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世界大盗 第七百六十四章 薄命人儿【2更】

时间:2017-10-13作者:七只跳蚤

    孙妈连忙道:“小姐千万别这么说,您这般天仙一样的人儿又怎么可能是扫把星呢,都是那些乡野村妇嫉妒小姐才貌双全,品性淑良才在背后胡乱嚼舌头。”

    看着小倩神情郁郁寡欢,孙妈道:“小姐,听说老爷已经给方家去了信函,如果方家公子有心的话,说不定这会儿已经在赶来迎接小姐的路上了。”

    小倩微微一愣,苍白的面容之上泛起几分晕红之色,弱不禁风的模样,显得那般的楚楚可怜,我见犹怜。

    到底是少女心性,闻知自己未来的夫婿可能会赶来,纵然是小倩也不禁生出几分女儿家的羞涩。

    孙妈看着露出笑容的小倩,心中暗叹一声,正所谓红颜薄命,自家这位小姐怕是真的要应了这句话。

    马车吱吱呀呀前行,摇摇晃晃,一般人都承受不了这般的颠簸,更不要说是小倩这般柔弱的身子了。

    前行了数十里,突然之间,小倩一阵剧烈的咳嗽,这一次咳嗽却是比先前要急促的多,一阵猛烈的咳嗽之后,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原本苍白的脸上布满了晕红之色,生生的昏了过去。

    孙妈见了不禁神色大变,立刻大声喊道:“停车,快停车,老爷,小姐她出事了。”

    本身聂小倩剧烈咳嗽就让前面的聂庸担心不已,这会儿突然之间听到孙妈的呼喊声,立刻就让聂庸一颗心提了起来,马车还没有停稳,聂庸就从车上跳了下来,身子一个踉跄快步奔着马车而来。

    一把掀开车帘,聂庸正看到那一片嫣红之色,聂小倩一口鲜血喷出便昏了过去,却是将聂庸给吓了一跳。

    看着聂小倩面色苍白的模样,聂庸颤声道:“孙妈,怎么会这样,小倩她先前不是……”

    孙妈摇头道:“老爷恕罪,其实小姐的病昨天就开始恶化,今天咳嗽甚至有血丝出现,只是小姐一直不让告诉您,生怕耽搁了您……”

    聂庸闻言不禁狠狠的跺了跺脚道:“糊涂,真是糊涂啊。”

    跺脚不已的聂庸一脸痛惜的看着昏迷过去的聂小倩,这会儿陈叔也赶了过来,见状不禁道:“老爷,必须要请大夫啊,小姐她这身子根本经不起折腾了。”

    聂庸道:“可是此地距离前面的郭北县尚且有数十里……”

    陈叔举目四望,前方是一片茂密的树林,隐约之间可以看到一片残垣断壁,似乎像是一座破败的寺庙。

    眼中闪过一道亮光,就听得陈叔道:“老爷,我看前面似乎是一座遗弃的寺庙,老爷你们带小姐暂且在寺庙落脚,我这就前去郭北县请大夫前来救治小姐。”

    老成持重的陈叔的提议立刻就让聂庸点头,看着陈叔坐上一辆马车直奔着数十里外的郭北县城而去,而聂庸也吩咐车夫小心的驾着马车奔着前面树林之中的那一座破败的寺庙而去。

    马车的速度很慢,毕竟聂小倩那柔弱的身子根本受不起一点的颠簸。

    大树参天,藤蔓交织,不过却有一条小道可以通行至前方的寺庙。

    马车进入树林之后,聂庸只感觉四周一阵阴寒,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颤,不过聂庸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聂小倩身上,也没有想太多,只当是树林之中,温度较低。

    吱吱呀呀,斑驳的阳光透过密林洒落,正落在马车之上。

    没有多久,马车就在那破败的寺庙之前停了下来,聂庸抬头看了一眼道:“兰若寺!”

