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世界大盗 第九百四十二章 天刀归心【1更】

时间:2017-10-13作者:七只跳蚤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 第九百四十二章 天刀归心</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其实自那一击斩出的瞬间,宋缺便禁不住一颗心提了起来,正是因为斩出那巅峰一刀,所以宋缺比谁都要清楚自己那一刀的威力如何。

    宋缺自信自己那一刀下去,天下间能够接下的,恐怕都找不出,自然是为方孝玉担心不已。

    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能够实现他梦想的人选,结果却被自己一刀给劈死了,宋缺心中别提多么的后悔了。

    然后方孝玉竟然接下了他一击,甚至看方孝玉仓促之间出手,结果面对自己那一击,非但是毫发无损,甚至看上去一点的压力都没有,这让宋缺眼中流露出几分愕然之色。

    显然宋缺没有想到方孝玉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眼看方孝玉轻松接下自己一击,宋缺不禁挥手向着方孝玉斩了过来,哈哈大笑道:“方总管且吃我一击。”

    身为武者,尤其是像宋缺这样痴迷于刀道的强者,平日里想要寻一个对手可是非常之艰难的,整个岭南都寻不到一个可以做他对手之人,空有一身强大的实力,却连一个交手的对象都寻不到,那种孤寂一般人绝对体会不到。

    现在方孝玉竟然展露出如此之强的实力,宋缺当然是见猎心喜,不管其他,先同方孝玉大战一场再说。

    方孝玉见到宋缺的反应,哪里还不知道宋缺的意思,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方才宋缺那一刀的确让方孝玉为之另眼相看,同时也对宋缺在刀道上的造诣充满期待。

    两名破碎之境的强者在宋家山城大战,宋缺将天刀八法演绎至巅峰之境,每一刀都如同神来之笔,妙至巅峰,纵然方孝玉都要甚重应对。

    像宋鲁等人站在远处,远远的看着宋缺同方孝玉大战在一起,眼中流露出惊喜之色。

    虽然说宋智、宋鲁实力比之宋缺差了许多,但是眼力还是有的,加上方才那一幕,几人若是还不知道宋缺突破了的话,那么他们反应也太迟钝了些。

    本身宋缺自身实力便已经达到了大宗师巅峰之境,再进一步就是天下至强的破碎之境。

    如今宋缺显然是突破成功,稳稳的踏入了破碎之境。

    宋师道震撼的看着大战在一起的两人,有些难以置信的道:“智叔,鲁叔,父亲他……”

    宋智深吸一口气道:“大哥他突破了。”

    虽然声音低沉,可是宋师道能够听得出宋智言语之中的激动,能不激动吗,宋缺竟然突破至破碎之境,这意味着什么?

    宋家有宋缺在,将在这即将到来的乱世当中,稳如泰山一般,以破碎之境的强者所拥有的漫长寿元,足可以支撑宋家再兴盛上百年。

    只要不是傻子,想来没有谁会傻乎乎的来招惹有着一尊破碎强者坐镇的宋家吧。

    宋玉致俏脸之上带着几分惊骇道:“此人是谁,看上去这般年轻,竟然丝毫不必父亲差。”

    宋智沉声道:“师道、玉致,此人乃是幽州总管,乃是天下有数的强者,此番大哥能够突破,此人功不可没,等下莫要失了礼数,丢了我宋家颜面,甚至惹怒了大哥。”

    世家子弟,尤其是像宋师道、宋玉致这样的世家核心子弟,自然不是傻子,不用宋智提醒,只看方孝玉所展露出来的实力,他们在心中将方孝玉当做宋缺一般的人物看待,哪里敢有一丝不敬啊。

    天刀八法之外,宋缺一直酝酿着第九刀,本身天刀八法就是世间刀法的巅峰了,这第九刀几乎可以说不属于人世间的刀法。

    此时大战兴起,宋缺出手之间完全沉浸其中,满脑子除了刀道之外,再无他物。

    “第九刀无我无刀”

