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世界大盗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风风光光的大婚【1更】

时间:2017-10-13作者:七只跳蚤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风风光光的大婚</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就在许娇容训斥许仙的时候,门外一名喜娘道:“许家姑娘,花轿马上就要进门了,姑娘你准备好没有。”

    许娇容应了一声,伸手揉了揉许仙的脑袋道:“好好在家。”

    许娇容盖上盖头,穿着一身喜庆的嫁衣,坐上了花轿,在锣鼓声中向着李公甫家而去。

    李家并不算富裕,院子算不得宽敞,不过眼下却被布置的一片喜庆的景象,而李公甫则是骑着高头大马,胸前配着大红花将花轿迎回。

    方孝玉的身影出现在李家,将置办的贺礼送上,选了一处地方坐了下来。

    本来县尊陈桐是准备同方孝玉一起前来的,不过却被方孝玉给拒绝了,他只是低调的过来看看李公甫、许仙这些人,可是不想大肆张扬。

    吉时将至,眼看就要拜天地了,陈桐的轿子到了李家门前,县尊出行,场面不小,至少几名李公甫的同僚一眼就认出了陈桐的轿子。

    “天啊,这……这是县尊大人。”

    “县尊大人怎么也来了。”

    “不是吧,这李公甫竟然还和县尊大人有这般的交情吗?”

    能够认出陈桐的人不多,但是在场毕竟也有一些官场中人,所以陈桐的轿子停在李家门口的时候就被人认出并且传开。

    街坊四邻一个个的看着从轿子当中走出来的陈桐,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陈桐这位父母官,脸上显得非常的惊讶。

    一方面是兴奋自己竟然能够这么近距离的见到县尊大人,另外一方面则是吃惊李公甫同县尊到底是什么关系,竟然能够让县尊亲自前来。

    李公甫正在招待亲朋好友,当一名手下的捕快跑过来告诉他县尊大人就在门外的时候,李公甫都呆住了。

    他不过是县衙的一个班头而已,虽然同陈桐不陌生,可是双方也不过是上下级的关系罢了,李公甫自问自己可没有那么大的面子竟然能够劳动县尊大人大驾光临。

    看到李公甫在那里呆,那名捕快推了李公甫一下道:“李头,你什么楞啊,县尊大人就在门外,你倒是前去迎接啊。”

    李公甫反应过来,连忙点了点头道:“不错,不错,我这就去迎接县尊大人。”

    当李公甫走到门口,看到正站在那里的陈桐的时候整个人才算是真的相信陈桐亲自前来参加自己的婚礼,一时之间李公甫脑袋有些懵,搞不明包陈桐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要说陈桐这是拉拢自己,李公甫又不是傻子,他还没有资格让陈桐这般拉拢吧,至少眼下他只不过是三班衙役当中的小小班头而已,还不是十多年之后掌管所有捕快的捕头。

    深吸一口气,李公甫上前向着陈桐一礼道:“属下见过大人,大人远道而来,顿时蓬荜生辉啊。”

    陈桐微微一笑,看了李公甫一眼道:“李班头,今日乃是你大喜之日,本官前来讨一杯喜酒,沾一沾喜气,可不要怪我不告而来啊。”

    李公甫闻言连忙摇头道:“大人说哪里话,大人能够前来,那是李某的荣幸。”

    不少人看到陈桐对李公甫这般客气,不知多少人向着李公甫投来羡慕的目光。

    陈桐那是什么人啊,偌大的钱塘县,数十万百姓,全都由陈桐掌管,可谓是一方父母官,这样的大人物对李公甫这样客气,倒也怪不得许多人看李公甫的眼神都变得有些怪异起来。

    李公甫也是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搞不明白陈桐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不管怎么样,陈桐此番前来参加自己的婚礼,那是真的给了他天大的面子,这让李公甫心中别提多么的激动了。

    陈桐远远的看到方孝玉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眼中闪过一道亮光,一边向着方孝玉走去,一边冲着李公甫道:“李班头,吉时将至,吾且自便,莫要误了你的吉时,耽搁你拜天地。”

