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世界大盗 第八百六十四章 道人归来【求支持】

时间:2017-10-13作者:七只跳蚤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一卷 方世玉 第八百六十四章 道人归来</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普度慈航道:“南无阿弥陀佛,贫僧自当竭尽全力,为陛下清除寰宇,不使瘟疫祸害人间。”

    说着普度慈航起身向着魏泽道:“还请陛下允许贫僧可以在宫中行走,如此才可以方便贫僧清除宫中的瘟疫之气。”

    魏泽点头道:“朕会传令下去,国师可在宫中行走,一切以祛除瘟疫为重。”

    很明显,普度慈航的一番话真的是将魏泽给镇住了,瘟疫的恐怖让魏泽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毕竟瘟疫的恐怖之处魏泽是见识过的,如果说真的让瘟疫扩散开来的话,那么到时候宫中成为死地也不稀奇。

    这样的事情魏泽绝对不会允许,所以说不管普度慈航提出什么样的要去,只要是可以保证祛除宫中的瘟疫的话,那么魏泽都会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

    普度慈航双手合十向着魏泽道:“贫僧这便前往胡妃宫中,先从胡妃那里开始祛除瘟疫。”

    魏泽点头道:“一切交由国师处理。”

    普度慈航忽然向着魏泽道:“陛下可有什么护身宝物,要不要贫僧献给陛下一件,这样也可以庇佑陛下不受瘟疫的侵扰。”

    听到普度慈航询问自己是否有防护的宝物,魏泽心中一动,自然是想到了先前方孝玉献给他的那一枚玉佩来。

    下意识的从腰间取下玉佩道:“朕身上倒是佩戴了一件玉佩,这玉佩乃是右国师呈现给朕的,左国师以为如何?”

    其实普度慈航早就注意到了魏泽腰间悬挂的玉佩,此时听了魏泽的话,见到魏泽将玉佩取下来,目光落在了玉佩之上。

    看到那玉佩的时候,普度慈航眼中闪过一道精芒,不过面容之上却是露出几分祥和的笑容道:“这玉佩的确是道家一脉的宝物,随身佩戴的话倒是可以让陛下白邪不侵,区区瘟疫还近不了陛下的身。”

    听到普度慈航对方孝玉呈现的这一枚玉佩如此的称赞,魏泽不禁轻笑道:“先前右国师曾说过这玉佩乃是一件宝物,现在国师你也这么说,看来朕还真的要将其随身佩戴了。”

    普度慈航点头道:“不错,陛下的确是要随身佩戴为好”

    说着普度慈航双手合十道:“既然右国师已经为陛下呈现上了这一枚玉佩,那么贫僧就不献丑了,不过贫僧却是可以为陛下这玉佩加持佛法,不知……”

    魏泽微微一愣,惊讶的道:“这玉佩竟然还可以加持佛法吗?”

    普度慈航点头道:“不错,若是再加持佛法,那么玉佩的防护力必然会大大增强,一般的妖魔鬼怪绝对无法近陛下周身,不过加持与否还看陛下选择。这玉佩的确是一件宝物,就算是不加持佛法也很是不错了。”

    见到魏泽有些惊讶和犹豫,普度慈航当即以退为进,果不其然,魏泽听了普度慈航的话当即开口向着普度慈航道:“既然国师这么说,那么还请国师为这玉佩加持佛法。”

    对于普度慈航魏泽可是相当的信任的,普度慈航称赞玉佩是一件宝贝,甚至还可以加持佛法,魏泽自然选择让普度慈航为玉佩加持佛法一番。

    当普度慈航从魏泽手中接过了玉佩的时候,普度慈航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普度慈航此番进宫的目的就是为了毁掉方孝玉给魏泽的那一枚玉佩,不然有那一枚玉佩在魏泽的身旁,那么胡妃等妖妃只怕再也无法近身。

    到时候一日两日还可以找各种借口去推脱,可是时间久了的话,总有被魏泽所发现的时候,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玉佩带着几分清凉温润,仔细去看的话可以看到玉佩之上刻画了玄妙的符篆,正是靠着这些符篆,玉佩才可以具有辟邪的力量。

