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世界大盗 第九百零一章 凶物出世【2更】

时间:2017-10-13作者:七只跳蚤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 第九百零一章 凶物出世</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龙儿脸上同样露出几分好奇之色,山谷之中多年所积累的怨气正向着一个方向汇聚,并且一股强大的怨念正在迅速壮大,似乎这里多年的怨念正在滋养那一股怨念的成长。

    做为阎罗殿的基地,这里每年因为残酷训练而死去的孤儿不知有多少,虽然说因为大环境的缘故没有形成厉鬼什么的,可是长久下来,这里汇聚的怨念、煞气还是要比其他地方要浓郁的多。

    如今白无常祭炼鬼婴成功了大半,原本正常的婴孩正在吸收天地间的怨气向着鬼婴转化,只要成功,鬼婴就会吞噬母体精华破体而出,成为一头强大的鬼物。

    方孝玉和龙儿两人的注意力被那怨气的源头给吸引了过去,毕竟在这末法之世,竟然有人能够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出来,这可是极其罕见的。

    只从那波动来看,如果那鬼物成型的话,勉强能够达到厉鬼级别,果真如此的话,那可就是足以媲美先天巅峰的恐怖存在了。

    根据他从崔判官那里所得到消息,白无常实力虽然说不弱,但是也就是后天巅峰之境罢了,卡在先天门槛之上。

    末法之世,后天与先天就是一道门槛,在修行界之中,后天境界的修行之人数量不少,但是先天之境却犹如一道天堑一样将无数修行之人打落深渊。

    纵然是入了先天也不过是寿元稍作增加而已,很难超过人之大限。

    很多修行之人在突破无望之下往往会转修其他,比如武者会选择修行道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换做是谁被卡在一个境界十几二十年不得寸进,不疯已经不错了。

    白无常就是这样的情况,武道之路看不到前路,白无常便转修道法,而阎罗殿之中搜集了不少的道法修行之法。

    白无常不知道从什么对方得了一门邪术,数年来躲在岛国就是想要炼制一尊强大的鬼婴出来。

    在阎罗殿当中,阎罗天子的实力最强,下面就是崔判官、白无常他们这些人,除了阎罗天子之外,其他人实力都相差仿佛,白无常如果说能够炼制出一尊强大鬼婴出来的话,在阎罗殿之中,他的地位绝对会飙升,到时候就算是压下阎罗天子成为阎罗殿的主宰也不是不可能。

    密室之中,白无常双眼放光的盯着秋田凉子,在秋天凉子的腹部,高高隆起的腹部此时光洁一片,他先前以朱砂所画的符篆早已经消失不见。

    在白无常的感应当中,秋田凉子的腹中散发出一股邪恶而又强大的气息,这一股气息非常高强大,但是却让白无常感觉无比的亲切。

    “哈哈,成了,真的成了……”

    白无常疯狂大笑,然而这会儿秋田凉子却是面色苍白,眼中满是惊恐之色,秋田凉子感觉自己越来越虚弱,似乎全身的力量都在向着腹部汇聚过去。

    如果说腹中是自己的孩子的话,那也就罢了,但是秋田凉子又不是傻子,她眼下这种情形意味着她腹中的婴孩已经不是她的孩子了。

    “小宝贝儿,快出来吧。”

    白无常盯着秋田凉子的腹部,似乎是在同秋田凉子腹中婴孩说话一样。

    秋田凉子一颗心砰砰直跳,突然之间腹部传来剧痛,一股撕裂的剧痛传来,秋田凉子当即低头看了过去,一看之下,秋田凉子差点昏过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腹部血肉模糊一片,一只发青的小手愣是从自己腹中钻出,生生的撕开了自己的肚皮。

