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世界大盗 第八百六十五章 红颜【1更】

时间:2017-10-13作者:七只跳蚤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一卷 方世玉 第八百六十五章 红颜</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不过崂山道人此时心中却是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虽然说此番经历无比凶险,但是他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他说动了近十名之多的修行强者前来。

    如果说再加上白云禅师和知秋一叶的话,那么他此番为奇士府所请来的一众强者绝对可以大大的增强奇士府的实力。

    近十名之多的金丹境强者,如果说联合起来的话,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甚至可以说就算是围攻蜈蚣精都不是没有成功的可能。

    想到这些,崂山道人向着对面同样屹立在那里的国师府看了一眼,崂山道人可以感受到对面国师府当中一股股强横的气息。

    从方孝玉那里,崂山道人当然知晓普度慈航的底细,他心中也是清楚他之所以被苍鹰上人所追杀,这其中绝对是普度慈航的缘故。

    恐怕也只有普度慈航这样的大妖才能够请得动像苍鹰上人这样的强大妖魔。

    崂山道人站在国师府之前心中沉吟的时候,白云禅师这会儿也向着面前的国师府看了过来

    一路之上,白云禅师从崂山道人那里得知了普度慈航的底细,只是白云禅师对于崂山道人的话仍然是抱着几分怀疑的姿态。

    这倒也怪不得白云禅师,实在是普度慈航这样以大德高僧的姿态示人的妖魔可是极其罕见的,甚至可以说都没有听说过。

    所以白云禅师在得知普度慈航这样一个名声极其响亮的大德高僧竟然是妖魔所幻化,自然是难以相信。

    如果不是崂山道人一力坚持的话,说不定这会儿白云禅师已经进入到对面的国师府当中去亲自探一探普度慈航的底细了。

    看了看方孝玉这国师府,白云禅师微微侧身向着对面的国师府看了过去。

    白云禅师佛佛法修为自然是高深,看向普度慈航那国师府的时候却是皱了皱眉头。

    从对面的国师府,白云禅师竟然感受到了一股股强横的气息,最重要的是这些强横的气息极其杂乱,最重要的是他感受到了妖气的存在。

    本来白云禅师对崂山道人的话不太相信,可是现在他从对面的国师府当中感受到了妖气的存在,这就让白云禅师不得不想起了崂山道人的话。

    十方小和尚则是一副对什么都非常好奇的模样,这会儿正好奇的打量着眼前显得极其宏伟大气的国师府。

    知秋一叶曾经同方孝玉有过一面之缘,也算是见识过方孝玉的厉害,只是当时还没有等到方孝玉开口招揽知秋一叶,知秋一叶自己便已经离开了。

    知秋一叶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出现在这里,甚至还要加入到奇士府当中。

    几人的心情很是复杂,不过一阵脚步声传来,就见方孝玉从奇士府当中走了出来。

    当方孝玉看到崂山道人的时候,眼中闪过一道亮光,不过站在崂山道人身旁的白云禅师、十方小和尚还有知秋一叶三人却是让方孝玉不禁眼睛一亮。

    方孝玉没有想到崂山道人回来竟然还带回了知秋一叶这几人。

    方孝玉的确是不认识白云禅师,但是白云禅师手持禅杖再加上十方小和尚背着背篓站在白云禅师身旁,这一对师徒的造型再醒目不过了。

    还有就是十方小和尚的相貌酷似一位港岛巨星,所以方孝玉再看到了白云禅师师徒的时候,方孝玉就猜到了两人的身份。

    既然知秋一叶、燕赤霞等人都出现了,那么为什么白云禅师还有十方小和尚就不可以出现呢,但是方孝玉却没有想到崂山道人竟然能够将白云禅师师徒给请来。

    对于十方小和尚、白云禅师,原剧给方孝玉留下的印象极其深刻,可以说化身被燕赤霞所灭的黑山老妖再次作恶,结果却被这一对师徒所灭。

    甚至十方小和尚借助金佛的力量显化出罗汉金身,直接灭杀了黑山老妖。

    反正十方小和尚最后灭杀了黑山老妖,至于说黑山老妖的本尊是不是被灭这一点倒是不好说,不过不管怎么样,十方小和尚一旦显化罗汉金身,绝对可以克制黑山老妖。

    这些念头在方孝玉看到了白云禅师师徒的时候就在心中闪过,脸上神色不变,走上前来向着崂山道人道:“崂山道友辛苦,方某感激不尽。”

