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57章 紧密融合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想到我也对小雪有恩,还救过李顺的命,但我却不敢这么想,不敢对李顺抱这么大的期望。 毕竟,我和四哥跟李顺的关系性质不同,我和李顺的关系已经不知不觉紧密融合在一起了。而且,李顺同样救过我的命,我们可以说是互相亏欠又互相谁也不欠谁的,我是他团伙的重要成员,我必须要服从他的纪律。</p>

    想到这里,不由叹了口气。</p>

    四哥这时带着安慰的口气对我说:“似乎事情还没有恶化到不可收拾的程度,伍德的真实目的和动向,仍需要进一步观察。”</p>

    我似乎没有四哥这么乐观,忧心忡忡地说:“方爱国他们此时肯定已经把冬儿严格监视住了,即使他们不给我汇报,我也知道这一点。”</p>

    四哥说:“我会注意到这一点的。我想,不管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冬儿都不会受到伤害的。你不要顾虑太多,你现在一方面要关注江湖这些事,同时,你也还要关注着集团内部的事情。对孙东凯曹丽和曹腾,也不能掉以轻心。”</p>

    我看着四哥:“你觉察到他们有什么异常的动向吗?”</p>

    四哥说:“似乎,最近曹丽往秋总那边跑的很勤,有事没事去了,打着各种名义。还有,曹腾最近和曹丽的联系也很密切,我发现他们单独一次吃过几次饭。”</p>

    我说:“你怎么看这事?”</p>

    四哥说:“似乎,秋总和季记在暗调查什么事情,而这事情似乎触动了孙东凯或者曹丽的什么利益,孙东凯似乎有些紧张不安。”</p>

    “哦。”想到孙东凯和我的那次谈话,我不由心里一动,看着四哥说:“你还发现了什么?”</p>

    “我发现秋总和季记最近又单独接触过几次,但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谈什么。”四哥说。</p>

    我皱起了眉头,似乎,秋桐真的在和季记一起搞什么动作,但他们似乎搞得很秘密,秋桐似乎不愿意让我知道,也不愿意让四哥知道,她似乎不愿意让我搀和进去。</p>

    “我在想,是不是季记和秋总发现了集团里什么不正常的现象,他们俩都是正直讲原则的人,如果发现了什么违规的事情,一定不会视而不见的,一定会进一步调查核实的,但他们要调查核实的事情,似乎会对孙东凯有威胁,似乎会危及到孙东凯的切身利益。”四哥继续说:“当然,我这些只是猜想,目前没有任何明确的证明,也或许是季记和秋总只是在做自己份内的事情,在进行正常的事务,但孙东凯自己做贼心虚,疑神疑鬼,想多了。小人常戚戚啊。小人总是担心周围的君子会暗算他们的。”</p>

    听四哥如此说,我似乎心里又安稳了一些。</p>

    “按照秋总的性格,她要做什么事,一定会自己做事自己担当的,不会牵扯到别人,不会把别人拉下水,别看秋总表面看起来柔弱温和,但真要到了原则的事情,她眼里是容不下沙子的,这一点,她和季记都是。”四哥又说。</p>

    我不由点了点头:“的确,她是这样的人,她的性格是这样的。”</p>

    我的心里突然又隐隐有些不安起来。</p>

    “虽然秋总不愿意连累别人,但是你要多观察注意集团里有关的人,注意他们的动向。当然,我也会密切注意,有什么异常的情况,我会及时和你勾通。”四哥说。</p>

    “好。”我点点头。</p>

    “其实,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是秋总这样的好人受到坏人的暗算和伤害。”四哥说:“但是,在官场,我只能算是个边缘到极点的小人物,有很多事,是力不从心的。”</p>

    四哥的话让我心里很感动,我说:“四哥,有你这话足够了。”</p>

    四哥笑了下:“兄弟,这年头,好人难当啊,特别是在官场。”</p>

    我深有同感地点点头。</p>

    我此时突然心里有一种感觉,或许,我和孙东凯的蜜月不会很久了,或许快要结束了。</p>

    一想到这一点,我心里竟然有一丝紧张感,还有几分莫名的兴奋和刺激。</p>

    此时,我无法想象事情会到如何严重的程度。或许这和我在官场的阅历经历资历有关。毕竟,对官场,我其实还是一个雏,我还不了解真正的官场,除了听说,还没有真正体会到官场真正的险恶。</p>

    和四哥吃完饭,回到宿舍,我打开电脑,登陆扣扣。</p>

    许久,没有扣扣了。</p>

    她竟然在线。</p>

    似乎,每次我只要线,她在线。</p>

    “丫头,过来——”我说。我似乎越来越习惯叫她丫头,而她似乎也习惯了,不但习惯了,而且还似乎受了我的影响,称呼小雪也常叫丫头。</p>

    “咦——你怎么线了?”她说。</p>

    “我怎么不能线?”我反问。</p>

    “哦。能,能!算我说多了!”她说。</p>

    “你在干吗?”我说。</p>

    “看——”她说。</p>

    “看还挂着扣扣?”我说。</p>

    “看我怎么不能挂扣扣了?”轮到她反问我。</p>

    我一愣,接着说:“哦。能,能,算我说多了!”</p>

    “呵呵。”她笑起来。</p>

    我说:“我问你,你最近到底在捣鼓什么事?”</p>

    她说:“怎么了?怎么又问这个?”</p>

    我说:“少废话,回答——”</p>

    她说:“我没捣鼓什么啊,是做自己职责范围之内的事情,怎么了?”</p>

    “什么叫职责范围之内的事?”我说。</p>

    “是。是作为集团副总裁和党委成员该做的事情啊。”她说。</p>

    她的回答似乎很圆满,我一时找不到缺陷。</p>

    想了想,我说:“如果。你想去做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告诉我,一定要把我拉。”</p>