    只看那发青的小手还沾染着血迹,秋田凉子就知道那是自己怀胎九个多月的孩子,但是现在似乎成了怪物。

    在秋田凉子的注视下,又一只小手从秋田凉子的腹中伸出,伴随着秋田凉子一声惨叫,腹中鬼婴竟然生生的撕裂秋田凉子的腹部从其中钻了出来。

    噗通一声,鬼婴落地,如果说是正常的婴孩的话,自然是怀胎十月自产道而出,落地呱呱痛哭,但是这鬼婴落地非但是没有痛哭反而是舔着自己手上的鲜血,咯咯直笑。

    鬼婴的笑声阴森而又诡异,在密室当中回荡,听在秋田凉子的耳中犹如催命魔音一样,可是在白无常听来就像是天籁一般。

    鬼婴双眼泛红,目光落在了秋田凉子的身上,眼中不是婴孩的濡慕之情,反而是一种贪婪和残忍。

    猛然之间,鬼婴竟然扑向秋田凉子,伸出发青的小手生生的探进秋田凉子腹中,似乎是抓住了什么猛地一扯,顿时鲜血自秋田凉子腹部激射而出。

    而在鬼婴手中血肉模糊一团,一颗赤红色的心脏正在嘭嘭跳动不已,鬼婴贪婪的舔舐那一颗心脏,苍白而又发青的脸上沾满了鲜血。

    秋田凉子双目圆睁,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白无常可不管这些,一脸欣喜的盯着鬼婴,恨不得将鬼婴捧在手中。

    三下两下那一颗心脏就被鬼婴给吞了下去,打了一个饱嗝,转过身来,血红的双眼打量了白无常一下,突然张开双臂冲着白无常跑了过来。

    面对鬼婴的投怀送抱,白无常却是神色微微一变,猛然之间双手结印,一指点在鬼婴眉心之间,鬼婴顿时面露狰狞之色,口中发出凄厉的尖叫声。

    白无常手中不停,咬破指尖,然后结成印诀打入鬼婴的眉心、心口、丹田几处,等到鬼婴脸上的狰狞消散,白无常才算是长出一口气。

    要知道方才鬼婴扑过来的时候,白无常发现自己同鬼婴的联系断断续续,几乎无法控制鬼婴。

    那种情况下如果说让鬼婴近身,搞不好他会像孕育了它的母体一样被其给吃掉。

    也亏得白无常反应够快,血祭之下总算是将鬼婴给控制住,不然一旦鬼婴近身,白无常绝对会沦为鬼婴腹中之物。

    从鬼婴身上,白无常感受到了深深的威胁,那一股强大的气势他只在阎罗天子身上感受到过。

    鬼婴的实力未必就比阎罗天子差,也就是说如果他愿意的话,未必不能够依仗鬼婴同阎罗天子一战。

    看着面前的鬼婴,白无常不禁伸手将其抱在怀中,而鬼婴则是抓住白无常的一只手向着口中送去。

    咔嚓一声,白无常只感觉一股剧痛传来,一根手指刚进入到鬼婴口中弄就被其生生咬断。

    白无常惨叫一声差点将鬼婴给丢了出去,而鬼婴则是嘎嘣嘎嘣的咀嚼着,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生出的牙齿,满口的血丝,赤红的双目却带着亲密看向白无常。

    白无常有些发懵,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鬼婴会如此之凶残,饿了的情况下连他都敢吃。

    想到不久前被他自那些孕妇体内取出的婴孩尸体,白无常将鬼婴丢了过去。

    那一个个的玻璃瓶之中,一个个一个还的尸体栩栩如生,而鬼婴口中咯咯直笑,围着一个个玻璃瓶打转。

    却说方孝玉和龙儿两人进入到基地内部之后便被基地的人员给察觉了,只不过这会儿白无常呆在密室当中,基地的负责人联系不上白无常,但是一样做出了反应,派人先将两人给拿下了再说。

    做为一处基地,防守的力量可是一点都不弱,十几名手中沾染鲜血的男女窜了出来,从四面八方向着方孝玉两人围拢了过来。

    方孝玉目光向着密室方向看去,对于四周冲过来的死士看都没有看上一眼。

    龙儿不屑的扫了那些死士一眼,剑指连连点出,一股股剑气破空而去,还没有冲到近前,十几名强大的死士就无声无息的倒地不起。

    方孝玉缓步向着密室所在走了过去,而这会儿基地负责人却是在龙儿杀死了那十几名死士之后第一时间按响了警铃。

    警铃声刺耳无比,瞬间就传遍了整个基地,就算是位于密室当中的白无常也听到了外面的警铃声。

    白无常正看着鬼婴在那里啃噬婴孩尸体,突然之间传来的警铃声不禁让白无常皱了皱眉头。

    警铃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按响的,除非是有危及到基地存亡的强敌来犯。

    现在警铃声竟然响起,白无常也不敢大意,他的副手不是傻子,既然按响了警铃,那么肯定有强敌来犯。

    深吸一口气,白无常看了那鬼婴一眼,脸上满是振奋之色,就算是强敌来犯又如何,纵然是像阎罗天子那样的先天强者前来,靠着鬼婴他也有把握将其留下来。

    鬼婴在手,白无常信心满满,当今之世,除非是他主动去招惹那位先天克制鬼物的张天师,白无常自信没有几个人是鬼婴的对手。

    “小宝贝,同我去杀敌了。”

