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世界大盗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吃软不吃硬【1更】

时间:2017-10-13作者:七只跳蚤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吃软不吃硬</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玉红鱼低下头,显然是默认了这一点。

    扫了白雕等一眼,方孝玉道:“玉红鱼我保下了,你们可有什么意见吗?”

    方孝玉一出手就将他们给重创,现在又如此表态,白雕等人顿时神色变得难看起来,白雕威胁道:“你确定要同我们凤凰山为敌吗?”

    方孝玉耸了耸肩膀道:“你这么认为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

    白雕跺了跺脚道:“我们走!”

    既然不是方孝玉的对手,那么还留下来做什么,倒不如赶紧返回凤凰山,将此间所生的事情告知金跋法王,到时候金跋法王亲临,再行斩杀眼前这一对男女。

    方孝玉喝道:“怎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们当方某那么好说话吗?”

    一股凌厉的气息自方孝玉身上弥漫开来,那种毫不掩饰的杀机让白雕等精怪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杀敌无数的方孝玉自身早就凝聚了一股杀气,这一股杀气比之杀神白起来也就相差仿佛,如此浓郁的杀气向着白雕他们笼罩过来,没有被刺激的心神崩溃就不错了。

    “你……你好大的胆子,我家法王……”

    一名精怪战战兢兢,说话都有些不利索,想要拿金跋法王来警告方孝玉,只可惜迎接他的却是一个陡然放大的拳头。

    噗的一声,对方脑袋被砸了个正着,区区元神境的精怪而已,或许可以祸害一方生灵,只是在方孝玉面前,也就是一拳搞定。

    白雕低吼一声道:“大家和他拼了。”

    这会儿方孝玉摆明了是要将他们全部给留下来,不拼命的话那就真的要等死了。

    一只只精怪显出原形向着方孝玉扑了过来,毕竟对于精怪而言,想要挥出全部的力量,最好的姿态还是本体状态。

    结果可想而知,一时之间,苍狼、黑熊、巨鼠,各种动物出现在方孝玉的面前,每一只都体型硕大,让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凡俗的生灵。

    只是这些精怪哪怕是显露出本体来,在方孝玉眼中同样都是蝼蚁一样的存在,该是一拳搞定的,绝对不挥出第二拳。

    白雕出一声长啸,直接显出本体状态,赫然是一只如同飞机一般大小的白雕,坚韧无比的爪子向着方孝玉抓了过来。

    方孝玉张开手掌向着白雕抓了过来,白雕抓在方孝玉的手腕之上,这换做是其他修者的话,怕是会被白雕直接撕裂了手臂,可惜方孝玉丝毫未损反而是顺手一翻直接将白雕的那一只爪子给抓住然后猛地一扯,白雕出一声惨叫,嘭的一声,硕大的体型被方孝玉给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大地都禁不住的震动了一下,尘烟飞起,白雕当场就被砸的口吐鲜血气息衰弱,然后一脚踢在白雕身上,震碎了白雕的五脏六腑。

    白雕的身体滑行到了握紧拳头一脸惊骇的玉红鱼面前。

    玉红鱼当初选择方孝玉,其实只是希望能够借助方孝玉的运势罢了,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能够依靠方孝玉对抗金跋法王,只要等到她伤势恢复了,她就会离去,以免给方孝玉带来麻烦。

    只是玉红鱼在方孝玉收下许仙为弟子,并且传授许仙不俗的修行之法的时候,玉红鱼才意识到方孝玉并非是像她所想象的那样只是一名书生。

    尤其是先前方孝玉当着她的面直接撕裂了虚空,让玉红鱼清楚的意识到了方孝玉的强大。

    如今白雕一行,这绝对是一股力量强大的精怪,可是所有的精怪都被方孝玉给轻松打杀了,剩下一个白雕看上去也就剩下一口气罢了。

    玉红鱼看了滑行到了自己面前的白雕一眼,玉红鱼眼中闪过痛恨之色,带着几分快意看着白雕道:“白雕将军,你也有今天。”

