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世界大盗 第八百六十七章 剑在何方?【1更】

时间:2017-10-13作者:七只跳蚤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一卷 方世玉 第八百六十七章 剑在何方?</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正是清楚帝王剑的重要性,所以方孝玉才会潜入到宫廷之中,自己动手去寻找。

    帝王剑这么重要的东西,在方孝玉看来最有可能在几个地方存放,一者就是大内宝库,一者是大魏帝王处理政务的勤政殿,另外就是在魏泽的身边了。

    不过方孝玉从来没有在魏泽身上见到过什么佩剑,所以说这一点差不多可以排除。

    不管怎么说,帝王剑可是一件宝物,尤其是蕴含人道气运,绝对是一件震慑妖魔邪祟的至宝,如果说魏泽真的将其随身携带的话,那几名被普度慈航送入宫中的妖妃怕是早就被帝王剑自行斩杀了。

    既然帝王剑不在魏泽身边,那么帝王剑最大的可能就是在大内宝库和勤政殿。

    勤政殿所在方孝玉并不陌生,毕竟方孝玉也曾几次进入勤政殿,只是以往并没有注意到勤政殿有什么宝剑。

    现在想一想的话,勤政殿当中如果说真的存放有帝王剑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他先前也只是将勤政殿当做一座普通的大殿容易。

    至于说大殿当中会有什么,他还真的没有想过。

    方孝玉直奔着勤政殿而去,要说皇宫大内的防备还算森严,但是那也只是针对一般人来说,像方孝玉这样的强者想要在大内皇宫当中来去还真的是再轻松不过了。

    方孝玉穿行在大内皇宫之间,没有惊动任何人出现在了勤政殿之前。

    勤政殿乃是平日里魏泽处理政务的所在,如果说是一位勤政爱民的帝王的话,那么勤政殿的灯火差不多是长明不息,可是如果是遇到了一位昏君的话,勤政殿只怕就会变得无比冷清。

    魏泽虽然说不是什么勤政的君王,但是也算不得昏君,所以不久前勤政殿便已经息了灯火变得黑漆漆的一片。

    勤政殿四周有侍卫守护,如果说魏泽还在勤政殿处理政务的话,那么勤政殿的守护肯定非常森严。

    现在魏泽不在勤政殿当中,这些守卫自然就松懈了下来。

    方孝玉出现在勤政殿当中,而勤政殿之外的守卫根本就不知道在勤政殿当中已经多了一个人。

    方孝玉此时正站在勤政殿当中,勤政殿是一处不大不小的宫殿,既然是宫殿,格局自然不会小,分成许多的部分。

    黑漆漆的一片一般人自然是什么都看不到,可是对于方孝玉来说,黑夜和白天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所以站在大殿当中,目光向着四周看去。

    勤政殿之中的布局方孝玉并不陌生,但是这一次方孝玉查看却是没有放过一丝一毫,生怕错过了什么。

    帝王剑乃是一柄宝剑,这么一柄宝剑如果说真的被放在了勤政殿当中的话,那么肯定是放在稍微隐秘的所在。

    毕竟这勤政殿乃是历代大魏帝王处理政务的所在,平日里也会召见臣子再勤政殿商议国事,来往之人不少。

    只要不是傻子就不会将帝王剑这样的宝物摆放在明面上,所以说方孝玉目光自然而然的就向着那些适合藏匿东西的所在看了过去。

    只是让方孝玉失望的却是在这大殿当中看了一遍也找不到任何的线索。

    方孝玉皱了皱眉头轻声嘀咕道:“难道说帝王剑并没有被藏在这勤政殿当中吗?”

    毕竟在方孝玉看来,帝王剑被放在勤政殿当中的可能性要比放在大内宝库当中高太多了。

    所谓的大内宝库或许在许多人看来肯定是天下间最安全的地方,可是方孝玉对此绝对是嗤之以鼻。

    大内宝库那样的地方对于强大的修行之人来说真的算不得什么,只要愿意的话,完全可以轻易潜入其中。

    而帝王剑那样的宝物当真放在大内宝库之中的话,怕是早就被人给盗走了。

    所以说方孝玉宁愿相信帝王剑被放在勤政殿当中,至于说大内宝库,除非是搜遍了勤政殿找不到帝王剑,不然他是不会前往大内宝库的。

    这会儿方孝玉却是有些怀疑自己的推测来,他坚信帝王剑应该在勤政殿当中,然而在这里他根本就没有寻到。

    “奇怪了,帝王剑究竟被藏在何处?”

