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西出阳关有新人5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这间客房十分大,寻常客栈的顶级上房与其相比,简直变成柴房。

    天纨粗粗一看,根据屏风与隔断的设置,这屋里竟有三进不止,而每一进,根据推断,怕还分有左右厢。

    也就是说,这一层,怕是小一半都被这间客房占据了。

    天纨不由感慨,任汝默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是要干嘛啊?

    再看屋内陈设,更是令人咋舌。

    先不说墙上悬挂的名家之作,张张价值不菲。

    就说屋内陈设,大到桌椅屏风,小到托盘茶几,皆是用金丝楠木制成。

    古有云:“金丝楠木,出川涧中,木纹有金丝,材质细密松软。色黄褐微绿,向明视之,有波浪形木纹,横竖金丝,烁烁可爱。水不浸,蚊不穴,不腐不蛀亦有幽香,经千年不腐不朽,历久弥新。”

    天纨几乎疑心自己看错了,怎么可能呢?这金丝楠木贵比黄金,且多用于皇室,就算这里是云映国最豪贵的客栈,也不能这般奢华吧?

    还是?自己久居山中,身家单薄,所以根本想象不到奢华富丽可以到什么境地?

    不由,陷入了一点哀怨之中。

    “任公子,仆从侍女皆在旁边那间,随时等候您吩咐。您看,是否现在唤来?”店家低眉顺目,十分恭敬。

    天纨再度怀疑起自己的见识与想象力,敢情顶级客栈还能配备专人服侍?

    “不用了,有需要我会找他们的。”任汝默语气慵懒,又道:“我这位兄弟跟我同住,就在这里收拾一间出来。”他顿了顿,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又吩咐道:“我们想先沐浴更衣,你去买些衣服来。”

    店家躬身退下去办。

    任汝默走到窗边,推开半掩的窗户,指着面前一座古朴典雅又颇具恢弘气势的建筑,对天纨道:

    “这里,便是云映王庙了。”

    天纨上前一步,与他并肩站在窗边,看着王庙里的经幡幢幢。

    晚风习习,吹起经幡飘荡,吹响檐角金铃叮当。

    那清脆的叮当之声下,是街市繁华热闹的鼎沸人声,暮色四合,一排飞鸟振翅飞入进树林,空中带了鸟哨声,反倒令人觉得平静祥和。

    “风动?幡动?”任汝默目光十分平和,负手而立,一幅渊渟岳峙之姿。

    天纨微微一笑:“风动、幡动,不过心动。”

    “心动。”任汝默咀嚼着这两个字,也露出微微的温暖笑意来。

    他二人说这几句话时,肚子却不合时宜地“咕咕”响起来。

    任汝默十分熟稔地摇响一把金铃,便有侍女仆从鱼贯而入。

    当先的侍女自称彩鸢,长得十分美丽,又兼身姿窈窕,尤其一双眼睛如含秋水,唇角微扬似噙了浅笑,令人望去便心生欢喜。

    她身后的几名侍女捧了置衣的托盘,彩鸢熟练地抖开一件月色绢丝里衣,站在任汝默身边,欲为其更衣。

    天纨感觉他俩在一起十分般配,而自己站在此处,则十分碍眼了。

    “任兄,要不我问问店家,能否再腾个屋子出来吧。”他诚恳道。

    任汝默一直微微闭目,只当美人如空气,闻言睁开眼,诧异道:“这是为何?这间屋子难道还不够我二人居住?”

    天纨干笑两声:“其实,我一直独居惯了……”

    任汝默点点头:“明白了。”

    却不放天纨出去,而是对吩咐彩鸢,先预备他二人沐浴更衣,再在包间置备酒菜,让店家把这屋子隔出一间给谢兄弟使用。

    彩鸢微微一笑如春花绽放:“隔出一间没问题,本身公子这间便是三间合起来的。至于沐浴,公子若愿意,客栈有处天然温泉,奴可收拾一间出来供二位驱乏,之后用餐,掌柜也可在这边改一改。”

    任汝默一听有温泉,十分高兴,便要带天纨去泡泡。

    天纨只觉一个头两个大,怎么无论天枢还是这位任公子,都这么有兴趣拉自己一起洗澡呢?

    “这……”他面露为难,指指自己的面罩:“沐浴时难免光溜,我怕吓到公子。不如我就简单洗漱一下吧。”

    任汝默却不同意,有温泉怎能不享受,何况云映国温泉十分出名,有“泡一泡,十年少”的美名。

    “这样,你收拾两间出来吧,我能与谢弟说说话,却看不见彼此。”他吩咐道。

    天纨这才舒了口气,又补充道:“我那边就自己泡泡,不用谁帮忙。”

    彩鸢扑哧一笑,十分娇俏可人,天纨都不由多看了几眼,然而,任汝默始终未将目光落在其身上。

    不久浴池准备好了,天纨检查过,他与任汝默那间有一道篱墙相隔,不影响说话。又想着对方总不至于光着身子溜达过来,便放下心来。

    这浴池露天,四处皆用竹篱遮挡,竹篱并不很高,于是外面一片修竹中一棵凤凰木花开正盛。花色鲜艳如火,布满树梢,与羽状的绿叶相映成趣,醒目异常。

    凤凰花花开五瓣,晚风吹来,花瓣谢落,翩芬坠地,而地上已铺出一片红毯般的落花。

    天纨看着这花开花落,枝头地上一片火红的景象,只觉壮丽,又觉凄美,令人心生怜爱。

    他趴在温泉池边,仰头望向那繁华,一时痴迷住了。

    他正看得入神,忽闻身后传来细微的脚步声,不由浑身一凛,毕竟他此时未着片缕,素日里为了掩盖身份的假伤疤、障面巾等物,一应全搁在一旁木柜中。

    他泡在微烫的温泉水中,却觉得后背生凉,浑身紧绷,想着来人是谁,自己要如何应对。

    “谢弟,谢……”

    天纨心中一沉,遂生急智,一手护住紧要部位,缓缓转身,一双明眸看向任汝默。

    任汝默提着一坛酒站在池边,他披了一件宽大的浴衣,腰上带子松松系着,露出结实有力、毫无一丝赘肉的胸膛来。而面色带了薄醉之色,一双眼睛如蕴水气,颇有几分狷肆邪魅之态,惹人心动。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