    原来当初金跋法王突袭昆河水神的时候,白雕可是参与到其中的,水府之中许多虾兵蟹将不少都是被白雕所打杀的。

    而且一直以来,白雕负责追杀玉红鱼还有她那位婆婆,结果婆婆被白雕重创,后来更是为了保护玉红鱼而被斩杀。

    看着白雕倒在自己的面前,要说玉红鱼心中不激动的话,那显然不现实。

    白雕极其凄惨,听了玉红鱼的话,艰难的抬头向着玉红鱼看了一眼,断断续续道:“法王是……不会放过……”

    噗通一声,白雕一句话没有说完结果脑袋重重的砸在地上,没了气息。

    从白雕带领一众妖魔出现到全部伏诛,加起来都不过是半盏茶的功夫而已。

    看着白雕没了气息,玉红鱼深吸一口气,行到方孝玉面前,恭恭敬敬的拜倒下去道:“红鱼拜谢公子大恩大德。”

    方孝玉伸手一拂道:“不必多礼,你既然入了我方府,除非是方某允许,不然谁人想要对你不利,至少也要先问问我方某答应不答应。”

    方孝玉不是那种蛮不讲理之人,可是他本人却是相当的护短,白雕他们也是运气不好,在不清楚方孝玉的底细的情况下尽然同方孝玉硬杠,这不是找死又是什么啊。

    扫了地上几具庞大的尸体一眼,这里虽然是被方孝玉以阵法隔离出来的一个独立空间,可是一旦他们离开的话,独立空间自然会消失,到时候这些精怪的实力可是会暴露在大家的面前的。

    “将这些精怪的尸体一把火烧了吧。”

    玉红鱼闻言点了点头,很快就放出灵火,眨眼功夫,十几具尸体便化作了飞灰。

    其实在方孝玉同白雕他们动手的时候,杭州府城隍庙之中的城隍大人明显感受到了一丝异样,城隍直接催动神力,覆盖全城,试图将那波动给找到,可是却没有什么现和收获。

    城隍显然是有些托大了,其实以他的神力,如果亲自现身查看的话,方孝玉所布下的大阵未必就能够瞒天过海,但是城隍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离开城隍庙四处乱跑的,所以只是神力扫过,没有什么现便直接放弃了。

    反正做为城隍,他只需要管理好杭州府阴司之事便是了,至于说阳世间所生的事情,自有阳世间的人去应对,除非是有凶残的妖魔想要大规模屠戮生灵,不然就算是偶有妖魔鬼怪在府城之中作祟,城隍也不会予以理会。

    带着玉红鱼回了方府。

    方府之中,方孝玉看着双目有些红的玉红鱼道:“你将事情的经过给我说一遍。”

    虽然说方孝玉斩杀了白雕等人,也知道了白雕背后的靠山就是那位金跋法王,但是方孝玉很好奇,这位敢自称法王的大妖怪,没事干嘛去招惹神道系统啊。

    天下神灵可是自成一系,山神、土地、水神,这些都是属于神灵一系,这是天庭用来监察天下的力量,一般来说,世间的妖魔精怪之类很少有敢招惹神灵一系的。

    可是听玉红鱼的意思,金跋法王竟然袭杀了昆河水神,哪怕昆河水神只是庞大的神道系统内不起眼的一个小小水神,但是在其背后可是千千万万的神灵,金跋法王真的是胆大包天。

    搓着下巴,方孝玉看着玉红鱼道:“你的意思是说金跋法王之所以要袭杀你父亲,完全是冲着你父亲的昆河水神之神位而去的?”

    玉红鱼一脸愤恨之色点头道:“不错,我父亲同金跋法王根本就没有什么冲突,可是对方为了水神之位愣是袭杀了父亲。”

    方孝玉皱眉道:“那金跋法王好好的法王不去做,干嘛要冒那么大的风险袭杀你父亲,难道他想做昆河水神吗?”

    在方孝玉看来,一个受到约束的昆河水神绝对比不上凤凰山山大王来的轻松自由啊,这不知道金跋法王到底是什么神经。

    玉红鱼沉声道:“如果能够坐在昆河水神之神位之上,到时候可以消耗香火之力加修行,不出意外的话,金跋法王便是冲着这一点才对父亲下了毒手的。”

    “咦,神位竟然还有这般的作用?”

