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世界大盗 第八百六十三章 入宫【1更】

时间:2017-10-13作者:七只跳蚤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一卷 方世玉 第八百六十三章 入宫</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魏泽见到自己的爱妃在这个时候还不忘关心自己不禁心中感动,伸手就要撩起帷帐。

    胡妃眼看魏泽的手伸了进来不禁大惊失色,狐狸面容之上,一双眼睛之中露出惊慌之色,颤声道:“陛下若是怜爱妾身的话就不要让妾身心生内疚。”

    魏泽手微微一顿,轻叹了一声道:“罢了,爱妃既然如此说了,朕就不搅扰爱妃养病。”

    说着魏泽冲着一旁侍奉的两名小宫女道:“可给你们主子请过了御医了吗?”

    一名小宫女脸上露出几分惶恐之色,战战兢兢道:“回陛下……”

    此时帷帐之内,胡妃的声音传出道:“陛下垂怜,妾身感激万分,不过妾身已经请御医看过了,所以陛下不必担心,妾身只需要好生疗养一些时日就可以痊愈了。”

    说着胡妃带着几分歉疚道:“这些时日妾身怕是不能够侍奉陛下了,还请陛下多多见谅。”

    魏泽道:“爱妃好生养病便是。”

    魏泽起身,转身向着宫殿之外走去,而显出了原形的胡妃透过那帷帐正看到魏泽离开了宫殿,不禁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魏泽身上带着伏魔驱邪的宝物,也就是那玉佩对于胡妃来说可是有着极大的杀伤力的,甚至都令她显出了原形。

    如果不是胡妃机智,拿话哄骗住了魏泽,恐怕已经被魏泽给发现了,到时候魏泽若是发现自己宠爱的妃子竟然是一只狐妖,只怕胡妃会被魏泽给大卸八块,扒皮抽筋,甚至连带着普度慈航都要承受魏泽的雷霆震怒。

    床榻之上,胡妃的声音传来道:“行了,你们都退下吧,这里不用你们服侍了。”

    侍奉在外的几名宫女闻言顿时如蒙大赦一般,连忙小心翼翼的出了寝宫。

    帷帐掀开,就见一只黄色的狐狸从被褥之下钻了出来,这是一头体型娇俏的黄色狐狸,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这狐狸尾部竟然生了两只尾巴。

    黄色狐狸就是魏泽宠爱的胡妃,就见黄色狐狸钻出帷帐,自床榻之上跳下然后就地一滚,顿时就见一个窈窕娇媚的佳人出现在床榻之前,不是胡妃又是何人。

    胡妃身子有些疲倦,眉心之间还带着几分怒意,毕竟方才她竟然被逼迫到了那种程度,甚至可以说差点就没有了性命,胡妃心中要是不恼火的话那才怪了。

    胡妃恨不得将魏泽给当场给杀了,可是胡妃不敢也不能,且不说杀了魏泽的话,普度慈航那里肯定无法交代,就说方孝玉给魏泽的护身玉佩就可以保证魏泽的安全。

    至少胡妃的法力修为还不足以打破玉佩的防护,所以说胡妃也就是生出杀机,根本就无法付诸实施。

    望着魏泽离去的方向,胡妃轻声嘀咕道:“希望魏泽不要去了其他那几个妹子那里去,不然的话……”

    她们一批被献给魏泽,自然是知晓对方的根底,可以说几女都是普度慈航手下的妖魔,乃是普度慈航挑选出来特意送给魏泽的,为的就是迷惑魏泽,让魏泽沉迷于女色之间,继而荒芜国事,令他可以从容的完成朝堂布局以吸收大魏气运还有龙脉之气。

    她算是侥幸逃过一劫,没有被魏泽给发现了真身,可是并不代表其他几人就会像她一样幸运啊。

    万一哪个人在魏泽身上宝物冲击之下承受不住显露出原形来,那还不出大事啊。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件事情发生,不然的话……”

    轻呼一声,胡妃眼中闪过一道精芒,身形一变,竟然显出了真身,显出狐狸真身的胡妃速度飞快的窜出了寝宫,在宫中守卫尚未发现的瞬间便出了寝宫。

    很快胡妃便出了皇宫,离开了皇宫之后,胡妃速度飞快的奔着国师府而去。

    准确的说胡妃是奔着普度慈航那一座国师府而去的。

    一道黄色的身影刚刚窜进了国师府当中,就听得一声佛号传来,这一声佛号传到胡妃耳中当场就让胡妃身子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院子当中,一副宝相庄严模样,好似大德高僧的普度慈航正坐在那里,手中拿着念珠,如同僧人一般在坐禅念经。