    崂山道人微微一礼道:“崂山道人不负国师重托,自三山五岳为国师大人请来几位道友,共助道友斩妖除魔。”

    说着崂山道人向着方孝玉介绍道:“国师大人,我来为你介绍这几位道友。”

    指着白云禅师师徒,崂山道人开口道:“这位乃是白云寺主持方丈,白云禅师,乃是一位大德高僧,佛法精深。”

    然后又看了十方小和尚一眼道:“这位乃是十方小和尚,白云禅师嫡传弟子。”

    方孝玉冲着白云禅师微微点了点头道:“白云禅师师徒能够受邀前来,方某深感荣幸。”

    “阿弥陀佛,国师大人严重了。”

    白云禅师双手合十一礼,然后神色肃穆道:“国师大人,不知道崂山道人所说是否属实?”

    方孝玉微微一愣,因为他不知道白云禅师究竟问的是什么事情,好在这会儿崂山道人开口解释道:“国师大人,白云禅师的意思是普度慈航的真实身份。”

    方孝玉微微点了点头,看着白云禅师,无比肯定的点头道:“好叫禅师知晓,那普度慈航乃是一只修行千年的蜈蚣精,化形为一位大德高僧,混入朝堂,窥伺大魏国运,欲借助大魏国运渡劫成就蛟龙真身。”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好生大胆的妖孽,贫僧绝不允许这妖孽坏我佛门名声。”

    方孝玉就知道普度慈航此举如果说佛门高人不知晓那也就罢了,可是一旦被佛门中人知晓,普度慈航那般行事,绝对会招来佛门中的大德高僧的震怒。

    白云禅师在佛门当中也是相当有名望的一代大德高僧,现在得知有妖魔竟然敢化作佛门高僧模样行那般祸国殃民之事,白云禅师没有直接杀进对面的国师府已经是佛法修为高深,定力十足了。

    当崂山道人准备将知秋一叶介绍给方孝玉的时候,只听得方孝玉微微一笑,向着知秋一叶道:“道友,九华城一别,没想到竟然可以再次相逢,看来你我有缘啊。”

    崂山道人见了不禁微微一愣,带着几分好奇道:“国师大人竟然认识知秋一叶法师吗?”

    知秋一叶脸上露出几分窘迫,毕竟当初他和方孝玉有过交集,但是那一段过往对于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毕竟帮人降妖除魔,结果因为自身实力太差的缘故,差点被妖魔所伤,如果不是方孝玉出手,只怕张严等人都已经被那妖魔所害了。

    方孝玉看到知秋一叶那般窘迫的模样微微一笑道:“方某曾经同知秋一叶法师有过一面之缘。”

    说完这些,方孝玉没有多说,让知秋一叶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几位远道而来,请入府歇息吧。”

    方孝玉引领几人进入到国师府当中。

    吩咐人安置好了知秋一叶、白云禅师师徒,方孝玉这会儿正同崂山道人在客厅之中叙话。

    毕竟方才只是简单的交谈一番而已,对于白云禅师此行根本就没有什么了解,现在崂山道人将他前去邀请修行强者的事情详细的给方孝玉讲述了一遍。

    听到崂山道人差点死在苍鹰上人的突袭之下,方孝玉不禁皱了皱眉头道:“是我疏忽了,没想到普度慈航竟然会派出妖魔对道长下手,也幸亏道长吉人自有天相,不然的话若是道长真的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那么方某可就真的心中难安了。”

