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世界大盗 第八百六十八章 羊入虎口【2更】

时间:2017-10-13作者:七只跳蚤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一卷 方世玉 第八百六十八章 羊入虎口</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方孝玉感觉自己这一次闭关至少要一两个月时间才有可能成功,所以说他必须要将普度慈航给震慑住。

    至于说普度慈航在受到了刺激之后会邀请三山五岳的妖魔前来,关于这一点方孝玉早就预料到了,这也是方孝玉故意的,这样一来普度慈航就算是想要对付他,那也要等到他所邀请的那些妖魔到齐了才是。

    如此一来,轻松便可以帮他争取至少一两个月的时间,而他要做的就是在这一两个月时间内,借助帝王剑将剑胎练成。

    方孝玉闭关了。

    这次方孝玉没有将消息隐藏起来,反而是任凭消息传到普度慈航的耳中。

    普度慈航在得知方孝玉闭关修行之后第一时间所想到的并非是立刻去对付方孝玉,反而是兴奋的哈哈大笑。

    在普度慈航身旁,一道身影立在那里,看到普度慈航大笑不禁皱了皱眉头道:“法丈为何大笑,难道说那位方国师闭关之举有什么不对吗?”

    若是崂山道人或者知秋一叶他们看到此人的话一定会认出这人就是先前追杀他们的苍鹰上人。

    苍鹰上人一路追杀崂山道人到了京城之地,在发现崂山道人他们进入到国师府之后,苍鹰上人从国师府之中感受到了一丝威胁,所以没有再冒险出手对付崂山道人等人,反而是直接进入了左国师府之中。

    听到苍鹰上人发问,普度慈航言语之中带着几分对方孝玉的不屑道:“我是在笑方孝玉此人聪明反被聪明误,先前那些进入到奇士府当中的修行之人实力如何相信你也看到了,十余名之多的金丹强者啊,若是再加上方孝玉此人,一旦联手围攻本法丈,本法丈绝对不是其对手。”

    苍鹰上人不禁微微一愣,脸上带着几分愕然之色,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普度慈航所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虽然说如今普度慈航这国师府当中也有几个厉害的妖魔,但是真的同对面那国师府的力量相比的话,双方还是有着明显的察觉的。

    方孝玉当真是趁机带领崂山道人等人出手围杀普度慈航的话,普度慈航只怕也只能够选择逃跑了。

    现在方孝玉非但是没有趁机对付普度慈航,反而是给了普度慈航搬取救兵的时间,难怪普度慈航如此兴奋了。

    难道说方孝玉不明白这一点吗,其实方孝玉比说都清楚这一点,可是他要的不是赶走普度慈航,而是将普度慈航斩草除根。

    甚至方孝玉故意刺激普度慈航,趁机让普度慈航招来一批妖魔,到时候他准备对普度慈航下手的时候,完全可以趁机将这些妖魔一网打尽。

    毕竟他的目标是净平天下,而对于这些霍乱天下的妖魔,自然是方孝玉要打击消灭的目标。

    与其到时候花费经历一个个的去绞杀,倒不如借助普度慈航之手先将一部分作恶的妖魔聚集起来。

    普度慈航暗笑方孝玉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同时,方孝玉又何尝不在算计普度慈航,只是最终谁是傻子,谁是真正笑到最后的人,那就看最终的结果了。

    普度慈航生怕方孝玉是故布迷阵欺骗他,还亲自查探了一番,最后确定方孝玉是真的闭关修炼去了,这才算是放心下来。

    却说方孝玉的一番布置将普度慈航给瞒了过去,这会儿方孝玉就处在密室之中。

    密室之外是辛十四娘亲自坐镇,可以说有白云禅师、崂山道人等十几名之多的强者坐镇,除非是哪个妖魔脑袋进水了才会闯入国师府。

    不过方孝玉还是对普度慈航有些不大放心,为此特地将白起放出,由白起同雷婷婷两者在,纵然是普度慈航杀过来,靠着军魂大阵也不是不可以抵挡一阵。

    可以说方孝玉的安排可谓是万无一失,除非是方孝玉倒霉透顶,不然没有谁能够惊扰到他闭关修行。

    密室之中静悄悄的,外间的动静一丝都听不到。

    方孝玉将帝王剑取出摆放在身前,帝王剑蕴含着海量的剑气,数百上千年的时光,帝王剑被历代帝王所佩戴供奉,甚至被诸多杀伐帝王将之当做信物赐给手下亲信统帅,真要说天下间找出一件刀兵所蕴含的兵煞之气数量足够恐怖的话,恐怕也只有帝王剑了。