    显然方孝玉还真的是第一次听闻这种事情,他又不是神道中人,哪里知道这些隐秘啊,这样的事情,一般来说,还真的没有几个人会告诉其他人。

    “啧啧,神位还能够辅助修行,有趣,真是有趣啊!”

    如果说玉红鱼在这一点上面没有撒谎的话,那么倒是可以解释为什么金跋法王好好的山大王不去做,偏偏要冒着风险去袭杀一名水神,感情对方是奔着神位而去,想要借助神位来辅助修行啊。

    方孝玉能够理解修行之人为了提升修为所做出的各种疯狂的举动,金跋法王的举动倒也可以理解,只是昆河水神太倒霉了,偏偏就被这么一个胆大包天的大妖怪给盯上了。

    不过方孝玉很好奇,金跋法王到底有什么依仗,胆敢袭杀神灵窥视神位,如果说神灵是这么好杀,谁都可以去窥视神位的话,那么怕是这天下早就乱了。

    方孝玉相信窥视神灵的妖魔鬼怪那只强大的修行之人绝对不只是金跋法王一人,像金跋法王这样的绝对不在少数。

    偏偏没有几个敢屠神以占据神位,越是如此,越凸显出金跋法王的不简单之处。

    “你为何不前往钱塘江龙君那里告状呢?”

    方孝玉相信,如果说玉红鱼真的前去钱塘江水府的话,十有**能够为其父亲复仇,金跋法王的实力的确很强,可是做为天庭下属,天下神灵无数,其中强大的大神甚至可以媲美大罗仙人,可想而知,不过是天仙之境,连不朽金仙之境都没有迈入的金跋法王也就是能够袭杀昆河水神。

    真的惊动了钱塘江龙君这种级别的神灵的话,那么金跋法王未必就是龙君的对手。

    玉红鱼苦笑道:“金跋法王怎么可能给我去告状的机会,他早就派出了手下的妖魔堵死了我前往钱塘江水府的路途。”

    微微点了点头,玉红鱼说的不错,换做他是金跋法王的话也会这么干,无非就是封堵而已,派出几尊厉害的妖魔便足够了。

    玉红鱼的实力根本就不强,白雕他们那一行十几个妖魔当中,能够稳稳的压制玉红鱼的妖魔都不下三五名之多。

    “你接下来准备如何做,前往钱塘江龙君那里告状吗?”

    玉红鱼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公子能否送红鱼进入钱塘江,若是没有公子相助,红鱼微末之力,怕是……”

    方孝玉当然知道以玉红鱼的实力,先前她闯不过金跋法王布下的封堵,眼下同样是闯不过去。

    方孝玉笑着道:“帮你就是帮我,那金跋法王一看就是不好招惹的家伙,我可不想同其对上,所以这大妖怪最好还是留给钱塘龙君去收拾吧。”

    听方孝玉这么说,玉红鱼立刻就知道方孝玉这是答应帮自己了,这让玉红鱼激动的眼泪汪汪的。

    “择日不如撞日,我这便送你进入钱塘江!”

    钱塘江绵延数百上千里,其实要进入钱塘江的办法有很对,玉红鱼也不是没有办法下水,但是关键的是要闯过金跋法王那些手下的阻拦。

    水面之上,方孝玉同玉红鱼踏波而行,好在是傍晚时分,夜幕降临,江边夜风吹动,倒是没有几个人会在这个时候注意到江面上的两人。

    况且二人的度极快,身形转瞬即逝,就算是有人惊鸿一瞥看到,怕是也只当自己看花了眼,绝对不会联想到有人在江面之上踏波而行。

    按照玉红鱼所说,二人直奔着钱塘江水府方向而去,刚进入钱塘县地界,就见前方一个浪头突然向着方孝玉还有玉红鱼二人拍打过来。

    几股妖气升腾,方孝玉目光一扫就现前方一头大青鱼正在掀起浪头,衣袖一拂,顿时就见那浪头拍打到了近前却被一股无形的屏障给挡了下来。

    哗啦一下,浪头洒落江面,方孝玉哈有玉红鱼两者就那么立于江面之上,风吹动二人的衣带,乍一看二人好似谪仙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