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60章 冲动是魔鬼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你是在说我吗?”我说。   w w w . v o d t w . c o m</p>

    “我说是你了吗?”老黎反问我。</p>

    我呵呵笑起来:“你看我现在心里紧张吗?”</p>

    老黎说:“这要问你自己啊。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句话:只有经历过严酷的实践,才会造一个强大的心灵。”</p>

    我不由点点头:“你说的很对。”</p>

    “所以,小克,不管遇到天大的事,首先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思考。任何时候都不要让自己冲动,冲动是魔鬼啊。”老黎笑呵呵地说。</p>

    我又点点头:”嗯。”</p>

    “还有,对于周边发生的自己无能为力去改变的事情,不要强迫自己,不要为难自己,要摆正自己的心态,要对自己有一个客观的正确的认识。”老黎又说。</p>

    我看着老黎,他这番话似乎是有所指的,但似乎又很模糊。</p>

    他似乎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但却又不点破。</p>

    我不由沉思起来,琢磨着老黎的话。</p>

    喝完茶,我们下楼,准备分手。</p>

    星海秋日正午的阳光,很明媚。</p>

    老黎的车停在路边,车旁站着两个面无表情的黑色西装平头小伙子。</p>

    老黎走到车边,小伙子忙打开车门。</p>

    老黎却并没有进去,而是拿了一个东西接着走到我身边,那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包扎很严实的盒子。</p>

    老黎把盒子交给我:“小克,给你的。”</p>

    “这是什么?”我说。</p>

    “不知道,是小雨从美国寄来的,让我特意转交给你的。”老黎不动声色地说。</p>

    “什么?夏雨寄来的,给我的?”我一愣,看着老黎。久违的夏雨终于有消息了,而且还给我寄来了东西。</p>

    “是的。”老黎点点头,把东西给我,然后车走了。</p>

    看着老黎离去,我站在那里继续发愣,掂了掂手里的盒子,不重,不知道里面是什么。</p>

    带着满腹疑问,还有几分莫名的好和不知为何的些许的激动,我走到附近的一个小广场,坐在广场边的一个连椅,在秋日正午的阳光下,慢慢打开纸盒。</p>

    剥开几层包装纸,打开最后一层红色的绸缎,一组彩色的泥娃娃出现在我眼前。</p>

    三个连在一起的泥娃娃,两大一小,两边的是的大,间的是小的。左边那个是男的,右边那个是女的,男的神情忧郁,面貌英俊,眉宇间有点象我,女的活泼美丽,微笑动人,像貌有点夏雨的味道,间那个是带红色肚兜的胖小子,咧开嘴巴笑着,下面还露着小**。</p>

    三个泥娃娃神态各异,但表情都很生动,做的很精致。</p>

    我仔细端详着三个泥娃娃,夏雨远隔重洋从美国寄来的泥娃娃。</p>

    心里有一阵温暖温馨的感觉,不知万里之遥的夏雨现在过得还好吗?她竟然还在想着我。</p>

    盒子里还有叠得很公正的信纸,我取出,打开。</p>

    夏雨的笔迹。</p>

    我将泥娃娃放好,开始阅读夏雨的信:</p>

    二爷,二奶给你写信了。来到美国这么多日子,一直很想你,非常想你,无想你。不想通过其他方式和你联系,觉得还是写信好。</p>

    n年没有亲自动手写过信了,n年来,你是第一个被我写信的人,荣幸不,嘻嘻。这可是我写给最心爱人的一封信,希望你能看完,希望你能好好保存哦。</p>

    我知道二爷一定很挂念你的小雨雨,想知道我在美国过得好不好,报告二爷,二奶在美国一切都很好,除了想你想得牵肠挂肚常常半夜无眠,其他都很好。</p>

    这些日子,除了陪姑姑,我还到附近的一家国人开的艺术制作作坊去学习做泥娃娃,看到我做的三个泥娃娃了吗,这是我亲手做的哦。看懂这三个泥娃娃了吗,男的是你,女的是我,间那个,嘻嘻。是我们未来的小克克,看看,小克克长得是不是像你小时候那样可爱呢?</p>

    看到这里,我不由哑然失笑,夏雨太能搞了,凭空造出一个小克克,想象力太丰富了,我和她已经天各一方远隔重洋,哪里能会有什么小克克呢,我是造人的本事再大,柱子哥也跨越不了太平洋啊,哪里会那么长呢?</p>

    我继续往下看:</p>

    二爷,唱首童谣给你听:我是一个泥娃娃,泥娃娃,我在那里不会说话,路行人对我微笑,我心里乐开了花……</p>

    唱完了,好听不?可惜你听不到我的声音呢,只能看到。唉。</p>

    二爷,你最近还好吗?大奶也还好吗?前大奶呢?还是那样一如既往执着地纠缠着你吗?哎——离开了你们,我在这里常常觉得好孤单好失落,我除了想你,还会常常想起秋姐小雪云朵。还会常常想起大奶前大奶。</p>

    我知道秋姐小雪云朵一定会经常想起我的,她们一定会的,我也知道大奶前大奶一定也会想起我的,但她们也一定会因为我的离去而感到释放轻松,只是,她们或许不会彻底放松啊,毕竟,虽然我这个最强有力的对手离开了,但她们之间还是存在着激烈的竞争的。</p>