    海量的剑气绝对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够抽取炼化一空的,纵然是方孝玉也无法肯定自己到底要多长时间才能够出关。

    剑胎如今不过是一道虚幻的虚影罢了,需要海量的剑气以及五金之精来凝成实质,一旦剑胎被孕养成本命飞剑,方孝玉的实力将一举突破至元神境。

    距离元神境如此之近,或许运气够好的话,也就是三两个月的时间,哪怕是运气再差,半年时间也足够了。

    从金丹境到元神境不到一年时间,这要是传出去的话,不知道会让多少人眼珠子掉落在地。

    要知道像普度慈航为了从半步元神境迈入元神境,甚至不惜沾染因果,去打王朝国运的主意。

    天下间的元神境大能可以说屈指可数,纵然是黑山老妖这样的元神境大能也都成年累月的苦修不出,可见修行之艰难,任何一丝一毫的进步都需要苦修。

    方孝玉如今竟然可以在短短的时间内跨越一个大境界,真的是无比的惊人,同时也可以看出剑仙之道的好处来。

    剑仙之道入门的确艰难,可是入门之后,修为提升的速度却是极快。

    在金丹境之前,所谓的剑仙根本就同世俗之中的武者没有多少区别,当真遇上了修行之人,往往不是对手。

    可是剑仙若是铸成剑体,凝聚出剑胎,那么此后的修行道路差不多就是一片坦途,完全可以靠着海量的资源来快速提升修为,甚至都不用去考虑悟性的问题。

    当然了,想要获得海量的资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其他且不说,像刀兵煞气这就需要庞大的刀剑,若非是方孝玉得到了帝王剑这样的宝物,只怕方孝玉想要修炼出飞剑来,至少要耗费数十年的时光。

    周通可是地地道道的练出了飞剑的剑仙,可是他也是花费了数十年的时光才算是练成飞剑,方孝玉若是能够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当中从金丹境直接突破到元神境,绝对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丝丝缕缕的剑气被方孝玉以秘法抽取出来,然后经过炼化之后灌注到剑胎之中。

    剑胎就像是一个无底黑洞一般,不管方孝玉灌注多少的剑气,剑胎都没有太大的变化。

    方孝玉忘记了外界的时间,整个人沉浸在修炼当中,不停的抽取剑气炼化剑胎。

    剑胎虽然说看不出太大的变化,可是方孝玉却能够感受到剑胎在发生着细微的变化。

    话说方孝玉闭关差不多一个多月时间,国师府因为有辛十四娘打理倒也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却说这一日,白云禅师突然求见辛十四娘。

    辛十四娘对于白云禅师可谓是印象深刻,得知白云禅师求见,辛十四娘不敢怠慢。

    客厅之中,辛十四娘带着面纱坐在那里,而白云禅师则是坐在对面,一旁由左千户、崂山道人作陪。

    左千户对方孝玉也算得上是忠心,一身的武道修为在方孝玉的大力培养直下也达到了武道金丹之境,加之又有方孝玉传授他一部分修行之道,所以左千户如今的综合实力之强绝对不比那些修行高人差。

    甚至可以说凭借左千户强大的武道修为,若然让他近身的话,就算是崂山道人、白云禅师这样的强者也难逃左千户的斩杀。

    掌握了修行之法,左千户完全可以破去妖魔鬼怪乃至修行之人的障眼法、幻术之类的手段,如此一来,左千户的实力就可以完全发挥出来,可以说如今在国师府当中,没有几个人敢说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战胜左千户。

    辛十四娘看着白云禅师道:“禅师,如今国师正在闭关当中,禅师可有什么要紧之事吗?”