    鬼婴没有什么灵智,一定程度上受到白无常的控制,就见鬼婴扑到白无常的怀中,被白无常抱着走出了密室。

    从密室当中走出的白无常只看到基地之中一群人围着两个人,不管是基地的教官还是受训孤儿这会儿正前赴后继的向着那两人杀过去。

    可是在两人周遭似乎有一道无形的死亡线一样,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接近二人,反而是在冲到近前的时候无声无息的倒地不起。

    方孝玉的目光向着白无常看了过来,目光落在了其怀中的鬼婴身上。

    看到那鬼婴的时候,方孝玉不禁眉头一皱,显然是看出了几分虚实。

    对于这样的鬼婴,方孝玉当然不会喜欢,实在是炼制之法太过残忍邪恶了,这样的鬼婴出世第一个杀死的就是其母体以增加其凶性和怨气,可以说像这样的邪修,正道之人见者必杀。

    “吼!”

    方孝玉一声狮吼,犹如一声惊雷一般,整个山谷都回荡着方孝玉的吼声。

    以方孝玉为中心,除了龙儿之外,根本没有一个能够站着的,整个基地加起来至少数千人,此时已经全部倒地,七窍流血,生生的被方孝玉一声给震杀。

    就连后天巅峰之境的白无常此时也七窍流血脑袋轰隆隆作响的萎靡在地,不过白无常倒是保住的性命,可是也无比的凄惨。

    最重要的是这会儿原本受他所控制的鬼婴竟然因为他灵魂受创的缘故而失控。

    鬼婴同样是受到了方孝玉吼声刺激,虽然说方孝玉那吼声对方孝玉而言很一般,但是对其他人来说却是致命的。

    鬼婴同样受到了冲击,不过鬼婴受到冲击之后却是凶性大发,愣是趴在白无常的身上大口大口的啃噬白无常。

    白无常的肩膀转眼功夫就被啃的露出了森森白骨,那情形别提多么的凄惨和恐怖了。

    惨嚎不已的白无常自食苦果试图再次控制鬼婴,然而鬼婴凶性大发,加上他灵魂受创根本就无法再控制鬼婴。

    眼看着鬼婴满口沾满鲜血趴在他身上正张开嘴向他脸上啃过来。

    白无常不禁发出凄厉惨叫:“救命,救命啊,快救救我……”

    白无常被吓坏了,鬼婴实在是太凶残了,连他都要吃掉,方才鬼婴啃噬婴孩尸体的场面他觉得是那么的美妙,但是现在却感觉这鬼婴是如此的恐怖。

    方孝玉和龙儿皱着眉头,显然鬼婴的凶戾也出乎他们的预料。

    “天道昭昭,自作自受!”

    方孝玉这会儿已经查探到了那密室当中的情况,密室之中凄惨的场景自然是让方孝玉恨不得将白无常给大卸八块。

    哪怕是将白无常给剁成了肉泥都不解恨,方孝玉又怎么可能会出手去救白无常呢。

    现在鬼婴反噬,白无常是自食苦果,方孝玉自然是乐见其成。

    鲜血激射,白无常惨叫连连,鼻子被鬼婴一口给咬掉,脸上满是鲜血,满地的打滚挣扎,然而鬼婴却死死的趴在白无常身上,一口一口的咬下去,当白无常被咬的面目全非的时候,白无常已经无力哀嚎。

    方孝玉看着浑身充斥着怨气的鬼婴,眼中闪过一道杀机,像鬼婴这样的凶物一旦逃脱的话,怕是整个岛国要陷入到一片血雨腥风当中。

    也不知道岛国是不是有大德高僧之类的高人坐镇,若是不然,鬼婴肆虐之下,不知多少人要丢掉性命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