    其实,她们哪里会想到,我虽然远离了,但我还是一个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哦。只是我不像她们那么固执地非要看重什么一个名分而已,非要独占而已。我这个人实在是不贪心的,是不是啊,嘻嘻。</p>

    当然,我知道,最想我的一定是你,如最想你的是我一样。我这样说是不是很自恋?是的,我知道自己很自恋的,但我必须要自恋,不然,我会失去精神支柱,我会崩溃,我必须要强迫自己去自恋,只有在这种自恋里,我才能找到安慰和宽慰。</p>

    唉。我是个很可怜的人,是不是啊?有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好可怜呢,好端端的二奶二爷被我那老黎爹爹棒打鸳鸯。</p>

    其实早该给你写信的,可是,我一直没有动笔,知道昨天做完了泥娃娃,我独自在房间里呆了半天,看着三个泥娃娃发呆,我突然哭了,哭得很伤心。</p>

    其实我早给给你写信的,可是,我一直很矛盾,不知是否该给你写信,提起笔又放下。</p>

    此时,我正在喝酒,边给你写信边喝酒,虽然我酒量不大。此时,我似乎感觉自己醉了,是因为你。借酒消愁,愁更愁。二爷,我无法忘掉你,我放不下你,我不能没有你。没有你的世界是多么可怕,没有你我会一无所有了。</p>

    知道吗?此时,二奶我在哭,这是最软弱无能的表现了不是吗?你会笑话我吗?笑话我爱你吗?二爷,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累吗?现在是深秋的天气,傻傻的我在这样的一个晚满脑子都是你,我想我该睡了,可是你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耳朵里,欲罢不能。</p>

    我不由叹了口气,点燃一支烟,继续往下看:</p>

    二爷,不说这些沉重的话了,真的心累啊,我心累,也会让你心累。其实我知道,人生的路很漫长,无论怎么选择,我们都要走向成熟的,都是朝着终点走去的。</p>

    嘻嘻,我想我又开始开心了,因为我在些这封信的时候一直在看着这三个泥娃娃,好可爱的泥娃娃,二奶的手艺不错吧,真的挺好的,知道不,我做了两套泥娃娃,一套给你,一套留给我自己。</p>

    不用担心我会失眠,晚睡觉的时候,我会把泥娃娃放在我的枕边,让你和小克克陪我一起入眠,这样我会睡得很好了。你也要好好爱护好我们的泥娃娃哦。要经常看看我,看看小克克哦。虽然我们现在木有小克克,但是我想以后一定会有的。</p>

    二爷,我想我要睡了,睡觉前,我再唱一首泥娃娃的歌给你听,这也是唱给我听的,也是唱给我们的小克克听的,泥娃娃泥娃娃,一个泥娃娃,二爷做他爸爸二奶做他妈妈,永远爱着他……</p>

    看完夏雨的信,我仰脸看着天空,阳光有些刺眼,我忍不住擦揉了揉眼睛。</p>

    远处,传来一首老歌:为什么道别离,又说什么在一起,如今虽然没有你,我还是我自己。</p>

    收好夏雨的信,和泥娃娃一起放在盒子里,然后我站起来,带着孤独而寂寞而惆怅而失落而无奈的心,打算离去。</p>

    转过身,却看到老黎正站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正安静地看着我,目光很温和。</p>

    我走过去,看着老黎:“你不是走了吗?”</p>

    “走了难道不能回来吗?”老黎说。</p>

    我深呼吸一口气,点了点头:“能。”</p>

    “你似乎心情不大好。”老黎说。</p>

    我默默的看了老黎片刻,说:“我要走了。”</p>

    老黎点点头。</p>

    我转身慢慢离去,走了很远,回过头,看到老黎还站在那里看着我。</p>

    我咬咬牙,快步离去。</p>

    仿佛觉得,刚才的一切只是一个插曲。我现在要考虑的问题很多,当务之急还是金三角。</p>

    穿过几条马路,不知不觉到了星海市政府门前的人民广场。</p>

    一条马路将广场和星海市政府大楼隔开,一边是美丽大气绿草如茵的现代化广场,一边是朴素大方带着浓郁历史风味的市政府大楼。虽然星海经济很发达,却一直没有盖豪华办公楼,一直在这座有着几十年的陈旧老楼里办公。</p>

    广场里的音乐喷泉正在喷放,巨大的水柱随着音乐的节奏此起彼伏,变换着不同的姿态,引起周围观众的阵阵赞叹。</p>

    在观看音乐喷泉的人群里,我无意看到了秋桐和小雪,秋桐拉着小雪的手,两人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喷泉,小雪不时发出啊啊的兴奋欢叫。</p>

    我没有过去打扰她们,驻足在她们身后不远的地方,看着美丽的水柱在天空摇摆起伏。</p>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方爱国打来的。</p>

    “报告副总司令,大本营传来最新消息。”方爱国说。</p>

    “说——”我短促地回答。</p>

    “缅军那个营的部队正在携带重炮继续往革命军驻地方向前进,其线头部队已经接近距离革命军驻地最近的政府军军营。”方爱国说。</p>

    “看来他们是要先打算会合?”我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