    玉佩的确不差,对于妖魔鬼怪有着强大的震慑力,然而这次所针对的目标可是普度慈航这么一尊大妖,区区一枚玉佩又怎么可能会让普度慈航受到影响呢。

    就见普度慈航口中颂念经文,一手托着玉佩,一手掐动各种玄妙的灵诀,很快一道佛光闪过,那佛光没入到了玉佩当中,猛地看去,玉佩仿佛变得更加的温润了。

    玉佩的变化还有方才那一道佛光没入到玉佩当中的情形可是看在魏泽的眼中的。

    魏泽不是方孝玉,当然不清楚玉佩发生这样的变化到底是好是坏,反正在魏泽眼中,玉佩发生了这样的变化自然是好事一件。

    在魏泽看来,那玉佩上面所加持的力量自然是越多越好,如果说先前玉佩之上加持了方孝玉的力量的话,那么现在加上普度慈航的力量,岂不是说玉佩的威力至少强了一倍吗?

    做完了这些,普度慈航将玉佩交到了魏泽的手中道:“贫僧不负陛下所托,已经为玉佩加持了佛法,只要陛下玉佩不离身的话,贫僧可以保证,除非是有妖魔的实力强过我和右国师,不然没有哪个妖孽可以伤害陛下。”

    普度慈航奔着胡妃所在的偏殿而去,留下魏泽在那里小心的将玉佩收好,然而魏泽恐怕是做梦都想不到,原本具有辟邪功效的玉佩在普度慈航手中过了一遭竟然被普度慈航给动了手脚。

    普度慈航离开了魏泽的视线,远远的看着魏泽将玉佩收好,轻声冷笑一声道:“方孝玉,你竟然想要坏我大事,贫僧偏不让你如愿。”

    说着普度慈航带着几分轻蔑道:“现在贫僧封印了你那玉佩,我倒是要看看,你这玉佩还如何使得魏泽白邪不侵。”

    感情方才普度慈航并非是给玉佩进行加持,反而是封印了玉佩上面所蕴含的力量,如此一来,魏泽即便是随身携带玉佩,那玉佩也没有上面作用。

    封印了玉佩的力量,像胡妃这些妖妃自然可以不惧玉佩当中所蕴含的力量,可以说现在被魏泽当做宝贝一般佩戴在身上的玉佩其实和一般的玉佩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普度慈航先前在魏泽面前扯出了所谓的瘟疫,如今自然是要走一走过场,不管怎么说,他都要摆出祛除瘟疫的架势来。

    寝宫之中,先前出宫向普度慈航报信的胡妃正恭敬的立在普度慈航身前。

    普度慈航看着胡妃道:“魏泽身上的玉佩已经被我所封印了力量,你们几个不用再担心会受到玉佩的力量所伤,不过为免引起方孝玉的注意,你们最近稍微收敛一些。”

    普度慈航封印了玉佩的力量,除非是方孝玉再次见到魏泽,不然的话方孝玉是不可能发现玉佩出了问题。

    当然玉佩有什么功效,方孝玉最清楚,说不定胡妃几人的身份都已经被方孝玉给看破了,不过方孝玉没有直接点破,而是给了魏泽一枚玉佩,显然所打的主意是要让胡妃几人在魏泽面前自动显形,那个时候魏泽自己亲眼所见,绝对要比方孝玉信口直言要有效的多。

    普度慈航在宫中行走,见了那几名惶惶不安的妖妃,从普度慈航这里得知魏泽身上让她们无法抵挡的伏魔宝物失去了效力,几名妖妃自然是大为欢喜。

    不过她们也是在普度慈航的叮嘱下显得很是低调,毕竟她们若是太过高调的话,肯定会有消息传到方孝玉耳中,到时候方孝玉必然会生出疑惑,搞不好听到消息之后便会直接入宫见魏泽。