    胡妃几乎是滚到了普度慈航的身前,这会儿胡妃跪伏在普度慈航的身前向着普度慈航道:“法丈大人,小妖有要事禀报法丈。”

    普度慈航抬头看了胡妃一眼,皇宫之中的消息普度慈航虽然有一定的了解,可是涉及到魏泽的,别说没有人知晓,就算是真的有人知晓,那也没几个人敢乱传啊。

    “何事?”

    就听得魏泽一声断喝,胡妃身子一颤,跪伏在地,颤声道:“回禀法丈大人,小妖……小妖于宫中差点显露了真身,性命不保!”

    普度慈航闻言不由的眉头一挑,手中念珠微微一顿,继而看着胡妃道:“发生了何事?”

    于是胡妃就将事情的经过给普度慈航说了一遍,而普度慈航听了胡妃的话脸上露出几分凝重之色道:“你的意思是说方孝玉向当今天子献上了什么异宝,而有了那异宝在身,你们根本无法近魏泽之身,甚至还会受到那异宝的压制冲击,显露妖身。”

    胡妃连忙点头道:“回禀法丈,正是如此,小妖不久前便显露了真身,辛亏小妖反应够快,不然的话只怕已经被魏泽给发现了端倪了!”

    普度慈航微微点了点头道:“不错,你做的很好,你们的身份绝对不能够暴露,若是暴露了的话,势必会影响到本尊的大计”

    胡妃肃然道:“法丈大人所言甚是,只是法丈大人当知晓一点,我们几人进入宫中,受宠的不止是小妖一人,小妖今天可以躲过一劫,他日未必能够躲过,其他人也都如小妖一样啊,这般躲躲闪闪,就算是可以躲过去,但是时间久了,次数多了,魏泽又不是傻子,肯定会生出疑惑,到时候……”

    普度慈航豁然起身,眼中闪过一道精芒,不男不女的尖锐声音响起道:“看来本法丈要亲自入宫去面见当今天子了。”

    普度慈航心中清楚能够让胡妃承受不住而显露了真身,显然魏泽身上的宝物必然是来自于方孝玉,也只有方孝玉才能够拿出这样的宝物出来。

    如果说他不进宫一趟的话,任凭魏泽佩戴着方孝玉献给他的宝物,只怕要不了几次,他送进宫去迷惑魏泽的那几个妖女就要暴露了。

    胡妃听了普度慈航的话顿时大喜道:“法丈若是能够亲自走上一遭的话,那么我们姐妹便可以高枕无忧了。”

    只听得普度慈航道:“来人,准备法驾,本法丈要入宫面圣。”

    此时已然是入夜时分,可以说一般人想要入宫面圣那也不可能被放行,需要等到第二天才可。

    但是对于普度慈航来说,这一点却是不存在,因为他献上佳人有功,魏泽特意赏赐了普度慈航,准许普度慈航随时都可以入宫面圣。

    这可以说是对普度慈航莫大的信任,不然的话又怎么可能会允许普度慈航随时入宫呢。

    要知道皇宫重地那可是规矩重重,任何人想要进入其中都需要经过多重的检查,再说也不是谁人都能够随便入宫的。

    普度慈航轻易的便叫开了早已经封闭的宫门,法驾进入宫中。

    魏泽此时可以说是十分的扫兴,因为他离开了胡妃的寝宫之后就去了另外一名普度慈航所献上的妃子的寝宫。

    结果可倒好,那名妃子的理由几乎是同胡妃大同小异,魏泽都怀疑是不是胡妃所得的病具有一定的传染性,不然的话为什么又有妃子患病不肯见他呢。

    给你个从那名同样患病的妃子寝宫之中走出,魏泽正考虑着接下来该去往何处的时候,忽然一名内侍匆匆前来禀报道:“陛下,陛下,国师入宫了,说是有事要前来拜见陛下。”

    魏泽微微一愣道:“哦,不只是哪位国师?”

