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世界大盗 第七百三十九章 神秘的的花魁【2更八千字】

时间:2017-10-13作者:七只跳蚤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一卷 方世玉 第七百三十九章 神秘的花魁</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方孝玉只是在一旁看着,眼见方氏夫人被苏道人给忽悠的一脸的笑容,方孝玉也就没有说什么,心中暗道苏道人果然识趣,察言观色的本事不一般,

    如果说苏道人真的不识好歹,非要继续忽悠人的话,那么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

    像苏道人这样的骗子,就算是将其打个半死丢出去,方孝玉也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

    这会儿方氏夫人看着一副得道高人模样的苏道人,面带惋惜之色道“实在是太可惜了,没想到我家诚儿竟然同道长没有师徒之缘,此番真是劳烦真人舟车劳顿前来,福伯,快取纹银十两于道长……”

    就在这个时候,方孝玉在一旁轻咳一声,本来心中暗自欢喜,认为总算是没有白来一趟,就算是被看穿了,至少骗到一点钱不是吗。

    然而方孝玉那一声咳嗽却是让苏道人心中一突,下意识的向着方孝玉看了过去。

    当看到方孝玉眼中的威胁的时候,苏道人知道自己如果说真的收了方氏夫人的酬金的话,恐怕方孝玉就不会让自己好过了。

    金银或许重要,可是对于他来说,名声就更加的重要了,如果说到时候被方孝玉给揭穿了的话,那才是真的砸了他的饭碗呢。

    谁让方孝玉在九华郡当中名头那么大呢,大家都知道方孝玉对于修道之人最为厚待尊敬,如果说到时候方孝玉直接爆出他是一个骗子的话,恐怕那时他就真的要名声扫地了。

    一个那么尊敬修道之人的人都说他是骗子了,那么其他人肯定对方孝玉坚信不疑,不会有人怀疑方孝玉的话,这或许是方孝玉这些年痴迷修仙,砸下大把金银,败了家业所得到的唯一一点的影响力吧。

    虽然说这名声不算什么好名声吧,毕竟大家都说方孝玉是一个败家子,哪怕是再痴迷修仙,那也是败家子啊。

    “无量天尊,老夫人客气了,贫道不是那些招摇撞骗的道人,先前来贵府走上一遭也是因为令公子的名声,所以前来一见,而非是为了金银,若是老夫人当真以金银酬谢的话,岂不是要坏了贫道的修行吗?”

    果然不愧是招摇撞骗的老手了,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借口,而这借口也让方氏夫人打消了酬谢苏道人的念头。

    苏道人都说了,当真赠以金银的话,那就是在坏人家的修行,说什么都不能够坏了苏道人这样的世外高人的修行不是吗。

    心中将方孝玉咒骂了不知道多少遍的苏道人还必须要摆出我不是那种贪恋金银的世外高人的模样,心中不知道多么心疼呢。

    方氏夫人等人眼看着苏道人飘然离去,大家脸上都露出惋惜之色,苏道人真的是一位世外高人啊,可惜自家公子却是同其没有师徒之缘。

    方氏夫人似乎是怕方孝玉有什么想不开的,不禁向着方孝玉道:“诚儿,既然咱们同苏道长无缘,那就继续寻找高人,一定可以给诚儿找一位真正的修行师傅。”

    方孝玉心中不禁暗暗感动,不管怎么说,这位方氏夫人是真的对他不错,让孤儿出身的方孝玉感受到几分被人呵护、溺爱的感觉。

    心中暗叹一声,既然顶替了人家儿子的身份,那么自己就要承担这份因果,就让自己为其养老送终吧。

    心中有了决定,方孝玉上前搀扶着方氏夫人道:“娘亲不必为孩儿的是太过费神,拜师的事情不急,孩儿也想明白了,这种事情也是要靠机缘的,说不定机缘降临,不用我们去寻找,机会就会自己上门,如果说没有机缘的话,就像方才那位苏道人,还不是有缘无份吗。”

