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56章 反其道而行之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正在这时,曹丽进来了,一进门咋咋呼呼叫起来:“哎——秋总啊,我今天刚在一家专卖店看到一件好漂亮的风衣,下班后咱们一起去看看吧。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咦,易主任也在啊。”</p>

    最近曹丽似乎往秋桐办公室跑的较勤,对秋桐似乎格外热乎。</p>

    我冲曹丽笑了下:“曹总好,我刚给秋总汇报完工作。你们聊吧。”</p>

    说着,我退了出去,关门的时候听到曹丽又在说:“哎——秋总,你这条丝巾好漂亮,在哪儿买的……”</p>

    曹丽竟然也和冬儿一样关注起秋桐的这条丝巾了。</p>

    晚,我和四哥在我宿舍附近的一个小酒馆一起喝酒,我把阿来和伍德最近的情况告诉了四哥,四哥听完,紧皱眉头,沉默了许久。</p>

    “这事有些怪异。前后看起来似乎有些矛盾,但伍德做事,一定不会毫无目的的,只是,他到底是什么目的,一时似乎难以琢磨透。”四哥说。</p>

    “是的。金三角那边现在进入了一级战备,防备发生什么不测的事情。”我说。</p>

    “李顺刚刚被暗杀未遂,似乎现在他还有些惊魂未定,一有风吹草动反应很敏感。警惕性倒是很高。”四哥说:“现在的状态,李顺那边高度警惕,伍德应该能猜到,在李顺保持高度警惕的时候,他未必一定会对李顺采取什么行动。”</p>

    “从常理想是这样,但。也许,伍德会反其道而行之。”我说。</p>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阿来被移交给缅甸军方,伍德又不知去了哪里,这里面似乎有玄机。极可能是虚晃一招,也有可能是假戏真做。”四哥点点头:“伍德是个十分狡诈的对手,他似乎是很懂得心理战的。目前来看,似乎,我们都在被他牵着鼻子走。又似乎,他在演一出戏,在故意耍弄我们。但他这耍弄或许又会突然演变成一场真枪实弹。”</p>

    我沉思起来。</p>

    四哥喝了一杯酒,沉默地看着桌面,也不做声了。</p>

    和四哥吃过饭,我回到宿舍,坐在沙发边看电视边琢磨着心事。</p>

    快到10点的时候,有些困乏,正要睡觉,接到房爱国的电话:“易哥,伍德露面了。”</p>

    “在哪里露面的?”我浑身一震,来了精神,忙问方爱国。</p>

    “伍德消失在星海后,我们的人一直没有发现到他的任何踪迹,但今晚,他突然出现在了仰光,在日本驻缅甸大使馆招待缅甸军政府人员的一个酒会露面了。”方爱国说。</p>

    “什么?”我不由一怔。</p>

    伍德秘密离开星海,躲过了李顺手下所有人的追踪跟踪,却突然又在仰光公开露面,这是何意?</p>

    我的脑子一时没有理清头绪,但不知为何,心里却突然涌起一阵巨大的不安。</p>

    虽然不安,可是我人在星海,却似乎对这些有些无奈,除了按照大本营的指示加强星海这边的监控。同时,我也加强了和宁州那边林亚茹的联系。</p>

    其实,星海这边,无须我安排,方爱国他们已经在严密监视着皇者保镖和冬儿了,在这一点,他们似乎在直接贯彻执行着大本营的指令,不管我同意不同意他们都会这么做。似乎,我自己有些被架空的感觉。</p>

    不由心里有些忧虑,忧虑的不是皇者保镖,而是冬儿。我很担心方爱国他们会不通知我对冬儿采取什么突然的处置行动。他们虽然对我是一定程度服从的,但他们服从我的前提是我必须要和大本营的李顺保持高度一致,也是说他们对我的服从是有条件的。</p>

    在这一点,我有些无能为力,我对他们没有绝对的控制权。</p>

    在忐忑不安度过了一夜,又过了一个白天,下班后,我和四哥又在一起喝酒,我把最新的情况向他做了通报。</p>

    “伍德竟然去了日本大使馆,看来,他和日本人的关系不一般啊。”四哥说。</p>

    “应该是这样。他经常去日本的,和日本的几大黑社会组织关系很密切。”我说。</p>

    “恐怕不仅仅是和黑社会组织关系密切。”四哥看着我,似乎话里有话。</p>

    我明白四哥的意思,点点头:“或许吧。只是,不知道伍德和他们的关系深到什么程度,不知道他们究竟在搞什么勾当。”</p>

    “我想。李顺对伍德和日本人的关系应该我们清楚。”四哥说。</p>

    “当然,要说对伍德的了解,我们肯定不如李顺!”我说。</p>

    “但李顺虽然混黑道,但似乎他这个人却还是在某些方面坚持自己的原则的。他的骨子里,似乎是不肯背叛某些东西的。”四哥说。</p>

    “对,李顺骨子里还是爱国的,这个人,算是黑道里的另类。”我说。</p>

    “不知道李顺对伍德出现在仰光的日本大使馆会怎么想。”四哥说。</p>

    “伍德在日本大使馆公开露面,参加日本人招待缅甸军政府人员的招待会,这里面,一定有玄机。或许,他是想借助日本人来实现自己的什么意图。我想李顺对这一点不会不做全方位的分析的。包括老秦。”我说。</p>

