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西出阳关有新人11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其实,寐宗中,尊者及以上,便有一定的权柄,其名牌从来都不刻名字,只有祥云一朵表达身份。

    当然,四门的云朵稍有不同,不同级别的玉牌材质也不一样,以寐宗秘法,倒是可以在白玉面显出名字。

    只是外人一般都搞不清楚其中区别与方法,只知道看到这样的名牌,其人绝不可怠慢。

    能见寐宗尊者,那可是十分的荣幸,尤其在最尊崇寐宗的云映国,若是偶遇,更是视为吉祥。

    因此,慕云焕收敛起自己的傲慢与骄傲,方才的争执打斗也没发生一般。

    他的语气温和有礼,对天纨拱手道:“失敬,失敬。”

    天纨舒了一口气,看来,关键时刻,还是寐宗的身份有用啊!

    “这位?”慕云焕小心地看了一眼淡然坐在一边,一副泰山崩于睫而面不改色的任汝默。

    天纨神秘地轻轻点头,给了对方一个“是的,就是你想的那样”的眼神。

    慕云焕倒抽一口冷气,连连朝任汝默躬身道:“得罪了,还请……”他看一眼天纨。

    天纨决定不纠正他的误会,做了个口型。

    慕云焕点点头,语气愈发恭谨:“还请长老见谅。”

    任汝默不动声色,配合得很好,点点头:“不知将军有何贵干?”

    慕云焕知道自己是误会了,寐宗长老在此,气场当然不同,自己感受到的危险,应该不过是对方强大的功力令自己畏惧,是误会,是误会。

    他暗暗后悔,又委婉地解释了一下,好在眼前的长老与尊者表示理解,并未生气,长老还夸奖了他武功不错,尽职尽责,又叮嘱好好保护公主。

    天纨见消除了误会,为避免之后他们在云映国都不会被“惦记””,从手腕上褪下一条手串,那是天云上的黑云杉制成,香气清冽自然,寐宗弟子大多都戴一串,用以驱蚊辟虫,不算珍贵。

    “这是黑云杉手串,聊表歉意。”天纨示好。

    慕云焕受宠若惊地接过,一切不快都烟消云散,能拿到寐宗独有的礼物,可够他炫耀好一阵了。忙不迭谢过后,就带着亲卫们走了。

    “那是什么?”任汝默看着天纨,语气有点奇怪。

    “一个手串啊。”天纨大咧咧坐在他对面。

    “我怎么没有?”任汝默有点不高兴。

    “哦,你要啊,等一下。”他跑回自己屋里,片刻就拿了个小包袱过来,一打开,满室清香,竟有十数串。

    他双手一摊,十分大方道:“你挑吧。”

    “这么多?”任汝默诧异道,随手拿起一串看了看,又放回去。

    “下山前,师哥们说,别看在咱们山上这东西寻常,下山了可是金贵,让我多带点,需要时送人。”天纨也不避讳。

    任汝默撇撇嘴,却不答话,但表情却是明显不高兴。

    天纨福至心灵,立刻明白过来。嘿嘿一笑,把眼前小包袱推到一边,神秘道:“就知道任兄看不上这小玩意儿,我那边还有一颗银甲木的珠子,虽然不算多么珍贵,但是山下十分少见,比什么猫眼翡翠还要昂贵,不如就送给任兄。”

    任汝默却若有所思,半晌还是开了口:“多谢谢弟的好意,那我就不客气了。”

    天纨稍稍舒了一口气。

    任汝默紧跟着又凉凉道:“不想谢弟年纪轻轻,竟已是尊者了。”

    语气里倒颇有点责怪天纨瞒他的意思。

    天纨哭笑不得,拱拱手道:“任兄谬赞了,这名牌其实是要交给国都里释心堂的当家,玄门玄伊尊者的。”

    任汝默“哦”一声,转着杯子的手在阳光下温润剔透,眼睛也只盯着那茶水,不再说话。

    空气一时胶着起来,天纨走也不是,说话也不是,只好学着任汝默的样子,转着杯子。只可惜,他的手用布条缠着,一点也不好看。

    “不如二位先移步包间?”客栈掌柜先前吓坏了,以为逐月将军要拆了这座客栈,他纵然背后东家再有权势,又哪能比得过逐月将军出身显贵。

    还好有眼前这两位,果然是高人中的高人。

    其实在任公子的仆从先前来预定时,便始终是背后的大东家亲自接待,不假他人之手。

    又不惜一切代价满足了近乎不可能的苛刻的要求。

    而眼前这屋内一应家私摆设,甚至装饰用具,包括隔壁间的仆从侍女,全都是人家自己带来的。

    他们一直好奇这间屋子住客是谁,有无数种猜测,唯独,没有想到,任公子竟是寐宗长老。

    他不由多打量了几眼,都说寐宗长老皆近百岁,原以为都是鹤发苍颜,不想竟如此驻颜有术,看去如二十出头的少年一般,还这样英俊不凡。

    寐宗,果然是神仙聚集之地啊。

    他这样想着,打算这间屋子就空着,毕竟是长老住过的福地,日日安排人打扫。过几日忙完了,自己就前往寐宗山脚下参拜,以表内心崇敬。

    是夜,月黑风高,一道疾如闪电的身影从客栈屋顶掠过,直朝城东而去。

    任汝默在屋内翻一本书,听到外面轻微,心中一动,摇铃唤来一年轻男子,吩咐道:“子蹇,你去查查。”

    那年轻男子便是之前蓄了短髯的男子,不过那是伪装,此时已经卸去胡子,穿一身青色便服,肩背挺阔,长身玉立,既有武人的健硕,又不乏文士的儒雅。其实他也不过二十有五,比任汝默年长一岁。

    子蹇是其字,他本名林承泽,与任汝默自幼便玩在一起,两人关系比之家族中的兄弟,甚至更亲近些。私下里,任汝默多称呼其小字。

    他闻言施了一礼,却行而退,一炷香后,林承泽悄声返回,只道:“确实不在屋里,方才那道人影,是朝云映皇宫方向去了。”

    任汝默没有说话,林承泽等了片刻,知道他不想有人在身边,默默退下了。

    任汝默继续看着那书,只是,迟迟,未翻动一页。

    不久后,他换上一身夜行衣,跃上屋檐,朝东边而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