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世界大盗 第七百六十三章 聂家小姐【1更】

时间:2017-10-13作者:七只跳蚤

    说着老夫人思量了一番道:“我儿若是要去的话,这就准备一下出发吧。算一算路程的话,估摸着这会儿聂家老爷一行人应该行至半路了都。”

    方孝玉微微点了点头。

    家中有辛十四娘在,方孝玉还真不担心什么唯一要考虑的就是辛十四娘狐仙身份,如果说到时候引来了降妖除魔的一些卫道士的话,那就不太妙了。

    辛十四娘虽然说结成金丹,褪去妖身化成人形,可是如果在修道高人的眼中的话,还是能够看出几分破绽的。

    就好比辛十四娘先前就是因为身上微弱的妖气而激发了剑袋,所以方孝玉对辛十四娘还是有几分不放心。

    回到住处,方孝玉思量了一番,取出一截雷击木出来,这雷击木正是先前他在鬼市之上所得到的那一根的一部分。

    心念一动,就见一柄宝剑出现在方孝玉的手中,宝剑在手,剑光闪烁,一地的碎屑,很快那一根雷击木竟然被方孝玉削成了数十颗玻璃球大小的珠子。

    每一颗珠子都是乌黑之中隐约有金光闪烁,正是雷霆之力的显现。

    这一次方孝玉显得非常的小心,手持宝剑,一点一滴的在这些珠子上雕刻下玄妙的纹路。

    如果说有修行之人看到的话就会发现这些纹路正是道家符篆,数十颗珠子,每一个上面都被方孝玉小心的雕琢出符篆来。

    等到方孝玉满意的看着面前数十颗珠子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有些昏沉了。

    反应过来的方孝玉微微一愣轻声嘀咕道:“咦,没想到竟然过去这么久了。”

    “十四娘,取来两根丝线来。”

    听到了方孝玉的呼唤声,辛十四娘应声赶了过来,当辛十四娘走进房间之中,有些疑惑的看着方孝玉道:“公子要什么丝线?”

    方孝玉一指桌子上那数十颗圆润的珠子道:“就是用来串起这些珠子的丝线。”

    目光落在那珠子上面,辛十四娘微微一愣,下意识的上前几步,探手向着其中一枚珠子抓了过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一颗珠子上面竟然暴起一道微弱的雷霆。

    辛十四娘下意识的后退几步,颇为忌惮的看着那数十颗珠子带着几分不确定道:“这……这是……”

    方孝玉轻笑道:“这是我以雷击木雕琢而成,上面被我雕刻了道家符篆,若是串起来的话,就是可以护身的法器。”

    辛十四娘微微沉吟一番道:“一般的丝线根本配不上这些珠子,十四娘这里倒是有几根由异种蜘蛛妖吐出的丝编织而成的丝线。”

    说话之间,辛十四娘取出几根雪白的丝线,方孝玉见状不禁眼睛一亮,轻轻的扯了一下,竟然无法将之扯断,要知道他方才拉扯一下,至少有千钧之力,可是这丝线竟然没有被扯断。

    辛十四娘见了笑道:“这蛛丝韧性极佳,编织成丝线,就算是刀剑都很难砍断。”

    方孝玉飞快的将桌子上的数十颗珠子串成了两串,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那两串珠子上面的符篆其实并不相同。

    两串珠子串好之后,方孝玉将其中一串递给辛十四娘道:“十四娘,这一串珠子给你防身。”

    辛十四娘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毕竟这珠子乃是由雷击木雕琢而成,而她身为异类,天然就对雷击木这种携带雷霆之威的宝物有所忌惮。

    将辛十四娘的反应看在眼中,方孝玉轻笑道:“不用担心,这珠子已经被我布下了敛息符文,你贴身佩戴,倒是不用担心会受到珠子的伤害,尤其是这珠子可以遮掩你身上微弱的妖气,到时候就算是有修行高人也感应不到你身上的妖气。”

    听到方孝玉这么说,辛十四娘伸手将珠子接到手中,拿到珠子的瞬间,辛十四娘心中还有些忌惮,可是那珠子落入到手中,果真是如方孝玉所说的那般并没有伤害到她。

    下意识的抚摸着那一串圆润的珠子,辛十四娘小心的将其带在手腕之上。

    长长的一串珠串被辛十四娘挽成几串佩戴在手腕之间,乌黑的珠串同那白皙如玉的手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长长的衣袖垂下,倒是将那珠串给遮掩了起来。