    一瞬间,宋缺身上气势暴涨数成,整个人身上甚至爆射出一抹光辉,一柄巨大的天刀笼罩在宋缺身上,继而将其身形掩去,仿佛宋缺化作了那一柄天刀。

    如此异象竟然再度浮现,方孝玉不禁赞叹连连,虽然说这威势比之方才宋缺突破之时差了一些,没有达到巅峰状态,可是不得不承认,宋缺的天分实在是太高了,之时顿悟之时斩出的那一刀,这会儿竟然已经让他掌握了几分精髓。

    既然方才那巅峰一击方孝玉都接了下来,宋缺这一刀虽然恐怖,可是也威胁不到方孝玉的安危。

    一指点出,剑指之间,剑芒四射,隐隐可见一柄宝剑同那一柄天刀碰撞在一起。

    漫天碎石横飞,方孝玉身形不动,对面宋缺身形一晃,后退了几步,稳住身形。

    只见宋缺一脸欢喜,大步向着方孝玉走来,方孝玉神色平静看着走来的宋缺。

    宋缺行至方孝玉身前,竟然极其罕见的向着方孝玉抱拳一礼道:“宋缺在此多谢方总管助我突破。”

    方孝玉笑着摆了摆手道:“宋阀主自身积累足够,方某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即便是没有方某,相信宋阀主迟早会有突破的那一日的。”

    话是如此说,即便宋缺自信这一点,可是眼下他突破,方孝玉对他的确是有恩,宋缺素来恩怨分明,不可能翻脸不认人。

    伸手一引,宋缺道:“方总管且随宋某上山叙话。”

    正所谓郎有情妾有意,两人就差没有捅破那一层纸了,虽然说此来方孝玉有把握说服宋缺,可是方孝玉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如此之顺利。

    不能不说宋缺在他气机牵引之下修为突破出乎方孝玉的预料,因为宋缺心结开解,水到渠成突破,加上一场大战下来,宋缺对方孝玉可以说再认可不过。

    无论方孝玉的出身还是方孝玉的谋略乃至实力,宋缺都无比的认可,接下来就等双方正式确定下来关系。

    原著当中,宋缺连寇仲那般出身的人都肯下注,可见宋缺只要认可就不会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只看宋缺对待方孝玉的态度,宋鲁等人就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一场由宋缺亲自主持作陪的小宴过后,宋缺邀请方孝玉进入磨刀堂叙话。

    磨刀堂乃是宋缺平日里修行的所在,很是清净,除了宋缺之外,宋家任何人,如果说没有宋缺的允许的话都不能进入磨刀堂的范围,可以说在宋家就是一处不是禁地的禁地。

    磨刀堂之中,方孝玉同宋缺相对而坐,茶香弥漫,檀香缥缈,宋缺神色郑重的看着方孝玉道:“不知方总管对天下大势如何看待。”

    方孝玉眉头一挑,这是宋缺对他的一种考验,纵然是心中认可,可是宋缺好歹也要知道方孝玉究竟是什么水准,心中有没有一统天下的野望还有决心。

    如果说到时候他们宋家被绑在了方孝玉这一辆战车上面,结果输送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最后方孝玉拍拍屁股说自己对一统天下没有什么兴趣,那不是坑人吗?

    原著之中,宋家就是被寇仲那坑货给坑的血头血脸的,真的不敢想象当宋缺知晓寇仲为了所谓的兄弟而放弃争夺天下的时候,宋缺当时心中是不是有一种一刀将寇仲这坑货给劈成两瓣的冲动。

    反正方孝玉觉得如果换做是自己处在宋缺的位子上面被人坑进深坑爬都爬不出来,他绝对会将寇仲那家伙给剁成十八段。

    心中对宋缺原著之中的命运报以几分同情,他看出寇仲是人物,却是没有看出寇仲是一个大坑货,所以现在宋缺开口询问他对天下大势的看法,方孝玉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想法道:“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这话可不是谁都能说的,没有吞噬天下的野心,怕是也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当然这话要是被人听了去,绝对会被当做反贼一般看待,但是在这里,宋缺在听了方孝玉的一番话之后,眼中却是迸射出精芒。

    宋缺在明了了方孝玉的志向之后,又道:“方总管对杨广此人如何看待?”