    大魏有两个国师,一个普度慈航,一个方孝玉,所以单说国师的话,却是不知道如何分辨究竟是指的哪一个人。

    那名内侍连忙道:“普度慈航,是普度慈航大师进宫求见陛下,此时国师的法驾已经到了宫殿之外,就等陛下召见了。”

    魏泽微微点头道:“既然普度慈航国师深夜来见,想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不然普度慈航也不会在这深更半夜时分入宫求见了。”

    微微沉吟了一番,只听得魏泽道:“宣国师前来觐见!”

    很快普度慈航的身影就出现在魏泽的视线当中,不得不说普度慈航的卖相极佳,尤其是一身僧袍在身,如同一位得道高僧一般行来,纵然是魏泽见了都不禁心中为之敬仰不已。

    只听得普度慈航上前道:“见过陛下。”

    魏泽连忙一抬手向着普度慈航道:“国师大人快快免礼。”

    赐坐给普度慈航,普度慈航也是毫不客气的坐下来。

    这会儿魏泽向着普度慈航道:“国师,不知深夜来访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虽然说给了普度慈航可以随时入宫的特权,但是深夜入宫终究是有些违禁,因此魏泽很好奇,这个时候普度慈航前来究竟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普度慈航长宣了一声佛号,目光在魏泽身上扫过,目光扫过魏泽腰间的时候忽然目光一顿,正好看到那一块挂在魏泽腰间的玉佩,而那一块玉佩正是先前方孝玉献给普度慈航给普度慈航用来防身所用的玉佩。

    先前胡妃被冲击的几乎显出妖狐真身来就是受到了玉佩的影响,不得不说方孝玉献上的玉佩也是一件宝贝。

    不过玉佩对于胡妃那样的妖魔来说自然是一件厉害的宝物,她们根本就无法抵挡,但是对于普度慈航这样的大妖而言,就算是方孝玉本尊出手他也是无所畏惧,更不要说只是一枚玉佩罢了。

    单单一枚玉佩根本就不被普度慈航放在眼中,只听得普度慈航向着魏泽道:“陛下,吾此来乃是为了陛下的那几位爱妃。”

    魏泽倒是愣了一下,好奇的看着普度慈航道:“哦,不知道国师所言为何?”

    普度慈航道:“陛下应该知晓胡妃得了病,吾得知了胡妃的病状之后,猜测胡妃应该是得了瘟疫之类的病症,所以怕那瘟疫在皇宫之中扩散开来,到时候……”

    “什么,瘟疫,你说胡妃她们所得的竟然是瘟疫?”

    怪不得魏泽会如此震惊,瘟疫这种东西可是非常的恐怖,一旦扩散开来的话,恐怕就是皇宫都要沦为一片死地。

    深吸一口气,魏泽稍稍的冷静了一些,看着普度慈航道:“大师,你确定那就是瘟疫吗?”

    普度慈航长宣一声佛号道:“南无阿弥陀佛,吾可以拿吾之声名向陛下保证,胡妃所的的病症正是瘟疫之症?”

    “嘶,瘟疫,竟然真的有瘟疫,难道说那瘟疫就要在朕的后宫流传开来吗?”

    千里露白骨,百里无人踪,这说的就是瘟疫过后一些地区所出现的凄惨情形。

    可以说自古以来,瘟疫就是令人为之色变的存在,别说是确定了,哪怕只是怀疑那也是令人心中惶恐。

    就在魏泽心中紧张的时候,突然看到普度慈航正坐在那里,气定神闲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让魏泽放心了许多。

    “国师,还请国师大展神通,为我皇宫清除瘟疫之气。”

    普度慈航双手合十轻笑道:“陛下实在是客气了,吾此来正是为了清除宫中瘟疫而来。”

    “太好了。”

    听到普度慈航这么说,魏泽顿时大喜不已。

    对于普度慈航、方孝玉两者,魏泽都是非常的相信的,如果说是其他人说可以清除瘟疫的话,肯定会被魏泽打入天牢治罪不可,但是普度慈航还有方孝玉却是不同。

    魏泽亲自从龙椅之上站了起来,走下台阶向着普度慈航行了过来,待到到了普度慈航近前,魏泽竟然向着普度慈航便是一礼道:“朕在这里代天下百姓谢过国师大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