    古代对于这一点可是相当的讲究的,所以说李公甫看真的到了要拜天地的时候,向着陈桐告罪一声,准备拜天地去了。

    前来参加李公甫大的婚礼的大多都是街坊四邻,真正的官场中人九成都不过是一些捕快罢了,陈桐也没有人陪伴,在不少人的目光注视下,陈桐做到了方孝玉身旁。

    方孝玉向着陈桐笑了笑道:“县尊大人出行,当真是气派啊。”

    陈桐笑着道:“小师弟若是愿意的话,待到守孝期满,到时候只要愿意的话,轻松可以出任一方父母官。”

    方孝玉笑了笑,没有去接陈桐的话,他可没准备往官场上展,这一点倒是和前身的选择一致。

    那边李公甫已经开始拜天地了,陈桐看了一眼,轻笑道:“这李公甫莫非同小师弟有什么关系吗?”

    方孝玉笑着摇了摇头。

    方孝玉的态度让陈桐有些搞不明白,不过方孝玉既然不说,他自然也不好去问。

    拜过天地,将许娇容送入新房之中,李公甫出来敬酒。

    到了方孝玉和陈桐二人这一桌,桌面之上,除了二人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毕竟陈桐在这里,身份不够的人,哪个敢同陈桐坐在一起啊。

    李公甫看到和陈桐有说有笑的方孝玉的时候不禁呆了一下,脸上露出几分愕然之色。

    方孝玉将李公甫的神色反应看在眼中,心中生出几分好奇来,看李公甫的神色,对方似乎对自己并不陌生,莫非二人之间还有什么交集不成。

    只可惜他没有带上书童方奇,不然的话也可以询问一下,眼下却是一头雾水,看着李公甫走过来,也只能够以不变应万变。

    “大人前来,公甫深感荣幸,敬大人一杯。”

    说着李公甫一饮而尽,而陈桐则是笑着喝下酒水。

    李公甫这会儿目光落在方孝玉身上,方孝玉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在李公甫看过来的时候冲着李公甫点了点头。

    李公甫开口道:“方公子,咱们又见面了。”

    心中一动,方孝玉神色不变道:“是啊,又见面了。”

    李公甫打量了方孝玉一翻道:“嗯,看来方公子身上的伤已经痊愈了,公甫敬公子一杯。”

    两人之间还真的有故事,不过方孝玉显然没有前任的记忆,不知道两人到底有什么过往,不过顺势一笑,举起酒杯道:“新婚大喜。”

    一旁的陈桐看了看李公甫笑着道:“公甫啊,没想到你竟然还同小师弟认识呢。”

    李公甫连忙解释道:“属下大概一个月之前在山中侥幸救过方公子一次,这事情除了方公子之外,倒也没有其他人知晓。”

    方孝玉这才算是明白过来,原来李公甫还救过自己前身呢。

    笑着点头道:“是啊,当初多亏了李班头,若非是他的话,我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说着方孝玉向着陈桐道:“师兄,李班头可是个人才,你可不要浪费了李班头这么一个人才啊。”

    在方孝玉的感应当中,李公甫竟然是一名先天强者,就算是那些前来参加婚礼的捕快也都一个个的有着后天修为,并不像他所猜测当中都是普通人。

    不过考虑到李公甫所处的这一方世界到底是神魔世界,李公甫能够成为一县捕头,不可能一点能力都没有。

    况且世界不同,出现什么样的情况都不奇怪,这就好比张三丰如果说是处在纯正的历史世界的话,那么他也就是一位会点拳术的拳法高人,可是如果处在武侠世界的话,那就是能够飞檐走壁,开山碎石的武道强者。

    显然这一方世界当中,李公甫并非是普通人,而是一名先天强者。

    知晓了李公甫同方孝玉之间的关系,陈桐好歹也是官场沉浮之人,听了方孝玉的话,哪里不知道方孝玉的意思,笑着道:“没想到你们之间还有这般的渊源,本官一直都在考虑着提拔李班头做三班衙役的总捕头,现在小师弟也对李班头这般的称道,看来本官总算是没有看走眼啊。”