    说话之间,方孝玉站在一张桌案之前,一只手轻轻的在桌案之上敲击着。

    这一张桌案乃是以珍贵的檀香木打造而成,历时百年不朽,正是历代帝王批阅奏折,处理政务的地方。

    此时方孝玉伸手在桌案之上叩击,微弱的声响传来,方孝玉突然之间神色一动,目光不由的落在了身前的御案之上,这御案的声音有些不大对劲。

    虽然说方孝玉并不了解檀香木在被敲击的情况下应该传出什么样的声响,但是方孝玉敢肯定,这檀香木的回音有些不对,因为那声音显得有些空洞。

    伸手抚摸着檀香木,方孝玉的神念试图侵入檀香木之中,可是方孝玉发现他的神念根本就无法透过檀香木查看到内部的情况。

    方孝玉微微一愣,忽然响起檀香木有着隔绝神念的功效,他想要以神念查探显然是不太现实。

    本身檀香木就有一定的安神之功效,加之又有阻隔神念的效用,所以檀香木会被一些人用来打造成针对修行之人的藏宝所在。

    因为可以隔绝神念,所以只需要以檀香木来阻隔修行之人的神念探查,那么一些宝物就可以避开修行之人的神念搜索。

    方孝玉先前根本就没有想到用神念去搜索,如果不是察觉到这御案有些不大对劲的话,方孝玉怕是也不会用神念查看。

    方孝玉看着眼前的桌案,脸上闪烁着一样的神光,这会儿方孝玉怀疑这御案之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御案沉重无比,足足有上百斤之重,可是却轻松的被方孝玉给举了起来。

    从外表来看,桌案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异常,甚至方孝玉从正反两面去查看都没有发现有一丝痕迹。

    “奇怪,难道说是我判断错误吗?”

    一番查看下来,方孝玉不禁生出几分怀疑来,毕竟他并没有在桌案之上找出什么线索。

    方孝玉并不甘心,目光落在桌案之上,眼中闪过一道厉色,竟然动手将桌案给拆掉。

    顿时一张完整的桌案被方孝玉给拆得七零八落,桌案的腿、横梁散落在一旁,而方孝玉的目光却是落在了那一张桌面之上。

    此时方孝玉两眼放光的看着被自己拆下来的桌面。

    如果说方才桌案完好无损方孝玉没有发现丝毫的线索的话,那么现在被拆开之后,方孝玉却是发现在桌腿的卡槽处竟然有一处暗槽。

    伸手一推,只听得啪嗒一声,一处暗槽显露出来。

    方孝玉劲力一震,顿时就见一道寒光闪过,一柄宝剑竟然从桌案之中,准确的说是从那暗槽当中滑落出来。

    方孝玉顺手一抓,宝剑落入到手中,哪怕是在黑暗之中,方孝玉也可以看清楚这一柄宝剑的模样。

    宝剑显得很是古朴,甚至都没有丝毫的光华,然而方孝玉从这一柄宝剑上面却感受到了一股堂皇之气。

    握着帝王剑的感觉方孝玉就像是握着石中剑一样,可以说帝王剑给他的感受和石中剑一样。

    其他且不说,方孝玉的确是没有见过帝王剑,可是这并不妨碍他可以断定手中宝剑就是他要寻找的帝王剑。

    这天下之间,恐怕也只有帝王剑才会带给他这般的感触,也只有帝王剑才蕴含着澎湃的人道气运。

    如果说不是顾忌到他处在大内皇宫当中的话,方孝玉在得到了帝王剑的时候便已经忍不住放声大笑了。

    帝王剑在手,可以说他此行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看着地上散落一地的桌案还有那藏匿了宝剑的桌面,方孝玉不禁对打造出这一张桌案的能工巧匠心生钦佩。

    如果说不是将桌案给拆开来话,谁又能够发现这桌案当中的秘密呢。

    将桌案复原,方孝玉悄悄的退出了勤政殿,于夜色当中消失无踪。

    国师府之中,一间房间当中仍然亮着烛火,突然之间一道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当中。

    而一直在房间当中等候的辛十四娘看到那一道身影的时候顿时眼中闪过一道亮光向着对方看过去,欣喜的道:“相公,你回来了。”

    方孝玉坐了下去,端起茶水喝了下去,脸上带着笑意冲着辛十四娘点了点头。

    而辛十四娘将方孝玉的神色看在眼中,心中一动,带着几分欣喜向着方孝玉道:“相公莫非是已经寻到了帝王剑吗?””