    这就是兰若寺,寺庙门坍塌一片,佛像更是被推倒了许多,不过却有一些禅房安好无损的保存了下来。

    只不过这寺院之中却是久无人烟,荒草萋萋,一片荒凉的景象。

    马车无法进入到寺院当中,不过聂庸还有车夫抱着铺盖进入到寺庙当中,寻了一间禅房,稍作清理铺好了铺盖,这才由孙妈小心翼翼的将昏迷之中的聂小倩背入禅房当中。

    小心的将聂小倩平放在床榻之上,看着柔弱弱弱的聂小倩昏迷,聂庸不禁着急的在那里走来走去,不时的向着外面的小道之上看过去。

    孙妈小心的给聂小倩擦拭着嘴角的鲜血,一声轻哼,昏迷过去的聂小倩幽幽醒转过来。

    睁开眼来就看到自己处在一间房间当中,聂小倩不禁一愣,下意识的道:“我这是在哪?”

    “醒了,老爷,小姐醒了。”

    聂庸忍着内心之中的惊喜,快步走到床边,一脸关切的看着聂小倩道:“倩儿,你总算是醒了,吓死为父了。”

    聂小倩露出如花笑颜带着几分自责道:“是倩儿不好,让父亲担心了。”

    聂庸看着聂小倩那苍白的面容,叹道:“都怪我,如果不是我非要带你前往九华城的话,你也不会……”

    聂小倩微微摇头道:“父亲大人千万别这么说,是倩儿自己不争气,身子太弱,拖累了父亲。”

    聂庸轻轻的拉着聂小倩的手道:“傻孩子,你怎么能是为父的拖累呢,若是你有什么意外,为父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安慰着聂小倩,聂庸道:“我还要看着小倩你穿上新嫁衣做一个漂亮的新娘子呢。”

    数十里的路程,一来一回至少要一两个时辰,陈叔花费了高价才算是说动了一名医生出诊。

    出城的时候,天色便已经有些晚了,如果不是出了高价,那大夫肯定不会在这个时间到数十里外出诊。

    马车奔驰,陈叔一把年纪,好在身子骨还算硬朗,不然还真受不了这般的折腾,不过就算如此,陈叔也是浑身的疲惫。

    只是想到聂小倩昏迷,陈叔却是不敢有一丝耽搁,无论如何都要将大夫带回去。

    聂小倩是他自小看着长大的,虽然不是其孙女,可是在他眼中就如自己的亲孙女一般看待。

    “小姐,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差不多一个时辰,远远的看到了那一片树林,只不过这会儿天色已经完全黯淡了下来,也不知道从哪里传出一阵凄厉的狼嚎声。

    马车进入阴森的树林之中,夜路难行,马车的速度自然放慢了下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几道影影绰绰的身影出现在树林当中,忽然之间一道白色的身影须臾闪过,赶车的车夫不禁惊呼一声下意识的一扯马缰,顿时马嘶长鸣。

    坐在马车之上的大夫还有陈叔不禁从马车上摔落了下来,就连那马夫也摔落在地。

    那几道影影绰绰的身影之中,就有两道赫然是先前被树妖姥姥训斥的两名女鬼。

    几名鬼魅之物在白天的时候就藏匿在树林之中,不敢轻易现身,所以聂庸一行人进入到寺庙当中,她们是看在眼中的。

    进入到兰若寺,那就是进入到了她们的地盘当中,所以在她们眼中,聂庸一行数人已经是落入到了她们的掌控之中。

    本以为就只有这么点收获,没想到天色黯淡下来之后,竟然又有人进入树林之中,看情形还是直奔着兰若寺而去。

    只是这些鬼魅有些等不及要下手了,所以其中一名女鬼现身,惊了车夫,使得陈叔还有大夫摔落马车。

    那车夫刚刚翻身爬起来就看到一名女子站在自己面前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如果只是如此也就罢了,让其吓得惨叫的却是对方七窍之中有黑血流淌而出,一只眼珠子挂在眼角,嘴巴裂开,血肉翻卷,漆黑如墨的双手正掐住他的脖颈。

    “鬼啊!”

    惨叫一声,车夫想要逃跑,可是却发现自己被那女鬼给缠住,全身森寒,身体根本就无法动弹一下,他最后一点意识就是女鬼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将自己的脑袋给吞了下去。

    在车夫被女鬼给杀死的同时,陈叔还有那名大夫也各自被一名女鬼杀死,拘走了生魂。

    惨叫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非常的清晰,甚至数百丈外的兰若寺都能够清楚的听到。

    禅房之中的聂庸猛然之间道:“不对,这声音……”

    说话之间,聂庸快步走到禅房门口冲着靠在门框边打盹的车夫道:“李三,方才你听到那惨叫声了吗?”