    说着陈桐拍了怕李公甫的肩膀道:“公甫啊,本官准你三天假期,三天之后,前往县衙,你便给本官做钱塘县三班总捕头吧。”

    从班头升为捕头,这对于李公甫来说绝对是天大的喜事,要知道捕头一职可不是谁想当就能够当的,手下数十名捕快,绝对算得上是一县之地数得着的人物了。

    若非是方孝玉的话,正常情况下,李公甫想要成为三班总捕,至少要熬上十多年才有希望,可是现在陈桐一句话就让其升任为总捕,加上今日又是新婚大喜之日,可谓是双喜临门。

    不少人在陈桐于李公甫叙话的时候都一脸羡慕的看着,大家都好奇方孝玉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敢同陈桐平起平坐,最重要的是对方竟然还同陈桐有说有笑,一看就知道同陈桐是相识的。

    当陈桐称呼方孝玉为小师弟的时候,大家才算是明白,原来方孝玉真的不简单,竟然同陈桐是师兄弟,怪不得有资格同其平起平坐呢。

    陈桐升李公甫为总捕的话大家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如果说陈桐前来参加婚礼那是让李公甫面子十足的话,那么现在升任李公甫为总捕一下子就让李公甫成为大家羡慕嫉妒的对象了。

    升职、大婚,可谓是双喜临门,闻知这个消息,李公甫那一对父母不知多么的高兴呢。

    看着李公甫,方孝玉心中一动道:“李公甫,如果你不怕我误人子弟的话,不妨将许仙那小子送到我那私塾中去,由我亲自教导。”

    李公甫闻言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脸上满是惊喜之色,因为许娇容不止一次在他面前提过许仙的事情,多次露出想让许仙拜师好生攻读的念头。

    李公甫不过是小小班头,家有患病父母,同许家一样都是家徒四壁,就算是想要帮忙也做不到。

    方孝玉那私塾绝对可以算得上是方圆数十里内最出名的一处私塾了,一方面是因为方家的政治资源,另外一方面就是方孝玉自身才学,毕竟二十多岁的进士,那绝对可以说一声天才,才学绝对有保证。

    只是想要进入私塾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般人根本就别想进入那私塾的大门。

    现在方孝玉不但是知晓他那小舅子许仙,甚至还开口招许仙进入私塾。

    在李公甫看来,能够拜在方孝玉的门下,那绝对是许仙的荣幸,所以反应过来之后连忙向着方孝玉道谢:“我代许仙谢过公子了。”

    方孝玉笑了笑道:“对我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只要你不怕我误人子弟就好。”

    陈桐和方孝玉在喝过了喜酒之后便早早离开了,只留下了那些街坊四邻的议论,在方孝玉的身份被人认出来之后,关于许仙能够进入私塾的事情也传开了,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呢。

    一些人对李公甫羡慕之心自是不用说,谁都料想不到方孝玉竟然还结识了方孝玉这样的人物,甚至能够令县尊参加他的婚礼。

    洞房花烛夜第二天,许娇容就从李公甫口中知晓了方孝玉那私塾的情况,尤其是在得知可以送许仙进入那里,许娇容别提是多么的欣喜和兴奋了。

    如果不是考虑到三朝回门的规矩的话,许娇容怕是当时就冲回许家带上许仙前去拜师了。

    能够拜师在方孝玉这么一位进士门下,对于无数的学子来说,那是何等的运道啊,反正在许娇容想,也就是期望能够给许仙找一位秀才拜师罢了。

    现在竟然能够拜咋一位进士门下,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鲤鱼跃龙门一样。

    三朝过后,许娇容在李公甫的陪伴之下回门,这三日时间,许仙可谓是一下子失去了管教,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这会儿还么有睡醒呢,许娇容回门了,直接冲进许仙的房间当中,将呼呼大睡的许仙从床上提溜了起来。

    许仙直接就傻掉了,反应过来之后,看到是许娇容怒气冲天的盯着自己,脸上露出几分畏惧和尴尬之色道:“姐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