    方氏夫人听了方孝玉的一番话,满脸欢喜的拍着方孝玉的手道:“好,好,我儿能够如此想,为娘却是可放心了。”

    哄好了方氏夫人,方孝玉第二天便出了门。

    这还是他进入到这一方世界之后,第一次出门,真正的见识到这一方世界到底是什么模样。

    毕竟他现在对这一方世界的认知完全是来自于那些典籍之中,典籍终究只是典籍,就算是记载的再怎么的详细,也没有自己亲眼所看到的景象来的直接。

    九华郡的郡城名字也就唤作九华城,方孝玉这会儿就走在九华城的街道之上。

    人来人往之间,倒也有几分繁华的景象,但是方孝玉却看得出这种繁华景象明显是有些不太对劲。

    按说做为一个郡的郡城,不应该只有这种程度的繁华才对,至少要繁华数倍才对得起郡城的称呼啊。

    连一个郡的中心都不过是这般的景象,那么九华郡的各个县城究竟会是什么样也就可想而知了。

    对比原剧之中所显露出来的世界一角,方孝玉几乎可以断定这大魏天下肯定是处在王朝末世,若非如此的话,也不会出现这般的景象。

    就在方孝玉四下打量的时候,忽然就见几名书生打扮模样的人走了过来,其中为首一人看到方孝玉的时候眼睛一亮,立刻就快步走了过来,向着方孝玉道:“孝玉兄长,张严见过兄长,兄长身体康复,真是可喜可贺啊。”

    其他几人也都走了过来,连连向方孝玉道贺不已,方孝玉微微一愣,只从这几名书生的反应,方孝玉可以确定对方同自己前身应该是狐朋狗友,而且自己前身还是那种冤大头的角色。

    好歹方孝玉那也是做过帝王的人物,自然可以看得出这些人看向自己的时候眼中根本就没有一丝关心的意思,这样的人对自己既不关心又这样的热情,只要稍微想一下就可以看出对方绝对是冲着自己的金银而来的。

    虽然将书童打发了,可是方孝玉也从书童口中知道自己前身不只是痴迷仙道,同样也是一个花钱如流水的青楼常客。

    想来这几名书生就应该是经常围着他转的狐朋狗友了。

    微微一笑,方孝玉道:“方才看几位形色匆匆,你们这是……”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张严嘿嘿一笑冲着方孝玉道:“看来孝玉兄长这一病还真是忘了不少东西啊,兄长怎么就忘了,今日就是天香楼的花魁招纳入幕之宾的日子啊。”

    方孝玉微微一愣,他哪里知道这些啊,对于这些方孝玉还真的没有什么兴趣。

    花魁而已,再漂亮又能漂亮到哪里去,没有独特的气质的话,就算是相貌再如何的出众也入不了方孝玉的眼,实在是方孝玉被小家碧玉一般的阿珂,一代女帝龙儿,遗世好似谪仙的杨若兮,温柔似水的雷婷婷几女给惯坏了。

    见惯了几女的绝色以及独特的气质,可以说女子之中真正能够让方孝玉眼前为之一亮的当真不多。

    所谓的花魁或许容颜不差,可是身处青楼,又能够培养出什么样的气质来。

    虽然说一个人的气质先天占一部分,可是后天的环境也占了极大部分,哪怕是一只凤凰,如果常年同一群鸡混在一起,久而久之怕是也会像那一群鸡一样没有任何的光华。

    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后天环境的影响对一个人的气质实在是太大了。

    微微有些走神,只听得张严向着方孝玉道:“孝玉兄长,快走啊,去晚了的话,我们可就要错过芷姑娘的良辰吉日了。”

