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世界大盗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小许仙【三更】

时间:2017-10-13作者:七只跳蚤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小许仙</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方孝玉微微一笑道:“原来李班头明日即将大婚啊,方某明日且去凑一凑热闹。”

    说话之间,方孝玉手中出现一锭银子放在桌案之上道:“小二,结账,隔壁这几位的帐算我的。”

    几名衙役闻言不禁露出受宠若惊之色,正是因为他们善于察言观色,所以才更清楚方孝玉的不俗,因此面对方孝玉显得无比的恭谨。

    在方孝玉离去之后,几名衙役方才各自落座。

    “天啊,这位公子好强的气势,我感觉比咱们县尊大人还要恐怖。”

    “贵人啊,这就是贵人啊。”

    “咱们李头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一位贵人了,听其意思,似乎明日还准备去参加李头的婚礼呢。”

    几人想破了脑袋怕是也想不出方孝玉的来历,对视一眼,几人出了酒楼便奔着李公甫家而去。

    李家可谓是无比热闹,这会儿正为明日的婚礼做着筹备,几名衙役赶过来寻到了李公甫。

    李公甫一脸诧异的看着显得非常的兴奋的几人道:“你们这是……”

    王大力搓着手,看着李公甫道:“李头,你行啊,这是深藏不露呢。”

    李公甫本身就是老好人的脾气,闻言满是不解的道:“你们这是说什么呢,我哪里深藏不露了?”

    其中一名衙役笑道:“李头,你就不要瞒着大家了,你是不是遇上什么贵人了?”

    李公甫呆了呆,摇头道:“我若是有什么贵人的话,也不至于接任这位子近十年都没有一点起色,何至于到现在才张罗着娶亲啊。”

    要知道李公甫如今可是已经有二十有六了,二十六岁方才成亲,这在现代那是再普遍不过的现象,可是在古代可就真的太迟了。

    一般古代结婚的年龄大多在十六岁便已经普遍成亲,就算是晚一些,能够到二十岁便已经少见了。

    像李公甫和许娇容,两人一个二十六,一个二十三,都是因为各自的家庭而耽搁了。

    李公甫父母有病,虽然说身在公门,可是家庭负担沉重无比,一般的家庭谁敢将自家姑娘嫁入到这样的家庭啊,一进门就得照顾两个患病的公婆。

    至于说许娇容,其他不说,单单是一个尚未成年的弟弟许仙便吓退了九成九的人,婚姻大事同样是被耽搁了下来,这么一耽搁便成了大龄未婚剩女了。

    李公甫对许娇容不陌生,毕竟身为钱塘县捕头,对于许娇容这样算得上小有名气的女子当然有所耳闻甚至还见过。

    而许娇容对李公甫同样非常熟悉,两家所居之地也不算远,也就是里许远近罢了。加之李公甫乃是县衙捕头,平日里许娇容不止一次见过李公甫。

    正是两人极其熟悉,所以在媒人牵线搭桥的时候,二人可谓是一拍即合,大家谁也别嫌弃谁。

    李公甫听了王大力几人的一番话,脸上满是愕然之色道:“你们说不久之前,你们在酒楼之中遇到一位其余不俗的公子,说是明日要来参加我的婚礼?”

    “对啊。”

    “可是我根本就不是认识什么贵人啊!”

    王大力道:“那就奇了怪了,对方分明是认识李头你的,不然话,当时我们说话,他也不会知道李头你即将成亲了,或许真的是故人呢,只不过李头你将对方给忘记了。”

    这么一说,李公甫也是一脸的迷惑,因为王大力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李公甫心中还是有些没底,最主要的就是他真的不是认识什么达官贵人之类的。

    说着王大力看着李公甫道:“李头,明日你请了哪些人啊,咱们县尊大人请了没有?”

    李公甫尴尬道:“倒是递了喜帖,不过我不过是一个班头而已,怕是县尊大人根本就不会屈尊降临啊。”

    王大力几人对视一眼,不禁叹了口气,李公甫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他们不过是捕快而已,县尊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会同他们混在一起,怕是也不会前来参加李公甫的婚礼。

    钱塘县,县衙之中。

    方孝玉这会儿正坐在客厅之中,就见一名胖乎乎,一身官威的官员快步走进客厅当中,当看到坐在那里的方孝玉的时候,脸上露出几分热情之色道:“师弟你大驾光临,我这小小县衙真是蓬荜生辉啊。”

    钱塘县县尊,陈桐乃是方孝玉父亲的门下弟子,所以陈桐与方孝玉师兄弟相称,再者方孝玉和陈桐一样,都是进士出身,论及家世背景的话,方孝玉可是高陈桐一头,所以说哪怕方孝玉摆明了车马无意踏入官场,陈桐对待方孝玉也不敢怠慢。

