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竹马竹马两无猜13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两人后退几步,提气朝前猛地跃起,天枢朝门上扔出一把小铁珠,珠子陷入门中,顷刻间发出“噼里啪啦”的爆裂之声。他二人同时在空中出脚,只听“哗啦”一声,那厚重的钉了铜钉的木门如豆腐般四散,掀起一阵尘烟。

    “小心!”天纨拉开先他一步的天枢,挥起手中的剑,阻挡四处而来的飞箭、匕首。他的清影剑虽不是名器,在他手中却也以一敌十。

    再加上天枢立刻反应过来,一把承影剑舞得眼花缭乱,两人虽三面受敌,但竟也能步步紧逼,朝那密室里前进。

    待烟尘散去,他们这才看清了眼前景象。

    一众身着灰色劲装的青年男子挡在眼前,手里是各式兵器,无论站位还是刀剑的配置都颇有章法。他们身后有一张巨大的石床,床上一位大肚的少女呈大字被牢牢绑在上面,此时已昏了过去。

    床边一人一身飘逸白衣,戴了幅银面具,遮去大半面容,然而一双眼睛却如一汪深不见底的幽潭,偶尔闪过如毒蛇般阴鹫的光。

    “这人看着像你亲戚啊。”天枢此时还不忘打趣。

    “滚,像你亲戚。”天纨没好气道。

    “尔等何人?”那人高高在上,声音也颇具威严:“还不束手就擒?”

    天枢“呸”一声就要冲上前,却被天纨拉住,眼神示意那人手中一把合起的折扇。

    “那扇子有古怪。”天纨低声道。

    “管他什么古怪,还能耐我何?”天枢一向自负武功修为,颇有些天不怕地不怕。

    “蛊惑百姓、残害女子、私设牢狱,我看,该束手就擒的,应该是你。”天纨剑锋一转,指向那人,冷冷道。

    “哈哈哈,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抓住我。”那人手一挥:“上!”

    包围他们的青壮男子围上来,天纨一面阻挡一面观察,这群人目光呆滞,动作虽凶狠但却有种僵硬感,仿佛被操控一般。

    甚至,他注意到这群人的目光并未落在自己或者天枢身上,而是落在虚空中,就仿佛……

    他突然灵光一现,就仿佛在梦游!

    “天枢,你先抵挡一阵。”天纨说着,也不管天枢应不应,朝后退去。

    “唉,你!”天枢武功虽好,但也无法长时间以一敌众,尤其眼前这群人看似无章法的进攻,却刀刀致命,他有些叫苦不迭。

    天纨双目微闭,凝神屏气默念心诀,同时手上拈出释梦指法,再睁开眼时,只见他眼中浮起淡淡一圈金光。

    天纨四下扫视一圈,果然在屋内的石壁上发现了古怪。

    石壁上嵌了许多黑色圆石,发出肉眼不可见的细光,遥相呼应又相互交织,仿佛一张巨网,铺天盖地无处不在,而众人皆在这网中,就仿佛提线木偶一般收人操控。

    仔细闻一闻,屋里有一股十分淡薄的清苦气味,令人有些昏昏。如此,他再看那面具人手中的折扇,已猜到八九。

    “你行不行啊?”天枢在一边苦苦应战,回头看着仿佛入定般的天纨,哀嚎道。

    天纨深吸一口气,突然一跃而起,竟越过众人头顶直朝那面具人而去。

    面具人不想他在此境中还能施展轻功,不由大惊失色后退一步,口中念念有词,“唰”地打开了那把折扇,朝天纨面门拍来。

    天纨冷冷一笑,果然不出自己所料,那折扇扇面洁白,隐隐有五彩光华流转,仿若一匹上等的白缎。

    然而,若是见过归心堂内的日月凝练,便可知此物如出一辙。日月凝练并非一匹缎子或者特殊的布匹,乃是一团被化实的日月光华,多由历代寐宗宗主倾注修为制成,故而寥寥,世间几不可见。

    这凝练可展示出人心深处的记忆与梦寐以求之物,但需结合观心法与释梦法。不同阶段达到的效果不同。

    但同时,它还有一个作用,结合秘诀,令人从其中心穿过,即可立刻陷入幻梦之中。

    当然,修为越高,进入幻梦的时间越短。

    普通人,除非再从那凝练里穿一遍,不然无法醒来。要么陷入心中痴梦不可自拔,要么落入有心人设计的幻梦中,任人操控。

    至于天纨这样寐宗功法得大成之人嘛……

    只见天纨从那团光晕中一穿而过,虽略有点眩晕,再无其他不适。他站直身子,缓缓转向面具人,冷冷一笑。

    面具人被他骇住,更不敢相信有人可以不中招。

    “你……”他发出声音,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一低头,一把青剑从他腹心穿过,剑身上不留一滴鲜血。

    天纨怒目看向随后而到又出手的天枢,撇撇嘴。

    “我要留活口的。”他不悦道。

    “啊!不早说。”天枢一脸无辜,拔出剑来。

    受了承影剑没有不死的,那面具人再发不出一声,仰面倒在了地上。

    天枢与天纨舒了一口气,再看眼前被天枢打得七零八落的男子们,有人挣扎着站起身还要进攻,无奈走了两步,还是倒下了

    天纨叹了口气,面具人虽死,但这些人还陷在幻梦里。他对天枢道:“劳烦你,看到石壁上那些黑石头了吧,四处各取下两块就行。”

    “为什么是我啊?”天枢瞪起眼睛。

    “你轻功好嘛。”天纨难得露出赞许笑容,又朝天枢眨眨眼:“去吧,大师兄。”

    天枢心里美滋滋的,二话不说上了墙。

    天纨捡起面具人手中的折扇,小心收好,又在他身上摸了摸,除了一本手抄的口诀,还有一袋黑色药丸不知有什么效果,另还有一叠银票。他顺手又把那面具摘下,露出一张苍白消瘦的脸,无端端令人想起蛇来。

    天纨别开眼,面具在自己脸上比了比,还挺合适,便也收了起来。

    他这番动作期间,天枢已将圆石取下,天纨微眯眼睛看了看,室内那肉眼不可见的细网已消失。他点点头,有把那装了丸子的袋子递给他:“你看看这是什么,认得不?”

    ps:今晚6点半还有一章哈祝大家周末愉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