纨为了不引发“围观”,请老板保密,若有人问起,只说他们已离开游历了。

    如此,他便开始了自己寻找《释梦大法》上卷的任务。

    根据师傅天云子给的线索,上卷是被一位同门师伯盗取,据寐宗在各国的弟子回报,那位师伯下山后在云映国都停留了半年,期间频繁出入云映皇宫,之后他又在一夜之间消失,再不知所踪。

    其实这位师伯是谁,天云子和其他三门门主应该知道,那几位年长的长老们肯定也清楚,只是,却没有人愿意透露,哪怕是涉及到寐宗最重要的功法原本,也一样无果。

    所以天纨除了对这位神秘师伯充满好奇外,也更预见这追寻之旅的艰辛。可天下之大,人海茫茫,又如何找到这一位几十年前离开的师伯呢?

    天纨走在云映国都的马路上,深深叹了口气。师傅让自己下山历练,其实是不是就是不要自己回去了?

    毕竟是十来岁的少年,纵使再心智成熟,依旧算个半大的孩子,他思来想去,深觉功法丢失会不会只是师傅让自己下山游历的托词,其实并不想让自己回去了?

    不知为何,明明知道这个想法多么可笑,天云子没有公开收下一个徒弟又遗弃的道理。但,这个想法却在天纨脑海中回荡,挥之不去。

    天纨胡思乱想着,脚下也是毫无目的地乱逛,走着走着,眼前道路逐渐宽阔,而行人却越来越少。

    一声马嘶令天纨回过神来,只见前方一辆马车从转角处疾驰而出,车夫眼中显出惊恐之色,拼命拉紧缰绳,无奈马儿似发了疯般驶得太快,身后雕车被拉得左右摇晃,似乎随时都会散架。

    “快躲开!”车夫拼命朝天纨喊道。

    天纨见那马儿顷刻间便近在咫尺,喷着粗气,眼里尽是狂怒,已不是车夫能驾驭得了的了。

    这样的情形下,寻常人别说挪动步子,就连反应怕也毫无时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成为马蹄下的冤魂。而车夫也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

    天纨一双眼睛直直盯住马儿的眼睛,调整呼吸,默念心决,那马儿到底是生灵,被他这一凝视,登时眼中戾气消散,步伐也缓了下来。

    就在马儿即将碰到天纨的瞬间,他轻轻朝旁边一纵,滚了一圈,竟毫发无损地躲开了。

    而车夫也终于将马车控制住,在不远处停了下来。

    “这位小哥,你没事吧。”车夫擦擦汗,问道。

    天纨摇摇头,站起身子走到马儿身边,那马儿还喘着粗气,看去似不堪重负。

    “怎么回事?”马车内传出低沉的男声,紧接着刺绣金莲的车帘一掀,一位中年男子露出半个身子来。

    “……老爷,黑子不知怎么搞得,突然发狂,差点伤到这位小哥。”车夫恭敬答道。

    “还请您先下车。这马儿不对劲。”天纨观察了马儿,对男子道。

    车内人看似年长,身手倒还敏捷,闻言不等车夫取来脚凳,“蹭”地下了车。

    于此同时,那马儿前蹄一弯,似累极了般,倒在了地上。

    天纨看了一眼该人,只见其在不惑之年,身材适中,看得出常年不曾荒废功夫练习,脚下步伐矫健,看去虎虎生威,必然出身不俗。

    他的五官仿佛雕刻出的一般线条分明,微微下垂的嘴角透出久居高位的倨傲,而眼角额头的细纹,还有深不见底的眸子,也能显出内心的操劳来。

    此人一袭黛紫色锦袍,衣上以银丝线绣了葵锦,富贵中更显高门气派。

    天纨看到他,却是一惊。

    而中年男子打量了天纨一番,若有所思。

    “您……”天纨迟疑了片刻,终还是问道:“您可是端重王?”

    他此言一出,无论车夫还是眼前的中年男士,皆是一愣,互相看了看,车夫更是不动声色地站在了中年男子侧方,隐隐蓄力。

    天纨却示弱般退后一步,思量着如何开口。

    “你见过我?”中年男子算是承认了。

    天纨心中还在犹疑,毕竟之前任汝默的话多少对他产生了影响。

    眼前的端重王是上一代云映女王唯一的弟弟,按说女王过世又没有留下子嗣,该王位的继承顺位,应是这位国叔继承王位。

    但他却能任由暮云昌在女王故去后,还在王位上坐了这么多年,甚至大肆消除民间关于女王的记载回忆,以令自己成为云映正统,这在任何人看来,于情于理都不能理解。

    可同时,连正统的国叔都不去管,其他人想管,也是师出无名。

    因此,天纨断定,暮云忠一定有什么隐情。

    因为,天纨决定还是先瞒住身份,微微躬身施了一礼,解释道:“小民不曾见过王爷,只是凭着王爷的服饰斗胆猜测。”

    暮云忠一低头,他这是要进宫去,自然穿了正装,那只属于云映王族的紫色,说明了自己的身份。

    “都城里王族并不少,只因这紫色就判断是我,未免有点牵强。”

    他久居高位,素来说话无人敢驳,久而久之养成了直白的性格。

    且随着年纪的增长,权势的增加,更加毫无顾忌起来。更何况眼前只是一个看似平凡的少年百姓。

    但是,也只是“看似”。不知为何,暮云忠总觉得哪里不对,不由多看了两眼。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