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世界大盗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神君震怒【1更】

时间:2017-10-13作者:七只跳蚤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神君震怒</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这些人都是闻讯而来的十里八村的百姓,对于祭祀钱塘龙君这样的事情,但凡是得到消息又来得及赶来的人都会前来凑热闹的。

    虽然说只是一夜的功夫,可是县尊陈桐大人要在钱塘江边祭祀钱塘龙君,祈求龙君大发神通,为民除害,这个消息一夜传开,口口相传之下,总人口不过数十万的钱塘县至少有数万人得到了消息。

    如今在钱塘江边,已经赶到的差不多就有上万人了,而且这个时候还有人从四面八方不停的赶来,看着这架势,待到祭祀龙君的时候四周的人数至少还要再翻一倍。

    聚集数万人之多,不管是在什么时代都是相当了不起的,尤其是在这古代,也就是在这江南之地,换做是其他地方的话,未必能够汇聚如此之多的人。

    李公甫早早的便赶到了县衙之中,县尊陈桐等人这会儿也都做好了准备,李公甫等一队衙役在前开路,护送陈桐前往钱塘江边而去。

    就在钱塘江边,经过一夜的忙碌,祭祀所需要的东西该准备的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陈桐等人赶到,吉时到来之时开始祭祀。

    “县尊大人驾到!”

    随着陈桐等人到来,四周的百姓主动的让开一条道路,陈桐一行人缓缓行至江边。

    钱塘江乃是浙江省最大的一条江河,其钱塘潮涌乃是一大自然奇观,每年都有无数的文人骚客前来观潮。

    此时的钱塘江水面平静,一眼望去,江面银波粼粼,平静吴波,朝阳照射在江面之上,隐隐可见金光闪烁。

    县丞上前一步向着县尊陈桐道:“大人,吉时将至,还请大人上前准备。”

    黄土堆砌的祭坛之上,祭品,香炉齐备,侍女立于两旁,随着一声铜锣声响起,原本喧闹的江边一下子变得寂静无比,一双双的目光齐齐的向着祭坛处看了过来。

    似这种主持祭祀的场面,陈桐也不是第一次经历,毕竟身为一县之尊,每逢春耕等大的节日,陈桐都需要带头举行祭祀,所以轻车熟路上前。

    接过香烛,恭敬插于香炉之间。

    “钱塘龙君在上,余借四口镇之地,临钱塘江之水,承众之所寄,聚民之所望,率民之众今敬拜于尊前,以祭混沌初开,生有天地。天经日月,地行河江……河神保佑,万民健康,河神保佑,和谐万方。河神保佑,无忧无恙。拜于尊前,心意惶惶。拜于尊前,心意惶惶.”

    整个祭坛四周寂静无比,陈桐立于祭坛之上,祭祀之声达于八方。

    钱塘江江底,龙君神府之中。

    钱塘江水神乃是天庭下属的天下水系之中的一尊神灵,虽然说在天下诸多大江大河之中只能算一般的水神,可是在钱塘,钱塘江龙君绝对是方圆数百里内各大水系支脉当中权势最大的那一个。

    这日龙君正在闭关修行,忽然之间冥冥之中,祭祀之声传来,身为钱塘江水神,可谓是同钱塘江两岸百姓息息相关,若然有人举行祭祀的话,龙君必然能够有所感应。

    陈桐等热那么大规模的祭祀,就算是龙君处在闭关当中也会被惊动的。

    眉头一挑,龙君眼中闪过一道精芒,伸手向着虚空之中抓去,就见一缕香火出现在龙君面前,龙君将那一缕香火张口吞下,双目闭上,很快便睁开双眼,豁然起身。

    “大胆妖孽,竟敢在本神治下行此大逆不道之事!”

