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世界大盗 第七百九十八章 哭泣的老妇【1更】

时间:2017-10-13作者:七只跳蚤

    尸煞之气汇聚向心口,就连原本发青发黑的面容也渐渐的恢复了几分血色,让人看的精神为之一振。

    原本只是对方孝玉抱着一丝希望的陈郡守在看到魏泽的面色变化之后脸上不禁露出欣喜之色。

    要知道自从燕赤霞带着魏泽进入到他这郡守府,陈郡守的一颗心就一直悬着。

    魏泽的安危可是关系到他的身家性命啊,如果说能够将魏泽救醒的话,那么对于他来说绝对是天大的喜事,一旦魏泽登临帝位,那么他平步青云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关键是魏泽的情况非常不妙啊,这要是让魏泽在他的地盘上出了什么问题的话,那可就不是一件小事了,到时候连同燕赤霞,还有他一样都难逃一死。

    先是丹阳子,接着是空空大师,可以说他能够想到的奇人异士都被他给请来了,但是面对魏泽的这种情况根本就是束手无策。

    陈郡守心中都有些绝望了,不然的话,以他的性情又怎么可能会纡尊降贵的因为辛十四娘的一番话就前往牢狱之中亲自去请方孝玉。

    说到底还是因为陈郡守被逼迫到了绝境了,不管是什么办法,只要能够救魏泽,那么他都会去争取一下,纵然是为此丢了身份颜面也算不得什么。

    燕赤霞看了方孝玉一眼,微微的吐出一口浊气,燕赤霞比陈郡守更能够感受到魏泽的身体状况,可以说在方孝玉将那一颗丹丸打入了魏泽体内之后,魏泽体内的尸煞之气就在飞快的向着心脏汇聚过去。

    原本侵入了魏泽全身各处的尸煞之气想要祛除可没有那么容易,不见丹阳子和空空大师都没有什么办法吗。

    现在方孝玉一出手就使得尸煞之气汇聚,可以说魏泽本身并没有什么大伤,最麻烦的就是那尸煞之气,只要尸煞之气被祛除,魏泽就和健康人一样没有什么区别。

    在几人的注视下,魏泽面色渐渐恢复了正常,差不多一盏茶功夫,方孝玉突然之间探手在魏泽胸口处拍了一下,就见一颗丹丸自魏泽胸口处飞出。

    原本赤红的丹丸这会儿却是隐隐的有些发青,显然是吸收了尸煞之气所致。

    “嗯……”

    只听得一声低吟自魏泽口中传出,听到魏泽的**声,陈郡守还有燕赤霞都眼睛一亮,两人齐齐向着魏泽看了过去。

    这个时候魏泽也睁开了双眼,双眼之中带着几分迷茫之色,魏泽的记忆尚且停留在尸鬼扑向他的那一幕,猛然之间醒转过来,几乎是本能一把大喊一声道:“鬼啊!”

    不得不说尸鬼留给魏泽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甚至让魏泽都生出了心理阴影了。

    燕赤霞看到魏泽有些魔怔,自然知道该怎么应对,就听得燕赤霞一声充斥着正气的断喝一下子就让魏泽反应过来。

    魏泽下意识的向着燕赤霞看了过去,看到燕赤霞的时候,魏泽神色一动,脸上露出喜色道:“燕总捕,是你!”

    燕赤霞带着几分自责上前一步道:“殿下,燕某失职,差点害的殿下遭了怪物毒手,还请殿下责罚!”

    此时魏泽已经发现自己处在一间卧室当中,自己正躺在床榻之上,几人就在一旁,不用说自己这是获救了。

    目光一转,落在了方孝玉还有陈郡守两人的身上,方孝玉对于魏泽可是没有一点的敬畏之心,所以神色坦然,好像面前的魏泽根本就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太子至尊一样。

    倒是陈郡守这会儿正诚惶诚恐一脸恭敬的立在边上,见到魏泽向他看过来,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向着魏泽叩拜下去道:“臣九华郡郡守陈正叩见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魏泽也不是一般人,知晓了陈郡守的身份之后,再看一旁的燕赤霞,就算是猜也能够猜到一些,料想自己能够这么快醒转过来,这其中应该有陈郡守出力的地方。