    四哥陷入了沉思。</p>

    我接着把李顺发布的一旦事态恶化要对皇者保镖冬儿做处置的命令告诉了四哥,四哥眉头一皱:“这是方爱国告诉你的?”</p>

    “是的。”我说。</p>

    “皇者……保镖……冬儿……”四哥沉吟着,接着看着我:“如果真的事态恶化,你怎么打算的?执行李顺的命令?”</p>

    我深呼吸一口气:“皇者保镖我不管,爱怎么处置怎么处置,但是冬儿,不行,我不允许任何人对她有任何伤害!”</p>

    “那你不等于是违抗了李顺的命令?”四哥说。</p>

    “是的。”我点点头。</p>

    “但方爱国他们会不会听你的?”四哥说。</p>

    “极有可能不会。他们首先会听从李顺的命令,只有在我的指令和李顺的不冲突的情况下,他们才会听我的。”我说。</p>

    “那你——”四哥看着我。</p>

    “如果,到了必须的时候,如果,他们非要这么做。”我咬了咬牙:“那我只有……只有对他们采取强制措施。反正我是绝对不能让他们去伤害冬儿的,不管冬儿做了什么。”</p>

    “内讧?自相残杀?”四哥说。</p>

    我的心一跳,说:“我不想这样,希望不会出现这样的局面。”</p>

    “你认为凭你自己的力量,你能控制住他们四个吗?他们可是受过专门训练的特战高手。”四哥说。</p>

    “不是还有你吗?”我看着四哥。</p>

    四哥看着我,半天没有说话,一会儿点点头:“但愿如你所言,希望不会出现那样的局面吧。毕竟,我还是不愿意看到这一步的。但如果到了非走这一步不可的时候,我当然会站在你这边的,这是不容置疑的。”</p>

    我笑了下:“我知道你会和我站在一条战线的。”</p>

    “但如果这样,是不是等于你和李顺的决裂?为了冬儿,你要冒和李顺决裂的巨大风险,你有没有考虑到更严重的后果?”四哥说。</p>

    “考虑到了。不过,我觉得这未必是和李顺的决裂,虽然内部有些摩擦,但我觉得这会是人民内部矛盾,是可以内部来解决的,未必非要升到敌我矛盾的程度,我想李顺应该不会因为一个冬儿和我彻底翻脸,毕竟,我和他的共同利益要远大于分歧。</p>

    “我想他或许能理解我要保护冬儿的想法,毕竟,冬儿不是伍德成员的骨干,毕竟,冬儿没有直接参与对他的行动,毕竟,冬儿只是一个女孩子。”</p>

    说到这里,我的心里突然有些空荡和不安的感觉。</p>

    四哥说:“或许你的分析是有道理的,但愿李顺也会这么想。其实,在这一点,你也不要责怪方爱国他们,他们毕竟是带有职业军人的色彩,服从命令是他们的天职,在你和李顺之间,他们当然会服从李顺的指示,站在他们的角度,他们这么想这么做是对的,这正显示出他们很高的职业素养。</p>

    而且,他们是在金三角受过专门训练的,他们已经被灌输了对李顺绝对忠诚的理念,对他们来说,忠于李顺是忠于掸邦革命军,是忠于他们的信仰和事业。”</p>

    我点了点头:“是的,我大概应该理解的。到目前为止,我还是把他们当自己兄弟看的。我实在不愿意看到和他们最后走到那一步。在他们眼里心里,李顺永远是至高无的,我呢,只能是他们的副总司令,只能是个配角,他们对我的恭敬和服从,来自于我对李顺的支持和维护,如果。一旦真的李顺和我的关系发生了决裂,一旦李顺命令他们干掉我,我想他们会毫不犹豫的。”</p>

    四哥笑了起来:“你把事情想地太严重了,我想不会到这一步的。毕竟,目前,你和他们都还是一个战壕的,他们都还是你在星海的下属,他们对你的话还是听的,似乎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为违抗过你的什么命名吧。”</p>

    我苦笑下。</p>

    “当然,如果。真的到了事情不可收拾的地步,到了大家非要翻脸的地步,我是不会坐视不管的,虽然他们四个是特战高手,但这里不是热带丛林,我还是会想办法控制住他们的,我是不能看着他们对你怎么样的。”</p>

    “四哥,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好?”我的心里又是一热。</p>

    “因为你是我兄弟,因为你是一个好人!”四哥回答地很干脆。</p>

    “难道你不怕这样做会得罪李顺?”我说。</p>

    “怕,怎么不怕?这年头,谁愿意招惹黑道的?可是,有时候也是没有办法的。”四哥说:“而且,我觉得即使我招惹了李顺,他似乎不会对我怎么样的?”</p>

    “为什么这样说?”我说。</p>

    “第一,我不是李顺团队的人,我自始至终都没有答应过他任何入伙的要求,也没有给过他任何承诺,我这样做,对他谈不什么背叛,顶多是不配合而已,他无法用自己的纪律和家法来处置我的。</p>

    第二,在小雪的问题,李顺一直亏欠我一个人情,李顺是一个讲义气的人,知恩图报,他应该不会对我做到如此绝对。这是他的性格决定的,当然,我这样说,似乎有施恩图报之嫌,有些不大光明正大,但这却是对李顺真实心理的分析。”四哥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