    几人簇拥着方孝玉直奔着天香楼而已,一路之上,方孝玉没有说话,耳边全是这几名狐朋狗友的话了。

    不过从这些人口中,方孝玉也知晓他们所去的天香楼是九华城之中最大的一座青楼。

    而他们口中的芷姑娘唤作赵芷儿,大家一般都称呼她为芷姑娘,正是这一届的花魁。

    只可惜花魁的名头越响亮,窥伺她的人也就越多,说到底终究是一个青楼女子,身不由己,如今被青楼逼迫着出来接客。

    远远的方孝玉就看到不少读书人走进一座相当奢华的青楼,这一座青楼高有三层,绝对是一路行来所见到的极少数的高层建筑之一,只看这规模,难怪会被称之为九华郡第一青楼。

    进入到天香楼当中,几人自然选了一处位置坐下,而这会儿天香楼之中已然是座无虚席,差不多九成的座位都已经坐满。

    这其中大半都是一身读书人打扮的书生,只听得这些人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高谈阔论,丝毫没有觉得身处青楼有什么不对的,隐隐的还对自己能够来这里感到得意与骄傲。

    除了读书人之外,那就是今天竞争赵芷儿入幕之宾的一众乡绅富商了。

    只看那些读书人一个个穷酸的模样,想要他们竞拍下赵芷儿的处子之身显然是不现实。

    至少这会儿坐在边上的张严一边看向四周一个个油光满面,肥头大耳的富商乡绅,酸溜溜的道:“芷姑娘实在是太可怜了,也不知道便宜了哪个家伙。”

    方孝玉只是神色淡然的品茶,饶有兴趣的听着四周人在那里谈天说地,果然青楼是收集各种消息情报的最佳所在,有人在炫耀自己的见闻,有人再炫耀自己的风流韵事,反正各种消息都有。

    “咦”

    方孝玉忽然之间眉头一挑,下意识的向着不远处的一个桌子上看了过去。

    在那一处桌子上,几名肥头大耳的富商坐在那里,其中一名员外模样的乡绅道:“陈某人可是一路奔波了三四天时间才算是从郭北县赶到这九华城,为的就是能够一亲芷姑娘的芳泽。”

    说着这位陈员外冲着桌子上的几名同伴道:“诸位,等下可要手下留情,成全陈某啊。”

    “听说你们郭北县有一座唤做兰若寺的寺院,香火极盛,数年之前却是随着一场大火烟消云散,不知道这其中可有什么内情没有?”

    陈员外闻言不禁神色一变,向着四周看了看,低声道:“几位,这兰若寺据说是犯了忌讳,被府尹大人下令暗中扑灭,不过这也只是传言而已,传言不可信,不过如今兰若寺真的是人迹罕至,现在早已经是荒草遍地,人烟不见,恍如鬼蜮一般。”

    说着陈员外像是要爆出什么隐秘一般,一脸的神秘道:“大家肯定不知道吧,就在不久前,兰若寺周围突然生出一片树林,遍布兰若寺周遭,至少数里方圆,颇为奇异。”

    大家闻言都露出讶异之色,有人叹道:“别是什么妖魔鬼怪作祟吧,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这天下竟妖魔横行,鬼魅作祟,哎……”

    “不说这些,不说这些,咱们可是奔着芷姑娘来的,大家说些喜庆的。”

    方孝玉却是将陈员外几人的谈话听的清清楚楚,能够在青楼之间,嘈杂的人烟之中听到陈员外几人的低声谈话,怕是也只有方孝玉这样的修行之人可以做到了。

    方孝玉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这里得到了关于兰若寺的消息,对于兰若寺的大名,但凡是看过倩女幽魂的人绝对是再熟悉不过了。

    整个故事差不多就是发生在兰若寺,只是方孝玉没有想到在这一方世界当中,兰若寺曾经无比兴盛,也就破败没有多久。

    不过原剧之中,兰若寺的规模也不小,可以看出曾经绝对是一座香火鼎盛的寺院,这一方世界当中的兰若寺倒也是如此,就是坏在了一场大火之中。

    除此之外,让方孝玉惊讶的就是树妖姥姥似乎已经开始在兰若寺扎根了。

    能够凭空让兰若寺周遭生出一片树林来,也就只有树妖姥姥这样的妖物可以做到。

    既然树妖姥姥出现,或许要不了许久,聂小倩等女鬼就会出现,慢慢的兰若寺就会成为郭北县的一处谈之色变的鬼蜮。

    一声铜锣声响起,方孝玉就见一名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老鸨走了出来。

    就听得老鸨用她那腻的令人牙齿发酸的声音道:“各位爷都是奔着我们家芷儿来的,今天可是芷儿大喜的日子,不过规矩不变,谁人可以成为芷儿的恩客,那就看谁出价力压群雄了。”

