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第二章西出阳关有新人1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天纨站在镇西竹林里,检点着通过莹石取回的行装。

    莹石是制造“莹门”的主要材料,仅产于天云山,还需经寐宗法术锤炼。

    如果在两个地方分别放置一颗,通过“化实”便可连接两处。只是,莹石离开天云山只能使用一次,每次一炷香(5分钟)的时间。

    他这次下山,天云子只给了他六颗,不想这么快就浪费了两颗。

    他将行装重新打点,既已出了镇子,又没来得及给衣服上绣花,天纨举目四望,此处正在天枢所说的“小道”上,当下便不再犹豫,踏上了前往云映国都的道路。

    一路上碧水青山,草木繁盛,脚下路虽曲折坎坷,但也恰好能欣赏山间美景。

    夜幕四合之际,天纨在找到一个浅浅的小山洞,凑合一夜挺合适。火把升起后,他啃了几口干粮,发现水壶已空,便去不远处的小溪打水。又顺便捉了条鱼,寻了一些浆果野菜,打算第二天食用。

    他提着鱼和菜走回山洞,简单收拾了下便靠在山壁上打盹。

    外面风声一阵近似一阵,山中天气多变,看来夜晚会有场大雨了。

    天纨将披在身上的衣服裹得紧了些,又朝里缩了缩,正欲睡下,忽听到外面传来细微的,由远及近的,不属于风雨的……

    脚步声!

    他一个激灵坐起身,手按在随身的短剑上,警惕地看向洞外。

    淅淅沥沥的雨夜里,一人一袭白衣,从树林后出现。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拄着一把长剑,跌跌撞撞步履不稳,却还是坚持着踉跄着朝天纨这边走来。

    天纨一愣,只见来人白衣上皆是斑斑血迹,颜色还很鲜艳,看起来是不久前才负伤的。

    他既见到了,便没有不帮忙的道理,连忙奔出去。

    那人甫被他扶住,便卸下全身气力,软软瘫在他环抱中,昏了过去。

    天纨撇撇嘴,这人心真大,也不怕我是坏人?

    但他还是连拖带拉将此人挪进洞中,仔细检查起伤势来。

    伤在右胸,羽箭所致,箭尾已被销掉,但箭头并未取出,只余短短一节在外。

    天纨叹了口气,自己果然是下山历练的,这才两晚,就要拔刀不平两次了。

    他不由疑惑,这些人不会是师傅授意的吧?

    但手上却不迟疑,将短剑在火上烤了烤,手上飞快地将那箭簇挑了出来,鲜血随着那箭簇拔出,喷了出来。

    天纨顾不得抹一把脸,一手连点几处穴位,另一只手将天枢献宝来的伤药药粉洒上去,血立刻止住了,伤者发出哼哼声,却没有醒来。

    天纨为他包扎好又安置在山洞最里面,盖上自己的外衫。这才取水净手。好在他衣服是黑色,又没摘面巾,倒无需更换。

    “水。”伤者喃喃道。

    天纨用竹筒盛了些水要给伤者喂下,一回身,只见那人醒了过来,他斜斜靠在山壁上,因为伤势身体不能动,一双眸子盯住他,带了点迷惑与探究。

    天纨一时怔住,停下了动作。借着火光,细细打量起眼前人来。

    男子一袭简单的白色棉袍,稀疏的流云纹铺陈在领口,系一条青玉腰带,与略带散乱的发髻上那枚青玉发簪相称。

    而他的面容仿若神祗般俊美非常,周身气度高华,即使如此狼狈地在这简陋的山洞之中,那份高贵风仪也未减损分毫。

    他的周身仿佛有金光笼罩般夺目,让人感到尊贵无匹。“蓬荜生辉”这四个字,被他恰到好处地演绎得淋漓尽致。眼前这处狭小的山洞,令天纨有一瞬间,因为眼前人,感到自己身处华丽宫廷之中。

    其实容颜好的男子,天纨并非没有见过。无论是天云子的金质玉相,还是天枢的玉树临风,又或者天云弟子们的奕奕神采。然而,眼前人的龙章凤姿,天质自然,还是令天纨暗赞了一声“美姿仪”。

    不过他也仅仅赞叹了一刻,震撼之后又恢复如常。将竹筒递过去,又找了片布浸湿,让男子擦脸。

    男子虽受了伤,但挺坚强,勉力抬手,自给自足。天纨从包袱里翻出一颗药丸递过去。

    “喏,吃了它,你明天就能走动了。”那是黄门特制的特效伤药,尤其针对外伤有奇效。

    男子竟不疑有他,接过仰头吃了。这才露出如春风般和煦的笑容。

    “多谢。”他的声音也十分好听,仿如金玉铿锵,又温和有礼。听起来,有点像师傅,又有点像天枢,令人无端端觉得舒服与亲近。

    天纨摆摆手,重新烧起一锅水,将傍晚采摘的野菜和随身的干粮丢进去,要煮一锅菜面糊糊来。

    洞内充满了温暖的食物香气。男子靠坐着,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火边忙碌的陌生少年。

    他今日遭人埋伏受伤,全捡无人之路逃生,好不容易摆脱了杀手,却再支持不住。好在天公垂怜,就在他意识模糊的最后一刻,看到了不远处依稀的火光,然后……

    他轻咳了一声,不知是天纨的药起了作用还是无端觉得安全,他此刻放松下来。

    “多谢小兄弟相救。我叫任汝默。敢问姓名,来日一定报答。”

    “不用客气,我救你,也不是为了要报答。”天纨盛出一小碗糊糊,吹了吹,走到任汝默身边。

    “那也请恩公告知姓名。”任汝默坚持。

    他这一问,天纨其实不知该如何回答。

    自己姓什么?叫什么?真名那可是绝对的秘密。除了师傅之外无人能知。

    云天大陆除了各国至尊可用“天”字外,就剩下寐宗“天门”的弟子。所以无论说哪个,都会暴露身份。

    至于他的姓,既上了山,当然是抛却过往,不忆俗家了。

    “回任兄,我姓谢,谢弘纨。”他仓促之下,用了这个姓,说出口后,却十分后悔。

    任汝默不疑有他,点点头,抱抱拳道:“多谢谢弟搭救。”

    天纨垂下眼帘,又给他碗里添了勺面糊:“吃完早点休息。”

    任汝默看了看手中木碗,又看看身侧天纨的行囊,好奇道:“谢弟出门在外,还带这些锅碗瓢盆,不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