    她说:“看你这话说的,我是你的领导,我是副处级干部,我是集团党委成员,我能做的事,你的级别还不够参与哦。该告诉你的我会告诉你,该拉你的事我会拉你,但不属于你职责不该你知道的,我怎么能违反纪律告诉你拉你呢?”</p>

    我说:“你少拿领导的架子来压我,你少给我打马虎眼。”</p>

    “哎——可爱的易主任,我哪里敢在你面前摆领导架子呢,更不敢压你和你打马虎眼啊。呵呵。”她又笑起来。</p>

    我皱皱眉头,说:“若梦。”</p>

    “嗯。”</p>

    “叫我客客。”</p>

    没有回应。</p>

    “叫——”</p>

    “客客。”</p>

    “嗯。听话才是好同志。”</p>

    “嘻嘻。”</p>

    “我问你。”</p>

    “请问。”</p>

    “最近曹丽老是跑你哪里干嘛?”我说。</p>

    “女人之间的事,你怎么这么关心呢?”她说。</p>

    “女人之间的事。我看未必都是吧。”我说。</p>

    “她找我真的是女人的事,除了聊女人之间的话,是和我谈化妆和衣服。”秋桐说。</p>

    “真的?”</p>

    “真的!不骗你!”</p>

    “她突然对你如如此亲近,你有没有觉察到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我说。</p>

    “有!”她说。</p>

    “怎么个不正常法了?”我说。</p>

    “不知道。”她说:“虽然觉察不大正常,但具体不正常在哪里,却想不出来。”</p>

    我说:“曹丽除了和你聊女人之间的事情,还有没有谈其他的?”</p>

    她说:“似乎到目前还没有。”</p>

    我说:“你要注意防备她,不要对她掉以轻心!曹丽这个人的质,我想你很清楚。”</p>

    “嗯,我知道,我会注意的。”她说。</p>

    “还有,你和季记,最近私下接触是不是较多?”我说。</p>

    “你说什么?”她说。</p>

    “我问你和季记私下接触是不是较多?”我又重复了一遍。</p>

    “你怎么知道的?”她说。</p>

    “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监控之下,你以为你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吗?”我说。</p>

    “你是听四哥说的吧。”她很聪明,立刻猜到了。</p>

    我说:“嗯。四哥是关心你的安全,是为了保护你。”</p>

    “嗯,我明白,我理解。”她说。</p>

    “那么,你告诉我,你和季记接触是干嘛的?”我说。</p>

    “我们没什么啊,是同事间的正常接触啊。一起喝个茶,吃个饭,这有什么不正常的吗?”她说。</p>

    “我怀疑。”</p>

    “你怀疑什么?”</p>

    “我怀疑你们在捣鼓什么事。”</p>

    “呵呵,你可真会怀疑,你该不会怀疑我和季记之间有什么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吧?”</p>

    “不是这个,我没有怀疑这个,我怀疑你们是不是发觉了集团里的什么不正常的事情,你们在暗调查核实。”我说。</p>

    “哦。”</p>

    “我怀疑的对不对?”我说。</p>

    “无可奉告!”她说。</p>

    “你——”</p>

    “我说了,属于我作为集团副总裁和党委成员职责之内的事,我会去做,属于我作为一名党员该做的事,我也会去做。该告诉你的事,我会告诉你,不该告诉你的,你问也白搭!”她干脆地说。</p>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说。</p>

    “我的意思是我和季记都是在谈正常的事情,没有捣鼓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不要想多了。还有,我和季记做事都是讲组织原则的,都是讲组织纪律的,我们不会做任何违反组织规定的事情,所以,你不要有什么多余的担心。</p>

    另外,你,必须要摆正自己的位置,该你问的你可以问,不该你问的不要乱问,该你知道的我会告诉你,不该你知道的你是再问我也不会告诉你。”她似乎在一本正经公事公办地讲话。</p>

    我一时有些束手无策了,说:“其实我是担心你。”</p>

    “我知道的,我明白的,谢谢你,真的。其实,我不想让你知道地更多,也是为了你好,官场的事,复杂地很,有些事,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她说。</p>

    “你这么说,我还是有些担心。”我说。</p>

    “呵呵。看,你想地还是多了。我这个人,向来是做事对事不对人,季记也是,我们在一起只是谈论工作的一些事情,又没有打算去算计什么人,我看你的担心实在是多余的。</p>

    你放宽你的心吧,好好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行,好好为本副总裁服好务行,别的,不要多想啊。想多了,除了累脑子,没有一点好处。再说深入点,我看你真的似乎有点自寻烦恼庸人自扰了。”</p>

    她死活不肯和我透露什么多余的消息,却一直在安慰我宽慰我。</p>

    我知道她一旦固执起来,我再怎么追问也是白搭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