    普度慈航悄悄的进了皇宫,然后又悄悄的出了皇宫。

    这会儿方孝玉正在闭关疗伤当中,方孝玉所受的伤已经养了有大半个月了,这大半个月的时间已经是让方孝玉伤势恢复了许多。

    如今方孝玉在密室当中,完成了每天固定的疗伤之后便开始了一天的修行。

    修行之道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哪怕是身上有伤,可是方孝玉仍然是坚持每天都会修行。

    资质不如人就勤修苦练,正所谓勤能补拙,方孝玉能有如今这般的修为,可以说他的修行态度可是非常之重要的,如果说不是一直以来努力苦修的话,方孝玉还真的很难达到如今的程度。

    如今方孝玉正在修炼不灭剑诀,他所修炼而成的剑胎如今还非常的虚幻,尚且需要五金之精与兵煞之气。

    方孝玉如今乃是大魏国师,想要自兵部搞来一批兵刃供他吸收兵煞之气和五金之精倒也不是说吗难事。

    只是方孝玉每次修行都需要大量的兵刃和兵煞之气,如果说不是处在国师高位,可以借助大魏朝廷的力量获得大量的资源的话,单单是聚集五金之精与兵煞之气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毕竟在民间禁止普通百姓持有刀剑,若是没有一定的身份地位的话,想要搞到几件兵刃便已经是千难万难了,更不要说像方孝玉这样一次修炼就需要毁掉大量的兵刃。

    在方孝玉的面前正是一堆至少近千件的兵刃,这些兵刃显得破旧不堪,甚至一些弓箭、箭矢、刀身等兵器上面都还沾满了灰尘。

    这些兵刃差不多都是淘汰下来的东西,就看这些兵刃的残破不堪就知道这些兵刃肯定没有再次利用的价值,不然的话傅天仇肯定不会那么爽快的答应帮方孝玉弄来这些兵刃。

    傅天仇好歹也是兵部侍郎,刚好傅天仇在兵部做管辖的就是军械、后勤这一方面。

    方孝玉倒是可以直接出手去军械库当中做一把盗贼,但是这肯定是一锤子买卖,若是到时候军械库的兵刃出现了什么问题的话,势必会惊动许多人,其中肯定包括普度慈航。

    方孝玉不知道普度慈航若是知晓他需要大量的兵刃修炼会有什么反应,反正方孝玉可以肯定普度慈航肯定不会让自己如愿就是了。

    如果说换做是他的话,得知普度慈航需要某些东西修炼的话,那么他肯定会第一时间搞破坏,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普度慈航如愿。