    显然龙君已经知晓了所发生的事情,如此大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治下,怪不得龙君会如此震惊,要知道天庭对于他们这些神灵一样是有考评的,如果治下出了大妖之类的妖孽之辈的话,那么司职一方的山神、水神、土地都会被天庭所问责的。

    有妖孽掳掠百姓修炼邪法,这是所有神灵的禁忌,一旦被发现,必然会受到全面的追杀。

    龙君出关,水府之中,虾兵蟹将龟丞相聚集一堂。

    龙君端坐大殿之中,浑身散发着神祗的无上威严,目光落在龟丞相身上道:“龟丞相,本君闭关这些时日,钱塘江流域可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岸上那么大的动静,上万人汇聚于钱塘江江边,就算是瞎子也都看到了,龟丞相显然早就接到了消息。

    如今听了龙君的问话,龟丞相深吸一口气上前一步道:“回禀神君,这些时日,钱塘县内发生妖邪之物掳掠百姓之事。”

    龙君眼中精芒闪烁盯着龟丞相道:“哦,可曾查明,究竟是何方妖孽,竟然敢在本神君治下为恶!”

    龟丞相咕噜咽了口水,额头之上冒出几丝冷汗,略带紧张的摇头道:“属下无能,没有能够找出那妖孽的下落。”

    龙君闻言不禁猛地一挥衣袖,喝道:“真是废物,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现在竟然告诉我,你们连作恶之人是谁都不知道,你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震怒的龙君威严镇压之下,龟丞相几人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虾兵蟹将也是低着头跪在龙君面前。

    目光从几人身上扫过道:“你们给我听着,立刻给我去查,我要知道到底是何方妖孽,竟然在本尊治下兴风作浪。”

    由不得龙君不着急,只看那祭祀的规模就知道这次妖孽作祟的事件影响到底多么的恶劣,这次的事情如果说能够顺利解决那也就罢了,若然无法解决,那么即便是天庭不惩处于他,他这神君之位怕是也有动摇的危险。

    龙君麾下的水族兵马被发动起来,四下打探消息。

    钱塘江江边的陈桐等人祭祀完毕,来自四面八方的百姓又自发的在江边祭祀,直到落日时分,江边才算是恢复了平静。

    李公甫身为捕头,虽然说有伤在身,可是该办案还是要办案的,陈桐不会因为祭祀了龙君就将案子给撤销了。

    在陈桐等人看来,祭祀龙君无非就是对百姓有所安抚,若是不将百姓心中的慌乱恐惧给安抚下去的话,谁也不敢保证到时候会出现什么问题。

    李公甫再次带队前往上一次遭遇那黑虎精所在的村镇,故地重游,李公甫四下勘探,毕竟才过去一天多时间,如果说那黑虎精留下什么痕迹的话,那么仔细寻找,或许能够有所发现。

    一行十几人分散开来,向着黑虎精逃窜的方向一点点的找过去,期待着能够有所发现。

    “咦!”

    李公甫突然脚步一顿,就在前方的草丛之中,一滴已经干涸的黑血出现在李公甫的视线当中。

    快步上前,李公甫盯着那一滴黑血,脑海之中不禁浮现出当时他伤了黑虎精的事情,如果说不是他划破了黑虎精的腹部的话,怕是他们一伙人已经沦为黑虎精腹中之物了。

    这一滴血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十之**便是黑虎精受伤之后离开之时所滴落的。

    韩平几人注意到李公甫脚步停下来似乎是有所发现不禁快步而来,循着李公甫的目光,自然看到了那一滴黑血。

    孙越惊讶的道:“这怕是那一头黑虎精身上滴落的鲜血了。”

    李公甫点了点头道:“大家接着找下去,看看四周还有没有同样的血迹留下来。”

    有了发现,众人自然是精神为之一振,寻找起来也更加的动力十足,毕竟如果一直都没有什么发现的话,时间久了就算是找寻起来都没有什么动力。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就有人高声喊道:“大人,这里,这里有血迹!”