    方孝玉这会儿也算是明白过来为什么崂山道人会和知秋一叶还有白云禅师他们一同前来,原来是因为被苍鹰上人追杀的缘故。

    方孝玉又向崂山道人确认了一番,得知那几位被崂山道人所邀请下山前来的修行高人会陆续的在一个月之内赶来国师府,方孝玉脸上露出几分兴奋之色。

    这些时日普度慈航那国师府当中可是有不少强大的妖魔出没,这些看在方孝玉的眼中要说方孝玉心中不着急的话那绝对是骗人的。

    只是方孝玉又不像普度慈航那样交游广阔,好歹普度慈航也是修行了上千年的大妖,千年大妖在上千年的漫长时光当中要说没有结交一些强大的妖魔只怕都没有谁会相信。

    所以说普度慈航可以很轻松的请来一些强大的妖魔,而方孝玉却是不同,他不过是取代了方孝玉的身份而已,根本就没有普度慈航那么强大的关系网络。

    可以说方孝玉可以依仗和信任的也只有雷婷婷、白起等军魂,此番如果不是崂山道人的话,方孝玉甚至都没有什么途径去请来那些真正的高人。

    毕竟他那般打出奇士府的招牌来招纳四方奇人异士,可是通过这种方式想要招揽到真正的高人简直就是大海捞针一般。

    能够招揽到崂山道人都可以说是方孝玉的运气,也正是通过崂山道人的关系,所以方孝玉这奇士府才算是有点底气可以同普度慈航那异士府相抗衡。

    不然的话方孝玉怕是只能将军魂这一张底牌打出来了,可是军魂对付普度慈航这精通佛法的妖魔,只怕是没有太好的效果。

    崂山道人一路奔波劳累,自然是累坏了,现在将事情给方孝玉说清楚之后,顿感疲倦,然后向方孝玉告辞下去休息去了。

    客厅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辛十四娘出现在方孝玉的身旁道:“相公,崂山道长此番真的是帮了相公的大忙了,如果说他所请下山来的那些修行强者全部赶来的话,那么我们就不用再担心普度慈航实力暴涨了。”

    方孝玉微微点了点头道:“话是如此说,可是有句话说的好,打铁自身硬,依靠外人的力量终归不是正途,如果我们足够强大的话,单凭我们的实力就可以将普度慈航斩杀,又何至于要将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

    辛十四娘闻言略带自责道:“十四娘无法为相公分忧,让相公失望了。”

    方孝玉见了不禁苦笑摇头道:“十四娘你这是什么话,你先前为我护法,助我疗伤,怎么能够说无法为我分忧呢。”

    辛十四娘摇头道:“如果说十四娘可以像雷姐姐那样的话,相公或许就不用这么发愁了。”

    方孝玉道:“要怪只怪我自己,不过眼下普度慈航没有撕破脸面的意思,我们还可以抓紧时间提升自身的修为。”

    方孝玉连番在普度慈航还有黑山老妖的手上吃亏,重重压力之下,方孝玉修行的动力一下子强了许多,可以说九成的时间都放在了修行上面,实力倒也可以说有了长足的进步。

    但是进步归进步,想要出现跳跃式的进展却是不太可能,这样一来想要依靠方孝玉自身的实力强行碾压普度慈航却是不太可能。

    除非是方孝玉的修为能够出现跳跃式的增长,但是以眼下的情形来看,似乎是不太现实。

    辛十四娘听了方孝玉的话,想到这些时日方孝玉每日苦修,心中暗叹,她帮不了方孝玉什么忙,只能为方孝玉准备修炼所需要的刀兵。

    但是方孝玉所需要的刀兵数量越来越多,纵然是辛十四娘也感觉到了压力,哪怕是说动了傅天仇帮忙从器械库当中弄出了许多的刀兵。

    可是器械库的刀兵也是有数量的,纵然是将器械库内的刀兵耗尽,在辛十四娘看来也不过是能够让方孝玉的修为提升个一两成而已。

    一两成的修为提升已经是非常惊人了,可是对付普度慈航这样一尊的大妖的话,除非是方孝玉的修为能够出现暴涨。

    最好就是让那剑胎成型,到时候飞剑一出,群邪辟易,一剑光寒天下。

    “剑胎,宝剑……”

    辛十四娘不禁皱眉,口中呢喃不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