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憾纪 第一章竹马竹马两无猜2

时间:2018-11-05作者:猗兰霓裳

    他的一点细微表情自然逃不过天云子的眼睛。

    天云子看向天纨,却不说话,纵使天纨已露出尴尬之色,也不叫他退下。

    天纨跪坐在那里等了半晌,抬头看了看师尊,只见师尊微微带笑看向自己,想了想,还是鼓起勇气道:“师尊,这么多年来,您每日费心教我‘无憾’,这是我寐宗至秘至高的功法,一定也是最有用的功法,弟子如今已能小窥,为何却不能施展?那……”他垂下眼帘:“那弟子为何还要修习呢?若是专一‘释梦’或‘观心’,也许还能更加……”

    天云子却摇摇头:“天纨,‘无憾’并非所有人都能修习,必须有一定条件,可这条件,放眼于天下,也许找不出几个人来。既然上天给了你这份天赋,若是不教你,那就是为师的错了。”

    “那弟子就更不明白了。”天纨抬起头,身体微微前倾,急迫道:“老天给了我天赋,我也有福气学习,为何不能用?”

    “为师说过,这是逆天的功法,此生能不用就尽量不要用。”天云子闭上眼睛:“修习它,并非要使用它。难道你修习时,它就没有给你带来其他所得吗?”

    天纨一愣,这么多年这项秘法的修习,连同门的天枢都瞒着,他同时还要修习寐宗的另外两门功法,其难度与艰辛绝非常人可以想象。但他收获了什么?他看了看眼前的天云子,他收获的,除了这条命,还有太多太多。

    “我明白了,师尊。”天纨心中的疑惑虽未解开,但还是恭恭敬敬施了一礼,眼中的执拗逐渐淡退。

    天云子怜爱地看向眼前人,他能看出爱徒心底里的小小念头,有些事情,也该叫天纨知道。

    也许,这能令他彻底打消去偷偷尝试施展“无憾”的想法。

    “知道吗,天纨,为师数十年前已可施展‘无憾’,但这么多年,却只施展过两次。”

    “两次?”天纨疑惑地看向天云子:“不是只有十二年前那次?”

    “那是第二次,全天下都知道的‘晟昌之变’。云照国国君用他的“无双”跟我交换了“无憾”,登顶大位。也令全天下都传说这个秘法。但是第一次……”

    天云子没有回答天纨的疑问,淡淡道,他的目光越过殿门,落在远处苍翠青山、缭绕白云之上,那份脱俗雅致,也不及当年那人的风姿神采。

    “她很小的时候,我便与她相识,之后,几乎每月她都会上山来,我们谈人生,谈梦想,谈心法,甚至谈这天高云淡,这青山巍峨,这寐宗千年……”

    天纨定定看着天云子,眼神里都是向往。

    “那时她就像你现在这般大。后来,她出嫁了,以为寻找到了可以托付终生,并令她放弃一切之人。只可惜,她过得并不如意,却也无法像从前那般再来见我。”天云子的语气里多有唏嘘。

    “我最后一次见她,她告诉我,她最想要的一天,并非丈夫的回心转意,而是她的孩子在最危难濒死之际,可以有人不顾一切去解救。”

    天纨一愣,身体一颤,不可置信地看向天云子。

    “其实,即使不用‘无憾’,她的心愿我也会做到,但是,她怕这世道轮回无常,怕万一有所不及,一定要与我达成约定,甘愿在实现之前便献出‘无双’,于是……”

    天云子闭上眼睛,当年女子决绝的笑颜又浮现在眼前,若是他在施展前便知道她的“无双”是什么,以及之后发生的那些事,他想,他绝不会答应她。

    “那个人,就是……你的母亲。”

    “就是我的母亲。”

    两人异口同声说出。

    “那么,母亲献出的‘无双’是什么?”天纨看向天云子。

    天云子摇摇头:“终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天纨深深呼吸一口气,眼中现出寂寥:“我懂了,师尊。”

    “十日后,我会为你举行拜师典礼,之后,你便下山去吧。”

    “师尊?!”天纨急急看向天云子:“可是弟子做错了什么?”

    “你一直都做的很好。”天云子慈爱地看着座下的弟子:“下山只是让你历练,总在这山中,却不知世间几何,于你自然不好。”

    天纨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又有点害怕“可是师尊不在我身边,我怕……”

    “天纨,你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自己的努力得到的。无论我是否在你身边,你都会达成自己的心愿与目标。只是,切记,凡事不可强求,法术与捷径,不过是得失的一面罢了。”

    “我明白了,师尊。”天纨点点头,他心中志向,这世上,恐怕只有天云子能够明白。

    待天纨走了,天云子身边的侍者苍羽才走进来,手中的托盘上是一枚红色的药丸。

    天云子慢慢服下,面色变了又变,整个人的气息紊乱了一阵,又被他压制住。

    苍羽跟在天云子身边最久,也最得信赖,此时看向天云子的目光颇有担心:“师尊,难道您真的不告诉他吗?”

    天云子摇摇头:“此事于他,不知道才是最好。”之后,他便跟苍羽细细交待了拜师礼的细节。不再提其他。

    “天枢是否一起?”苍羽记录着典仪,想到什么,问道。

    天云子转头看向身侧一块小小的石镜,那石镜并未映照出天云子的面容,却在不断变换场景。天云子面前一页白缎制帖上,天纨名字旁边,他正欲朱笔再写,这一瞥,却微微皱起眉,放下了手中的笔。

    “就这样吧。”他将那白缎递给苍羽。

    苍羽心中着实替天枢惋惜,却不能表露什么,躬身退下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