    既然陈郡守救了自己,魏泽也不能寒了陈郡守的心不是,出身皇室,对于收揽人心这一套,魏泽还是很有心得的,冲着陈郡守微微一笑道:“原来是陈卿家啊,此番吾能够脱离危险,多亏了卿家。”

    陈郡守闻言心中大喜,他虽然对此有所预料,可是亲耳听到魏泽的话,陈郡守心中还是非常的欢喜的。

    陈郡守连忙做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道:“殿下在臣治下出了意外,乃是臣之罪过,殿下不责怪臣,臣已经是感激涕零了,如何……”

    魏泽微微摆了摆手,缓缓坐起身来,示意陈郡守起身道:“卿家起身吧。”

    房间之中只有三人,除了燕赤霞还有陈郡守之外就是神色平静站在那里的方孝玉了。

    对于方孝玉,魏泽看到方孝玉的第一眼就察觉到了方孝玉的不俗之处,其他且不说,不管是燕赤霞还是陈郡守看向他的时候都带着几分恭敬之色,唯独方孝玉看向他的目光当中没有一点的敬畏,那种目光就像是看到一个普通人一样。

    魏泽一生之中见过的人也不少,可以说几乎所有的人看向他的时候都带着几分恭敬和敬畏,像方孝玉这样几乎平静而又淡然的目光,魏泽还真的没有见过。

    “这位是……”

    见到魏泽注意到方孝玉,陈郡守反应过来,连忙向着魏泽道“殿下,这位是方孝玉方公子,方公子乃是一位隐士高人,殿下先前被那怪物所伤,身中奇毒,吾等寻遍大夫,那些大夫都没有什么办法,多亏了方公子妙手回春,这才能够让殿下醒转过来。”

    陈郡守不是傻子,方孝玉救了魏泽的事情是根本就瞒不住的,反正他的功劳已经足够了,至少在魏泽的心中挂了号,这已经很不错了。

    至于说将所有的功劳都贪占了,这显然是不现实,毕竟请方孝玉的事情可不止燕赤霞一人知晓,还有那些东宫侍卫。

    除非是陈郡守能够将燕赤霞以及那些东宫侍卫都杀人灭口了,不然的话,他想瞒过魏泽,根本就不可能。

    加之方孝玉能够斩杀那怪物,又可以妙手回春救回魏泽,陈郡守又不是傻子,哪里不知道方孝玉这样的高人根本就不是他所能够得罪的起的,哪怕是没有魏泽的青睐,除非是他脑袋进水了,他怎么会去得罪这样的人物。

    方孝玉看了魏泽一眼,淡然道:“方孝玉见过殿下。”

    对于魏泽,方孝玉也就是稍稍的拱了拱手而已,根本就没有大礼参拜,方孝玉可不会去参拜魏泽,魏泽还不够资格,甚至可以说,这一方世界当中,还真的寻不出谁人可以让他去大礼参拜的。

    陈郡守见到方孝玉如此无礼不禁冲着方孝玉道:“方公子,你……”

    倒是魏泽见到方孝玉这般的举动,脸上非但是没有露出不虞之色,反而是面带笑意的看着方孝玉,微微点头道:“方公子救了吾之性命,魏某甚为感激,待魏某痊愈,定有重谢。”

    方孝玉微微一笑道:“殿下体内的尸煞之气虽然说已经被祛除,可是终究是为阴邪之气侵蚀过,可以说元气大伤,最好是好生调理一番,不然的话对于殿下却是大大不利。”

    听方孝玉这么一说,陈郡守连忙道:“一事不劳二主,还请方公子为殿下开一味药方,也好助殿下身体痊愈。”

    不过是补益元气的方子而已,方孝玉随随便便都能够搞出十几个方子出来。

    陈郡守准备好纸笔,方孝玉笔走龙蛇,很快就将一个方子写好,然后交给陈郡守道:“只要按照这方子抓药,然后服用,三天时间,可保殿下元气全复。”

