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世界大盗 第七百五十五章 要想俏,一身孝【1更】

时间:2017-10-13作者:七只跳蚤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一卷 方世玉 第七百五十五章 要想俏,一身孝</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辛十四娘不禁看着方孝玉道:“公子为何发愁?”

    方孝玉瞥了辛十四娘一眼道:“我为何发愁难道你还不清楚吗,未婚妻啊,这突然冒出来一个未婚妻,你说我不该发愁吗?”

    然而辛十四娘却是一脸理所当然的道:“十四娘认为老夫人说的不错啊,公子乃是方家独苗,一代单传,自然要肩负起娶妻生子,延绵子嗣的责任,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停!”

    方孝玉不禁摆手让辛十四娘停下来,惊讶的看着辛十四娘道:“十四娘,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都是从哪里看来的?”

    辛十四娘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四书五经,女戒等书啊,十四娘在家中的事情,父亲曾延请先生教导我们姐妹……”

    方孝玉无语,看来辛十四娘一家还是有文化的狐仙了,难怪总有关于书生教狐的传说,在自己面前就是一例。

    揉了揉眉头,方孝玉道:“你也知道,我乃是修行之人,寿元长久,若是真娶了那位聂家小姐,到时候所谓的白首之约岂不是要成为笑话。”

    眼见明显是受到封建礼教毒害的辛十四娘又想开口劝说自己,方孝玉不禁摆手道:“罢了,你还是歇息去吧,让我静一静。”

    辛十四娘转身离去,方孝玉则是辗转良久,最后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车到山前必有路,或许到时候人家还看不上自己呢,若是能够上演给退亲的大戏,那就再好不过了。

    第二天一早,方孝玉便早早的将马车备好,等到方氏夫人在辛十四娘还有丫鬟海棠的服侍下登上马车。

    返回九华城的速度比较快,山道难行不假,不过谁让驾车的是方孝玉呢,马车奔驰起来,哪怕是拐弯都不用减速,却是没有一丝的震动。

    短短半天时间就穿过了连云山,待到第二天的时候,方孝玉几人又在那一处驿站借宿。

    仍然是那位驿站的老驿卒接待,这一次驿站之中借宿的人明显没有上次多,能够遇到一遭鬼魅事件已经是难得了,不可能短短时间内频频闹鬼不是。

    一夜安然无事,方孝玉一行人再次启程,大半天的事件,一座雄伟的大城出现在视线当中,不正是九华郡的中心,九华城吗。

    马车缓缓进入九华城,路边的叫卖声传来,原本坐在车厢之中的方氏夫人闻听那熟悉的声音,掀开车窗布帘向外看去,感叹道:“回来了,总算是回来了。”

    也只有像方氏夫人这样一生之中都难得离开居住之地数十里的人才会生出这样的感慨。

    车子平稳的停在了方家府邸之前,就见方府大门紧闭,方孝玉下车上前叩响门扉,很快就听得吱呀一声,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

    福伯看到方孝玉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连忙将大门开启道:“公子,你们回来了。”

    方孝玉微微一笑道:“福伯辛苦了。”

    这会儿方氏夫人也在海棠和辛十四娘的服侍下从马车之上走了下来。

    福伯连忙道:“老夫人,少爷一路辛苦。”

    老夫人向着福伯笑着点头道:“福伯啊,将马车赶到后院安置了。”

    走进院子之中,忽然听得一个声音远远传来道:“少爷,少爷,您可算是回来了啊。”

    不是书童阿武又是何人,就见阿武一脸的怨气,跑到方孝玉的身边道:“少爷,过分,实在是太过分了,那个人简直太过分了啊。”

    看着气呼呼的阿武,方孝玉有些不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将阿武气成了这般模样啊。

    示意海棠和辛十四娘先服侍方氏夫人下去,方孝玉这才转过身来看着阿武道:“阿武,怎么了?”

    阿武这会儿一脸的委屈和不忿道:“少爷,你可还记得先前救回来的那个乞丐吗?”

    方孝玉微微一愣,想起自己先前的确是从破庙救回来一个浑身生有恶疮的乞丐,出门大半个月,如果不是阿武提及的话,他几乎都要忘记了。

    面露疑惑之色,方孝玉看着阿武道:“那乞丐怎么了,他身上的恶疮可曾痊愈?”