    睡眼朦胧的李三摇了摇头道:“聂老爷,什么惨叫声啊,我没有听到啊。”

    聂庸皱了皱眉头向着李三道:“李三,别睡了,点上灯笼,随我前去看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三虽然说不是很情愿,可是聂庸乃是秀才公,根本就不是他可以得罪的,因此磨磨蹭蹭的起身,点燃了灯笼,就那么提着灯笼在前引路道:“聂老爷小心脚下。”

    密林之中一阵阵的马嘶声传来,听到那马嘶声,打着灯笼的李三一个激灵道:“不对,这是王小六那匹马,莫非是出事了不成?”

    此时透过灯笼的火光隐约可以看到前面那一辆马车的身影,快走几步到了马车之前。

    挑着灯笼的李三突然之间感觉脚下一团软软的东西,下意识的看了过去,一看之下,李三顿时惨叫一声,手中的灯笼跌落在地,自己也摔倒在地连连向着远处爬去。

    而这会儿聂庸也借着火光看清楚眼前恐怖的景象,陈叔、马小六,还有一个陌生人,三者尸体倒在马车四周,身上鲜血淋漓,死状极其凄惨。

    纵然是聂庸也不禁吓得脚下一软,浑身发凉。

    “桀桀……”

    一阵鬼哭神嚎声传来,那阴森而又恐怖的嚎叫声令人从头凉到底,猛然之间聂庸感觉肩膀之上似乎搭上了一只手,顿时身子一僵。

    那是一只浮肿的手,就像是在水中泡了许多天一样,咕噜一声,聂庸艰难的回头,一看之下,顿时被那恐怖的恶鬼模样给吓死了过去。

    李三没有能够逃出几步去,同样步了聂庸的后尘。

    几道鬼魅身影浮现出来,一个个显得无比恐怖,目光幽幽的向着前方的兰若寺看过去。

    “桀桀,寺院之中还有两人,杀了她们,我们就可以完成姥姥交代的任务了。”

    方孝玉一路纵马驰骋,速度极快,其实他倒是可以直接土遁赶路,速度比骑马自然是要快的太多,只是他要寻人,若是土遁赶路的话,怕是遇到聂家一行人的可能几乎为零。

    上百里路程不过是大半天时间,方孝玉赶了一天的路,这会儿正在郭北县的一间客栈当中歇息。

    楼下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方孝玉坐在楼上不禁看了过去,就见对面一间医馆前,一名突发急症的病人家属在敲门。

    一名药铺伙计开了门道:“实在是抱歉,洪大夫不久前出诊去了。”

    “这如何是好,小兄弟,不知道洪大夫要多久才能回来?”

    那病人家属盯着那药铺伙计询问道。

    只听得药铺伙计道:“对不起,洪大夫去了城外兰若寺,今晚怕是回不来了。”

    方孝玉端着茶水的手微微一顿,眉头一挑,兰若寺,竟然有人敢在夜幕降临之时前往兰若寺。

    不过很快方孝玉就反应过来,这个时候兰若寺闹鬼的名头还没有传开,就算是近在咫尺的郭北县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兰若寺被一只树妖盘踞。

    所以说有人敢前往兰若寺也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如果说再过个一两年时间的话,等到兰若寺的凶名传开来,怕是就没有谁敢前去兰若寺了。

    “啧啧,真是够胆大的,也不知道是谁那么倒霉,竟然敢夜宿兰若寺,甚至还在兰若寺病倒了。”

    索性无事,方孝玉一路而来也没有寻到聂家人的身影,倒不如前去兰若寺走一遭,说不定还能够探一探树妖的底细呢。

    方孝玉可没有忘记他的任务,黑山老妖的消息方孝玉询问过辛十四娘,只可惜辛十四娘根本就没有听说过黑山老妖,所以他只能将主意打到树妖姥姥的身上,毕竟原剧之中,树妖姥姥同黑山老妖关系匪浅。

    感谢:袋鼠12打赏1600起点币,秩序井然发货打赏500起点币,镜中d鬼影打赏210起点币,缥缈幻尊打赏200起点币,痴不颠,云磊哥,阴阳至尊打赏100起点币,客户端太坑打赏10起点币。(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