    魏泽向着方孝玉开口道谢,倒是没有摆什么架子,显然是看出方孝玉是真正的高人,不是他那权势可以影响的。

    面对什么样的人就该有什么样的态度,魏泽深知这一点,所以他非但是没有觉得方孝玉傲慢无礼,反而认为方孝玉这般的标下才符合他印象之中真正的世外高人的形象。

    方孝玉出了房间,魏泽留下燕赤霞显然是有事情询问,陈郡守同方孝玉一起退出房间。

    这会儿陈郡守一脸感激之色的向着方孝玉道:“方公子,这次多谢了。”

    方孝玉淡淡道:“郡守大人实在是客气了,方某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再说了,这次牢狱之灾还多亏了郡守大人帮方某摆脱呢。”

    陈郡守神色一正道:“方公子乃是真能正的世外高人,以方公子的手段,若是真想脱身的话自然是轻而易举,哪里还用得着陈某去做啊。”

    辛十四娘一直等在外面,见到方孝玉和陈郡守一起走出来,虽然说对方孝玉很有信心,不过在见到方孝玉走出来的时候也不禁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陈郡守亲自送方孝玉出了郡守府这才返回。

    辛十四娘这会儿一副女扮男装的打扮,看上去就如同俊俏公子哥一般,同方孝玉走在一起道:“公子,那位殿下可是醒来了?”

    方孝玉微微一笑道:“你相公我亲自出手,难道还有救不了的人吗?”

    辛十四娘闻言不禁娇笑一声道:“十四娘先前还在好奇相公到底是怎么知晓那院子当中有尸鬼会袭击那位太子殿下的?”

    就连辛十四娘都有些怀疑方孝玉是不是真的有什么未卜先知的能力,不然的话为什么方孝玉可以掌控全局,乍一看就好像一切都在方孝玉的操控之下。

    方孝玉轻笑一声道:“运气,运气而已。”

    方孝玉没有多说,辛十四娘也没有多问,反正不管怎么说,方孝玉的目的达到了就行。

    本身方孝玉是想大闹一场,想办法进入朝堂的,不过当方孝玉发现了魏泽一行人所居住的那一处宅院有阴森鬼气的时候,方孝玉就换了一个想法。

    直接同苏岩冲突太过粗暴了些,到时候收尾也有些麻烦,倒不如以太子殿下的救命恩人的方式走入魏泽的视线,然后通过魏泽这一条线,平步青云,直入朝堂。

    当今天子痴迷炼丹之道,到时候只要接近到当今天子,方孝玉有的是办法去忽悠当今天子,不就是区区一个国师的名头吗,到时你还不是十拿九稳,轻松到手吗?

    回到了方府,方府之中方氏夫人甚至都不知道一夜功夫,方孝玉都去牢狱之中走了一遭了。

    苏岩可不是好招惹的,他擒拿了方孝玉,又怎么会放过方府呢,当时就派了手下试图闯入方府搜刮一番。

    只是方孝玉怎么可能没有安排,结果辛十四娘只是小做手脚就将那些闯入方府的士兵给戏耍的团团转,就连方氏夫人都没有惊动。

    方孝玉在辛十四娘的服侍下换了一身衣衫,这会儿正坐在那里,而辛十四娘则是立在方孝玉身后,素白玉手搭在方孝玉肩膀之上给方孝玉按摩。

    “嘤咛……”

    方孝玉突然之间皱了皱眉头道:“十四娘,怎么听着像是有人在哭泣啊?”

    那哭泣声显然辛十四娘也是听到了,这会儿听方孝玉这么说也是好奇道:“相公,外面真的有人在哭泣呢?”

    那哭泣声在方府门口处停了一下,然后缓缓远去,似乎只是在仿佛门口停顿了那么一下而已。

    方孝玉神念一扫,继而嘴角露出一丝异样的笑意道:“有趣,十四娘,外面来了有趣的朋友,咱们且去瞧一瞧。”

    辛十四娘对于方孝玉的性子也是有所了解,这会儿听了方孝玉的话就知道外面那人肯定不简单,所以辛十四娘也生出好奇心,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让方孝玉感觉有趣。

    吱呀一声,方府大门打开,方孝玉还有辛十四娘站在方府门口处向着外间看了过去。

    就见一道窈窕而又瘦弱的背影背对着他们,身上的衣衫有些破烂,这会儿正在方府不远处的一户人家前停了下来。

    这像是一名老妇人在乞讨,就见那老妇人一边低声哭泣,一边叩响那一家的门扉。

    (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