    “此为暴君,然其通运河,开科举,征四夷,平八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世人皆道杨广为昏庸无道之君,可是在方孝玉、宋缺这等人物眼中,杨广可是一点都不昏庸,试想一位昏庸无道之君能够登临帝位,开通大运河,开科举吗?

    民间传言杨广开运河乃是为了自己游览江南之地便利,这话要多么无知才会有人相信啊。

    纵观杨广一生行事,所行皆无差,唯一错的就是杨广太心急了,本来需要百年才能完成的事情,却是集中到数年之间去推行,正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杨广为此付出了身死国灭的代价,徒让李阀捡了个大便宜,借着大隋杨广留下的大运河、科举制的余荫,李世民成为一代天可汗。

    宋缺微微点头,方孝玉能够意识到杨广非昏君这点,差不多可以看出方孝玉并非是政治小白。

    方孝玉更是将后世许多挺杨党的观点拿来,只听的宋缺耳目为之一新,二人高谈阔论,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磨刀堂之中,方孝玉同宋缺谈论良久,甚至天色昏沉下来都没有察觉。

    磨刀堂内昏暗一片,方孝玉高声道:“世间从无千年之王朝,却有千年之世家,世家已然成为阻碍社会发展的毒瘤,杨广开科举的初衷便是打破世家垄断,削弱世家影响力,九品中正制,世家与王室共天下的时代已经过去,不管天下如何变幻,无论何人登临至尊之位,世家都会成为至尊帝王之敌人。”

    宋缺击掌赞叹,纵然宋阀就是天下最大的门阀世家之一,可是越是如此,宋缺越是能够看出世家的危害之烈,对于方孝玉关于世家的点评也就越发的认可。

    良久,方孝玉看着宋缺道:“宋阀主可愿助方某一统天下,恢复我大汉天下正统!”

    方孝玉没有那么多的弯弯道道,直接开口邀请宋缺,而宋缺只是稍稍愣了一下,继而大笑道:“固所愿不敢请尔!”

    说话之间,宋缺神色一正,长身而起,冲着方孝玉便是一记大礼参拜道:“宋缺拜见主公!”

    方孝玉没有闪避,生受了宋缺一礼,礼成之后,方孝玉哈哈大笑道:“吾得阀主,如鱼得水,天下可期矣!”

    此话虽夸张了些,但是得到宋阀支持,至少东南半壁江山唾手可得,再加上宋缺这么一位统帅之才,一统天下的难度至少减少一半。

    既然宋缺归心,方孝玉就将自己此来的目的向着宋缺道来。

    宋缺对于方孝玉奔着自己而来并不绝对奇怪,只是宋缺没想到方孝玉竟然还向着收服传鹰。

    既然向传鹰邀战,宋缺自然打探过传鹰的消息,对于传鹰的了解不是一般人可比。

    正是因为了解传鹰的一些消息,所以宋缺知道收服传鹰的难度有多大,任何一个武道强者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坚定信念,在宋缺看来,传鹰心在江湖,恐怕不是方孝玉所能够说服的。

    毕竟传鹰不同于宋缺,宋缺世家出身,注定他同天下大势脱不了干系,宋家也不可能超脱于朝堂,所以说宋缺不管是支持他人,还是自身单干,都不可避免的要参与到争夺天下之中。

    传鹰一介江湖中人,可谓是无牵无挂,想要这样的人从无拘无束的江湖走向满是规矩的朝堂,何其困难。

    方孝玉却是信心满满道:“世间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对症下药,方某就不信没有拿不下的人。”

    说话之间,方孝玉看了宋缺一眼道:“本来我还担心阀主你到时候同传鹰交手会败在其手中,现在看来,到时候却是有一场龙争虎斗可看!”

    宋缺身上弥漫着昂扬的战意,心中一动道:“大人的意思是传鹰很强,哪怕是比之宋某现在也不差?”

    怪不得宋缺会如此惊讶,如果方孝玉没有说错的话,这可是意味着传鹰至少有着破碎之境的修为。

    天下间为人所公认的破碎强者其实只有向雨田、令东来两人,哪怕是八师巴、方孝玉、传鹰等人也不过是一部分人将其看做破碎强者,并没有得到大家的共同认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