    方孝玉不禁轻笑出声,伸手一挥,顿时就见一柄宝剑出现在辛十四娘的面前。

    辛十四娘顿时从帝王剑之上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压迫,在帝王剑面前,辛十四娘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动弹,似乎只要自己敢有什么举动,帝王剑就会飞起斩杀自己。

    方孝玉注意到辛十四娘的异常反应过来,一把将帝王剑收起,这才算是让辛十四娘摆脱了来自于帝王剑的威胁。

    辛十四娘长出一口气,脸上露出几分后怕和兴奋之色看着方孝玉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帝王剑吗,当真是恐怖,我在它面前竟然有一种无从抵挡的感受,仿佛宝剑落下,便可以将我轻松斩杀。”

    方孝玉微微点头道:“这宝剑若然激发的话,对于妖魔鬼怪便有些先天的克制,可以说修为稍微差一些,面对帝王剑根本就没有几分反抗之力。”

    辛十四娘听了心中一动道:“既然帝王剑有如此威力,那么相公你何不手持帝王剑来斩杀普度慈航呢?”

    方孝玉却是微微摇了摇头,带着几分苦笑道:“要知道帝王剑真正的威力来自于帝王剑当中所汇聚的人道气运,而普度慈航如今乃是大魏国师,自身也具有人道气运,在这种情况下,帝王剑对于普度慈航的克制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辛十四娘听方孝玉这么一说,脸上禁不住露出几分失望之色道:“真是可惜了,如果说普度慈航没有被封为国师的话,相公有此宝剑在手,想要杀死普度慈航还真的不是什么问题。”

    方孝玉却是笑道:“不管如何,只要我将帝王剑所蕴含的海量剑气吸收一空,到时候即便飞剑没有大成也足已成型了,到时候斩杀普度慈航绝对不在话下。”

    对于自己练出飞剑之后的杀伤力,方孝玉很是自信,若是练出飞剑都杀不了普度慈航的话,那么他干脆就舍弃了任务,好生在这一方世界当中享受人生吧。

    辛十四娘看着方孝玉道:“相公准备闭关修炼吗?”

    方孝玉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早一日练成飞剑,便可以早一日灭杀普度慈航,净平天下。”

    只是方孝玉想要长时间闭关显然不太可能,且不说崂山道人邀请来的那几位修行高人陆续到来需要方孝玉这位国师府的主人亲自招待之外,就是普度慈航那里也需要小心对待。

    如果说方孝玉十天半个月不出现的话,普度慈航肯定会对其怀疑,到时候未必不会亲自出手查看方孝玉的情形。

    方孝玉也没有急着闭关,只是在暗中为闭关做准备。

    随着那几位修行高人到来,国师府的实力暴涨,只让对面的普度慈航心中生出几分担忧来。

    普度慈航唯一的担心就是方孝玉不挂不顾直接带领那几位被招揽的修行强者前来围攻他,若是那样的话,他眼下还真招架不住。

    所幸的是方孝玉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围杀普度慈航,为了防止普度慈航狗急跳墙,方孝玉在没有足够的把握的情况下选择了放弃。

    如今他拿到了帝王剑,可以说剑胎成型之日不远,既如方孝玉感觉还是待到他修行有成再行对付普度慈航。

    不过方孝玉却是带着崂山道人等人狠狠的震慑了普度慈航一次,普度慈航显然是受到了刺激,直接就将手下的一些妖魔洒了出去,帮他送信邀请一些妖魔前来助他对抗方孝玉。

    方孝玉的举动并非是要刺激普度慈航,而是震慑普度慈航一番,让普度慈航在接下来他闭关的时日当中不要轻举妄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