    方孝玉在辛十四娘带上珠串之后,凝神仔细感应了一番,果然原本辛十四娘身上携带的那一股极其微弱的异样气息再也感应不到了。

    方孝玉哈哈大笑道:“很好,这下除非是你自己主动暴露,不然的话没有几个人能够看出你的身份。”

    辛十四娘知道这珠串绝对算得上是一件宝物了,心中欢喜冲着方孝玉盈盈一礼道:“十四娘多谢公子。”

    方孝玉摆手道:“不必谢我,倒是我要出门一趟,或许三两日就回,这几天家里就劳烦你多多照看了。”

    辛十四娘立刻就道:“公子放心,有十四娘在,定然保老夫人安然无恙。”

    这么多年了,也没有什么事情,其实方孝玉之所以让辛十四娘照看一番也不过是加一道保险罢了,毕竟真出事的可能几乎没有。

    看了看手中那一串珠串,方孝玉道:“你且下去歇息吧,我去娘亲那里一趟,等下就要上路了。”

    辛十四娘微微一愣道:“天就要黑了,公子走这么急?”

    方孝玉笑道:“不是我急,实在是娘亲那里催的急啊。”

    见到方氏夫人的时候,方氏夫人正和福伯在那里商量着给方孝玉还有那聂家小姐筹备婚礼。

    方孝玉见了不禁苦笑,不过他也没有扫了方氏夫人的兴,只是将珠串亲手给方氏夫人带上道:“娘亲,只是孩儿寻来的一件宝贝,据说长期佩戴可以让人心平气和,安神养生。”

    方氏夫人一脸笑容拍了拍方孝玉的手道:“只要是我儿送给为娘的,为娘都喜欢。”

    有这一串珠串在,就算是辛十四娘有什么照应不到的地方,也足可以护持方氏夫人的安危了。

    至少那珠串在身,什么妖魔鬼怪之类的根本就近不了方氏夫人的身。

    别过方氏夫人,方孝玉本来打算立刻动身的,不过却被方氏夫人给留下,不许方孝玉赶夜路。

    第二天一早,城门刚刚开启,方孝玉就骑着快马出城而去。

    郭北县、兰若寺。

    兰若寺早已经破败不堪,以往的时候倒是有一些乞丐之类的栖息在这破败的寺庙当中。

    然而在不久之前,兰若寺外莫名的出现了那一片茂密的树林,而寺院之中的那些乞丐在某个深夜一睡不醒,全都成了兰若寺之中的尸骸。

    树妖姥姥盘踞在兰若寺,完全将兰若寺当成了自己的地盘。

    不久之前树妖姥姥在鬼市之上跟踪辛十四娘等人,结果被方孝玉以雷霆轰杀了一道分身,可谓是元气大伤。

    这会儿树妖姥姥正一脸怒容的盯着跪伏在地上的两名身姿绰约的女鬼,暴戾无比道:“让你们勾引几个活人前来怎么就那么难,明日就是黑山老爷三千年寿诞,我让你们准备的一百条生魂,你们给我准备的如何了?”

    树妖姥姥的声音忽男忽女,忽高忽低,地上的两名女鬼闻言浑身颤抖道:“姥姥,姐妹们真的尽力了啊,可是仍然差了十几条生魂。”

    树妖姥姥突然之间从衣袖之中钻出两条藤条,那藤条就如同毒蛇一般狠狠的抽在两名女鬼身上,只抽的两名女鬼惨叫连连,似乎是出了一口气,这才吼道:“还愣着做什么,给我去找,凑不够一百条生魂的话,到时候姥姥就拿你们去凑数。”

    两名女鬼跌跌撞撞的跑出去,转眼消失不见。

    看着两名女鬼离去,姥姥冷哼一声,自言自语道:“三千年寿诞,前去为黑山老爷贺寿的人肯定非常多,我得想办法弄一份拿得出手的寿礼啊。”

