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世界大盗 第八百四十七章 老妖的侧目【1更】

时间:2017-10-13作者:七只跳蚤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一卷 方世玉 第八百四十七章 老妖的侧目</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眉头一挑,牛逆风这么说,方孝玉算是彻底放弃了在这一场寿宴之中见到黑山老妖本尊的期待。

    就连牛逆风这几乎每年都来给黑山老妖祝寿的都从来没有见过黑山老妖的本尊,这一次很明显也不可能出现。

    本以为趁着黑山老妖寿诞之日,好歹也先将黑山老妖的底细给弄清楚,以便将来对付黑山老妖的时候心中有底。

    结果可倒好,黑山老妖连自己的寿诞都是分身出面,这简直是让人难以置信。

    偏偏黑山老妖就这么做了,而且还是数十年都是如此,结果这些前来祝寿的人还没有谁提出异议,只能说黑山老妖的凶威太盛,没有人敢对黑山老妖这般的举动提出异议。

    第二天就是黑山老妖的寿诞之日,方孝玉陪着牛逆风喝了几杯水酒才算是摆脱了这个自来熟的牛妖。

    第二天一早,方孝玉就被惊醒了,其实方孝玉也没有休息,盘膝修行了一夜。

    外间的动静不小,准确的说是整个枉死城的动静都不小,身为枉死城之主,黑山老妖寿诞,自然是一件大事,整个枉死城十万之多的妖魔鬼怪今天都围着黑山老妖转。

    但凡是前来祝寿之人,接下来就会进入黑山老妖的府上献上他们所带来的贺礼,然后在府上接受黑山老妖的宴请。

    每年的规矩和流程都一样,在场之人差不多九成都不是第一次来,对于这般的流程相当熟悉,所以大家各自进入府中。

    方孝玉站在那府门之前,不知道这会儿该不该进去,既然见不到黑山老妖的本尊,进去给黑山老妖拜寿似乎也没有什么意义。

    再说了,方孝玉也担心自己的身份会暴露了,尽管说暴露的可能性很小,但是也是有这个可能不是。

    就在方孝玉犹豫着要不要进入府中的时候,一个声音在身后传来:“咦,方大哥,你怎么站在这里,没见大家都进去了吗?”

    不用回头去看,方孝玉只听那声音就知道来人是牛逆风,果不其然,顶着一对牛角的牛逆风出现在方孝玉的面前。

    方孝玉轻咳一声道:“我这不是第一次来吗,不太适应这种情况,所以就在这里稍作适应一下。”

    牛逆风闻言不禁拍着胸膛道:“原来是这样啊,方大哥你不用担心,我陪你一起,等下你若是有什么不明白的话就告诉我一声,我可是每年都来走上一遭,这其中有什么规矩我是一清二楚。”

    方孝玉没有推拒,微微点头道:“如此就劳烦牛兄弟了。”

    拉着方孝玉,牛逆风和方孝玉两人走进府中。

    前来给黑山老妖祝寿的妖魔鬼怪当真不少,方孝玉估摸一下,有资格献上贺礼的差不多有上百之多,这些还只是有足够的身份背景拜见黑山老妖的分身的。

    除了这百多名有资格见黑山老妖的来宾之外,还有许多没有资格见黑山老妖却同样前来的妖魔鬼怪。

    这些妖魔鬼怪会献上贺礼,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进入到黑山老妖的视线当中,从而一步登天。

    方孝玉是顶替了青峰观观主之子的身份来的,倒是有资格受到黑山老妖的接见。

    只不过方孝玉却是不太想去见黑山老妖的分身,毕竟不是本尊,见了也没有什么意义。

    再说了,黑山老妖那分身昨天他就已经见过了,可以说他一眼就看出黑山老妖那一具分身的来头。

    如果说不出意外的话,黑山老妖那一具分身很有可能就是一尊强者的尸身炼制而成,但是却汇聚了成千上万的冤魂,将成千上万的冤魂炼入其中。

    方孝玉不禁想起原剧之中,被燕赤霞还有宁采臣误打误撞借助金刚经所灭掉的分身赫然是一座小山一般的骷髅山。

    无尽的骷髅和冤魂汇聚成一座小山,很是恐怖。

    而黑山老妖这一具分身显然就应该是了,虽然说看上去只是一具骷髅架子,但是这是正常的状态,一旦与人交手,黑山老妖这一具分身就会化成一座由无尽骷髅与冤魂汇聚成的骷髅山。

