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世界大盗 第七百六十五章 倩女幽魂【1更】

时间:2017-10-13作者:七只跳蚤

    心思既定,方孝玉很快就结账出了客栈直奔着城门口而去。

    远远望去,城门已经关闭,这个年代,城门每当日落时分都会准时关闭,日升时分开启,为的就是防备歹人。

    尤其是眼下世道动乱,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有山贼寇匪之类的趁夜入城,所以说郭北县县城的城门关闭的比往常要早了许多。

    看这儿那关闭的城门,如果说是一般人的话也只能是望门生叹了,毕竟城门一旦开启,若是没有手令的话,想要开启城门根本就不可能。

    没有谁敢因为一人而置全城百姓的安危而不顾,看似就开一道城门而已,其实也影响不了什么,不出事也就罢了,可是一旦出事的话,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方孝玉走近城门口,看了看守在城门洞的几名兵卒,微微摇了摇头,身形一晃,方孝玉便已经出现在了城墙之上。

    城墙之上一名巡视的官兵只感觉眼前人影一晃,就见一道黑影自城墙之上跃下转眼之家消失不见。

    一个激灵,那官兵睁大了双眼,甚至还揉了揉眼睛,似乎是想要看清楚城墙之下的景象,然而远处黑乎乎的一片,哪里还有人影啊。

    “不会是鬼吧。”

    想到这里,官兵自己吓得打了个哆嗦,方孝玉若是知道自己被人当做鬼魅的话,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一个跃身跳下城墙,方孝玉立刻就奔着兰若寺所在方向而去。

    方孝玉已经问明了兰若寺的方向,以方孝玉的脚程,最多一盏茶的功夫就能够赶到兰若寺。

    夜风拂动,方孝玉凭虚御风,好似仙人一般踏空而行,四周的景象飞速的后退,可见此时方孝玉赶路的速度是多么的快速。

    兰若寺之中,烛火跳动,平添几分荒凉凄婉的气氛。

    禅房之中,孙妈小心的服侍着聂小倩。

    这会儿聂小倩已经醒转了过来,只不过灯火之下,聂小倩的面色却是无比的苍白,好似金纸一般,看上去相当的吓人。

    一口鲜血喷出,聂小倩好似直接去了半条性命一般,那副柔柔弱弱的模样就是孙妈看了都心中担心不已。

    聂小倩向着孙妈道:“孙妈,父亲大人哪里去了?”

    方才聂庸就陪在床边,聂小倩同聂庸说了几句话便又昏了过去,眼下醒过来却见不到聂庸,心中不由的有些担心起来。

    自小都被聂庸宠爱有加,聂小倩和聂庸两人真的是相依为命,聂小倩就是聂庸的掌中宝,不然的话也不会一直拖到聂小倩十八岁,加上要上京任事,实在是没办法了,这才送聂小倩去方家完婚。

    若是可以的话,聂庸肯定还会拖下去。

    同样聂小倩对聂庸也非常的依恋,毕竟聂庸是她最亲的亲人,也是她在世间唯一的依靠。

    孙妈道:“小姐不用担心,方才外面有点动静,老爷已经同车夫前去查看了,或许是陈叔去为小姐请大夫有了消息,赶回来了吧。”

    聂小倩微微吐出一口气道:“陈爷爷回来了吗?”

    此时距离聂庸出去已经有差不多半盏茶的功夫,孙妈不禁起身道:“小姐,你且躺着歇息,我去门外看一下,老爷他们应该回来了。”

    忽然之间,窗外一股阴风吹过,正吹进禅房之中,只让那敞开的窗户咣当一声合拢在一起,寂静的夜里显得极为刺耳,只将人吓一跳。

    那一股阴风吹进了禅房之中,躺在床榻之上的聂小倩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颤道:“孙妈,这是怎么了?”

    灯火忽明忽暗的跳动不已,孙妈只听得外面隐约的传来呼啸声,看着那被风吹的咣当咣当直响的窗户,连忙安慰聂小倩道:“小姐放心,外面应该是起风了。我去将窗户关好,免得小姐你再受了风寒。”

    说话之间,孙妈起身向着那开合不定的窗户走了过去,眉头微微皱起道:“这鬼天气也真是的,好好的天,怎么就突然之间起了风了呢,等下千万别下了雨才是。”

    孙妈口中嘀咕着,走到了窗户之前,伸手向着那被大风吹开的窗户抓了过去。

    突然之间,一张狰狞的面孔出现在孙妈面前,那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脑袋,一张脸几乎不成人形,上面甚至还有无数的蛆虫蠕动,垂下的头发遮掩了半张面孔。

    “啊!”