    辛十四娘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如果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最好就不要说了,打扰了方孝玉修行就不好了。

    白云禅师微微摇头道:“阿弥陀佛,贫僧并非是要惊扰国师大人修行,此番就是为了和辛姑娘商量一下关于普度慈航那妖怪的事情。”

    辛十四娘微微一愣,讶异的看着白云禅师道:“禅师有话尽管直说便是。”

    白云禅师双手合十道:“贫僧准备去探一探普度慈航的底细。”

    客厅之中的几人闻言不由的愣了一下,像左千户那是真正的见识过普度慈航的厉害的,而崂山道人虽然没有交手,可是他也清楚能够让方孝玉都不是对手的普度慈航绝对是一个恐怖的妖魔。

    现在白云禅师竟然说他要亲自去见普度慈航,倒也难怪几人都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白云禅师。

    崂山道人反应了过来,立刻就冲着白云禅师道:“禅师,你可千万不能冒险啊,对面那国师府简直就是龙潭虎,你若是前去见普度慈航那大妖,只怕是羊入虎口……”

    就是辛十四娘眼眸之中也露出深以为然的神色来,显然她对于崂山道人的担忧还是非常的赞同的。

    没有人比辛十四娘更清楚普度慈航的强大之处,别看白云禅师佛法修为高神莫测,可是当真对上了普度慈航的话,辛十四娘可以保证,白云禅师万万不是普度慈航的对手。

    然而白云禅师却是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架势道:“诸位,国师大人曾说过普度慈航乃是一头修行了佛法的大妖,此妖披着我佛门的皮行祸国殃民之事,贫僧绝对不能够坐视不管。”

    辛十四娘道:“禅师果然悲天悯人,不愧是大德高僧,普度慈航倒行逆施,作恶多端,自有国师大人出手对付,大家只需要等到国师大人出关,那个时候就是国师出手对付普度慈航的时候了。”

    白云禅师却是摇头道:“且不说国师大人要等到何时才能够出关,就算是国师大人出关了,只怕也不是普度慈航的对手,所以贫僧就要将普度慈航的底细摸清楚,最好是能够搞清楚他所修行的是哪一宗的佛法。”

    反正白云禅师是不会相信方孝玉出关之后就可以对付普度慈航,毕竟做为一个修行之人,除非是得到天大的造化和机缘,不然想要在短时间内修为暴涨简直是妄想。

    至于说方孝玉出关之后就可以拥有对付普度慈航的实力,这一点白云禅师是万万不肯相信的。

    别说是白云禅师不信,就算是其他人也不信,相信方孝玉可以修为暴涨的也只有辛十四娘一人而已。

    崂山道人听了白云禅师的话却是沉默了,他知道白云禅师说的很有道理。

    他们不能够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方孝玉修为暴涨上面,毕竟在他们看来方孝玉想要修为暴涨根本就不现实。

    崂山道人面带忧色道:“禅师三思啊,话是那么说,可是你亲自去见普度慈航这大妖却是太过凶险。”

    白云禅师倒是一来的洒脱道:“不入虎焉得虎子,贫僧这一遭却是走定了,几位还请不要再劝我了。”

    辛十四娘同崂山道人对视了一眼,只听得辛十四娘道:“禅师若是心意已决的话,十四娘也无话可说,不知道禅师可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

    白云禅师淡淡道:“贫僧只需要一封拜帖即可。”

    辛十四娘微微沉吟道:“若是禅师执意要去的话,那就在三天之后吧。”

    白云禅师不禁看了辛十四娘一眼,不过辛十四娘没有阻止他,虽然说将时间定在三日之后,白云禅师还是答应了下来。

    目送白云禅师离去,崂山道人不禁向着辛十四娘道:“辛姑娘,你将时间定在三日后,莫非是想要拖延时间吗,或者说辛姑娘还有其他的安排?”

    辛十四娘却是神秘一笑道:“吾的确是有所安排,不过具体如何,道长很快就知晓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