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竹马竹马两无猜6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啊,是我。”天枢此时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反倒尴尬了。无奈下,还是走了进去。

    天纨的屋里陈设十分简单,一床一桌一椅,并一个小小的衣橱立在墙角,再无其他。不像他的屋里,还有些摆件、书画之类的装饰。

    此时,窗下的一面石镜前,坐着一个少年,身形瘦弱,从头到脖颈,以玄色布巾包裹,遮得严严实实,仅露出的一双眼睛,周围有深浅的烧伤伤疤,却掩盖不住那对眸子的流光溢彩。

    桌上烛火幽暗,屋内晦暗不清,无端端令天枢打了个颤。而天纨正将布巾在脑后固定,这才回头看向他。

    “这么晚找我,是为了拜师礼?”他指指一边的椅子:“听说你跪了一天。”

    若是平时,天枢定会贫上几句,此刻他却说不出话来。

    “怎么不用夜明珠。”他半晌憋出这句来。

    天纨笑一笑,两人便陷入了相顾无言的地步。

    “恭喜你。”气氛实在尴尬,空气都要凝结了,天枢终于又憋出一句来。

    “那你可带了贺礼?”天纨问道。

    “啊?”天枢不想他回这般回应,当下愣住了。

    “是这把剑吗?”天纨伸手拿过天枢随身不离的宝剑“承影”。

    “怎么可能!”天枢想护住,而他悲哀地发现,自己根本拦不住天纨不知如何动作的手,那剑便在他手中了。

    “谢了啊,我就不客气了。”天纨一笑。

    “你不是有清影剑吗?干嘛要我的承影剑。”天枢嘟囔道,可今夜不知为何,他却不敢如平常般造次。

    “若是留个念想,自然是这把剑最好。”天纨在手中把玩片刻:“师尊令我拜师礼后就下山历练,却未说时限,所以,怕是此去经年,待我回来时,你可千万不要变成胡子拉碴的大叔啊。”

    “我成大叔,你不也是了。”天枢打趣道,无端端却伤感起来。一来是跟自己没关系的拜师礼,二来是天门上唯一的两个弟子,他与天纨,就要分别了。毕竟,下山历练,若无任务,没有师尊的指示,便不能再回来啊。

    “所以,你还是大师兄。”天纨站起身,从衣柜里取出一块玉牌:“我没什么自己的东西,这块玉牌却是我母亲留给我不多的东西,喏,也算留个念想吧。”

    天枢觉得自己鼻子一酸,原本汹汹的来讨说法的气势早不知哪里去了,他看了看天纨手里的宝剑,想了想,冲了出去,在自己屋里一番搜罗,又一阵风似地跑回来。

    “诺,这些,你拿去。”他将怀里、袖中一堆东西“哗啦啦”倒在桌上。

    天纨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倒完东西,又罕见地不好意思地逃跑,有一点担心那堆东西里会不会藏了他因心中愤懑而留下的致命之物。

    山间的凉风吹得他窗下一挂铃铛“叮铃”作响,他走到桌边,慢慢检点起来。心中却不由想起每次天枢各处得了好玩意儿,都拿来与自己显摆,之后又送给自己的场景来。

    这样一想,内心深处便涌上暖意,连带着四肢百骸都暖洋洋得,眉梢眼角充满了不由自主的笑意。

    他将衣橱打开,又开启一道暗门,露出藏在屋内的一个小小密室来。

    密室里四下置着夜明珠,照的室内仿若白日,正中一个打坐的蒲团,一张矮几上搁着一本翻开的古卷,若是旁人看到一定会惊讶至极,那可是寐宗最绝密的《释梦法》残卷《无憾》,千百年来,能见到此卷的弟子,怕是屈指可数。

    沿墙是排木架,上面搁着瓶瓶罐罐,也有各式兵器。皆是昔年天云子或天枢所赠。天纨将方才那些天枢私藏的宝贝一一放好,这才从墙上取下一把不起眼的长剑,打开密室后的一道隐门,走了出去。

    走出那扇门,便是一处小小平台,平台下悬崖壁仞千仗,一条急瀑从旁呼啸而下,升腾起烟雨茫茫。

    他默默解下障面的布巾,解开挽于头顶的发髻,脱下终日穿着的墨色衣衫,露出里面飘逸轻盈的白色纱衣。

    天纨朝虚空郑重一拜,抬头,只见一张无双的面容清透白皙。而那轻盈的衣衫下,显出绝不属于少年的曼妙身姿来。

    “这一舞,献给母亲,也献给您。”

    他举起长剑,剑身上的铁锈青斑,在月光下仿佛褪去。

    随着他如水浣日,如水观星的舞姿,那剑若飞凤,耀如闪电,其势变幻莫测,有如凤翔九天……

    虚空的那一端,天云子微微点头,眼中都是动容与欢喜。

    他侧身朝一幅小像,温柔道:“天惢(rui),你看到了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