    道路难行,哪怕是官道。

    这个时代对于普通人来说出远门真的非常的困难,其他的种种因素且不说,单单是这道路就是一个大问题。

    最重要的是大魏天下已经进入末世,原本还算平整的官道这个时候也已经是坑坑洼洼非常难行。

    官道之上,前后两辆马车正缓缓行走在官道之上,因为道路不平的缘故,车速也不快,吱吱呀呀,其实也就比步行稍微快那么一些而已。

    两名车夫赶着马车,第一辆马车当中,一名身着青衣长袍的中年男子带着几分书卷气,此时正坐在那里,手中捧着一卷书,身子随着马车摇晃而微微晃动。

    除了此人之外,还有一名仆从打扮的老者,老者看上去有五十多岁,在这个年代已经算是高寿了。

    聂庸将手中书卷放下,看了老者一眼道:“陈叔,一路舟车劳顿,真是苦了你了。”

    陈叔是聂家的老仆了,先是侍奉聂庸的父亲,又跟随聂庸,可以说一辈子都在为聂家服务。

    此时听了聂庸的话,陈叔摇头道:“老爷这是哪里话,老爷要去京师任事,小姐也要去寻姑爷,老宅之中空荡荡的,我这把老骨头还是跟着老爷一起好。”

    聂庸道:“小倩这丫头自幼身子骨就弱,如果不是没有办法的话,我还真不想让她受这般的劳累。”

    陈叔道:“老爷放心,小姐吉人自有天相,再有几天路程就能够赶到九华城,到时候老爷也可以安心的看着小姐同方家公子完婚。”

    聂庸微微点头道:“当年为他们两人定下姻亲,如今已经过去近十年,小倩如今已十八岁,再拖下去就成了老姑娘了,若非是想让这孩子在我身边多待上两年的话,两年前就该给他们完婚了,也不知道方家会不会……”

    陈叔摇头道:“老爷实在是杞人忧天,他们方家不急,我们急什么,毕竟这种事情还是要他们方家亲自八抬花轿来接小姐过门才是。”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从后面的马车之上传来,聂庸闻得不禁让车夫暂时停车。

    从马车之上下来,聂庸走到后面一辆马车前,向着马车之中道:“倩儿,你的身子要不要紧?”

    车厢之中,一名差不多四十许的健妇正小心的照顾着一名少女,少女容颜倾城绝世,肩若刀削、腰若丸素,青丝及肩,此刻却是面色苍白,青葱玉手拿着一方素白手绢轻捂朱唇,一阵剧烈的咳嗽。

    健妇轻轻的拍打着少女的后背,眼中带着几分怜惜之色道:“小姐,你怎么样?”

    此时外面传来聂庸的声音,少女一阵剧烈的**,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手绢,就见手绢之上一抹嫣红极为刺目,竟然是剧烈咳嗽所咳出的鲜血。

    健妇见了不禁神色一变正要开口,而这会儿少女一把拉住健妇冲着对方摇了摇头,忍着胸口的气闷不适,少女那糯糯的声音响起:“父亲大人不必为倩儿担心,还是赶路要紧,莫要误了父亲大人前往京师任事。”

    聂庸道:“孙妈,倩儿的病情究竟如何,是否可以继续赶路?”

    少女拉着孙妈的手微微摇头,孙妈看了少女手中那素白手绢上的咳血,眼中满是担忧之色,微微一叹道:“老爷,小姐的身子骨还行,只是这舟车劳顿,若是可以的话,最好在前面寻一处地方歇息一番。”

    听了孙妈的话,聂庸稍稍放心一些,叮嘱道:“孙妈,你照顾好倩儿,前面便是郭北县了,我们到时候再行歇息,也好给倩儿寻一名医生好生医治一番。”

    马车继续前行,车厢之中,少女感激的向着孙妈道:“孙妈妈,方才真是谢谢你了。”

    孙妈一脸担心的看着少女道:“小姐,你的身子……”

    带着几分哀怨,少女看了一眼手中的手绢,幽幽叹道:“小倩的身子骨先天积弱,自小多病,非是长命之相……”

    孙妈立刻摇头道:“呸呸呸,小姐福大命大,还要结亲生子,子孙满堂,等下到了郭北县,寻了大夫,小姐的病就可以痊愈了。”

    小倩凄艳一笑道:“我这身子怕是不成了,大家都说我是扫把星,自小克死了娘亲,又拖累父亲求取功名,如今还要拖累方家公子,有时候小倩觉得自己倒不如死了干净。”

    (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