    似乎是为了让这些豪商们拿出更多的金银,老鸨废话过后直接让赵芷儿出来谈了一首曲子,露了颜面。

    不得不说赵芷儿真的很娇媚,那种发自骨子里的娇媚让人看了一眼都有一种忍不住要扑上去将赵芷儿扑倒的冲动。

    除了极少数的人之外,在场的近百人差不多九成的人都眼中满是的盯着不远处的赵芷儿,有些人极为不堪,甚至都流出口水来。

    就连方孝玉看到赵芷儿的时候,对方冲着大家娇媚一笑,方孝玉都心神为之一颤,若非是他定力足够,第一时间摆脱了对方的影响,恐怕还要沉浸在对方的魅力当中。

    方孝玉回神过来,看到四周众人的反应不禁皱了皱眉头,不对头,实在是不对啊。

    就算是一个花魁再如何的美丽也不可能让人这样的反应吧,这根本就是一种迷惑人心的手段啊。

    普通人绝对不会具有这样的手段,方孝玉不禁向着赵芷儿看了过去,而坐在那里,娇媚无比的赵芷儿向着方孝玉看了一眼,眼眸之中闪过一道亮光。

    方孝玉同对方目光相对,顿时一股无形魅惑让方孝玉心神一颤,这次方孝玉有所防备,倒是没有失神,但是方孝玉心中却是暗暗吃惊。

    这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历,绝对不可能是一个花魁这么简单,就连他都差点被对方给魅惑住,可见此女的不简单。

    老鸨一声高声呼喝让所有人回神过来,方孝玉却是知道,这是赵芷儿主动的散去魅惑的缘故,不然的话这些人能够回神过来才怪呢。

    耳边传来一声声的喊价声,方孝玉坐在那里,看着那些富商为了一亲芳泽而一掷千金,一个个争的面红脖子粗,却是对这些人露出几分不屑。

    也不是方孝玉瞧不起这些富商,在他看来,这些人能够近的了赵芷儿的身才怪,对方绝对不是一个花魁这么简单。

    不过方孝玉倒也没有什么兴趣去探赵芷儿的底,反正他和对方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方孝玉很清楚,在这一方世界当中,他的修为自保或许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真的自不量力的去招惹一些厉害的存在的话,搞不好可是会吃亏的。

    这可是一方妖魔横行的世界,道法显圣,或许无有仙神,可是一些厉害的大妖、鬼魅还是存在的。

    好奇心太强的话,搞不好就会给自己招来天大的麻烦。

    等到方孝玉反应过来的时候,足足持续了一炷香时间的争夺战算是落下了帷幕。

    方孝玉诧异的向着一脸得意之色,挺着胸膛站起身来,向着四周众人拱手不已的一名公子哥看了过去。

    李校红光满面,拱手向着四周哈哈大笑道:“承让,承让,诸位承让了,芷儿姑娘以后就要离开这天香楼了,本公子决定为芷儿赎身。”

    大家都呆了一下,本来还指望着等赵芷儿破身之后他们可以一亲芳泽,现在可倒好,李校竟然要给赵芷儿赎身。

    这会儿李校掏出了一叠银票拍在脸色大变的老鸨面前,无比霸气的道:“妈妈,这是五万两银票,芷儿的卖身契且拿来吧。”

    五万两白银啊,方才竞争的那么厉害,赵芷儿的初夜也不过是喊到了五千两白银而已。

    感谢:袋鼠12打赏5100起点币,镜中d鬼影打赏588起点币,看海开心胸,好吧都存着,幻想道尊打赏500起点币,战神-开华,贺高兴,两只会飞天的猪,荒城旧梦曦,catkang,进化与轮回,醉剑挥月打赏100起点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