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绿水青山谢有君4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等他们回到客栈,已是金鸡报晓。东天天际出现鱼肚白,街上行人三三两两,多是做早市的小贩。

    天纨担惊受怕,又“提”着全不会轻功的任汝默,当然费了好一番气力,此时气喘吁吁,连带着脚下都有点虚浮。

    不过,怀中一颗小小的硬物,却似一团火苗,令他内心深处是温暖而愉悦的。

    “谢弟,你之后怎么打算?”任汝默既做了决定,便打算即日便回。

    “我这次下山历练,临行前师傅也有些交待。”天纨回道。

    各门派少年弟子下山历练也是常态,任汝默不疑有他,点点头。看着前方有个早餐摊子,两人折腾一夜,腹中饥饿,便坐下了。

    这早餐摊子卖的是八珍汤,牛骨熬成的汤底粘稠,浓香四溢。汤里有牛肉、木耳、花生、千张、粉丝、黄豆、黄花等食材,又撒了云映国盛产的胡椒与辣椒,另有面筋可加。看上去色鲜味美,闻着便令人食欲大开。

    他二人各要了一碗,呼啦啦喝起来。八珍汤辣味醇郁,汤香扑鼻,那辣而不辛的味道驱赶了一夜的寒意,令人毛孔都散发出舒适来。

    “任兄怎么也去皇宫?”天纨喝了半碗,浑身都舒坦起来。想起前一晚的事,心下感激,却也好奇。

    “哦,我去找你,想跟你说点事,见你出去了,就跟着了。没想到你竟那么胆大,跑去皇宫里!”任汝默脑子转的飞快,回答得又快又正常。

    天纨“哦”一声:“任兄找我什么事?没有耽误吧?”

    任汝默说有事商量不过是个托词,不过此时却正好可用。

    “昨晚我家中传来急报,父亲病重,我得赶回家去。想跟你辞别的。”他看着天纨,认真道。

    天纨一愣,不想这位刚交的朋友这么快就要分别,心中不由泛上一点微酸。只是他微微垂目,且表现素来冷清,不易被人察觉。

    “伯父病重,任兄赶回去也是应当。”他没察觉到自己语气中的丝丝低落:“愿伯父早日康复。”

    任汝默点点头,看向天纨,只觉得他浑身都散发出孤独感,不知为何,在他眼中天纨此时如同一只被丢弃的小猫,无助而仿徨。

    任汝默只觉得那是自己的错觉,武功高强又是寐宗出身的天纨怎么可能跟弃猫相提并论,不由摇摇头,驱赶走自己的念头。

    “只是可惜,刚与谢弟相识就要分别了。”

    他说出了天纨的心里话。

    天纨咬着筷子不说话。

    “我此去快则三月,慢则半年,总还是要回来这边建立自己的事业。”任汝默也不知为何,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天纨猛地抬头看他,一对没被火烧伤的眸子闪闪发光。

    “若是谢弟还在云映都城,也许我们会再见的。”任汝默笑道。

    天纨却垂下头去。师傅交代的那项任务没有多少头绪,云映之大,也有百城千镇。自己四处查访,谁知道那时会在哪里呢?

    “若是有缘,天云再大,终有相会的日子。”天纨只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不想任汝默却露出动容之色。

    “谢弟说的对,天云大陆再大,也终有相会的日子!”他说着,心中突然充满感慨,不由从怀里掏出一枚翡翠平安扣。

    那翡翠水头极佳,绿汪汪如一池春水,倒映了繁茂的碧树。而这个圆环的正中,以一颗巨大的金刚钻镶嵌,任一样都是价值连城。

    他递过去:“这枚平安扣,祝谢弟一路平安。”

    天纨没客气,这平安扣虽价值不菲,但毕竟是寻常俗物。

    任汝默家世非凡,对于他来说,这样一件东西,虽然贵,却并不难得。

    并且作为友谊的见证,多少价值都也不为过,倒也可以收下。

    只是收了人家的礼,自然要回,可他穿了夜行衣,身上没什么值钱或者长伴之物。

    “任兄还回客栈吗?”他想到一物,然而却在包袱里。

    任汝默当然要回去和其他人汇合,于是二人匆匆吃完八珍汤,回去了客栈。

    天纨送给任汝默的,是一直带在身边的,被天枢瞧不上的落雪剑。

    那把剑是短剑,但是按下机关可以变成一把窄长剑。只是那把剑灰扑扑似乎永远擦不亮,剑锋也不十分锋利,若是身侧有其他好剑,这把便有些鸡肋了。

    任汝默将剑拿在手中把玩,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若说有什么特点,便是这把剑较之其他显得略轻,还有可以变短变长的特点。

    天纨不好意思道:“这把剑并不名贵,也不锋利,却是我的第一把剑,之后也一直不离身。”

    其实这把剑是天云子所赐,不过当时只是为了让他学习剑法,在天纨看来,也许是师尊随意找了把适合他当时身量力气的吧。毕竟之后他甚少用剑,要用,也多是抢了天枢的承影剑。

    此时送给任汝默,说实话,他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舍。但对于这位结识于危难,又不顾一切帮助自己的朋友,只有这样属于自己的礼物,才最能显出他的真情实意。

    任汝默知道这是他的第一把剑,自然知道无论名贵与否,意义非凡,也就没有不收之礼了。

    他的平安扣不过价值连城,却没有多少情感倾注。此时收了天纨的“大礼”,又觉得自己的礼物不够珍贵的。

    “谢弟在国都期间,可以住在这客栈里。”任汝默想了想:“我们那间还未修缮好,我已预付了房费,若是住上房,住上半年不是问题。”

    天纨连连摆手,怎么能让人家破费。

    “不用跟我客气,你初次下山,多留些银钱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更好。而且你住在这里,如果我回来了,还能找到你。”任汝默认真道。

    天纨一愣,不由点了点头。

    他没有意识到,他是多么想再见到任汝默。甚至跟他一起长大,照顾有加的天枢,他都未产生这样的感觉。

    天纨将任汝默一行人送至国都城外比邻亭,两人没有再依依惜别,毕竟两个大“男”人,婆婆妈妈不是他们风格。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