    或许方孝玉无意官场,但是不要忘了,方孝玉母亲背后的家族在官场当中那可是有着庞大的人脉关系的,再说了,方孝玉父亲做了这么多年的吏部官员,不知道攒下了多少的人脉,这些人脉可是无形的资源。

    只要不是傻子,绝对没有谁会同方孝玉过不去,一方面方孝玉无意官场,自然就不会同他们形成竞争,另外一方面方孝玉背后人脉关系网太广了,也没有几个愿意招惹方孝玉这样的存在。

    所谓人走茶凉,方孝玉父亲没了,陈桐或许会看轻方孝玉几分,但是他绝对不会表露出来,所以在方孝玉面前,依然是那么的热情。

    拱了拱手,方孝玉看着陈桐道:“师兄说哪里话,此番前来,却是特意来拜见师兄呢。”

    陈桐坐下,看着方孝玉,带着几分疑惑道:“师弟你不是为方师守孝吗,怎么有闲暇前来我这小小的钱塘县呢。”

    方孝玉笑着道:“心情烦闷,出来走走,顺便参加一位故人的婚礼。”

    “哦,师弟竟然在这钱塘有故人,不妨说来听听,我怎么不记得钱塘有哪位才子符合师弟所说的条件啊。”

    陈桐下意识的就认为方孝玉所说的故人应该是读书人,毕竟咋陈桐看来,能够劳动方孝玉在守孝期间亲自前来的也就只有方孝玉的那些同窗了。

    但是在钱塘县,似乎并没有那个读书人符合方孝玉同窗并且即将成亲的条件啊。

    方孝玉只看陈桐的神色就知道陈桐心中在想些什么,微微一笑道:“陈师兄莫非不知道你手下一位班头明日就要成亲吗?”

    陈桐呆了呆,班头,难道说自己这位小师弟所说的故人就是自己手下的一个班头吗?

    也怪不得陈桐如此惊讶,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啊,陈桐做梦都想不到方孝玉竟然会来参加一位班头的婚礼,这画风似乎不大对啊。

    在陈桐眼中,李公甫这些衙役捕快那都是一去莽夫罢了,根本就没有资格同他们这些读书人相交,而且以方孝玉的出身,同这些莽夫相交的可能性更是非常低。

    李公甫递上来的喜帖陈桐只是扫了一眼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甚至都没有什么印象,不过李公甫到底是他的手下,并且因为成亲的事情还特意告假,所以仔细想了下,陈桐还是想到了李公甫。

    “小师弟所说的莫非是李公甫吗?”

    方孝玉微微点了点头。

    陈桐心中沉吟一番道:“刚好明日我同小师弟一同前往,李公甫怎么说也是我手下的班头,而且他也给我送来了请帖,我正犹豫着要不要前去道贺呢,既然小师弟同李公甫还有如此渊源,那么明日我便陪小师弟前去走上一遭。”

    第二日乃是上好的黄道吉日,许家本身就只有许娇容姐弟二人,哪怕是在街坊四邻的帮衬之下,可是大喜之日仍然显得有些冷清。

    一个半大小子正抱着书本坐在那里,不过这小子看似自念书,但是只看去眼珠子转动注意力都不在书本之上就知道他一颗心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一身喜庆嫁衣罩体,将许娇容衬托的花容月貌,不过这会儿却是一脸怒气的冲着坐在那里看书的小子斥声道:“许仙,让你默书,你的心思在哪里?”

    原来这半大小子就是许仙,看上去大概有十五六岁,模样大体已经长成,略显稚嫩,穿着一身浆洗的有些掉色的长袍,乍一看还真的有几分书生意气。

    但是大家都知道许仙读书完全是被许娇容给逼迫的,准确的说许仙就不是读书的材料,按照许仙自己来讲,让他读书还不如让他去学医呢。

    读书之人,不为良相即为良医,结果被许娇容拿这话给狠狠教训了一番,许仙即便是不喜读书,但是也勉强读了几年书,至于说成绩,自然是惨不忍睹,许娇容一直想着给许仙寻一位良师,只可惜许家本身就穷苦,姐弟二人能够养活自己便不错了,哪里有什么银钱置办束脩去拜师啊。

    许仙看着许娇容道:“姐姐,今天可是你大喜之日,就不能给我放假吗?”

    许娇容瞪了许仙一眼道:“到时候一定让你姐夫个你寻一位良师,无论如何姐姐都要让你好好读书,将来做一个读书人,清明上坟,我也可以告慰父母在天之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