    傅天仇这般忠心朝廷的人竟然被方孝玉给说动了,方孝玉此时看着面前的这一堆破烂有一种苦笑之感。

    方孝玉没想到傅天仇在答应帮他能来一批军械竟然会是这么一批即将被销毁的破烂,好在方孝玉修炼虽然需要大量的刀剑,但是对于刀剑是否完好无损倒是没有什么要求。

    甚至可以说这些即将被销毁的兵器对于方孝玉的用处比那些新铸就的刀剑还要大。

    毕竟只有沾染过鲜血的刀剑才能够凝聚兵煞之气,而眼前的这些破烂差不多都是从战场之上收回的,可以说每一件兵刃上都附着着兵煞之气。

    牵引兵刃之中的五金之精以及兵煞之气,将其炼化精纯之后灌注到剑胎之中。

    剑胎在方孝玉的丹田之中乃是一道虚影,想要实质化显然还有一段漫长的路程要走。

    没有海量的五金之精和兵煞之气,方孝玉这飞剑只怕永远只能是一个半成品。

    半成品的飞剑便已经是杀伤力惊人了,如果说能够将飞剑彻底的祭炼成功的话,那么飞剑一出,谁人可以争锋,纵然是普度慈航、黑山老妖这样的大妖恐怕都要被方孝玉给轰杀。

    一缕一缕肉眼不可见却又是真实存在兵煞之气以及五金之精被方孝玉自眼前的一堆军械当中抽取出来。

    一缕一缕的五金之精和兵煞之气进入到剑胎之中,可是这么一点的五金之精和兵煞之气相对于整个剑胎所需要的五金之精来根本就算不得什么,甚至可以说连千分之一都没有。

    随着一点点的五金之精还有兵煞之气灌注到了剑胎之中,剑胎所能够展现出来的威力也是越来越强,这就给了人继续努力下去的动力。

    小半个时辰过去,方孝玉睁开双眼,口鼻之间一股白练闪过,缓缓起身,就见方孝玉走过面前的那一堆失去了光彩的军械,只听得哗啦一声。

    原本堆在一起的军械一下子散落开来,叮叮当当的落了一地,甚至还有几柄看上去不错的刀剑在散了架落地之后一下子摔碎成了好几片。

    方孝玉也就是见惯了,所以在看到几柄刀剑被摔成碎片的时候脸上神色正常,这要是让其他人看到了,肯定怀疑那地上的刀剑是不是假的。

    若然是真正的刀剑又怎么可能会摔一下就摔成好几段呢。

    方孝玉从密室当中走出,明媚的眼光洒落下来。

    接下来的时日,普度慈航显得非常的平静,就算是在朝堂之上都小动作停了下来,这倒是让方孝玉有些搞不明白普度慈航到底是在搞什么。

    不过不管普度慈航究竟有什么算计,反正见招拆招便是,而时间越久,方孝玉的伤势就恢复的越好,最多再有小半个月时间方孝玉就可以痊愈了。

    到时候方孝玉伤势痊愈,养精蓄锐,加之在这期间修为又小小的进步了那么一些,哪怕是你再和普度慈航交手,方孝玉也是无惧。

    这一日方孝玉正在国师府当中陪方氏夫人叙话,突然之间就见左千户脚步沉重快步行来。

    方孝玉下意识的抬头向着左千户看了过来。

    原本方氏夫人、聂小倩是陪着方孝玉在逛花园,结果见到左千户出现,方氏夫人还有聂小倩齐齐向着方孝玉看了一眼,方孝玉则是眉头一皱。

    平日里国师府当中的事情可以说都是辛十四娘在打理,一些琐碎小事根本就不会来打扰方孝玉的清净,也只有一些紧急重要的事情才会由左千户或者辛十四娘亲自前来通禀。

    方氏夫人在聂小倩的搀扶之下缓缓的走向远处,自觉的给方孝玉还有左千户腾出对话的空间。

    左千户快步是行前,走到方孝玉的近前向着方孝玉便是一礼道:“见过国师大人。”

    方孝玉看着左千户,左千户脸上带着几分兴奋之色,方孝玉看了一眼微微松了一口气,想来应该是什么喜事,不然的话左千户不可能会露出那般的神色。

    冲着左千户微微点了点头,方孝玉道:“左千户,莫非是有什么喜事临门吗?”

    左千户带着几分激动向着方孝玉道:“国师大人,崂山道人出现了。”

    “什么,你说崂山道人已经出现了?难不成他请人回来了吗?”

    当初方孝玉请崂山道人去邀请三山五岳的修行强者来对付普度慈航,崂山道人这一去便没有了什么音讯,甚至方孝玉这些时日忙着修炼疗伤,差不多已经将崂山道人给忘到了脑后了。

    现在左千户突然告诉他崂山道人出现了,这不是惊喜又是什么,一想到崂山道人可能带回不少的修行强者,方孝玉就对崂山道人充满了期待。

    方孝玉脸上带着喜色向着左千户道:“左千户,快带我去见崂山道人!”

    国师府之前

    崂山道人此番邀请三山五岳的修行强者前来京师加入奇士府差点丢了性命,好在崂山道人说动了白云禅师还有知秋一叶,一路之上就是靠着白云禅师才三番两次的打退了苍鹰上人的突袭。

    站在国师府之前,崂山道人看着面前的大门,想到自己这一路之上的遭遇,脸上的神色别提多么复杂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