    前面不少人将贺礼献上,黑山老妖的分身坐在那里,多多少少都交谈几句。

    牛逆风凑在方孝玉身边向着方孝玉道:“看到没有,等下就给方大哥你上前了,不知道方大哥准备的是什么贺礼啊。”

    贺礼方孝玉还真的没有准备呢,他又不是来给黑山老妖送上贺礼的,不过这会儿如果不拿出贺礼的话,在这场合当中就显得太过引人注目了。

    方孝玉心中一动,从袖口之中抽出一方锦盒来,在锦盒当中,方孝玉放了一面旗幡。

    这旗幡赫然是白起所祭炼而成的军魂战旗,这可是一件宝贝,可以说汇聚了十万军魂的信念,又灌注了白起的杀气,一旦祭出这一面军魂战旗就可以布下一座弥天大阵,至于说实力弱小的对手,甚至都经不住这一面军魂战旗摇动一下。

    抚摸着手中锦盒,方孝玉嘴角露出一丝异样的笑意,将这一面军魂战旗交到黑山老妖的手中似乎不错。

    牛逆风只觉得方孝玉笑的有些古怪,如果说他对方孝玉有所了解的话肯定知道方孝玉露出这般的笑容其实是方孝玉在算计人了。

    方孝玉觉得自己将这一面军魂战旗献给黑山老妖实在是太适合不过了,尤其还符合他的身份。

    青峰观观主按照辛父所讲修炼七杀经,七杀经只听名字就知道肯定同杀戮有关。

    而白起所祭炼缩成的这一面军魂战旗恰恰就是杀戮的代表,方孝玉献上这么一面军魂战旗,恐怕黑山老妖也怀疑不到方孝玉的身份。

    方孝玉深吸一口气,捧着锦盒,缓缓上前。

    待到方孝玉前面的几人将手中的贺礼献上,终于轮到了方孝玉。

    黑山老妖的目光落在了方孝玉的身上,因为年年都有一些陌生的面孔出现,所以对于方孝玉这么一个生人,黑山老妖倒也不奇怪,只是好奇方孝玉是哪家的后辈。

    方孝玉隐藏的修为,所显露出来的修为并不高,加上外表看上去也就三十岁左右,这般的年龄自然会被黑山老妖认为是哪家的后辈。

    “小家伙,你是来自哪一家啊?”

    莫名的,黑山老妖开口向着方孝玉询问。

    方孝玉心中一紧,不过面色却是从容平静向着黑山老妖拱手一礼道:“晚辈来自青峰观,青峰观观主乃是家父。”

    黑山老妖微微点了点头将方孝玉上下打量了一番道:“原来是孙观主的后人,小家伙不错,不错,我观你倒是得了你父亲几分的真传。”

    方孝玉微微一愣,很快就明白过来,黑山老妖说的是自己故意露出来的几分煞气。

    顿时方孝玉做出一副惶恐的模样道:“黑山老爷谬赞了,家父一时走不开,特意让晚辈前来,还请黑山老爷莫要见怪。”

    说着方孝玉将手中锦盒献上。

    黑山老妖微微摆了摆手,就见一旁的一名鬼魅从方孝玉手中接过锦盒。

    见到黑山老妖没有在意,方孝玉故意激发了一下那一面军魂战旗,一股肃杀之气一闪而逝。

    原本坐在那里没有什么动静的黑山老妖双眸之中那两团灵魂之火勐地跳动了一下,可见黑山老妖被军魂战旗的煞气给吸引到了。

    就见黑山老妖身子一颤,抬手道:“且慢!”

    正捧着锦盒准备下去的鬼物连忙停下脚步,不解的看向黑山老妖,而黑山老妖的注意力显然都放在了那锦盒上面。

    黑山老妖缓缓伸手将锦盒打开,只见一面黑色的旗子静静的放在锦盒当中,不过黑山老妖看到那一面旗子的时候眼中的灵魂之火跳动的越发激烈,甚至一股气势不由自主的散发开来。

    一把将那军魂战旗抓在手中,黑山老妖盯着那一面旗子,好一会儿才算是平静下来,目光落在方孝玉身上沉声道:“此物就是你父亲让你献上的贺礼?”