    孙妈几乎是看到的一瞬间便是双眼一翻,整个人生生的被吓昏了过去,然而窗外的鬼魅一把将孙妈给扯到了窗外,很快就没了动静。

    躺在床榻之上的聂小倩突然之间听到孙妈一声尖叫,脸上不禁露出疑惑之色,艰难的扭脸向着窗口处看过去。

    可是那窗口大开,根本就没有孙妈的身影,见到这般的情形,聂小倩不禁有些急了,气喘吁吁的努力支起身子来,因为剧烈的运动,聂小倩一阵咳嗽,几乎要昏过去。

    好不容易才稳住了气息,聂小倩冲着窗口喊道:“孙妈,孙妈你怎么了?”

    然而任凭聂小倩如何的呼喊,外面就是没有一点的动静。

    喊了几声没有动静,聂小倩不禁面露焦虑之色,她也不过是一个养在深闺之中的少女而已,哪里经历过这种事情,孙妈不在,父亲又不在,就连最宠他的陈叔也不在。

    “爹爹,陈爷爷,你们在哪里啊,小倩一个人……”

    吱呀一声,一道身影从门口处走了进来,赫然是一名娇艳女子,这女子打扮的花枝招展,这会儿正舔着手上的鲜血,一步一步的走进禅房当中。

    烛火一阵剧烈的跳动,如果说有人注意到的话就会发现,这女子在烛火的映照之下,地上竟然没有影子。

    聂小倩忽然听到动静,下意识的以为是聂庸等人回来了,脸上露出几分喜色道:“爹爹……”

    可是聂小倩扭头过来却发现走进来的是一名陌生的女子,并非是聂庸,警惕的道:“这位姐姐,你……你是什么人?”

    “咦,没想到这还是一位娇俏的可人儿呢,不过可惜了呢!”

    聂小倩有些不解的看着妖艳女子道:“这位姐姐,你可曾见到家父他们?”

    妖艳女子咧嘴道:“你说方才那些人吗?一个老仆,一个秀才公,还有两个车夫,嗯,对了,还有一个大夫。”

    聂小倩闻言面露喜色,不过因为心情过于激动,一阵剧烈的**,一只手死死的按住心口,面露痛苦之色,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一口气,不过这会儿那妖艳女子已经到了近前。

    一双冰凉的手轻轻的抚摸在聂小倩的俏脸之上,聂小倩被那冰凉的手刺激的打了一个激灵,缓过气来,抬头看着妖艳女子道:“姐姐可知道家父他们……”

    妖艳女子舔了舔猩红的嘴唇,冲着聂小倩狰狞一笑道:“死了,你说的这些人全部都被我们给吃掉了,咯咯……”

    “什么?”

    聂小倩闻言只觉得脑袋一懵,整个人都傻了,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面目狰狞的妖艳女子。

    妖艳女子咯咯一笑道:“你似乎是不相信啊,不妨事,你看看这是什么?”

    说话之间,妖艳女子从身后一把抓过来一颗头颅,聂小倩看的分明,那不正是方才去关窗户消失不见的孙妈吗?

    如果说方才还不相信妖艳女子的话的话,那么这会儿看到了孙妈那死不瞑目的头颅,聂小倩哪里受得了如此的打击,猛然之间一口猩红的鲜血喷涌而出,紧接着心口绞痛不已,一只手死死的按住胸口,整个人一头从床榻之上栽倒下来。

    那窈窕的身形滚落床下,一枚龙形玉佩只有半边,窜出衣襟露在外面,身形抽搐了几下,竟然香消玉殒了。

    “咦,就这么死了啊。”

    妖艳女子没想到自己还没有动手呢,聂小倩竟然就已经死了,不过妖艳女子咯咯一笑道:“死了就死了吧,反正姥姥需要的就是阴魂而已。”