    他临走之前曾开了药方,交给福伯和阿武两人照顾,只要是按照药方来抓药的话,料想这会儿那恶疮应该已经好了才对。

    阿武道:“少爷,那乞丐身上的恶疮不过几天时间便已经好了,可是……可是这乞丐实在是太过分了。”

    好笑的看着阿武,也不知道那乞丐到底做了什么事情,竟然让阿武如此气愤。

    见到自家少爷笑吟吟的看着自己,阿武气道:“少爷您是有所不知,那乞丐简直是过分,恶疮好了之后,竟然打着少爷的招牌要吃要喝,如果说只是吃喝也就罢了,关键他还要喝酒吃肉,他不过是一个乞丐而已,少爷仁慈,救他一命他竟然还不知感激,还敢得寸进尺的要酒肉……”

    眉头一挑,方孝玉听了阿武对这乞丐的描述不禁生出几分讶异来,按说这样的乞丐可不一般啊,毕竟还真的没有几个乞丐敢提出来要酒肉的。

    方孝玉微微沉吟了一番道:“他想吃喝酒肉,你就买来给他便是,我们家虽然没落,但是这点酒肉还是供应的起的。”

    阿武不禁跺了跺脚道:“少爷……”

    摆手示意阿武不要再说,方孝玉道:“除了这件事情之外,家中可还有什么事情吗?”

    阿武猛地一拍脑袋道:“对了,少爷,城中李家公子逝去,公子同李家公子也算友人,理当前去拜祭一番,昨日张严几位公子前来寻公子……”

    说着阿武摸出一张帖子来,方孝玉扫了一眼,看出那是张严的帖子。

    不过方孝玉疑惑道:“李公子?不知是哪位?”

    阿武道:“少爷难道忘了吗,就是那位李校公子啊,城中首富李家的公子,也真是可惜了,那位李员外偌大的家产,膝下只有李校公子一人,如今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方孝玉搓着下巴道:“哦,李校竟然没了?”

    安置好了辛十四娘,方孝玉正准备去见一见那乞丐,就见福伯前来禀报,张严几人前来寻自己。

    方孝玉行至前厅,就见张严几人正等候在那里。

    “孝玉兄长,你总算是回来了。”

    方孝玉示意几人坐下道:“看你们这般匆匆的模样,莫非是有人要紧的事情吗?”

    张严道:“孝玉兄长外出归来,只怕还不知道李校亡故的消息吧。”

    方孝玉点头道:“我也是刚听阿武提及,我记得不错的话,李校不久前不是才纳了那位花魁吗,这才多久啊,怎么就说没就没了啊。”

    李校虽然纵情声色,可是其年级才不过二十岁左右,正是身强力壮的时候,加之自身也没有什么隐疾,这让说没就没了,当真是有些古怪。

    张严四下看看,低声道:“孝玉兄长却是有所不知,坊间有所传言,李校是死在了那位花魁的肚皮上,据说是脱阳而死,真真是应了那句古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方孝玉淡淡道:“事情只怕没有那么简单吧,李校怎么说也是欢场常客,怎么可能会死在那般事情上,古怪,这其中有古怪啊。”

    张严笑道:“咱们管他是怎么死的,不过好歹相识一场,同为学子,理当前去拜祭一番。”

    张严几人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此来就是想要请方孝玉和他们一起前去拜祭一下李校,他们同李校也没有什么深厚的交情,就是前去走一个过场罢了。

    方孝玉起身道:“既如此,咱们这便去吧。”

    准备了几样物事,一行人直奔着李家而去。

    不得不说,李家当真是九华城首富之家,府邸占地面积广阔,门前两座大石狮子,漆面大门,家仆侍立。

    只不过如今却是门楣之上悬挂白布,一派凄凉景象。

    一行人好歹也是书生,而且还是上门拜祭李校,李家自然不会慢待,自有管事前来将几人引进府中。

    整个李府到处都悬挂着白布、白花,一个个的仆从下人都绷着一张脸,据说就在不久前,李员外生生的打死了一名面带笑容的仆从,结果这些仆从不管什么时候都不敢露出笑容来,搞不好就会被李员外给生生的打死。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悲伤可想而知,尤其李员外只有李校这么一个独子,李校亡故也就意味着李员外连个后人都没有,可想而知这对李员外究竟是何等的打击。

    由管事引领,很快就到了李校的灵棚之前,可以看到几道窈窕的身影披着一身的孝服跪坐在一具棺椁之前,哭哭啼啼的声音传来,方孝玉扫了一眼,就见一道身影柔柔弱弱,面带泪光,简直就如同雨打梨花一般,看的让人心生怜惜。

    站在方孝玉身旁的张严几人只是看了一眼就一个个的呆呆的盯着对方,恨不得上前将其拥在怀中好生怜惜一番。

    皱了皱眉头,方孝玉轻咳一声,将张严几人惊醒过来,与此同时管事开始唱礼。

    (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