    一名捕快在前方一片灌木丛之间发现了一滴同样干涸的黑血,几人闻言快步上前,果然是一滴黑血洒落在灌木丛之间。

    李公甫振奋道:“找,大家都给我仔细一些,我就不信,循着这血迹还找不到那黑虎的下落。”

    血迹接着被发现,渐渐的进入山中,显然当初那一头黑虎精受伤是直接逃进山中去了,这也在预料当中,所以李公甫等人显得很是振奋。

    这一次李公甫可以说是做好了充沛的准备,县衙之中的好手都被他聚集起来,甚至其中还有一位先天级别的好手,年近五十岁的一位老捕快,可以说是县衙之中资格最老,实力最强的一位了。

    范镇,十几岁就接了自己父亲的职进入衙门之中做了捕快,这一干就是数十年,办案经验十足,但是这人性格耿直,素来不会讨人欢心,所以一直以来尽管说破了许多的案子,可是却连一个捕头都没有混上。

    毕竟如果按照范镇的实力和资历以及其办案的经验,这钱塘县总捕的位子早就应该是范镇手中之物了,可惜范镇性格耿直不为上官所喜,因此一直都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捕快。

    当然身为同僚,大家谁还不了解谁啊,不少人虽然不喜范镇的性格,可是却对范镇的能力非常的钦佩。

    这一次李公甫亲自点了范镇的将,有范镇这位老牌先天坐镇,加上一行都是衙门当中的好手,李公甫相信就算是再遇上了黑虎精,他们一行人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毕竟他们坚持找过来,为的就是找到那黑虎精的巢穴,看看是不是能够救出失踪的孩童,若是他们连黑虎精都没有把握拿下的话,那么他们此行就算是找到了黑虎精又能如何。

    此番有范镇随行,大家都对这一次的行动充满了信心,加上线索不断,一点点的深入山中,不少人都摩拳擦掌,摆出一副不拿下黑虎精绝不罢休的架势。

    众人进入山中大概有十几里,这已经算是深山了,毕竟就算是山间的猎户也不会再深入,毕竟深山老林,野兽出没,再厉害的猎人一个不小心的话都有可能将性命丢在其中。

    李公甫抬起头来,脸上带着几分疑惑之色,距离上一次发现血迹已经过去了有一盏茶的功夫,可是方圆数百丈的范围当中,却是没有发现下一滴的血迹所在。

    线索似乎就这么的断了,一眼望去,四周全是茂密的树林,一点的线索都没有。

    韩平道:“大人,找不到线索啊,似乎到了这里,那一头黑虎精便不见了。”

    范镇淡淡道:“那就是说黑虎精的巢穴在这附近,要么就是对方逃到这里的时候,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不会在有鲜血滴落了。”

    李公甫闻言向着范镇道:“范老经验丰富,不知范老以为,哪种可能性更大一些呢?”

    范镇沉吟一番道:“我倾向于那头黑虎精的巢穴就在这附近,因为如果说是伤口愈合的话,那么上一次我们所发现的那一滴鲜血就不会那么明显了,毕竟伤口愈合的话,渗出的鲜血只会越来越少。”

    要不就说范镇的经验非常的丰富呢,大家谁都没有想到,只是从一滴血的大小多少便能够看出如此之多的信息来。

    李公甫点头道:“范老言之有理,我也认为那黑虎精的巢穴怕是就在这附近了。”

    说话之间,李公甫向着一众人道:“诸位,接下来都给我小心一些,那黑虎精的巢穴很有可能就在附近,大家给我找,我就不信咱们这么多人,连一处巢穴都找不到。”

    黑虎精从王道灵那里回来也不过小半天功夫,虽然说伤口在涂抹了王道灵赐给他的灵药之后已经结痂,可是毕竟还没有好利索,因此黑虎精干脆就在山洞当中老老实实的养伤。

    这是一座相当隐秘的山洞,洞口不算大,掩映在一片藤蔓之后,也就只有到了近前才有发现的可能。

    虽然说山洞看似不大,可是内部却另有乾坤,就在黑虎精所在的山洞的内里,仍然是一片的洞窟,其中一处洞窟当中传出孩童的哭闹声。

    两只伥鬼将一名孩童给带到了黑虎精面前,黑虎精扫了眼前的小胖子一眼,小胖子唤作马闲人,意喻着其父母希望小胖子将来能做一个享福的闲人。

    不过这会儿小胖子马闲人却是被盯着张开血盆大口的黑虎精给吓得昏了过去。

    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