    只听黑山老妖的声音就可以听得出黑山老妖这会儿心中很是激动,黑山老妖不激动才怪。

    方孝玉拿出来的那一面军魂战旗真的是一件宝贝,尤其是对于他这一具分身来说,可谓是再匹配不过了。

    方孝玉心中冷笑不已,黑山老妖就高兴去吧,如果黑山老妖不满意的话,他还怎么利用这一面军魂战旗算计黑山老妖呢。

    不过方孝玉还是该怎么表演就怎么表演,露出一副好奇的模样看着那一面军魂战旗,好像是第一次见到一般。

    然后向着黑山老妖微微点了点头道:“这锦盒乃是父亲交给我的,至于说里面放的是什么我根本不知道,不过这的确是父亲大人让我献给黑山老爷的贺礼。”

    黑山老妖显然对于这一件贺礼最为满意,听了方孝玉的话不禁哈哈大笑起来道:“好,很好,孙观主不愧是吾之好友,这贺礼都这么的称心,贤侄且在一旁坐下。”

    这下就连称唿都变了,如果不是因为那一面军魂战旗的话,黑山老妖怕是不会将方孝玉放在心上,现在直接就让方孝玉坐在一旁。

    牛逆风在不远处看着方孝玉,脑袋有些发懵,心中很是不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自己这位方大哥到底是姓方呢还是姓孙呢,如果说姓方的话,他可是青峰观孙观主的后人,但是如果说姓孙的话,为什么又和他说姓方呢。

    方孝玉冲着黑山老妖一礼就在一旁坐了下来,根本不知道这会儿牛逆风恨不得跑过来抓住他询问到底是姓什么。

    牛逆风这样的妖怪比许多的妖魔鬼怪要显得单纯的多,如果说是换做那些奸诈的妖魔鬼怪的话,肯定知道方孝玉的名字是骗人的,也只有牛逆风这样的单纯妖怪才会纠结不已。

    接下来显然是一派平淡,因为黑山老妖的寿诞每年都举行一次,大家都不是傻子,如果说每次过来都献上珍贵的宝物的话,就算是有再深厚的家底也扛不住啊。

    所以说大家献上的贺礼根本就没有几样珍贵的,而黑山老妖显然也习惯了这一点。

    毕竟黑山老妖每次寿诞目的不是为了收取贺礼,而是要维持他的影响力。

    黑山老妖显然不是一般的妖魔鬼怪,对于自己的影响默默经营,如今已经是一方谁都不可忽视的庞大势力。

    如果说不是黑山老妖会经营的话,只怕黑山老妖也不可能有如今的威名。

    不过今天黑山老妖很是高兴,原因就是方孝玉献上的那一面军魂战旗,这一面旗子至少可以提升他这一具分身五成的实力,如此一来,就算是遇到了什么难缠的对头,他这一具分身也足够应付的了。

    于是方孝玉受到了黑山老妖的款待,甚至寿宴散去,黑山老妖还特意留方孝玉在府上住下,并没有让方孝玉同其他人一样离去。

    方孝玉没想到还有这般的待遇,不过方孝玉也没有拒绝,好不容易进入到这府邸之中,万一在这里有什么收获呢。

    方孝玉倒是又生出了几分窥探黑山老妖底细的希望,这里差不多算的上是黑山老妖的巢穴了,而黑山老妖的本尊很有可能就在这府上某一处秘密的所在潜修呢。

    不过方孝玉也不敢在这里到处乱跑,不用想就能够猜到在这府上肯定是戒备重重,一个不小心都有可能会引来黑山老妖的怀疑。

    一天过去,方孝玉没有见到黑山老妖那一具分身,方孝玉从白起那里获知黑山老妖的分身这会儿正在祭炼那一面军魂战旗。

    这倒也不奇怪,黑山老妖得了军魂战旗如果说不忙着祭炼的话那才是怪事呢。

    只是黑山老妖绝对想不到那一面军魂战旗是白起所祭炼出来的宝物,不管他如何祭炼,最多就是表面上掌控军魂战旗,至于说军魂战旗的核心根本永远都掌握在白起的手中。

    对于这一点,包括方孝玉都无法将军魂战旗的掌控权剥夺掉。

    既然确定黑山老妖的分身正忙着祭炼军魂战旗,方孝玉自然大胆了许多。

    (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