    说话之间,妖艳女子探手向着聂小倩尸身那么一抓,顿时就见一道虚影从聂小倩尸身上飞出,被妖艳女子牢牢的抓在手中。

    妖艳女子抓着聂小倩那迷茫的魂魄飞身出了禅房,直奔着密林深处而去。

    却说方孝玉一路急奔,很快就到了兰若寺附近,夜色之中,远远的看着前方那一片茂密的树林,一股浓郁的妖气传来让方孝玉清楚的意识到再往前就算是进入到了树妖姥姥的地盘了。

    眼下树妖姥姥已经盘踞在兰若寺附近,虽然说根基还没有后来宁采臣到来之时那么浑厚,但是也是将方圆十几里划入到了掌控当中。

    如果是一般人不知根底胡乱的闯进去的话,怕是就很难再活着走出那密林了,最终只会成为树妖姥姥的养分。

    方孝玉却是缓缓走进了树林之中,如果他愿意的话,树妖姥姥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到时候他不去找树妖姥姥的麻烦就是他对树妖姥姥的仁慈了,至于说树妖姥姥来找方孝玉的麻烦,那才是自寻死路呢。

    顺着林中的道路,方孝玉一路前行,很快就到了陈叔、聂庸他们被鬼物所害的地方。

    一股血腥气息传来,方孝玉远远的就察觉到了前方的血腥气,眉头不禁皱起。

    虽然说早有心理准备,可是他还是生出几分感叹,显然自己来晚了一步,先前那名大夫这会儿恐怕是已经凶多吉少了。

    甚至可以说夜宿在兰若寺并且派人至郭北县请来大夫的那些人也有可能已经遭了树妖姥姥的毒手。

    几个跨步,方孝玉出现在了那一辆马车之前,正好看到倒在地上的几具尸体。

    那几具尸体死状极惨,一般人看到的话,怕是要被吓出毛病来。

    方孝玉扫了一眼,轻叹一声,目光一扫却是停滞了下来,就见边上的马车之上,一个小小的字映入他的眼帘。

    “聂”

    方孝玉看到那车厢之上雕刻的一个聂字的时候不禁愣了一下,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一步上前,方孝玉冲到聂庸的尸身之前,只看聂庸的装束就知道这是一名读书人。

    聂庸的尸身已经凉透了,方孝玉在聂庸身上翻找了一下,很快就发现了一卷帛卷。

    小心的将帛卷打开,方孝玉脸上露出愕然之色,因为他发现这绢帛分明就是一卷婚书,婚书之上,方孝玉的名字清晰可见,当他看到与他名字写在一起的另外一个名字的时候,方孝玉只感觉一万头草泥马自心头奔腾而过。

    “聂小倩!”

    方孝玉念叨出这个名字。

    方孝玉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那所谓的未婚妻竟然会是聂小倩,当真是出乎意料。

    深吸一口气,方孝玉豁然起身向着前方的兰若寺看过去,四周的几具尸体他都看了一遍,根本就没有女尸,也就是说聂小倩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在前面的兰若寺当中。

    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聂小倩似乎是在其父亲上任的时候病死在兰若寺的,尸骨被埋在兰若寺,结果被姥姥所控制。

    现在似乎可以对的上,先前那前往郭北县请大夫的人就是聂家的仆从,而需要看病的就是聂小倩。

    一个闪身,方孝玉的身影消失不见,等到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处在了兰若寺当中。

    兰若寺之中静悄悄的,一股微弱的阴森鬼气尚未完全散去,方孝玉察觉到那一丝微弱的鬼气不禁神色微微一变。

    目光投向其中一间禅房,因为那间禅房之中尚且还有灯火闪烁,当方孝玉出现在禅房门口处的时候脚步微微一顿。

    房门敞开,禅房之中的景象可以说看的清清楚楚,就见地上躺着一道窈窕身影。

    深吸一口气方孝玉走进禅房当中,缓缓走到地上女子身旁,聂小倩身子半躺在弟,嘴角满是鲜血,正是病症突发而亡。

    方孝玉看着聂小倩那一张苍白的面孔不由轻叹一声,只是触摸聂小倩的躯体,尚且还有温度。

    方孝玉连忙将聂小倩的身子抱起然后平放在床榻之上,伸手向着聂小倩胸口探去,触碰之下,聂小倩胸口余温尚在,应该是死去没有太长时间。

    “招魂术!”

    (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